就是個練筆的東西OwO

 

#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之前在噗浪上玩bz和骰子開的車,擲到的tag是跳蛋+襠部摩擦
#學生時代paro,OOC有,文筆渣,感覺要翻車了(´・ω・`)(咦

 

有開完可是最後沒有結尾,嗯(咦


__________________


「唔嗯………」體內的異物感讓他不適的扭了扭身子,即使他努力想要專注在站在講臺上的老師身上,那時不時的震動卻又會使他的注意力被打成一片散沙。

他的下身在這樣的刺激之下早已起了反應,所幸有桌子的遮擋,外加上最後一排的位置,才沒有被其他的人發現。

一隻手趁他用手捂住嘴巴擋住嘴邊洩出的呻吟時從他的左側伸了過來,輕輕的搓揉著那已經勾勒出性器形狀的褲襠。
然而只是輕輕的一碰都讓他敏感地差點叫了出來。チョロ松拍開那隻手,轉頭瞪了一眼おそ松。

「沒事亂摸什麼?上課認真點好嗎?」
「因為チョロ松看起來一臉忍不住的感覺啊…」

おそ松一臉無辜,左手按了按控制器便把震動的強度加大,而後悠哉的看著チョロ松。
「你……」
チョロ松咬了咬牙,早已紅透的雙頰讓那瞪著おそ松的眼神少了幾分壓迫,反而帶著些許的誘惑。

要不是先前打賭輸了的緣故,他早就想一拳打爛おそ松臉上那個欠揍的表情。
然而此刻的他只能忍氣吞聲,自己還有把柄被握在對方手上,輕舉妄動感覺都只會對他造成不良他後果。

然而屋漏偏逢連夜雨也是人生的常情。好死不死今天那個平時只會唸課文的老師興致一來,想要抽人幫他唸課文,就剛好抽到了他。
「チョロ松くん,你唸117頁的第二段這邊。」

這種時候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他深吸了一口氣,快速地唸道:
「物……物質由分子……或原子間的鍵結組成,是為……唔…」
然而他的聲音再度被在體內的震動給打亂,赫然終止的聲音也使班上的其他同學忍不住好奇地轉過頭來,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一時緊迫他只好立刻趴倒在桌上,才能遮住那早已紅透的雙頰不被其他人發現。

「老師,チョロ松身體好像不舒服,我帶他去保健室吧!」

おそ松舉手說完之後也沒等老師同意,便徑自扶起チョロ松走出教室。
放棄思考的チョロ松也只能被迫地跟著他走,一步步都因為那體內不停震動的跳蛋而變得緩慢。

 

*

 

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自己已經被壓在廁所的牆壁上了,おそ松把嘴巴湊到他耳畔,並輕舔了舔他的耳殼,被他碰到的地方像是都點上了一簇又一簇的火苗,熱意藉著那些地方蔓延了他的全身。
おそ松早已硬了幾分的分身隔著褲子曖昧地摩擦著他的,一股電流隨著對方的動作衝進腦袋,快意從接觸的地方開始擴散。


「唔……你…不…」
上下的刺激讓他一時話也說不好,細碎的呻吟很快地就因為對方的吻而終止。
「怎麼?チョロ松想要直接來嗎?」
おそ松笑著再度摩擦了擦對方的襠部,感受到對方性器的形狀讓チョロ松的臉爬上更多熱意,後頭的震動不斷刺激著柔軟的內壁,讓他忍不住扭腰想要擺脫那個造成他不適的跳蛋。


見チョロ松沒有回覆他的問題,おそ松也就徑自解開自己和對方的褲頭,硬熱的腫脹隨即彈出來宣揚自己的存在。
他抓著チョロ松手握住了兩人的分身,開始上下撫弄著。那炙熱的溫度和有些粗糙的手掌刺激著他的神經,おそ松安撫似地輕吻了下他,接著順勢在他身上留下些許紫紅色的吻痕。

最後他停在對方胸前,隔著白色的襯衫舔弄那微微的突起,不時用牙齒輕咬著,惹的對方輕顫。
「啊……那…裡……唔!」
在這樣各方面的刺激之下チョロ松實在無法承受太多,手上的動作沒有持續多久他就忍不住先釋放了出來,白濁的液體撒在自己和對方的手上。

チョロ松不住地喘著氣,手上套弄著對方的性器的動作卻沒有停止,然而那炙熱的腫脹卻沒有任何要釋放出來的預兆。
おそ松把チョロ松轉了個身,讓他面對牆壁,左手一把扯下他的褲子。下半身忽然和冰冷的空氣接觸讓他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おそ松的手輕揉著那潔白而柔軟的臀瓣,並將跳蛋從那已微微紅腫的後穴拉了出來,清脆的水聲隨著拔出來的動作迴盪在廁所中。
おそ松左手覆上チョロ松扶著牆壁的手,另一隻手扶著分身,挺身將其送進穴中。

溫暖的內壁硬是被硬熱的性器撐了開來,穴肉緊緊吸附著他,讓おそ松一時無法動彈,只能耐著性子等對方放鬆了才繼續挺進。
「哈啊………唔……」
チョロ松輕喘著氣,被一個比方才的跳蛋更加粗大的東西進入他也不太好受,好一會兒才能適應。柔軟的內壁鮮明地勾勒出對方分身的形狀,他忍不住有些緊張地縮緊後穴。

被緊緻柔軟的內壁吸附住使おそ松再也無法忍耐,他扶著チョロ松的腰開始抽插了起來,交合發出的水聲讓整個空間都染上一層淡淡的情色。
因為姿勢的關係讓おそ松每一次的進出都頂到了最深處,但他卻遲遲不肯多加頂弄チョロ松最敏感的地方。

快感隨著兩人的動作拍擊著チョロ松的大腦,交合處像是要融在一起般的炙熱,他的思緒亂成一片,大腦現在除了おそ松之外已經沒辦法在塞下其他東西。
「啊……不…是…哈啊…」
然而雖然後頭完完全全地被填滿了,卻遲遲無法達到巔峰,讓チョロ松有些心急的轉頭向おそ松索吻。
おそ松也順著他的意吻上了他,但下身的動作卻沒有任何的改變。


「チョロ松怎麼了嗎?今天怎麼這麼主動?」
「我……唔…啊……你不要……再……」
他回頭瞪了一眼おそ松,對方分明是故意裝作不知道的,這麼明顯的暗示就算是笨蛋也會理解,更不用說おそ松這個把做愛看成吃飯一般稀鬆平常的人了。

「不說出來嗎?憋在心裡很痛苦吧?」
おそ松湊近他的耳畔,溫熱的吐息和帶點磁性的嗓音刺激著他的感官。
這個人渣………
他忍不住腹誹,卻還是乖乖的照對方的意思做了。
「不要……再…讓我…射……」
帶點哭腔的嗓音成功奪取了對方的耐心,おそ松開始往那點撞去,一次次撞擊到那個點時那溫暖的肉穴都會緊緊吸附著他,好幾次都讓他差點忍不住繳械,他的呼吸變得比方才粗重了許多。

チョロ松那已經洩過一次的分身此時早已抬起頭來,隨著對方的撞擊摩擦著冰冷的牆壁,前端因而被一次次地刺激著。
最後他終於忍不住先射了出來,後穴隨著他的洩出跟著緊縮,讓おそ松在幾次抽插後也發洩在他的體內。
身體突然被一股熱流填滿讓他眼前一白,腰支早已無法支撐自己的重量,他只好輕輕的靠在おそ松身上喘著氣。

「………我下次絕對不要再跟你打賭了。」
チョロ松皺著眉頭,看自己現在腰部以下都如此無力和痠痛,似是得要早退了。

 

 

 

 

(☝ ՞ਊ ՞)☝(意義不明



Created: 18/09/2016
Visits: 302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