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勇者−等價的開端

「我說妳啊,真的是個''狡詐的''勇者。」

「多謝誇獎,為了表示敬意,姑且也讓我給你個稱號吧!''正直的''魔王」

在偌大的魔王城大廳中,''理應''勢不兩立的魔王與勇者,並肩坐在台階上相視而笑。

Xx

位於大陸東邊的魔王城,廣大卻鮮少有人煙───應該說鮮少有其他魔族,現下的時節處於假期,不論是魔族或是人類,都擁有屬於自己的節慶及假期,而現在正巧是屬於對應人類新年的假期,原本就只有魔族士兵紮營而形成的小型城都,在這樣的節慶下也受到魔王的命令,回歸家人身邊團聚,原本魔王的力量就不弱小,經過百年的成長,過去嬌小脆弱的魔王,早已經過歲月洗練進而成長,並非是需要士兵隨侍在旁的初生幼兒,但...

「果然大家都不在的時候最讓人放鬆了。」

適逢新年理應是出自好意讓眾人回家團聚的命令,在魔王吐出懶散話語的同時,多出了更多附加的意義,此時的他正悠哉的──不,應該說毫無禮節的橫躺在王座上,就連平時用以示人的,帶著威嚴的面具也脫下擱置在一旁,因為是新年所以就連城內的僕從也一併命令休假,這在一般人的眼中是件不可思議的命令,然而在聽見了這位魔王的話語後,就能確實的感受到這份命令中的某些合理性。

經過百年後迎來的魔族之王,在家臣、士兵及百姓的面前,是位不需要擔心,不論在實力上抑或是精神上都十分強悍的王者,不過僅只於一般時候,在四下無人之時,強悍的魔王會顯露出平時看不到的懶散樣貌,但即便現在的樣子偶然間被誰瞧見,也是可以被理解成『為平衡肩負起魔族復興』這一重擔下,偶爾的''放鬆''。

就在魔王享受著這難得的節慶時,大廳的門被狠狠的撞開,這讓以懶散之姿橫躺的魔王,警覺的彈起身,手腳俐落的帶回面具,挺直腰桿的正坐在在王座上,然而定心一看,出現在眼前的不是自家的家臣或是士兵,映入眼中的是有著一頭艷麗紅髮的嬌小少女,她雙手緊緊的握住一把長劍,藍色的雙眼堅定的看著王座上的魔王,原本以為是單純的小女孩,但仔細一看便注意到在那宛如火焰般的紅髮上,配帶著散發著魔力的銀色額冠。

啊啊...這無疑就是...

「哼哼哼,妳是勇者吧!」魔王斂下眼簾,不慌不忙的起身給予不速之客回應,將疑問句以不需多作確認的口氣提出,接著稍嫌失禮的對著對方露出輕襪的表情,「雖然是女孩讓人提不起勁,但我可不會因此放水的!!」

對方的話音落下,紅髮的──少女勇者握住劍的雙手更加使勁的緊握,雙手的關節因為這樣的舉動開始微微泛白,警惕般的緊盯著眼前散發危險魔力的魔王,絲毫不敢大意,並且沒有輕易進攻的打算,在經過了短暫的沉默,率先開口的依舊是魔王。

「嗯…我想這樣就差不多了吧?」

咦?

吐露出的話語令少女勇者愣住,但卻因為剛剛的緊張而沒有即刻將疑問說出口,無法理解卻也沒有放下提劍的雙手,見到少女勇者發愣的模樣,魔王嘴角揚起笑意,準備再次開口的同時,少女勇者回應了那來自魔王的神秘問句。

「你...不跟我戰鬥…然後去征服世界嗎?」

堅毅卻帶著幾分稚嫩的嗓音傳出,少女勇者幾乎是反射性的問出心中的疑問,然而...

「嗯?不要,太麻煩了。想當作勝利證明的話,在旁邊選個戰利品,就當打倒我了吧~門在後面,慢走不送!!」

幾乎是在少女勇者話音落下的同時回應,魔王懶散的倒回王座,說實話的,現下的魔族確實是不需要作到征服世界這點,反過來說反而是勇者一方必須充當征服世界的角色,畢竟目前人類方的領地小到幾乎只剩下原先的城都,其餘的領地早已潰不成軍。

「... ...」

「... ...」

雙方維持沉默,魔王城大廳內的氣氛顯得僵硬無比,成懶散之姿的魔王也不禁隔著面具,悄悄的撇了一眼依舊站立在王座前的少女勇者,只見對方鬆了口氣一樣的垂下雙肩,並且不發一語的解除身上所有的警戒,氣氛中的僵硬也隨之瓦解。

原來只是個怕死的勇者嗎?

少女勇者的舉動讓魔王產生了失禮的想法,這樣想的魔王不禁在心裡嘆了口氣,即便更多的是怕麻煩不想爭鬥,但內心深處卻保有一定的鬥爭心,其實就在剛剛查明來者是勇者的同時,身為魔王的理所當然的對立血液是如此的奔騰,甚至產生出想與勇者在戰鬥中決出勝負的心理,但比起以上原因,或許想要安靜一人度過假期的心態更勝一籌。

「那我決定了!!」少女勇者宛如宣告般的高舉至寶物堆中挑選出的戰利品,那是一顆極為不起眼透明石頭,一顆一點都不像戰勝魔王會獲得的戰利品,「就拿這顆石頭走吧!!以觀光來說,這樣的土產還算合宜。」

聽著少女勇者奇妙的發言,魔王不禁起身想看清她手中的寶物,就在看清的瞬間,魔王感到全身顫慄,就像是重要的靈魂掌握在他人手中一般,一股被束縛的恐懼感爬滿全身,魔王顫抖著雙唇開口。

「那個...關於挑選的戰利品,可不可以換成別的?」

盡力保持住聲音的平穩,不想讓對方查覺那項物品的重要性。

「我拒絕。」

但少女勇者似乎可以更加細膩的感覺到他人的情緒波動,她查覺到了魔王看見手中物品的動搖,於是無視那樣的情緒,少女勇者快速的拒絕了魔王的提案,就在聽到回絕的同時,魔王垂下肩小聲的‘’唔‘’了一聲,明顯的沒有強行奪回的意思。

「不強行拿回嗎?」少女勇者在魔王沮喪的同時,悄悄的靠近了王座,對,正是''悄悄'',因為就連魔王都沒有查覺到,頓時間,魔王警戒的繃緊全身細胞,抬起頭看著少女勇者,但迎上的雙眼卻一點都沒有惡意,連要發動奇襲的打算都沒有,當然也不害怕自己突然的攻擊。

這樣是個好機會——以要奪回重要物品的原則上來說,對方如此無防備的靠近,確實是不可多得的機會,但魔王並未做出任何多餘的舉動,只是稍微將身體往後與勇者拉出些許的距離,在某種程度上是位‘’正直的‘’魔王;迎上魔王交雜著緊戒與疑惑的目光,明白對方疑惑的少女勇者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說起來不好意思,雖然作為勇者被培養著,但對於隱藏氣息這種像是暗殺者的特質,意外的更加擅長。」少女勇者搔了搔臉頰,「雖然也不是故意要隱藏的,不過...這在某些方面就是存在感薄弱?」

聽著少女勇者的解釋,雖然理應懷疑,但還是莫名的開始相信,或許對方有可以將人牽著鼻子走的能力也不一定——魔王默默的這樣想著,卻開始對眼前的人產生了一股莫名的不協調感...以魔王來說,要細微的察覺他人的情緒其實並不是難事,所以在姑且算是闖入者的少女勇者剛闖進來時,他有確實的‘’觀察‘’過對方的情緒,從開頭的緊張恐懼一直到對話完後的放鬆,這之間一直都飄蕩著一股奇妙的,不知該說是放棄還是什麼的情緒,就在被魔王緊盯著的同時,少女勇者再次開口。

「如果這是你很重要的物品,要還給你也不是不行」

聽到這,魔王臉上確實毫不掩飾的露出放鬆的神情,但隔著面具的樣子,是無法讓少女勇者看清表情的。

「可是有交換條件。」

就在這句話的開頭時,魔王原本放鬆的神經又再次緊繃,他思索了各種可能的交換條件,甚至連最壞的死亡都考慮進去,雖然現階段的他並不想面對死亡,而且若是為了那樣物品死亡,其結果是得不償失,但如果...

「只要給我價值相等的物品就好!」

並沒有特意指出想要的物件,這是個意外簡單的卻也帶著一定難度的條件,魔王愣在原地看著少女勇者,雙方間不發一語,其中一方只是安靜地笑著,等待另一方的回應,期間不曾出聲打擾,良久,魔王像是做出決定般嘆了口氣。

「把妳的手給我。」

「你要左手還是右手?」

聽到這回答,魔王小聲的‘’嘖!‘’了一聲,「有人會問這麼細嗎?給我非慣用手就好。」

少女勇者一邊帶著疑惑,一邊笑著把左手伸向對方,而魔王則是動作輕柔的執起她的手,低聲的詠唱著,聽著對方的詠唱,雖然不排除是下咒的可能,但少女勇者並沒有將手收回的打算,反而感興趣的盯著魔王隔著面具的認真表情。

在魔王詠唱著的同時,少女勇者的左手周圍飄蕩著如同絲帶的金色粉末,手上逐漸描繪出如同咒文般的紋樣,一股暖意以被握住的左手為開端,逐漸蔓延至全身,就在少女勇者被暖意包圍的同時,魔王稍微拉開面具如同紳士一般親吻了她的手背,絲帶般的金粉瞬間收束,融進咒紋內以此完成了最後的儀式。

「這樣就完成了。」

「?這是什麼詛咒嗎?」

「真要說是詛咒的話,也是對我而言」魔王有些不甘的自嘲,「雖說不甘願,但這是以我自身作為交換的誓約。」

「… …」少女勇者仔細得端詳著左手上的咒紋,「以你自身嗎?嗯...」

看著少女勇者猶豫的模樣,魔王不禁開始擔心,雖說是自己思考了很久才找到的對等價值的物品,但如果對方覺得不夠,那就很麻煩了,這就是簡單中最困難的一點,雙方價值觀點的落差。

「你...」魔王吞了口口水,「真的是很笨」

蛤?!

魔王呆愣的看著少女勇者,心中對於對方帶給自己的感覺又增添一股莫名的不確定。

「只要隨便給我個看起來等值的物品不就可以了嗎?」少女勇者一臉不可思議的延續剛剛的回應,「說到底,為什麼會乖乖的答應我的要求,而不是直接搶回去呢?我身上的破綻很多吧?」

一個接著一個的疑問,讓魔王開始對少女勇者的價值觀感到困惑,甚至開始認為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勇者而是他物,說到底也不知道究竟是魔王太過‘’正直‘’亦或是少女勇者過於‘’狡詐‘’,對方說出的疑問,每一句都在改變魔王對勇者的認知,終於他還是忍不住。

「作為一個勇者,這些提問不會太過狡詐嗎?」魔王汗顏的說出口,同時也一邊注意著對方的反應,畢竟那樣重要的物品,目前尚未回到自己手中,以剛剛一連串的提問來看,現在的魔王開始有些後悔說出心中的疑問。

但明顯的,少女勇者對於這句話並不感到生氣,而是露出了不解的神情,「有人規定勇者必須是‘’正直的‘’嗎?」

面對對方真切的疑惑,魔王不禁陷入思考,百年來自己的常識總是告知著自己,勇者的基本心理是博愛並且正直的,為此可以針對這樣的心態攻破對方的正面迎擊,至少在最初的學習中,針對勇者一人的描述是如此。

難道說知識更新了嗎?

內心不禁冒出如此的疑惑,但實際上那百年來的知識,確實出現了一個漏洞,那就是不同人類人格與成長環境的差異。

「不過相較於我,你確實是相對正直的魔王呢。」少女勇者臉上的疑惑被笑容取代,看著這樣的臉,魔王確實地放下戒心。

「既然如此,東西可以歸還了嗎?」

「不」魔王再次被眼前的少女勇者拒絕,「雖然剛剛的情況下,我應該要信任你,但有很多理由可以讓我從中找出不信任的要素。」

魔王仔細的消化少女勇者的話語,確實可以理解對方的論述,相對的魔王也陷入思考,開始思考起自己對於將自身作為代價的事,是否過於魯莽,即便想取回對方手中的寶物,在幾經思量後也開始讓他後悔自己的疏忽,雖說那樣的誓約是可以被單方面打破的,但以魔王正直的性格來說,無法做到這點。

看著有些苦惱的魔王,少女勇者再次開口,「其實要信任你也不是不可以,不過信任這種東西是需要靠時間累積的,所以如果可以的話,陪我去旅行如何?」

已經漸漸搞不清楚對方性格的魔王,完全放棄對少女勇者的驚人之舉做出吐槽,但現下的提議也無法讓魔王乾脆地說好,畢竟他是個會為了能避免麻煩而拒絕跟勇者打鬥的人。

「你可以好好的考慮,不過一直站著腳有點痠,我們一起坐在台階上聊聊吧!」

面對誓約對象的‘’邀請‘’,魔王從王座起身——即使表情有些不甘願,與少女勇者並肩坐在台階上,注意到對方表情的少女勇者,在魔王坐下的同時,開口。

「明明不甘願卻還是一起坐下了呢,這就是誓約的效力嗎?」

「…沒錯,對我而言,誓約對象的言語就如同言靈。」

「果然啊…你很笨。」

「唔!」

無法反駁的困窘感,讓魔王語塞,不過比起對方說自己笨的言論,更讓魔王語塞的裡有還有另一個,與自己並肩坐在台階的少女勇者低聲的嘟噥著‘’這樣的話,講出的話都要慎選了呢...‘’,比起可以盡情使用言靈使喚魔王,對方是乎更在意在被使喚的人的感受,果然是讓人搞不清個性的人。

「如果,妳說出的話語不帶認真的話,我就可以迴避掉。」對在苦惱的少女勇者,魔王提出誓約可迴避的部分範圍,「關於剛剛提到的旅行,妳其實...」

「我想尊重你的決定。」

少女勇者堅定且認真的看向魔王,透過面具,即使看不清全貌,也可以發現到魔王此刻帶著震驚的神情,感到不思議的回望。

「原來如此...雖然妳的個性讓人摸不清,但確實是個‘’狡詐的‘’勇者呢。」

帶著笑意的語調,魔王給予眼前的少女勇者這樣的稱號,對方也毫不在意的以笑臉接受。

「多謝誇獎,為了表示敬意,姑且也讓我給你個稱號吧!‘’正直的‘’...魔王。」

在偌大的魔王城大廳台階上,''理應''勢不兩立的魔王與勇者,並肩坐在台階上相視而笑,停滯不前的世界自此開始更新。

×

「話說,旅行累積信任的約定呢?」少女勇者認真的看著魔王

「… …果然還是不要答應好了。」

「那我要使用言靈了!」

「說好的尊重個人意願呢?!」

「恩...你忘了嗎?我是‘’狡詐的‘’勇者大人喔!」

少女勇者露出不容拒絕的笑容,於是魔王在對方尚未使用言靈的情況下,答應了這個邀約。



Created: 20/06/2016
Views: 34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