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 戰鬥訓練




甜尾村附近的大草原,今天下午也一如既往地天氣晴朗。
沐浴在金色陽光之下的整片空曠原野,獨獨有一隻名叫磷的阿勃梭魯緩慢踱步。

不管是從前作為人類時或是現在,磷都從不幹沒有明確目標的事。

在此時,他的目標也是一貫作風地相當明確--為自己和阿冰尋找糧食,
儘管公會一直為新來的穿越者提供糧食等等的協助。
對磷來說,公會來意不明的施捨,他還是會盡量避免的。
畢竟,誰知道那無條件的幫忙會否隱藏著什麼騙局呢。


兩三個小時彷彿轉瞬即逝。
幾乎踏遍了原野,視野裡只有泥土、各式各樣的矮灌木還有落葉,卻連半顆能吃的果子都沒看到。
身上的白毛不經不覺被汗水沾濕,卻還是完全沒發現食物,磷不禁緊緊皺起了眉頭。
再怎麼樣,磷還是不想吃土的。

正當磷打算一個華麗轉身打道回府,放棄那些無謂的堅持,
掠過眼前的卻是一個種上了各種樹果的漂亮小果園。

 

磷不禁懷疑起了自己的雙眼。

這該不會是自己被陽光刺得眼花產生幻覺了吧?
他眨眼確認了下眼前的風景,然後再也不猶豫地朝著食物的方向舉步前行。

 



果園的中心,有隻名叫Alcohol的小伊布,同為近期的穿越者。
他剛剛告別了外出尋找植物種子的利歐路同伴,那個叫Pester的小子。
按著Alco本來的打算,他該是正在悠然自得地邊在Pester的果園打著呼嚕,邊等對方回來吃午餐。

 

然而,眼見著這突如其來的阿勃梭魯像在菜市場般肆意挑選著樹果,還亳不客氣地打算採摘,
伊布看得簡直目瞪口呆,心想著這世界跟我的價值觀是不是有什麼不同。

本來就是直腸直肚的Alco沒想太多就開了口,卻冷不防迎來這隻白色巨獸的兇狠的一瞪。

「那個,這些樹果不能拿的欸~」
「…………你說什麼?」

 

耐性本來就不算很好的磷,剛才只為了填肚子在荒野曝曬幾小時的經驗更讓磷的耐性降到了最低。
不論如何,讓磷放棄這艱辛搜索至今,而現在垂手可得的美食,是絕對不可能的了。
思緒一轉,磷的腦海裡浮現「弱肉強食」一詞。
那本是他前工作競爭對手的生存格言,不過現在活用起來倒是挺合適。

 

本著氣壓的特性,磷咧開嘴露出慘白的利牙試圖嚇跑對方。
不過眼前的小伊布卻也沒有退縮的意思。
--無可避免地,這場野生的戰鬥一觸即發。

 



縱然沒有受過正式訓練,磷還是自己練出了名為旋風刀的技能,而現在就是活學活用的大好時機。

磷的頭高高抬起,身邊捲起了旋風並集中於頭上的鐮刀,揚起沙塵撲了Alco一臉,
而那雙閃鑠著橙光的雙眼依舊直勾勾地盯住,讓Alco不由得打了個寒戰,小小的身軀疑惑地後退著。
磷暗自一笑,想著對方看似對自己攻勢毫無招架之力,隨即把凝在頭上的數把風之刀刃毫不留情甩向對方。

Alco的確是個沒有任何戰鬥知識的新人穿越者。
看著白色巨獸的架式,作為人類時一騎當千的戰鬥好手的他清楚理解到眼前的危險,
但目前的他卻不具備任何足以抗衡的知識或技能,在無奈下他只好用直覺判斷對方攻擊的方向來迴避。


幾回合下來,阿勃梭魯一再放出好幾發旋風刀,在各個角度試著擊倒對方。
然而,即使與刀刃多次擦身而過,伊布的小身軀上並未留下足以妨礙行動的傷勢。

 


徒勞無功的戰鬥增添了磷煩躁的心情,他試著用談判的方式達到目的。

「我只要拿一些當糧食。」
「讓我拿走這些果實,我答應不傷害你。」

阿勃梭魯揚了揚頭上無比銳利的鐮刀,指向灌木上一串串藍莓、紅苹和甜桃,
再轉向比矮上自己好幾個頭的伊布。

「……這一點果實,不值得您拼命吧?」

 


Alco隨即陷入了思考。

「嘛,你說的也有道理,我會給你的。」

似是認同對方的和解,Alco無奈地嘆了口氣,拿出了放果實的藤籃。
他一邊示意磷朝自己這邊靠近,一邊捧過藤籃走近著磷所要求的果樹。
正要採摘之際,伊布的小身軀閃過一縷波導的光線,似是現學現賣了磷剛才發動技能的方法,
也不等低頭看著果實的磷反應過來,隨即以閃電的速度發動了電光一閃,直擊磷作為生物最脆弱的頭部。

 

「--除了那小子的果園,我啊,什麼都能給你哦?」

藤籃應聲落地。

 

 

自從穿越之後,伊布跟利歐路在原野找了個山洞,開展了他們的田園同居生活,不管吃飯睡覺都待在一起。
沒察覺到利歐路發現了自己的身份,伊布打著互相了解的名號每天纏著要「了解」對方,
不厭其煩地問著一個又一個的問題,縱然這些問題的答案他其實全都知道。

「吶Pester~你喜歡吃什麼的啊?」
「你喜歡什麼顏色啊?」
「你家裡有什麼人啊?」
「你為什麼胸前有個疤啊?」
「欸~為什麼你家會被人殺光啊?」

 

「……你真是煩死了。」

這混帳的問題愈來愈煩人,也愈來愈白目。
Pester努力按捺著浮起青筋的拳頭,覺得自己簡直是快要給氣死了。

 

 

「Pester~種這些…有什麼好玩嗎?」
看著Pester栽種起了從各處收集來的樹果,Alco作為長居城市的小混混,表示不太理解。
不過,這次Pester倒是沒抗拒回應。
環顧四周開墾好了的田地連帶著一些嶄露頭角的樹苗,他稍微擱下手裡的種子,輕描淡寫的說著。


「…嗯,看著這些,就像是回到了以前。」
「……畢竟我以前住的村落沒被破壞前,會像這樣,種一些農作物。」

利歐路嘴邊不經意勾起了些微的弧度。
然後,這一切都盡收於伊布因為吃驚而圓睜的澄黃雙瞳之內。

 

那一發電光一閃的衝擊力,讓阿勃梭魯和伊布在地上翻滾了好幾圈。
被直擊腦袋的阿勃梭魯忍住差點讓他昏過去的暈眩,勉強地站了起來,
睜眼一看,映入眼簾的卻是被鐮刀貫穿腹部而血流如注、軟癱在地上的伊布。

--啊啊,想起來了。
剛才遭受突襲之時,慎防有詐的磷早就準備好在對方身體猛衝貼近時,把頭上的鐮刀對準了其柔軟的腹部。
雖然對方受這麼重的傷也不是磷的原意就是了。
這樣說來,這場戰鬥我是贏家呢。


正當磷伸出爪子準備採摘他的「戰利品」,那顆浸滿了鮮血的毛球卻又說話了。

 

「……不要碰…………」

無視著身上的傷口,Alco搖晃著又再度站了起來。
他雙瞳像是射燈般圓睜,露著狐狸般的尖牙,映襯著怵目驚心的傷口,增添了幾分駭人的感覺。
縱然對方僅僅是伊布這樣的小生物,磷還是不由得退後了幾步,也不知道是出於恐懼還是於心不忍。
低吼著的毛球吃力地靠近阿勃梭魯,同時傷口在泥土上劃著赤色的道路。


「……………不要……碰……這裡的東西…………」

 

幾度猶豫之下,阿勃梭魯最終還是沒有動園子的樹果,白色的身影悄然離去。
伊布的體力也隨即到了臨界點,赤紅的小身軀落到了泥土上,視線剩下的只有無盡的黑暗。

 

 

今天的草原,也一如既往地天氣晴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