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昔話〉2-4

───────────
  走在地面還不是完全乾燥的路上,肩膀與肩膀的距離中間被奇妙的僵持感跟沉默填滿。

  「……」半瞇起眼,幸彥看著矮了自己不少的雲璃,對方臉上一路上都是看似在煩惱些什麼、又有些落寞的表情。「…在擔心對方會出現?」終於無法忍受對方的畏縮而開口問道。

  一旁的青年突然開口搭話,雲璃愣了愣才反應過來,「咦、嗯…或許吧…」勉強回答完,幸彥只是把眼睛瞇得更小,「或許?」

  「…唔…」現在有點想跑走的雲璃,微微縮起了肩膀;把雲璃的動作看入眼裡的幸彥重重嘆了一口氣,「有我跟著怕什麼?連女性都下毒手的賊人,跟那種人對打的事又不是沒經驗…反正應該就只是個不堪一擊到只能找比自己弱的人下手的傢伙吧…」自顧自的碎念。

  「……不可以輕敵…」雲璃用極小的音量顫抖的說著,接著像是稍微鼓起勇氣、抬起頭與幸彥對視,「不可以輕敵…。」

  (有反應了啊。)看著雖然表情還是非常憂慮但直視自己的雲璃,幸彥挑眉問道,「那麼,雲璃小姐來說說吧,對方的特徵等等的…」不明白即使表明了家裡是武士但雲璃還非常擔心的理由為何,乾脆就試探性問問能不能有什麼答案。

  忍住恐懼,雲璃很努力地回想。「…對方……身上、有甲冑…」

  「甲冑?」幸彥有些訝異地重複關鍵字,試圖重新確認是不是聽錯了。「打仗時穿的甲冑?」

  「是的,走路的時候也會有金屬碰撞聲的、打仗時穿的甲冑…」

  「…有可能嗎…」幸彥喃喃自語著。雖不確定別的地方有沒有動亂,至少現在這裡並沒有需要武士打仗的機會;考慮種種現實條件下也不太可能會有穿著甲冑在路上走的人…

  「是真的…」想起與對方接觸的情景,雲璃忍不住微微發抖,「…還有、對方身上的氣息…很不舒服…」即使只是遠遠的感知到也馬上想逃走的、混濁又令人快窒息的感覺。

  「……」雖然聽起來並不是很符合現實,但那天雲璃受傷的程度、還有現在雲璃害怕的態度…即使問了為什麼感覺得到氣息也是白問的吧?畢竟也有感覺很敏銳的人存在在世間…幸彥的腦袋飛快的運轉,「那麼…雲璃小姐…快點買完快點回去吧?」回去之後還有很多要釐清的部分呢…

  「…是。」黯淡的回應著,雲璃再次沉默。

 

  (…結果又變成這樣了。)有些受不了的瞇起眼,幸彥只好試著再次找其他話題。「雲璃小姐等會有想買的東西嗎?」

  「欸?…」雲璃眨了眨眼表示自己有聽到問題,「主要就是布吧?衣服被弄成那樣也只能再重新做了吶…」今天帶的錢應該是夠把做水干的布買好才對,至於平時穿的和服就將就點補好就好了。

  「布嗎?」思考了一會,「我對布料沒什麼研究,不過那邊的吳服屋我知道有幾家…」幸彥停頓一下,「等會先去買布吧?」

  「咦?可是先去買生活必需品比較重要吧…?」

  「拿著一堆東西反而不好買布不是嗎?別在意,就先去吧。」

  「唔嗯…」雲璃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點點頭。「……啊,隊伍…」看著遠方出現一條長長的隊伍。
  「喔,今天人特別多啊,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事。雲璃小姐有沒有帶手……」一邊拿出自己的手形,還沒說完一瞥旁人卻見到雲璃臉色不對勁起來。「…是沒帶的意思嗎。」雲璃的表情就像做錯事後害怕之後的風暴的孩子,一臉驚慌的樣子。「……過來。」嘆氣,幸彥拉著雲璃的袖子往路旁去。


  「………」緊咬著下唇,雲璃就這樣被幸彥拉著走了段距離。陸續能看到民居,才顯示快到人多的地方了。

  「不會怎麼樣啦,我也有忘了帶手行出門過的時候,不要正面突破關所就沒事……」確認已經到目的地,鬆開手,逐漸轉變成無奈的情緒,「…我又不會因為這樣說什麼,不要擺出那種臉啦,我會被爺爺跟老爸罵……」正好此時,有個聲音叫住幸彥,幸彥趕緊先把雲璃擋在身後。

  「呦。」約莫是三十歲的男人迎面走來,旁邊還跟著一個看上去稍微年輕一點的男性,雖說如此從打扮來看兩個都是要去關所換班的人。「來買東西啊?你後面的『小羊』是?」能走來這裡的人基本上都是走小路,男人一使眼色便從幸彥那接過了繞路的錢,甚感滿意般收進自己衣內。接著注意到了雲璃,半開玩笑地問道。

  「呃…小、小羊!?她是…」總覺得對方不安好心的樣子,正在想要怎麼解釋。快啊,快啊,再不想個好理由會出事……

  「是……妹、妹妹!」「哥、哥哥……」雲璃小小的聲音跟幸彥的聲音重疊,抓準時機幸彥再接著補充道「唔,但老實說是我鄰居的妹妹啦,可平常她都叫我哥哥,這次說也要跟來我也只能讓她跟……」快速編好合理的理由。

  「喔……妳,想跟大叔俺去哪玩玩嗎?俺不是家財萬貫的商人,但吃好穿好三餐都吃白飯都沒問題喔。」想看看雲璃的臉,男人繞了過來,而雲璃跟幸彥此時非常有默契的,她躲在他背後、他移動腳步擋住男人的視線。「喂喂,別亂說,講這種話不知道會有什麼事嗎?」幸彥警戒地看著男人,一隻手往後多護住雲璃。「…快去上工啦,都什麼時候了,等等你也吃不完兜著走。」這傢伙每次都到處惹事,不知道什麼時候飯碗才不保啊──幸彥在心裡抱怨著。

  「呵,養得好自己才談得上其他東西啊,反正貞操這種東西又不值幾文錢……小羊又是小羊嗎。」男人輕蔑的笑了笑。「好料都自己留是吧?秋山你才走著瞧,哪天小羊哭著告你告上裁判所的時候俺一定帶親朋好友去看的,哈。」不把幸彥的警戒放在眼裡,男人大搖大擺地離開,他身旁的男性在不斷跟幸彥和雲璃賠不是後也跟上男人的腳步。「沒用的窮武士就是沒用……」男人故意大聲說道,慢慢往關卡的方向走遠了。

  「……」忍不住嘖了一聲。即使去修理對方也無濟於事吧,確認男人走遠後擔心之後還有狀況,幸彥先帶著雲璃離開現場一段距離。


  確認暫時沒事,才轉過去關心雲璃。「…還好嗎?」

  「……」微微鼓起臉頰,雲璃低著頭,手還抓著自己和服的下襬。

  (生氣了…?)沒有碰過這種情況,幸彥只是看著低下頭的雲璃,該做什麼也不知道。「…抱歉。」無論如何,讓女孩子聽到剛才那種話怎麼說都是很過分的吧?即便是這樣看似繁華、井然有序,卻毫無節制的腐敗的時代…

  「為什麼、道歉…?」雲璃低聲說道。「我就算了…幸彥先生不會生氣嗎…?」她知道比起常人,侍奉上位者的『武士』有絕不能退讓、想維護的東西…
  「呃。…生氣了然後?直接把他幹掉之後被送去裁判所嗎?還是因為沒有走正當路徑一起被判刑?」第一次被這麼問,幸彥嘆了口氣,畢竟自己長這麼大從沒遇過像雲璃這種女生。村裡同年齡的女孩子都跟男的沒兩樣,大咧咧的…「那傢伙只是之前湊巧賺了一點錢就這種態度,其他錢還不是靠著不正當手段得來嗎…雖說很不甘心,這世間不得不低頭彎腰的事多得很,誰叫那傢伙本業是關所的人。總之…別擔心我。」

  「嗯…」一陣沉默後雲璃嘆口氣,抬起頭勉強給了個微笑。「知道了,時間不太早了趕快買一買就回去吧?還麻煩幸彥先生帶路了…」

  「……喔唔。」


  之後,一路上雲璃和店員接觸的時候都有笑,但都是勉強的笑容。(…也稱不上是笑的笑…。)拿著東西,幸彥開口問著從剛才就有點想問的事。「那個…剛才,雲璃小姐為什麼會…也說哥哥?」的確外表看起來就是那樣,只是說不定雲璃會說是親戚之類的…
  「不知道…直覺?」雲璃微微歪頭表示自己也不是很明白。「還好幸彥先生趕快補充說明…不然後續又有很多事了吧……」

  「……總之,那傢伙的話聽聽就好。聽起來很奇怪的東西就別去探討了…」說來雲璃也只是借住在家裡的客人,傘一修好就要離開了,談感情到那種地步?不可能吧…只是有一點點在意對方而已。

  「嗯…」雲璃臉上依然是勉強的笑容。「…啊,對了,剛才的…」從隨身的小袋子裡拿出一些東西後塞到幸彥手裡。

  「什麼東西?……喂,這樣妳身上還有嗎?」攤開手一看,雲璃塞到手裡的是錢,數了數錢的數目正好跟自己剛才給男人的一樣,幸彥不禁皺起眉頭。「妳還有傘的錢…現在把錢都給我妳怎麼付得出來?」

  「可是…不能欠…」那筆錢雖說不是大數目,但這麼欠著會很過意不去,雲璃說道。

  「……一半就好。都只付錢、沒有收入來源要怎麼渡過這段時間?先聽我的,老爸他們那邊我會再去說,那一半妳留著。」只拿了一半的數目另外放好,另一半放回雲璃手中。

  「知道了…。」點頭,再推託下去搞不好對方又要生氣,雲璃只好把那一半的錢再放回來。


  買齊了剩下一些要走到比較遠的地方買的東西,兩人還是照著來時的小路回去。

  「這時間那傢伙應該還不會出現…快走吧,不然再被纏上就不好了。」盤算著可能有必要找時間另外找路,幸彥說道。

  「好……啊,水飴…」張望著周圍的店家有賣什麼的時候,雲璃發現了自己的靈魂食物——麥芽糖,便一直盯著看。

  「小姐快來看看透明又美麗的水飴喔~麥芽水飴也有喔~」沒有錯過雲璃的目光,店家另外叫人從店裡拿出琥珀色的麥芽糖,示意雲璃可以來看。

  「請問一下…怎麼賣…?」從外人看來雲璃的眼睛在閃爍著光芒那樣,目不轉睛的看著麥芽糖。

  「哼哼,今天有優惠,就算小姐……這個價錢吧!」把握住機會,店家飛快的拿出算盤打了個數字。「…如何?」

  看到算盤,雲璃看了看小袋子,表情微微的變化。買久了都知道這價錢是算便宜了,但自己還有往後的日子要顧,現在買下去……

  「…不夠嗎?」幸彥來回看著笑臉盈盈的店家跟一直望著自己的錢包的雲璃,小聲湊到雲璃旁邊說道。

  「……吉彥君喜歡這個嗎…?」其實買一枝就有點吃緊了,兩枝…

  「不用幫他買啦,他吃了會被爺爺罵。」幸彥擺了擺手,「買妳自己的就好。」

  「唔…」雲璃拿了一些出來後看了看還差了一些錢,正在煩惱的同時幸彥直接補上足夠的數目,「剛剛好不用找了,走吧。」看滿臉笑容的店家把麥芽糖給雲璃後一把抓著雲璃的袖子快步走著。

  「等等、幸彥先生…」兩手都有拿東西的情況下很難真的走快,但幸彥沒有理會雲璃,一直走到了離開關卡一段距離的地方才放開手。

  「……好了,可以慢慢走回去了。」只是回頭向雲璃說完後放慢了腳步。

  「…為什麼剛才的麥芽糖要…?」要幫自己出不足的部分呢。雲璃沒有說完,望著幸彥。

  「……嘖,一定要什麼事都要有理由嗎?…」幸彥搔了搔後頸,嫌有些麻煩的樣子。「…其他的我不管,傘的錢要留,不能讓爺爺他們做白工…就這樣。」雖然還有一個理由是受不了雲璃在苦惱的表情…

  「唔…對不起…」

  「不用跟我道歉。…剛才補的錢也是雲璃小姐給我的,嚴格說來雲璃小姐還是用了妳自己的錢買麥芽糖啊。」再次半瞇起眼睛,「趁回去之前趕快吃一吃吧,不然別人看到會大驚小怪。」

  「好…」看了一眼手上的麥芽糖,接著放入口中含著。麥芽糖慢慢融化,熟悉的味道擴散著。由於一陣子沒吃了,雲璃的表情也慢慢變得沒那麼緊繃,甚至還笑了出來。

  (……笑了…)眼看著雲璃從一開始剛吃到笑出來之間的表情變化,像是看到什麼驚為天人的畫面,幸彥驚訝的微微張大眼睛。「……雲璃小姐…喜歡水飴?」

  「嗯!」大力的點頭,方才彷若被陰霾壟罩的表情完全不見蹤影,雲璃像個被滿足的孩子般笑著。

  「原來如此…」幸彥默默記下。突然,又想起什麼,「不過…這個不是不便宜嗎…」

  「嗯,所以才沒有很常去買來吃啊,雖然說要自製也不是不可能…」但畢竟是借助在別人家,各種方面都不能造成人家的困擾。

  「自製!?」

  「是的,就是自製。」雲璃笑了笑。正好兩人已經走到離村子很近了,雲璃也剛好把麥芽糖吃完。「趕快拿回去吧。」

  「唔,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幸彥帶著雲璃走比較近又能躲開主要道路的地方回到家裡。「我回來了…」

  「回來啦。」正在修傘的老翁抬起頭見表情有些呆愣的幸彥和跟在後頭一臉開心的雲璃,「幸彥,你帶小姑娘一起去把東西放好吧。」又低頭專心作業了。

  「是。」帶著雲璃去放東西完,便讓雲璃去忙自己的事了。正在整理今天的花費時,一個人在旁邊停下。「怎麼樣?跟雲璃姑娘一起去買東西的過程。」彌兵衛見自家兒子有注意到自己而停筆,便乾脆問道。

  「……就是普通的買東西啊,不過出去買東西還要提防東提防西的很麻煩…」放下筆,怕雲璃聽到而壓低音量回答。

  「難道你平常出去都不會提防有什麼東西跑出來嗎?」

  「不會。」

  「…唉。」見自家兒子回答得非常快速,彌兵衛嘆了一口氣表示沒轍。「…不過,雲璃姑娘的確笑了,你這小子怎麼辦到的?」

  「啊?沒有啊…她就吃了糖果而已,不關我的事。」

  「哦,糖果嗎…。總之太好了,各種方面。」一方面是真心這麼認為,一方面彌兵衛也故意這麼說…為了要來測試自家兒子。

  「是啊,不用再看到那個心事重重、在煩惱什麼的表情了,看著看著做事都沒幹勁了…」像是在發牢騷一樣,小聲念了一串。「…但她笑起來真的就像變了個人似的。」喃喃自語。比起之前所見的、有些落寞卻眼神迷濛的側臉,雖然有些著迷…笑著的表情果然還是比較好呢…幸彥邊想邊嘆了口氣,搔頭。

  「好的方面的變個人?」彌兵衛為了確認而重複幸彥的說法問道。

  「…是沒錯…老爸你幹嘛?」不解為何父親要這麼問,幸彥挑眉反問。

  「沒有。哦,雲璃姑娘,現在有空嗎?可以的話來幫忙準備一下煮飯好嗎?」捕捉到幸彥聽到雲璃的名字頓了一下的瞬間,偷笑般加深笑意後又變回普通的笑容,等待雲璃回答。

  「馬上來!」待雲璃回答完後在準備前往廚房前,彌兵衛看了幸彥一眼。

  「又、又怎麼了?」老爸幹嘛這樣看自己呢,幸彥有些困惑的回看。

  「你加油吧。」馬上離開現場,留下滿頭問號的幸彥。

 

 ───────────



Created: 27/02/2016
Views: 33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