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2新刊《雙修》試閱

注意

  希爾夫×修

  獸交

  雙性生子、哺乳

  無擬人

 

----PART1

 

  阿修羅跟著希爾夫到了一處洞穴內,根據阿修羅之前探查的印象中,這片林子應該沒有類似的洞穴才對,但是自從他從昏迷中醒來,就沒有任何地方和他的記憶中相符合。

  彷彿到了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

 

  『天色暗了,先在這裡過一晚吧。』

  阿修羅沒有反對,一路上他撿了不少可以升火的樹枝,現在便默默築起火堆。

  『待會衣服記得也拖下來烤一烤,洞穴都被你身上的水滴得溼答答了。』

  「廢話這麼多,滾出去啊。」

  『這裡是老夫的地方,要滾也是你滾。』

 

  兩個人一邊吵一邊烤起了火,阿修羅也覺得身上的衣服黏在身上十分笨重,便旁若無人地開始脫起衣服。

  希爾夫趴在裡邊假寐,聽到衣服磨擦的細瑣聲音而偷偷半睜著眼,不過阿修羅背對著牠也沒注意到牠的視線。

 

  ……好像不對吧?自己的肌肉應該沒這麼軟才對?

  阿修羅捏了捏自己的臂膀,說不上哪裡奇怪,但是好像有什麼不太一樣,本來只想脫上衣的他,突然覺得心裡發慌,趕緊把上衣晾起來,著手把褲子也脫了。

  「啊?」

  『嗯?』

  就算是處變不驚的阿修羅,遇到這種情況也是目瞪口呆。

  自己雙腿間多出來的器官不是女人才有的……嗎?

  希爾夫抖抖耳朵走了過來,想看看是什麼事情讓阿修羅嚇成這樣,瞥了眼:『自己的身體有什麼好大驚小怪,不都被老夫看過了?』

  「什麼?」阿修羅簡直不敢置信,希爾夫顯然不覺得這有什麼奇怪,好像阿修羅生來彷彿如此,而且……看過?

  『不過,』希爾夫頓了頓,把阿修羅從頭看到腳再掃回來:『你這樣子是在勾引老夫嗎?』

  沒等阿修羅組織好言語,希爾夫巨大的頭顱就湊到了阿修羅頸肩,溫熱的鼻息吐在赤裸而冰冷的皮膚上,讓阿修羅不禁打了個寒顫。

 

  『你摸起來太冷了,做點溫暖的事情吧。』

 

 ----PART2

 

  阿修羅不得不為未來妥協,反正不就只是看看肩膀,一邊在心裡說服自己,一邊脫去自己的上衣。

  希爾夫示意要阿修羅坐到椅子上,粗粗的鼻息就恰好落在阿修羅剛結痂的傷口,帶著一點癢意跟一點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

  「看夠了沒?」

  『不,怎麼可能會看夠?』

  還沒聽清楚這句話內含著什麼樣的成分,阿修羅便連人帶椅子被抬到桌子上,吃了滿嘴灰塵,想要回頭咒罵幾句,希爾夫龐大的身軀就壓向了他。

  「滾開,難不成你在發情期嗎?」

  希爾夫雙眼一瞇:『看到你老夫天天發情。』

  希爾夫爪子撥開阿修羅的褲頭,露出光滑的屁股,阿修羅就算不用回頭親眼去看,也能知道希爾夫已經勃發的欲望正在打算做些什麼。

  「閉嘴,快滾!」阿修羅忍不住發抖,不知道是因為害怕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或是因為赤裸著身體而覺得寒冷。

  『你這裡就不是這麼說的哦。』

  巨大的獸莖來回摩擦前後兩個小穴,就算不用希爾夫的淫言穢語,阿修羅也知道自己的兩個私處正興奮地滴著水,彷彿熱切期待狠狠被貫穿。

  阿修羅雙手緊緊握著拳,他想翻身卻敵不過希爾夫的力量,還不時被灰塵嗆得不斷咳嗽。

  像是在猶豫這次要先品嘗哪個地方,希爾夫都僅僅只是淺嚐即止,讓碩大的龜頭沾滿阿修羅流出的淫水顯得晶亮,直到阿修羅的身體都被情慾挑紅,希爾夫才像是下定決心,一鼓作氣地挺進阿修羅的後穴。

  和昨日不同,還沒完全恢復狹小的後穴在甫進入的時候並不覺得痛,腸液也源源不絕地潤滑,讓希爾夫順暢地在阿修羅的後穴恣意進出,被溫暖腸壁包裹的感覺讓希爾夫無法克制慾望,都想狠狠地頂在會讓阿修羅發出酥人呻吟的騷心上,而牠這麼做了之後,阿修羅就算百般不願,身體還是背叛了他。

  「唔嗯……哼嗯……

  一句呻吟就像一支催情劑,毫不留情地打在阿修羅體內,讓他越發不可克制地為希爾夫的貫穿而動情發騷,前方的花穴正不停地收縮,卻只有冷冰冰的空氣,阿修羅最終還是敗給了生理慾望,手指繞過了挺立的幼苗而直接來到溼潤冒水的雌穴。

  希爾夫看到了阿修羅的行為,也不阻止,反而在阿修羅的耳邊喘氣,讓阿修羅情慾更加高漲,而這招確實讓阿修羅渾身泛紅,一陣一陣的風像是吹進了心裡,酥酥麻麻的癢意如漣漪一波一波侵襲著他,促使著阿修羅將手指捏住了無人問津的花核。

  這一碰,讓阿修羅的花穴抽搐地湧出了花蜜,打溼了沒脫完全的褲子,潮吹的感覺讓他脫力撐不住身體,癱倒在桌面上,然而手指卻仍自動自發地不斷刺激敏感的花蒂。

  「哈啊……哈啊……

 

  『潮吹比較舒服嗎?』

  希爾夫不讓阿修羅有喘息的空間,碩大的龜頭猛烈地攻擊後穴內的騷點,阿修羅潮吹的餘韻還沒完全散去,就又要迎來另一波高潮。

  「不……啊!」

  被強烈地頂弄前列腺的快感讓阿修羅忍不住片刻便射精了,白濁的精液噴湧在褲子跟桌上,使得整條褲子溼溼地黏在腿上。

  『還是射精比較舒服?』

  「嗯……嗯啊……

  『回答不出來嗎?』希爾夫看著阿修羅因為前列腺持續被刺激而又抬頭的男根,加劇了操弄阿修羅後穴的力道和速度。

  「嗯?啊…………」阿修羅沒想到自己能夠承受如此高強度的性愛,只知道距離希爾夫喊停的時候還有很久很久,而不知道自己的極限究竟在哪。

  『那就做到你能比較出來為止,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