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習生霙

跟夥伴咩利羊

字數1305(含標點)+單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咩利羊:「唉呀...對戰什麼的可真是青春,想想過去到處旅行的時候我也是這樣好鬥吶,

你看嘛夏天不是越來越長越熱嘛,這一身毛夏天光是動一下就受不了啊--」

 

貓鼬斬:「哈啊...」

 

咩利羊:「不過你們為什麼要打架啊?」

 

貓鼬斬:「那個、大概是因為我們是世仇吧...。」

 

咩利羊:「就別管世不世仇啦,來的路上我看到囉,她可真是美人胚子啊,怎麼樣?是不是多少有點心動啊。」

 

貓鼬斬:「欸欸?」

 

貓鼬斬:「好像...也不是沒有吧......不過她可是飯匙蛇欸,真要跟她一起好像多少有點那個... 」

 

咩利羊:「你看看我嘛~年紀一大把啦,連老婆都還沒有就有兩個女兒了,

呀--小孩們雖然吵吵鬧鬧的可是還真是可愛啊,就算對方是飯匙蛇,女孩子可是很纖細的啊,

連媽媽整理房間都會害羞的說自己可以收拾連忙把日記本給收起來啦,天黑打雷都可以驚慌半天之類的吶,還有啊...(下略) 」

 

貓鼬斬:「這,感覺可真辛苦啊前輩... 」

 

咩利羊:「哪裡--所以你想想看吧,被飯匙蛇小姐圍繞在懷裡,

那種冰冰軟軟的觸感,嘶嘶發出的秀氣笑聲,還有隨著扭動纖細充滿鱗光的腰部,

這麼棒的天堂就在你家隔壁,你說打輸了有什麼要緊,不,打輸了一點也不要緊,反倒是你的幸運呦。」

 

貓鼬斬:「是這樣嗎前輩?可是她每次看到我都怒氣衝天一附要把我咬死似的。」

 

咩利羊:「想想看,要是她不喜歡你連答理你都不會啦。」

 

貓鼬斬:「喔喔--」

 

貓鼬斬:「前輩,我好像有點懂咧。」

 

咩利羊:「你懂了嗎?」

 

貓鼬斬:「嗯,我懂了。」

 

貓鼬斬:「所以說每次她總是在要咬上我脖子之前,還狠瞪我一眼後把我用尾巴打飛,

使用黑霧遮掩我的視線之後在緊緊把我絞緊,是不是都是因為她很害羞的關係啊?

沒想到她是現在很流行的那個什麼來著...想起來了,就是傲嬌啊!傲嬌!」

 

貓鼬斬:「一直以來因為是祖祖輩一直延續下來的鬥爭,所以我從來沒有想過也沒有用這樣的眼光去看待她過呢。」

 

咩利羊:「呃...這個... 」

 

貓鼬斬:「哇,真是豁然開朗啊前輩!感謝您,等回家之後我就立刻追求她看看吧,

這樣的話得帶上燈籠果跟通木果才行啊,對了,如果我們順利的話請務必來參觀我們的愛巢喔前輩!」

 

咩利羊:「......。」

 

83c50dcf86d89637240096c7ba84c545.jpg

 

*    日後談 *

 

「真是太謝謝妳了!這是我家貓鼬斬最喜歡的樹果,如果妳家的神奇寶貝也能喜歡就太好了。」

少年搔著後腦笑著對霙說道:「哈哈哈,只不過沒想到他回來之後跟飯匙蛇變得這麼要好,這樣我也可以放心的去鄰居家啦!」

 

「克倫,你看你家的貓鼬斬剛剛窩在我家的飯匙蛇懷裏,好可愛喔~他們好像在做窩欸~」從隔壁房子的庭園裏面一名少女對少年揮手叫喊道。

 

「好喔!我馬上過去,抱歉啊,先走一步了,真的真的很謝謝妳。」

轉頭應了聲,少年走向了隔壁的房子裏面,跟女孩一起看著一臉彆扭害臊的飯匙蛇懷中,緊緊纏繞著貓鼬斬,而咩利羊一臉平淡的看著。

 

 

「…朔映,那時候你到底跟貓鼬斬說了些什麼?」跟朔映走回學校的路途中,霙好奇的對咩利羊問道。

 

在後山找到貓鼬斬的時候他還正在為打輸飯匙蛇在哭呢,可是朔映跟他咩啊喵的你來我往之後,

貓鼬斬突然就振奮起來願意回家去了,霙一直很在意朔映到底是用了什麼方法讓貓鼬斬一下子就振作起來,

要是知道的話,或許自己會更會安慰別人呢。

 

「咩──」只見咩利羊仰頭咩叫了一聲,幾乎沒什麼表情變化,有點神祕的,先霙一步往前走去了。



Created: 24/10/2013
Changed: 24/10/2013
Visits: 121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