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務】《Task.5》──鹹餅村的探險家

 

* http://www.plurk.com/p/kxb5cc (【一般任務】任務5. 鹹餅村的探險家)

* http://justpaste.it/l276 (網頁好讀版)

* 本文以http://www.plurk.com/p/kvfe3i (交流)為出發點、接續此http://www.plurk.com/p/kw7uep (任務)

* 合作對象:御希中、佩蕾中、http://www.plurk.com/p/ky175k (佩蕾視角)

 

 

-----------------------------------------

 

01、

  驚濤駭浪、翻天覆地。

  一艘破舊的小船在海浪中打滾,不久便被一股大浪給拍打得粉碎。

  「伙伴!唔咳、……你在哪、裡…呃--」一名壯碩粗獷的魔法師在海裡載浮載沉,眼看就快要淹死了,卻還是掛心著跟自己一同出洋的夥伴。

  烏雲密布、閃電交加,滾滾大浪襲來,不斷的將自己打入海底,大量的海水沖入喉嚨、灌入鼻腔,接著意識逐漸模糊,在完全沒了呼吸前,腦袋最後閃過的是位於家鄉,含淚默默跟自己說著我會等你回來的,妻子的臉龐。

 

02、

  加賽爾與佩蕾告別了海岸的畫家後兩人再度回到鹹餅村,依舊人來人往熙熙攘攘,夏季可說是收穫與旅遊最旺盛季節,不管是男女老少無一不忙碌,因此悠閒走在街頭的加賽爾與佩蕾更是引人注目。

  「阿、小冰,等一下--我有事情要問你!」一名美麗的婦人突然攔下兩人,著急、手足無措的神情顯露在臉上,卻依然不損她美麗的容貌。

  她是維娜(Vema),意旨春天的美女,這名婦人的外表如同她的名字意義一般,散發著春天的氣息,美麗動人,如果不是熟識,或許跟本就看不出來她已經嫁做人婦。

  從她稱呼加賽爾小冰來看,似乎也是加賽爾認識的人。

  她拉著加賽爾的手,神情無助、欲言又止,最後才問了一句:「想請問你們……是否有見過那名在鹹餅海岸附近溜搭的畫家呢?」

  倆人驚訝之於不忘點點頭,詢問著發生了甚麼事情?

  維娜見兩人願意聽自己說話時,淚水不禁樣滿淚光,低聲啜泣著,話語斷斷續續,加賽爾和佩蕾聽了許久,才終於搞懂維娜所煩惱的事情。

  她的先生是一名探險家,與鹹餅海岸溜搭的畫家是多年的好朋友,但……大概半年前,倆人卻突然鬧分裂,誰都不願意跟誰說話,維娜想要讓兩人和好如初,但兩人不管怎麼樣就是不肯告訴自己發生了甚麼事情,最後探險家還告訴自己女人家不要管太多。

  「能請你們幫忙嗎?我的先生就在那裡。」止不住的淚水不斷滑落,伸出纖細的指頭指向前方不遠的大樹,一名粗獷的中年男子正在樹下打著盹兒。

  向來不擅長拒絕別人的加賽爾、尤其還是自己認識的人所委託的事情,加賽爾幾乎是二話不說的答應下來。

 

  與佩蕾兩人來到樹下,不同於維娜的優柔、美麗,令人憐惜的,眼前的魔法師高大、粗獷,只是睜眼就帶有氣勢,看起來就像經歷過許多淬煉。

  加賽爾一邊苦惱著該如何是好時,一旁的小魔女晃著小腦袋,開口問道。

  小女孩的單純與好奇似乎稍微憾動了探險家的心,無奈只好將事情全盤脫口而出。

 

03、

  悠揚的歌聲喚醒了躺在沙灘上的魔法師,劇烈的猛咳幾聲,將噎在喉中的海水全咳了出來。

  「先生你沒事吧?」輕柔的語調想起,一名海藍色的海妖正替拍撫著自己的背,像是想讓自己舒服一些。

  海妖很美,探險家甚至覺得跟自己總是帶出門獻寶的妻子有著同等的美麗,一時之間竟看傻了眼,下一秒他立刻回過神。

  「我的伙伴呢!妳有看到他嗎!?」他醒來第一件事情便是找尋與自己同行的畫家夥伴。

  「先生是指那位畫家先生嗎?他在那裡喔。」

  海妖指著身旁已經安然無恙的畫家,淺淺笑著。

  「雖然冒險很棒,但是下次還是不要在暴風雨的時候出海喔,不然真的會丟掉小命的。」

留下這句話,海妖就回到海裡。

  本想詢問畫家友人還好嗎的探險家,再看到目不轉睛視線移不開大海的畫家,他只能將話吞進肚裡。

 

04、

  一抹藍色與紅色的身影迅速的在海岸上移動著,藍髮少年加賽爾正背著帶著紅色尖角帽的小魔女佩蕾奔馳於鹹餅海岸上。

  長年有來回奔跑於鹹餅海岸與鹹餅村的加賽爾顯得一派輕鬆,步伐幾乎沒有慢下來,背上的小魔女也一點都不影響到他的速度,像是她毫無重量一般。

  被綁成馬尾的銀色長髮隨著逆風飄揚著,佩蕾一手緊抓著帽子,令一手則拉著加賽爾的衣服,一點都不怕掉下去的樣子,眨著緋紅的大眼,難掩興奮的表情。

  雖然速度不及銀之,但是還是好快阿--

  心理這麼想著,沒多久那抹彩紅色的身影再度出現在兩人眼前。

  「畫家先生--」習慣性的拉長尾音,稚嫩宏亮的聲響引來了畫家的反應。

 

  立場幾乎與先前完全相反,這次是加賽爾與佩蕾有請求希望畫家的幫助,一雙帶著為難與歉意的青綠色眼眸,以及藏不住期盼與堅定的緋紅色雙眸,畫家幾乎無法拒絕兩人的要求。

  有關於半年前的那個故事,還沒有結束。

 

05、

  狂風暴雨,畫家在被海浪完全吞噬時,手中依然緊握著要送給友人的畫,緊緊的,彷彿比自己的生命還要重要一般。

  一抹不同於其他浪潮的藍逐漸逼近自己,是美麗動人的海妖,捲起浪花,揚起海潮,溫柔的包覆了自己與探險家,海妖就這麼把兩人帶到了岸上。

  擔心的看著昏迷不醒的探險家,手中溼透的畫落在沙灘上,海妖好奇的湊向前,看看畫中的人再看看躺在沙地上魔法師,眼睛微之一亮。

  「請問,這是您畫的嗎?」

  回應海妖的是畫家疑惑的眼神和點頭,只見海妖的眼眸閃爍著期待,請求的話語隨之吐露出。

  由此可之,畫家只要與人對上眼,就無法拒絕他人的請求。

 

06、

  再次回到鹹餅村,搞清楚真相的加賽爾與佩蕾經過一番討論後,見識過探險家脾氣的三人,發現畫家與探險家真心無法面對面的把話說清楚,於是再佩蕾的提議下,決定用自己的冰魔法和佩蕾的人偶演出舞台劇。

  冰製的舞台擋住了探險家的去路,在心不甘情不願又無可奈何的情況下,探險家只能板著一張臉孔勉強答應眾人的請求。

 

  布偶們的互動伴隨著加賽爾所製造出來的冰場景更顯得生動幾分,一旁的加賽爾閉著雙眼,努力的想將最美好的一切成現出來。

  哪怕他並不是太擅長這種中大型的精緻冰魔法,還是咬牙撐著。

  爆破的冰雹、凍結的流水、漂流的寒氣、消失的無台。

  這些幾乎都是加賽爾從未嘗試過的冰魔法,要不是佩蕾的建議,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得魔法能有這麼多用途。

 

  劇場落幕,詮釋了一切的誤會,終於願意拉下臉的探險家與畫家相擁抱,自責自己的不是。

  他不僅懷疑了對方對自己的真誠,也丟棄了自己對對方的信任,甚至還讓妻子擔心哭泣,他簡直想挖了個洞把自己埋了。

 

  「話說,海妖到底想請你畫誰?」

 

  一句話揭開了新的疑惑,新的委託級將到來--

 

07、

  「我阿、有一個心儀的對象,能請您幫我畫一張他的素描嗎?」海妖眨著水汪汪的大眼,柔情似水,彷彿能將人吸入一般:「他留著一頭黑髮、這裡有一搓藍藍的。」

  畫家還沒同意,海妖便比手畫腳了起來,輕柔的嗓音帶著興奮,在敘述這名少年時眼神閃爍著亮麗的光彩讓畫家移不開視線。

  「對了,這裡這裡。」海妖指著左眼下方,湊近了畫家像是怕對方看不清楚一般:「這裡阿,有淚水的紋路,是我最喜歡的地方喔。」

  明明總是掛著淚水的紋路,卻從不曾見過他哭泣,總是很笑得很開朗。

  雖然偶爾會出現憂鬱或者悲傷的神情,卻總是很快的就能恢復平常得笑顏。

  這樣的他,讓自己傾心不已。

 

08、

  加賽爾想盡快把事情解決,因此他暫時將佩蕾放在維娜身邊,他以最快的速度利用傳送陣回到凱恩區,他記得御希說過他很喜歡甜點,因此加賽爾幾乎跑遍了各個大街小巷才在一家連鎖店發現御希的蹤影。

  「咦--加賽爾!好久不見!」見到來者的御希露出燦爛的笑容,嘴角的奶油顯示出他剛才才吃完一塊蛋糕:「怎麼了?這麼狼狽?」

  加賽爾大氣不喘,臉色卻有點蒼白,綠眸子直直得看著對方的眼,堅定的說著:「御希,我有事情想請你幫忙。」

  加賽爾沒有將海妖的事情告訴御希,只是淡淡的說著有人想要你的肖像畫,希望你能幫忙之類的。

  而御希只是稍微猶豫了一下就答應了對方,雖然不知道是誰會想要自己的肖像畫,但是看加賽爾這麼著急的樣子,不幫忙好像也說不過去……?

  跟隨著對方利用傳送陣再次回到凱恩區,畫家已經擺好畫架在一旁等候,探險家與維娜則是站到一邊不打算打擾,至於佩蕾……

  似乎是因為玩得太累了,加上又使用了魔法,因此早在加賽爾離開過後沒多久就昏昏沉沉的想睡於是被探險家背在背上睡得正熟。

 

  「阿阿、年輕人!對就是你,快點快點。」畫家催促著,要對方凝望著海洋,隨便甚麼姿勢都行,腦袋不要放空。

  一拿起畫筆的畫家簡直便了另外一個人,御希也只是呆愣的照著對方的話做。

  看著幾個月沒見的大海,許多事情突然湧上心頭,凝望著鹹餅海,似乎回憶起甚麼--

  抓下這幕畫面的畫家立刻振奮起來,提起畫筆畫下眼前珍貴得一幕。

  好一會兒時間才總算畫出連自己都滿意的圖。

  「哈哈年輕人謝謝你,多虧你我才能完成別人的委託。」

 

09、

  夕陽落在海平面上,隨著波浪便畫出不同的色彩,畫家等人一同來到了海岸邊,畫家依照海妖所教導的方式呼喚著,沒多久波浪開始有些劇烈得起伏,海妖隨著海波順勢浮出了海面。

  「阿、是畫家先生?好久不見。」海妖笑著,雖然經過半年,卻還是記得與自己有所約定之人:「怎麼樣,我的委託?」

  「嗯、都畫好了」遞上畫,水妖心喜若狂,卻又十分珍惜得把話擁在懷裡「真是謝謝您了,多虧您,這樣就算我活在久也不怕見不到他了。」

  留下這句話便沉入了海洋。

 

  「夥伴,真是辛苦你了。」探險家拍拍畫家的肩膀,知道對方這半年來不斷得孤獨等待,鐵定十分的難受:「怎麼樣,要不要,再跟我一起去探險?」

  講到這裡,稍微停頓了一下,接著牽起身旁妻子的手:「這次維娜要跟我們一起同行。」

  誰都沒有說話,蛋畫家有點滄桑的笑容以及維娜喜悅的淚水像是已經給於答覆了一般。

 

  屬於三人的旅程才即將要展開。

 

 

-End-

 

 

-----------------------------------------

後記:

  全文字數:3177字,不含前言後記與標點符號。

  任務獎勵:點數五十五點、一個精緻的瓶中船。

 



Created: 10/05/2015
Visits: 190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