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驗】《Task.4》──鹹餅海岸的畫家

 

* http://www.plurk.com/p/kw7uep (【一般任務】任務4. 鹹餅海岸的畫家)

* https://justpaste.it/kr5u (網頁好讀版)

* 本文以http://www.plurk.com/p/kvfe3i (交流)為出發點

* 合作對象:佩蕾中、http://www.plurk.com/p/kvfe3i (佩蕾視角)

 

-----------------------------------------

 

  無拘無束的海風吹開了波浪、吹散了雲朵,順道將海洋與天空一併吹開,使其兩條永不相交的藍色水平線永無止盡的延伸至無窮盡的彼岸。

  佇立於金黃的沙灘上,藍髮的少年正靜靜的凝望遠方。

  成著風的白色碎浪極具節奏,一波又一波的拍打上岸,推疊出一道道規律的足跡,在此同時也帶走了不知道是留在沿岸的足跡。

  不知是因為高掛在藍天的太陽是在是太過明媚,還是海面折射的光芒實在是太過於耀眼,藍髮少年,加賽爾微微瞇起他那獨特的青綠眸子。

 

  蔚藍的天空白雲點點,幾隻鳥型魔獸翱翔於其中。

  湛藍的大海白浪陣陣,海波漂盪反射著淡淡金光。

  金黃的沙灘白光閃閃,被曬得發燙的沙冒著輕煙。

  眼前的景色是加賽爾最熟悉不過的,看了許多年的場景,卻不覺得膩,反到百看不厭且還有越來越沉迷的趨勢。

 

  透明的微風拂曉而過,帶著鹹味拂過臉龐、逍過短髮、掠過耳畔,傳進了熟悉的呼喊。

 

  --「加賽爾哥哥--」

 

  收回注視美景的視線,綠眸反射性的往聲源看去,銀白色的長髮在小跑的過程中揚起可愛的弧度,並乘著風左右擺盪,在艷陽的照耀隻下閃說爍著奇異的光彩。

  「嗯?佩蕾、怎麼了?」  淡然不失微笑的表情、平淡不失溫和的語氣,詢問道,並習慣性伸手幫對方把帽子戴上。

  只見小魔女眨著緋紅的大眼,隨著小小的深呼吸轉向海洋的目光以及小手,小魔女提出心中的疑惑。

 

  --「所謂的大海……」

  --「都是這樣的?」

 

  奇特的說話方式、難以解釋的問題,青綠的眼眸再次映上閃著金光的海平面,頓時陷入了回憶的漩渦與沉思。

 

 

 

  所謂的大海,是怎麼樣的?

 

  因為是從小看到大、習以為常的場景,所以加賽爾並沒有思索過佩蕾所提出得這個問題。

  自有記憶以來,這片海洋就已深深的刻劃在腦海裡,接下來的日子他始終跟鹹餅海脫不了關係,無論是身還是心都無時無刻沐浴於其中。

  不管是在鹹餅村工作時從海上稍來的海風帶著涼意與鹹味,還是歸途中於鹹餅海岸上伴著自己的浪潮與夕陽,甚至是睡眠時海浪掀起、拍打著沙灘那宛如安眠曲一般的節奏。

  這一切的一切都跟大海拖不了關係,但……

 

  對自己來說,大海究竟是怎麼樣的呢?

  加賽爾即使沉默下來思考了這麼久,依然沒有解答。

 

 

 

  思至此,一聲「唉呀」的男性驚呼將加賽爾拖離了思緒,抬頭看向陌生的音源。

  一名帶著紫色貝雷帽、雙手沾滿顏料,看起來就像一名畫家的人笑盈盈的朝自己和佩蕾兩人的方向走來,臉上的彩虹鬍子顯得特別吸情。

  「嘿!你們長得很不錯嘛。」畫家說著,一開口就讓兩人一頭露水,他仔細的打量著佩蕾和家塞爾,接下來的話語更是讓加賽爾訝異了下:「能不能當一下我的模特兒呢?」

 

  加賽爾呆愣著,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對方的情求,此時他感覺到有人正扯著自己的衣袖,熟悉的聲響再度響起,低頭看向像自己眨著帶有疑問眼神的佩蕾。

   「加賽爾哥哥--」習慣性的拉長尾音、不自然的停頓,佩蕾刻意壓低聲音請教著模特兒是甚麼。

   「模特兒就是......」只見加賽爾一邊用自己的方式向對方解釋,另一方面微微皺起眉頭思考著其他事情。

  因為接下來自己還得帶佩蕾去其他地方,沒甚麼時間能夠當畫家的模特兒,但又該如何婉拒畫家的請求,他有些兩難。

 

  只見小魔女點點頭,似乎一知半解,接著轉向畫家,以朝氣蓬勃的聲音喚道 :「畫家先生!」

   「請問模特兒--」酒紅的眼眸閃著奇異的光彩,嘴角難掩笑意,她問著: 「需要做甚麼?」

  這下加賽爾的眉頭皺的更緊,他依然低著頭看著興致勃勃的小魔女,似乎想說些甚麼,卻被對方用「不可以嗎?」的眼神看著,彷彿拒絕自己就會遭天譴般……

  無奈的在心裡嘆了一口大氣,加賽爾撇過頭後又點點頭,一副真拿你沒辦法的樣子。

 

 

 

  一波接著一波、忽大忽小的波浪不斷翻滾著,一步又一步悄悄的接進了誰的腳下,卻又在快要處碰之時迅速逃離,一次又一次,如此反覆循環。

  就跟某個小魔女每隔兩分鐘就詢問一次「還沒好嗎──」一樣規律。

 

  一名藍髮少年和一名銀髮小女孩就站在這一塊險些被海潮波及之處。

  少年宛如雕像一般一動也不動,似乎連眼皮都沒有眨一下,相較之下小女孩顯得特別不安分,不斷晃著身子,不時還用小腳丫子踢著沙表示抗議,最後竟直接蹲了下來。

  一旁的加賽爾看著有些擔心小魔女的反應,撇了一眼還在煩惱該如何下筆的畫家,確定對方沒有在注意兩人後微微的彎下腰小心翼翼的開口:「……佩蕾,怎麼了?覺得腳痠了嗎?」

  只見小魔女沒有理會自己,反而開始用雙手堆起沙子,似乎是因為太無聊了。

   「沙子很燙,小心點。」加賽爾再度吐了一口氣,露出一抹無可奈何的笑容提醒著:「要不要把頭髮綁起來?不然黏上沙子就不好了。」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身上也沒有甚麼可以替那頭銀色長髮紮起來的髮帶,加賽爾苦惱著,眼眸突然瞧見自己衣領上的藍色領結,靈光一閃便將它解開扯下,逕自在佩蕾的身後蹲下,輕輕拿起對方的紅色尖角帽帶在自己頭上,加賽爾以不打擾到對方堆沙的力道柔柔的替對方梳起頭髮。

 

  藍髮少年頭上帶著紅色尖角帽,嘴上叼著領結,雙手正努力的將因受風吹襲而凌亂的銀白髮絲輕輕的梳開,至於小女孩則是自故自的堆著面前逐漸成形的沙堡,一點兒都沒有理會身後藍髮少年的舉動。

  如果不是認識的人看到這樣的場景,想必會誤會兩人是感情很好的兄妹吧?

 

  好不容易將髮絲全部梳開,加賽爾一手握著全部的頭髮,一手拿著領結,迅速綑了幾圈,最後在上頭打了一個漂亮的蝴蝶結。

  滿意的點點頭才將頭上那頂不屬於自己的帽子帶回對方頭上。

  湊身看向已經接近完成的沙堡,加賽爾難掩溫柔的笑轉向海的方向,脫下手套開始用自己的方式建造城堡。

  他不會堆沙子,向來都是利用海水,不一會兒數十個小巧精緻的城堡正以犯規的速度一個個的堆積在沿岸。

 

 

 

  好不容易回過神的畫家這時才發現兩人竟然開始堆起沙堡、造著冰堡,一時之間傻了眼,下意識微微的皺眉,不知該如何是好的表情。

  玩到一半的加賽爾和佩蕾同時看向一臉苦惱的畫家,接著又轉頭互相跟對方看了一眼,原本正想站起身去找畫家的加賽爾突然瞪大了眼,沒想到佩蕾竟搶先自己一步蹦蹦跳跳的朝畫家奔去。

  思考了一會兒該不該跟過去的問題,看著高舉雙手看起來十分開心的小魔女和一臉錯愕的畫家,加賽爾決定提起步伐走向前去,但下一秒又立刻停住腳步。

  既錯愕之後,畫家突然露出釋如重負得燦爛笑容,反到是小魔女不知所然。

  加賽爾站在原地好一會兒,畫家笑容滿面的向佩蕾低語幾句,接著佩蕾再度跨著步伐咚咚咚的跑回自己面前,再自己還沒開口詢問發生了甚麼,佩蕾先自顧發言了。

   「畫家叔叔說──」仰頭看向比自己高上許多的加賽爾,佩蕾緩緩說道:「找到靈感了。」

   「他要我們……」一字一句都十分清晰,帶點稚嫩的嗓音佩蕾繼續說著,並歪著小腦袋伸出沾滿沙子的手:「繼續玩?」

  聽聞,加賽爾露出「這樣真的就可以了嗎?」的表情,雖然點點頭向佩蕾表示明白,但眼角餘光還是不自覺的瞄向畫家,只見畫家明顯與方才苦惱的樣子不同,已經開始在畫布上開始動筆,發現兩人站在原地時不滿的揮著話筆要兩人開始玩樂時,加賽爾才開始有了動作。

  牽起小魔女沾滿沙子的手,加賽爾說著要跟對方一起堆沙堡。

 

  過了好一會兒,聽見畫家開心的喊著終於完成了加賽爾和佩蕾好奇的走上前,畫家將一張用炭筆素描著兩人玩耍的畫交給兩人,說是謝禮。

 

  畫上宛如兄妹一般的兩人笑的十分開心,尤其是少年的笑容更是帶著幾分寵溺。

 

-End-

 

 

-----------------------------------------

後記:

  全文字數:2580字,不含前言後記與標點符號。

  任務獎勵:點數五十五點、一張畫著你的碳筆素描肖像畫。

 

  夜安,這裡是加賽爾中,這是第二次跟人合作任務,非常感謝佩蕾中願意跟加賽爾一起被畫家畫(诶

  這次任務跟以往比起來寫得稍微用心一點(意思是之前任務都不認真嗎)(前面任務秒被官方退件),覺得是受到佩蕾中很大的鼓勵?我覺得我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絞盡腦汁的把腦海的畫面寫得如此好(我的程度

  就某些方面而言,很感謝佩蕾跟佩蕾中,讓我這次有些出乎意料之外的進步/

  其實還有很多話想說,但還是留在其他地方?這理就不多說廢話了。

  最後一如往常,任務目前就在這裡告一個段落,接下來的考試我會繼續努力爆字數/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期待三天後的考試見。



Created: 25/04/2015
Visits: 214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