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事件02-許願泉

 

  不算晴朗的早晨,天空是一片灰濛濛的色彩,彷彿要哭不哭的孩子,下一秒落淚也不會讓人覺得奇怪。

  艾米莉看著這樣的天空,默默地將折疊傘收進隨身提包中,畢竟有帶著傘總是比沒有好,以備不時之需。

  「跟氣象預報不一樣呢,下雨的話會有些麻煩呀……」

  她嘀咕著換上外出的鞋子,考慮到今天要走些遠路而特地穿上運動鞋,悄悄嘆了口氣,由衷希望不要下雨才好。

  天依舊是陰的,似乎正對應著自己的心情……腦中轉著各式各樣的思緒,茜髮的女子順勢上鎖之後便關上門,朝著心目中的目的地邁步而去。

  依稀記得管理員所說過的話語,艾米莉甩開了腦海中太多太雜亂的想法後仔細的回憶,她下意識的握緊了手,指尖隨著用力過度而微微泛白,卻絲毫沒有注意到這點。

  曾幾何時,高唱的希望論顯得如此不堪一擊?想必,是在察覺到長久的等待沒有盡頭之後吧?

  艾米莉是後悔的,對於艾妮塔的事情,無時無刻想起都深切的懊悔不已。

  那個時候為甚麼不去理解呢?

  那個時候為甚麼不能溫和一點呢?

  那個時候為甚麼不肯正視自己的軟弱呢?

  那個時候為甚麼要一昧把錯誤怪罪在對方身上呢?

  道歉的話語及心意悶在心底許久,連說出去的機會都沒有就得知妹妹失蹤的當下,艾米莉不曉得多想回到過去,狠狠地罵罵那個傷害了艾妮塔的自己。

 

  日前和白伊一起去尋找小幽靈的時候,兩個人之間提到了「許願」的話題。

  當時的艾米莉無意識的脫口而出「希望找到人生答案」的願望,時至今日還是未曾改變過──想找到解答。

  對於許許多多的、這麼多年以來的……家人對自身的期許與他人的看法,這些那些故作的逞強到旁人所見的堅強,不曉得如何珍惜便遠去的、重要的人們──還有他……怎麼面對,該怎麼做比較好?

  茜髮的她想知道,也不想要再次後悔,傷害了重視的人之後變得千瘡百孔的心無法再承受任何打擊。

  習慣性的跟著人群停下腳步,不遠處的紅燈色彩亮的刺眼,刺得艾米莉回過神來。

  「……同樣都是紅色,可是意義又不一樣呢。」

  她不自覺地低聲感嘆,摸了摸自己茜色的頭髮,不知不覺中已經到了過肩的長度,同時,只要稍微搖搖頭還能感受到右耳單邊的耳墜正宣示著存在。

  綠燈的小人開始走動,決定止住多餘思考的艾米莉發現,隨著腳步的移動,身邊的人群漸漸少了起來--畢竟很少有人會在天氣不佳的時候有想走去海邊的念頭,自然往此處的人也幾乎不見蹤影。

  如此一想,便覺得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了。

 

  ──往海的路上旁邊不是有一條小路嗎?從那裡彎進去以後會看到階梯。

  ──從階梯往下走,順著木造的小徑,會到達岩蔭下的小小湧泉。

 

  艾米莉記得,那個漾著溫柔笑容的管理員先生,是這麼說的。

 

 

  原本,對於傳說的真實性還是半信半疑的女子,不曉得為何在湧泉映入眼簾的當下,懷疑的心情頓時一掃而空。

  一種無法言喻的奇妙感受,她暗忖,彷彿光是看到泉水便能平靜下來一般,大自然不可思議的能力。

  「儘管是市郊,還是很意外會有這樣的地方……感覺很神奇呀。」

  由衷的發言沒人回應,一個人的話,果然總覺得有些寂寞。

  假如這是許願池的話,應該就會看到一堆硬幣在裡面了?艾米莉不由得這樣想著,有些失笑的搖搖頭。

  無論形式為何,許願這件事情本來就沒有什麼科學根據,會興起許願念頭的自己,在哪個地方的心大概也已經累了吧?

  空氣中帶著濃厚的雨的味道,或許等等真的就會下雨了。

  她下意識地環顧周圍,閉上琥珀色的眸子深呼吸一口氣,讓冬天冰涼的空氣沉到肺部刺激著思緒,告訴自己冷靜。

  將懷中的小盒子輕輕泡進水底,艾米莉一言不發的注視著盒子被浸染的模樣,有股連自己都不明白現在的自己在做些什麼的感覺。

  來到這裡的她,想要祈求什麼呢?

  是想要祈求某個人原諒、想要誰的平安歸來嗎?

  還是希望一直以來都默默關注的誰心中的傷癒合嗎?

  或是想要自己不再孤單,想要有個人能讓她任性示弱嗎?

  希望找到人生答案的願望,是可行的嗎?連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感覺的願望真的可以嗎?

  思緒至此,話聲硬生生的梗在喉間,不論如何都吐露不出一字一句。

  或許能稱之為迷惘--因為迷惘而卻步,因為迷惘而想逃。

  就跟以前一樣,由於同樣的心情而對於母親的異樣視而不見,用旁人認為的堅強可靠武裝,最後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逃避造成的後果,看著自身的無力而無法挽救、無法給予幫助。

 

  閉上眼,所有的一切都隔絕在外,只剩下泉水潺潺的天籟特別清晰。

  不絕於耳的水聲既不催促,也不驅趕,就只是等待。

  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艾米莉想,在這種時候會想起江琪與伊安的自己,定是將他們與誰連結起來了。

  黑髮、對故事情有獨鍾的少女,那樣的姿態讓茜髮的她總是想起了艾妮塔來;而老是展現出自我中心態度及樂觀爽朗笑臉的少年,偶而會給她一種很像狄蘭或趙陽的錯覺。

  艾米莉覺得,或許是被相同的特徵所吸引,亦又是想在那兩人身上尋找已經不在自己身邊的人的影子……之所以會感到相似,應該有著這樣的緣故。

  「如果我說……想念你們的話,會不會覺得我太貪心了呢?」

  對著空氣詢問著沒有解答的問句,心底很明白在此處不會有任何人回答,女子依舊沒有睜開雙眼自顧自地開口。

  「……如果我願意道歉,那麼你會平安無事的回到我身邊嗎?」

  「……如果我說當時要是能更依賴你就好了,你會回頭看看我嗎?」

  「……如果我問你為什麼這麼簡單就死掉了,你會露出一貫的傻笑嗎?」

  「如果、如果……如果我問,何時才願意面對他已經不在的現實,你會回答我嗎?」

  四個不一樣的問句是對不同人的傾訴,假如問哪個才是她最想知道正確答案的問題,就像是問起艾米莉「喜歡什麼樣的天空」那般,她一定無法輕易給出答案一樣──因為無論何者都是無法割捨的重要事物。

  什麼時候不小心哭出來已經不在乎了,話聲染上哭腔了也不是重點,腦子亂哄哄的也好、無法思考也罷,直到這個當下她才不得不承認--是呀、她很貪心,好面子、懦弱又無力,而且也愛逞強的老喜歡把別人的好意往外推。

  所以明明後悔了卻拉不下臉道歉,明明希望對方留下來卻說不出口,明明看著朋友自欺欺人卻什麼也做不到。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習慣呢?自己築起的高牆不知不覺把人拒於千里之外,也不願意去理解家人到底抱著什麼心情與想著什麼,自顧自地裝著堅強、實際上也有能夠處理好事情的能力──但是艾米莉累了、真的累了。

  「我、我……想要你們好好的……重視的人、還在的人……想要你們好好的,這樣、這樣就好了……不要答案、不要原諒、不要陪伴都不需要!只希望、希望……唔──」

 

  ──直到雲終於承受不住一滴雨的重量而下起綿綿細雨時,湧泉的水面泛起了陣陣漣漪,曾裝有他人所蹭的重要物品的盒子載浮載沉,在這樣的景色面前,忘記撐起傘茜髮的女子自始自終都重複的同樣的話語。



Created: 22/01/2015
Changed: 22/01/2015
Visits: 179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