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3 對決!薄荷市神祕事件! 】
    └CH-1 對決!這是我們的推理!-冰天王路線












炎炎夏日熾陽直照,在出來海底列車車站後,整個暑氣奔騰的熱煙從腳底傳上來,才沒走幾步就已冒汗。實在熱得有點誇張,尤其在這個氣溫下還要陪著前頭還在嚷嚷著要用推理贏過勁敵的冰之天王弗利茲調查薄荷市居民及神奇寶貝的失蹤的懸案,總覺得有些艱難啊-不論是看起來有些孩子氣的領隊以及事件的棘手。

 

稍微跟著冰天王去了幾個場所,在電子地圖上小小地畫了圈做記號,剛才去到的公園出現了神秘的圓圈圖案,也許跟案子有關係。天狼星關上了通訊器的地圖功能,整理著發現的線索,不過似乎還沒理出什麼頭緒,被天氣所苦,熱得腦袋發昏,看冰天王溜躂跑去休息了,自己也找了間店和同行的艾妮拉點了杯涼飲坐著少歇。

 

「My lady也累了吧,先休息一下再繼續調查好了。」天狼星向端飲品上來的服務生點頭致謝之後,將其中一杯果汁遞到艾妮拉面前,而後拿了吸管個別放入兩杯飲料。「…總覺得事情好像不容易呢,也許需要點幫手?」

 

  「是呢…弗利茲先生似乎也遇上了一點麻煩。」艾妮拉將遮陽帽拿下放置腿上,稍微整理了下頭髮,討論起這次的推理事件。


 

  「說到考察事情的話,在下覺得My南洋lady是個最佳人選喔。」亮起招牌笑容,意指的人是赫烏菈。在見了艾妮拉點頭認同後,用通訊器連絡上對方。結束通話後,兩人用完了涼飲,結帳之後看時間也接近傍晚,決定先回中心休息。

 

  在回去途中,突然一聲響亮的口哨聲吸引了注意,兩人望向聲音的來源,發現上空正有一群長翅鷗也往同個方向去,最後全部停在一位身著紅色外套的男子身上。向前上去才發現是曾經見過的熟面孔。

 

  「是芬克先生呢,好久不見-」艾妮拉輕點頭打招呼,不過對方和這些長翅鷗們正忙成一團,整個上半身都被鳥兒遮住,好不容易才用手撥開白鳥的身軀,露出臉回打招呼。

 

  「艾妮拉跟天狼星也好久不見-」芬克又跟這群鳥糾纏了幾下才總算讓他們安靜下來,乖乖站在肩膀、手臂上,頭上也窩了幾隻看起來就像在鳥巢一樣。

 

  「這些長翅鷗都是My boy的嗎?」天狼星戳了戳頭上的幾隻,長翅鷗們安分地待著,不為所動,用黑溜溜的眼睛直盯著看。

 

  
     「不是,裡面只有一隻是我的,其他都是野生的。」芬克晃了一下,長翅鷗們便噗噗振翅飛翔,搓揉幾隻不願意飛的幾隻之後,把全部都放走了,一群長翅鷗在空中列隊返家。「最近有好幾隻不見了,現在有時間都會把他們叫過來點名一下,剛剛一點又少了兩隻,傷腦筋…」

 

  「看來也許跟薄荷市的失蹤案有關係呢?」艾妮拉提出了想法,而天狼星聽聞後也點頭附和。

 

  「My boy願意助我們一臂之力嘛?」天狼星拿出今日探索的小筆記給芬克看,待對方閱畢,見點頭答應後也欣喜地將今日線索打成電子訊息傳送給組員赫烏菈。「似乎很熟悉這個城市呢,之後就麻煩了!」

 

  「芬克先生這次就請多指教了-」艾妮拉閉起眼睛微笑。

 

  「也請兩位多指教了。」芬克點頭致意,而後隨著天狼星與艾妮拉一同到了神奇寶貝中心休息。

 

  晚餐時分,中心湧入了一群剛戲水完畢的遊客們,三人在遊客們來之前就已先找到位置用餐,一邊用著餐點一邊討論今天的發現。只不過似乎注意到了什麼,芬克聽話聽到一半便把頭向後方轉,發現了躲在角落花瓶後方,直往女遊客們身上的比基尼泳裝看,色瞇瞇的。

 

  「找到醫生了。」芬克把厄斯普給拖了出來,帶過來一起吃飯,一方面是阻止疑似性騷擾的行為,另一方面也吸收了隊員增加隊伍氣勢應對推理難題。

 

  「既然這樣也沒辦法了,就算我一份吧。」厄斯普看著紀錄小冊子,挺感興趣的樣子,答應加入組隊。

 

  「那今天就先這樣吧,在下就先回去休息了。」天狼星收拾好之後便先行離座,而艾妮拉也道了晚安,跟著天狼星去辦理住宿的手續。

 

  「我也要回去了,醫生你呢?」芬克慢慢將最後一口麵吃完,擦擦嘴巴起身。

 

  「真男人自有辦法!」擺出了個帥姿勢煞氣答覆,厄斯普用大拇指比出了個「讚」表示不用擔心,而後大衣一披上,振了下衣襬,不帶走任何一片雲彩地灑脫離場。

 

  「嘛…真有精神。」望著瀟灑離去的厄斯普,芬克也沒什麼心情起伏,自個兒回到了住處。

 

  而後的七日,除了分別打探消息之外,也有一些時間隨著冰天王搜索調查,最終得到了冰天王的調查日記,被委託要推理出完整的答案。不過光有日記似乎不太夠,也借了火天王菲列克斯的探查紀錄交叉比對,五人各自分工合作不過還是少了很多資訊,必須再進行額外的調查了。

 

  而根據赫烏菈的史料研究,這事件似乎跟一隻叫做「騎拉帝納」的傳說神奇寶貝有關,幾日下來往返圖書館與咖啡廳查閱、筆記資料似乎增加了關聯的可信度,五人決定接下來往這方面進行深入調查…

 

  「所以,各位這幾天有查出任何其他線索嗎?」坐在郵輪餐館甲板上的五號桌,芬克又稍微整理了一下七日以來自己做出的筆記,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不過第一次跟大家一同進行調查,果然還是有些興奮……和緊張啊。

  所選的郵輪餐館位於薄荷市一隅,是由生長於此地的芬克所選,原因無他,此處依山傍海,從甲板環望,可將薄荷市的美景盡收眼底,若如今天一般天色宜人,甚至可看到九號水道對面的索格納電塔。服務生的品質不在話下,菜色也十分豐富,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是今天浪潮似乎特別洶湧,船身起起伏伏……所幸沒人暈船。

  芬克看向快被各類厚重書籍淹沒的赫烏菈身上,再看看自己的筆記,連忙轉向天狼星與艾妮拉……總覺的有點刺眼……最後只能將目光放在頭戴金屬頭盔、全身上下只穿條有鯉魚圖樣四角泳褲的厄斯普醫生……

  這次調查行動好像有點艱辛啊。

  「有,而且寫了一篇論文。」厄斯普抓了條炸蝦,一口一口慢慢的啃著,像是在享受吸吮和舔舐的感覺……有點不堪入目。

  「哦?那——」正在替大家倒水的艾妮拉露出有興趣的表情,話還沒說完,卻被赫烏菈打斷。

  「『穿著比基尼暴露程度與身材無關』,那篇我已經燒掉了。」冰冷的視線掃向厄斯普,隨手撈了一顆冰塊,彈指便將冰粒射出,把厄斯普手中的炸蝦斷成兩截,「給我專心點。」

  「這個……」聽到赫烏菈的發言,艾妮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My boy,不如先對照我們的筆記吧?」咳了一聲,天狼星金光閃閃的笑容像是仲夏繁茂不凋謝,秀雅風姿似乎永遠翩翩(註1)。

  「喔喔,沒問題。」芬克點點頭,也想無視此刻蹲在角落的那條魚。攤開了從兩天王那擷取而來的筆記,芬克沾水微微潤唇,才開口,「我想大家都知道這次失蹤的人彼此沒有任何關聯、也沒有任何目擊證人,沒有打鬥跡象……甚至有連人帶牛奶運送車一起消失。弗利茲做了個測試,超能力系的神奇寶貝可以帶著成年男子進行瞬間移動——」

  「不過體重會影響距離。」厄斯普打斷芬克的話,「這實驗我也有做過,在女性更衣——。」

  「而消失的人,其中之一也包括了牛奶車,那個重量……」艾妮拉低頭沉思,沒有注意到自己打斷了厄斯普的話。這樣是好事。

  「所以可以暫時將超能力系神奇寶貝從名單上劃掉。」天狼星點了點頭,右手一擺,請芬克繼續講下去。

  「由於犯案太過有系統,菲列克斯認為是集團所為,而且好像有人看到疑似次元團的人出現在薄荷市——」

  「太好了,又可以扒衣服了!」摩拳擦掌的厄斯普,一腳被赫烏菈踢下甲板,噗通一聲,激起了好大的浪花。


  「抱歉,不會有人插嘴了。」抹抹臉,赫烏菈隨手拿了塊巧克力嚼。

  「醫生他不會有事吧?」芬克伸長了脖子,好像聽到什麼慘叫聲……

  「你沒聽過鯉魚王會溺水的吧?」赫烏菈露出微笑,芬克打算不再追問。

  「咳。後來,有一名失蹤的人在氣旋市被找到,他表示自己身處一個『非常漆黑的地方』,而且『雖然能夠呼吸,但那種踩不到地面、四肢沈重卻感覺不到實際的重量、難以行走的感覺讓我覺得自己很像在水裡走路』 。」芬克闔上筆記本,「最後,就是在新聞上出現的那名穿越時空的老先生,我想大家應該都看到了。」

  說完,五號桌陷入了一片寂靜。

  沒有人願意率先開口發表意見,只是不斷催逼腦袋運轉,以及忽略船下那聽起像是在慘叫的聲音。「My南洋Lady,」最後,由天狼星打破了這片死寂,「上次妳說想要追查騎拉帝納的線索……」


  「有,在這邊。」搬出了厚重一疊資料,赫烏菈一臉不爽,「上次被採訪時居然被切斷……還有好多沒說……」

 

  「那麼說給我們聽吧,我們都會聽的。」艾妮拉甜甜的聲音、柔柔的笑容有如草莓蛋糕上的糖霜,緩和了赫烏菈深皺的眉頭。

  「我主要追查的是關於反轉世界的資料。反轉世界是我們這個世界相反對應,不可或缺但是又不能直連的存在,有學者推測,反轉世界的產生,是為了要平衡我們現實世界,因為如此,若現實世界產生了什麼變異,便會在該處產生烏漆抹黑的瘴氣。」隨便翻了篇筆記,赫烏菈如此說。

  「所以妳認為,他們是掉到反轉世界裡去?」芬克有些困惑的詢問。

  「沒錯,從各類文獻推測,反轉世界因沒實心大地,造成重力場不均。這點正巧符合你所說的,『那種踩不到地面、四肢沈重卻感覺不到實際的重量、難以行走的感覺讓我覺得自己很像在水裡走路』。」赫烏菈微微一笑。

  「不過,你也說了,兩個世界不能直連?」芬克再度提問,卻見到艾妮拉將他的水杯倒滿,才發現自己的杯子早已空涸。

  「應該是人為影響。」天狼星沉思後開口,「剛剛My南洋Lady有說,若世界產生異變,該處便會產生瘴氣。」

  「而那名掉到氣旋市的受害者表示,自己身處的地方非常漆黑,弗利茲也有夢到藍黑色的空間……」艾妮拉偷偷看了一下自己的筆記。

  「所以說有人打通了次元的空間,把那些受害者們傳送到反轉世界……而強行打破次元產生異變,使該處產生瘴氣?」芬克皺皺眉頭,「次元團?」

  「非常有可能。」赫烏菈頓了一頓,才繼續說,「而且前些日子我經過殞星山脈時……」

  「怎麼了呢?」艾妮拉追問。

  「看到被撕裂的空間。」赫烏菈堅定的神情,讓沒人敢質疑她所言,「從那邊跳出了隻圖圖犬,還有一大群的未知圖騰。其中,圖圖犬的素描簿裡面,有許多關於反轉世界的素描,還有騎拉帝納的身影。

  「他的素描被許多未知圖騰搶走,在我與夥伴們的追查之下,把未知圖騰們給抓了起來……當然可能還有更多啦……拼出來的字是Dimenso。」

  「稍微加個字就可以變成Dimension了,次元。」好不容易爬上船身,越過跨欄的厄斯普躺在甲板上,曬著太陽,氣喘吁吁。

  「非常有趣呢。」天狼星輕輕敲了敲額頭,「會不會是未知圖騰們在求救?」

  「怎麼說?」艾妮拉邊詢問,邊幫大家送上餐點。是香氣四溢的蔬果總匯三明治。

  「雖然身為超能力系的神奇寶貝,未知圖騰卻沒有心電感應的能力,只能依照編排來傳達訊息。」

  「正是如此。」赫烏菈向天狼星點頭,「而芬克,你也有提到次元團有在這邊出沒對吧?」

  芬克想了一想,最後終於點頭,「會不會……他們在這邊做實驗,一來想要找出前往反轉世界的方法,二來在該處產生瘴氣來……使騎拉帝納衰弱……最後用黑色的寶貝球控制他?」

  「但為什麼是薄荷市?比基尼這麼多根本會打擾實驗進行啊!」

  「只有你會被打擾。」赫烏菈冷冷的瞪著厄斯普。

  「其實……這樣講就都通了。」天狼星忽然開口,眾人目光一致望向他。

  「 啊,甘栗先生好像有說過。」艾妮拉才像想到什麼似的拍掌。

  「哦?他說了什麼?」赫烏菈眼睛一亮,知道這曾踏遍七海的男人,一定有許多可靠的信息。

  「他說……反轉世界的出入口一定是鏡面。」艾妮拉想想後說,「而薄荷市——」

  「到處是水、到處是鏡面!」厄斯普驚呼,「所以這裡是最好實驗的場所!」

  「反轉……鏡面……怎麼以前都沒想到過呢。」赫烏菈抓抓腦袋,從書堆中抓了一本筆記本,開始振筆疾書。

  「而超能力系的神奇寶貝可以將人傳送到他處,換句話說,就算身處之處沒有鏡面,也可以將他們傳到水面,然後……」天狼星一個響指,一朵玫瑰花便這樣蹦了出來。

  「如果我沒有記錯,次元團小兵們都有配備一隻銅鏡怪,而當初在發電廠與博士戰鬥時……他好像是帶著勇吉拉和青銅鐘?」艾妮拉想了想後開口。

  「又是鏡子嗎?」赫烏菈眉頭深皺。當初在五律市發電廠,他們竊取電力,聽費爾小姐說,好像便是要完成什麼機器……次元……次元……難不成他們創團初衷,便是要找出前往反轉世界的方法嗎?

  完成了他們的機器,來到充滿運河的薄荷市進行穿越次元的研究,將無辜可憐的老百姓當實驗品,一個一個往反轉世界丟,越丟越大,連貨車都送過去了……

  而現世產生的異變,使另一頭烏煙瘴氣,最後騎拉帝納會怒氣沖沖的過來,而手中握有黑色寶貝球的次元團……

  事情好像比想像中還要嚴重啊。


  

一陣陰風拂來,掃亂了赫烏菈的頭髮,撩起了久違的恐懼。

  若是神獸被控制,這個世界會變得如何?她不敢想像。

  「阿爾宙斯……」

  「什麼?」赫烏菈的注意力被拉了回來,她轉頭望向芬克。

  「阿爾宙斯在今年元旦有出現,說過……他說了什麼來著……」

  「『停止破壞』,好像是這樣。」艾妮拉吞了吞口水,「從那時候,祂就知道了嗎……」

  「各位。」嘆了口氣,赫烏菈輕閉雙眼。

  一顆流星劃過天際。

  「準備好獵殺次元團了嗎?」




==========
註1: 原文出自莎士比亞十四行詩 Shall I campre thee to  summer's day?

前文字體色彩暖色:芬克(字數1781)
後文字體色彩冷色:赫烏菈(字數3235)
過場插圖:艾妮拉(圖2、4、5)
過場插圖:天狼星‧奧涅伊洛(圖1、3、6)



Created: 20/07/2014
Views: 301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