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開始進入炎熱的夏季氣候,冷流島也迎來了屬於冷流島的夏天。

  剛結束晨跑回來的亞修,先往餐廳去拿了一些早點,回到房間沖澡換衣服後,他來到司令室準備看看基地有什麼事情可以做。正當他一邊啃著早餐一邊翻著例行的任務列表時,基地長的沙奈朵忽然從旁走了過來。

  『梵.亞修,新進的外勤保育員。有空嗎?』沙奈朵的心電感應,在亞修的腦子裡響起了好聽的聲音。

  「是還沒有確定今天的任務。怎麼了嗎?」亞修偏頭,平常如果基地長要找他,應該是直接把他叫過去,而不是叫沙奈朵過來跟他說話。

  『來自白羽灣的支援請求。』沙奈朵遞給亞修一封平信,上面蓋著屬於白羽灣保育員學院的郵戳

  「學校有什麼緊急事件嗎?」會特地寫信過來冷流島請求支援,應該不是小事?

  『去了你就知道。』沙奈朵只這樣說,說完就轉身漂走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似乎聽見沙奈朵在嘀咕著些什麼,感覺心情不太好的樣子。

  看了看手上的信件,開口已經被拆封了。交到自己手上就代表自己可以看的意思吧?亞修不疑有他的把信件打開來看,上面是這麼寫的:

 

   帕依:

    新生入學也有一段時間了,有沒有很懷念上一群小毛頭還在學校的時候啊?
    我記得你們那邊也有幾個畢業後派駐過去的小毛頭吧?
    要不要讓他們回來學校幫忙做點事情啊?
    也許以後會有幾個願意回來白羽灣幫忙擔任授課導師喔!

 

  看樣子只是一張簡單的紙條而已,似乎是給帕依教官的。

  不過,既然沙奈朵會拿給自己,就表示這次是想讓自己回去幫忙教授課程的意思?

  傷腦筋哪…自己都不確定自己能教給後輩們什麼呢…

 

   *   *   *

 

  坐船回到白羽灣之後,亞修發現也有其他同學被教官們叫回來支援上課,他頓時有種壓力減輕的感覺。

  原來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要帶後輩啊……

  因為有些舊生是臨時被叫回來支援的,大夥兒好像都不知所措的樣子,有人就提議大家聚在一起討論一下要怎麼教後輩。

  這個禮拜的課題是支援、探索跟體能,幾番討論之後決定各自負責擅長的領域。至於實地演練的體能課題,票選之後決定在冷流島進行課題。

  正好,亞修每天都在冷流島跑步,最近又是夏天,冷流島的涼爽氣候正適合進行活動。

  於是幾個同學分工合作後,兩天的支援跟探索課題很快就過去了。

 

  然後,週五到了,亞修一早就來到港口等待學生集合。這回他帶著拉普一起過來,打算讓她隨船監控海面的狀況以確保大家的旅程安全。

  大約中午時分,學生們集合完畢以後,前往冷流島的船隻,在拉普的帶領下出發了。

  因為跟白羽灣距離最遠的緣故,船隻一直到太陽快要降下海平面的時候才抵達。先讓旁邊的伊布回基地去跟基地長報備後,亞修帶領著學生們朝著基地出發。大約在天黑的時候他們抵達基地,接著在用過晚餐之後讓後輩們回到分配的空間休息。他特別交代後輩們要早點休息,因為隔天一大早他們就得集合了。

 

  清晨,天剛亮的時間,亞修和他的夥伴們在慣例的時間起床。在簡單的盥洗之後,他和伊布來到基地門口,等待學生們起床集合。亞修一直等到天色完全明亮起來之後,學生們才三三兩兩的集合完畢。

  「你們今天要進行的是體能課題。」亞修學著當初上課時教官的模樣說話。「要有良好的體能,跑步是很好的鍛鍊方式。目標是離這裡最近的海岸邊,打起精神加油吧!」說完,伊從亞修的肩頭跳下,在整個隊伍的前方引領著方向。在帶著大家快速做完簡單的暖身動作後,亞修指示學生們跟著伊布前進,自己則跟在隊伍旁邊看著,以免有人中途脫隊。

  似乎是不太習慣晨跑,也有可能是還沒有睡醒,學生們的速度並不快。不過不要緊,晨跑的目的不在速度,而是耐力。亞修沿路跟學生們加油打氣,看到快要放棄的學生就在後面推著他跑起來,有時候則是倒退著跑步來確認隊伍的最尾端還有多少人沒有趕上。

  算上中間休息的一兩個地點,他們實際跑的時間並沒有太短。亞修選擇的是自己在冷流島的晨跑經驗裡面比較起來最輕鬆的一個路線,但這條路線相較於其他路線而言算是有點長的。當他們好不容易抵達海岸邊時,幾乎每個人都累的說不出話來了。

  當最後一個人也抵達海岸邊之後,亞修稱讚著每個人的辛勞,並且點出其中幾個體能比較有待加強的同學,要他們再接再厲。

  起先在前方領頭,到中途因為大夥兒速度開始變慢而跟丟的伊布從森林裡走出來,在亞修旁邊耳語了一陣。亞修點點頭,朝著一開始就待在海岸邊等待著大家的拉普示意。海岸邊響起了一個清脆簡單的旋律,是拉普施展的治癒鈴聲。然後像是在共鳴似的,海邊開始有幾隻乘龍和保母曼波也湊了上來,一起使出了治癒鈴聲。學生們聆聽著美妙的自然交響樂,頓時覺得身心靈都被治癒了似的,好像剛才跑了一大段路的疲勞都不見了。

 

  讓學生們在海岸邊休息並且自己打理完午餐後,亞修在下午的時候領著大夥兒回到基地,在晚餐前點完名之後就放學生們自由了。

  課程結束後,亞修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不善言詞的他所能做的,也不過就是帶著後輩們跑跑步、打打雪仗而已。

  「不過,這樣就已經做的很多了啊。」看著亞修給出的報告,帕依基地長笑了笑。「你做的比我預期的還好呢。」

  「謝謝基地長。」亞修靦腆的笑著,有點不好意思。

  「這是這次幫忙上課的酬勞。」基地長拿出一個工資袋遞給亞修。「下次有類似的差事再找你吧!可靠的小助教。」

  「基地長,就別開我玩笑了吧?」亞修苦笑。這次做得好,下次可不一定做的好哪!

 

 

 

================================================

◆總字數:1,883 (不含標點)



Created: 05/06/2014
Visits: 149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