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神奇寶貝聯盟門口,亞修似乎顯得有些躁動。

  在冷流島接下任務後,亞修本來打算這次的任務除了伊布以外不帶其他夥伴。但是在出門的前一刻,亞修接到景嚴的電話。
  “你一個人絕對會曝光,我派幫手給你。”電話那一頭十分認真的說。
  “不用吧?我又不是去戰鬥的。”覺得很麻煩的亞修一秒回絕。
  “一定要,因為你根本不知道什麼叫低調。”難得會堅持己見的景嚴這麼說。“另外至少要帶上瑪爾斯,你需要戰力保護自己。”

  於是,亞修就這麼被半強迫的站在聯盟門口,等著另一個比那個無良保育員還要更不守時的傢伙。

  「太慢了!」他雙手抱胸抖著腳步,對著從聯盟門口朝他跑過來的人怒吼。「你們家的人都這樣嗎?你也遲到景嚴也遲到,景嚴有任務在身就算了,你個無業遊民居然也能遲到!」
  「不是無業遊民,是背包客訓練家。要跟你說多少次才會改過來?」來者不悅的彈了下他的額頭。「一陣子不見你好像也沒有比較不囂張一點嘛?」說著還故意比劃比劃身高。
  「討厭鬼!」直覺要往對方手上咬去的亞修,還沒咬到就被跟隨在旁的瑪爾斯架住。「放開我!我要咬死這個討厭鬼!」說著還繼續齜牙咧嘴的。
  「你就是瑪爾斯吧?」無視炸怒的亞修,對方晃到瑪爾斯身邊打量著。「看一眼就知道是我們家道館會培育出來的嚴謹孩子,不錯不錯。」
  「你很煩欸!到底想幹嘛?」好不容易掙脫瑪爾斯掌控的亞修拉拉衣領,不甚開心地瞪著對方。
  「別毛毛躁躁的嘛!難怪景嚴會找我支援你,而不是找老大或小妹。」拿下背在肩上的背包遞給亞修,對方露出了俏皮的表情。「這是景嚴給你的東西,裡面有兩顆寶貝球跟裝有八枚徽章的徽章盒。收好,搞丟了很麻煩的。」
  「我又沒有要戰鬥!」很不想接受的亞修抗議著。
  「但是這裡是聯盟。」對方收起輕浮的態度,認真說著。「一個保育家出現在滿是訓練家的地方,別人會怎麼想?更不要說你的任務對象了。所以才會讓你不要穿制服,並且讓你帶著瑪爾斯出門。」
  「姆……」想想似乎也有道理的亞修,有些不情願地接受說法。「那你打算怎麼辦?」
  「嗯……」偏頭想了一下,對方伸手搭上瑪爾斯的肩。「瑪爾斯借我如何?」
  「蛤……?」亞修張口,不解。

   *   *   *

  出示了自己的保育員身分證明,亞修在聯盟人員的帶領下,來到視野絕佳的VIP觀席。能夠在這個地方觀戰的人只有曾經打進聯盟前八強的菁英訓練家,以及一些相關人士而已。亞修走進去的一瞬間引起所有人的注目,讓亞修頓時有種被獵者盯上的感覺。
  「我還在想你是不是不來了呢!」左前方座位的少年站起身來,感覺像是等了很久一樣。「初賽第一輪就被淘汰,差點以為你要就這樣直接回家了呢。」
  一邊說著,少年一邊往亞修這裡走過來。亞修頓時有些不知所措,他根本不認識對方,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想做什麼。幸好,下方觀眾席即時爆出的歡呼將所有人的目光吸引過去,亞修的反應才沒有被看到。
  「我是葛葉,景天的朋友,來幫你忙的。」少年在亞修耳邊低語。「你只要假裝是我朋友,受我的邀請來這裡觀戰的就可以了。」
  抬起頭,葛葉笑了笑,隨後便拉著亞修貼到欄杆前面去觀戰。

  下方的對戰場中,一隻寶貝龍正在跟一隻火焰雞戰鬥。亞修一眼就看出那隻火焰雞是瑪爾斯,操縱他的人是景天,也就是剛才把背包遞給自己的那個人。另一方操控寶貝龍的人是嘯月,聽說是景嚴爺爺朋友的孫子,也是個傑出的訓練家。
  [雙方互不相讓,戰況看起來非常激烈!]播報員熱血沸騰的轉播著場內的戰鬥。[喔!出現了!寶貝龍最擅長的鐵頭功!但是火焰雞一動也不動的待在原地,是否剛才命中的龍之怒對他造成損傷了呢?]
  「瑪爾斯!」緊抓著欄杆,亞修著急的朝下方吼著。景天沒告訴他要借走瑪爾斯做什麼,他只說不會讓他去做危險的事情。但是亞修最不想讓瑪爾斯參與的事情就是戰鬥!他恨不得現在就衝進場內阻止這場戰鬥。
  一旁的葛葉看得出亞修很著急,他不動聲色的搭上亞修的手,搖搖頭示意他不能輕舉妄動。『還有別人在。』他在觀眾的歡聲雷動與熱血廣播之中,對亞修無聲喊話,同時示意他看向另一個觀眾席。
  僅只是一瞬間掃過而已,亞修看見了一個大約只有十歲的孩子,露出完全不像是十歲小孩的沉穩表情,看著這場比賽。才正打算將對方的長相記清楚時對面的觀眾席突然暴動起來,人們站起來歡呼尖叫。亞修轉頭看向場邊的轉播牆,正好看見瑪爾斯輕巧側身閃過幾個鐵頭功,接著順勢回腳使出火焰踢,將對方的寶貝龍踢出場外的慢動作精華回顧。
  場內的歡呼聲隨著裁判宣告勝利以及兩邊選手的退場而逐漸平靜。但是再一次往對面觀眾席搜尋的時候,已經沒有那個孩子的蹤影了。

   *   *   *

  「恭喜打進決賽。」在觀眾席的門再一次打開,葛葉上前迎接凱旋歸來的景天以及戰敗的嘯月時,他這麼說。「也恭喜嘯月打進四強,雖然與決賽無緣了。」
  「別說的這麼早,還有敗部戰。」嘯月笑了笑,和葛葉碰了碰拳頭。「我可不會讓出第三名喔!」
  「你放心,我已經沒辦法跟你搶第三名了。」垂下眼簾,葛葉的手按上腰間的寶貝球。「我的葉精靈還在神奇寶貝中心治療中,趕不上戰鬥了。」
  「別想了。我不會放過那孩子的,你就等著看我幫你報仇吧。」走過來拍拍葛葉的肩,景天正色。
  「你們說的那孩子,就是使用巨大暴蠑螈的訓練家?」亞修茫然地看著三人,似懂非懂的。
  「是啊。葛葉在前天的四強戰跟他對上,幾乎完全碰不到那隻暴蠑螈,六隻神奇寶貝都被破壞死光打到直接躺進神奇寶貝中心,有的到現在都還沒辦法出院。」邊說,嘯月搖頭嘆氣。
  「我的主力葉精靈,好不容易用刀葉切到他的頰邊,卻被暴蠑螈一口咬成重傷。」緊握拳頭,葛葉咬牙切齒的。「更過分的是,裁判宣告勝利後還不鬆口,簡直就把牠當玩具一樣甩著玩,玩完後還把牠吐掉,一臉就是玩的不夠盡興的樣子。實在叫人火大!」
  「太過分了!那傢伙!」聽著葛葉的敘述,亞修整個火氣都上來了。
  「亞修,冷靜下來,你太浮躁了。」拍著亞修的肩,景天說著。「明天的戰鬥我會讓他露出馬腳的。那隻暴蠑螈,怎麼看都不正常。」

   *   *   *

  和葛葉、嘯月一起在觀眾席的通道口觀戰,這裡是葛葉每次來聯盟戰的時候最喜歡的觀戰地點。雖然沒有VIP席的那種絕佳視野,但是在這邊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戰鬥的氣氛,要支援的話也會比較快抵達場中間。
  戰鬥即將開始,雙方訓練家從兩邊的出口進入場中,在場地兩邊站定位。
  「我記得你,火焰雞的迴旋踢感覺很囂張。」孩子面無表情的說著。
  「論囂張,你的暴蠑螈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吧?」景天冷笑。「你把我朋友的神奇寶貝咬成重傷,這筆帳我要向你討回來!」
  「你辦不到的。」孩子伸手進入背帶,拿出一顆黑色的寶貝球。「誰也別想打倒我的暴蠑螈!」

  在孩子大吼出聲,扔出寶貝球時,裁判正好揮下宣告比賽開始的旗子。一隻特大號的暴蠑螈降落在場上,落地時發出的震動揚起沙塵,他那巨大的身軀幾乎占了半個戰鬥場。
  「快龍,拜託了!」景天跟著拋出寶貝球,快龍氣勢滿滿的降到場上。「使用暴風雪!」
  只見快龍大吼一聲,從牠的口中吐出驚人的寒氣,在翅膀拍打的風勢加持下,暴風雪的威力感覺起來比一般的更加強大。
  「就這樣?」孩子挑眉,十分不以為意。「原來你說要替同伴報仇,也不過這點程度。」
  孩子的話語剛落,暴蠑螈隨即拍動翅膀,拍動時造成的氣流一瞬間就把滿場暴風雪給吹散開來。
  「使用破壞死光。」
  只見暴蠑螈微抬起頭,接著牠張嘴,一發特大號的破壞死光就這麼直殺過來。在景天意識到有問題之前,快龍已經搶先一步橫在他面前,硬是吃下了那記破壞死光。
  「快龍!」看見快龍硬生生的在自己面前倒下,接著裁判宣告快龍無法戰鬥。縱使事先已經有心理準備,當場看到還是很難以接受。「你居然瞄準訓練家!」
  「那是意外。」孩子聳聳肩,不以為意。「是這場地太小了,讓暴蠑螈根本無法自由活動,所以只能打正前方囉。」

  「根本狡辯!」場外旁觀的亞修氣得想直接翻過圍牆去取締對方,但是被嘯月阻止了。「他根本是故意的!」
  「但是你打不過他,去只會受傷,還會被判定妨礙戰鬥。」
  「我管他!」
  「再等等吧!亞修。」按住亞修肩膀,葛葉低聲。「那隻暴蠑螈沒辦法打持久戰,敏捷也很低。看著吧!景天會有辦法的。」
  「可是…!」轉頭看看兩人,再看看場內。在他們阻止亞修,要亞修不要輕舉妄動時,景天已經被打倒四隻神奇寶貝了。餘下來的只有瑪爾斯,還有一個還沒出場過的寶貝球。

  「怎麼了?沒有神奇寶貝可以用了嗎?還是剩下的是弱到只要讓暴蠑螈踩一下就會直接陣亡的廢物?」接連的勝利似乎讓孩子有些得意,開場到現在總算看見孩子做出表情,但卻是不懷好意的冷笑。
  「……瑪爾斯,拜託了。」對著寶貝球低語,景天拋出了下一顆寶貝球。一降到場上,瑪爾斯隨即一聲戰吼,接著擺出了戰鬥姿態。「瑪爾斯,照昨天說的那樣就好。不要硬碰硬,能拖盡量拖。」
  「我倒要看看你多會拖!使出地震!」很明顯也聽見景天說話的孩子對著暴蠑螈大聲吼叫。只見暴蠑螈振著翅膀,稍微離地一點點距離,接著直接放空落地,下降的重量一瞬間震驚全場,就連觀眾席的人們也被震的東倒西歪的。
  「看到沒有!這就是我的暴蠑螈!牠才是最強的!」孩子得意地喊叫著,暴蠑螈也跟著吼叫著。
  但是很快的,亞修發現有那裡不對勁。一開始的暴蠑螈感覺起來十分慵懶,就像是還沒有睡醒似的,但是剛才的暴蠑螈居然跟著孩子一起大吼大叫,整個散發出來的氣勢越來越強烈。並不是強者的那種氣勢,而是一種瘋狂混亂的感覺,那種感覺讓亞修感到有些懼怕。

  「開始了。瑪爾斯!按照計畫那樣吧!使出電光一閃!」同樣也看出對手不對勁的景天,讓瑪爾斯開始滿場到處跑跳。因為身軀龐大而無法自由行動的暴蠑螈,無法順利捕捉到速度快的瑪爾斯,幾次挫折之後牠開始感到憤怒,對著瑪爾斯短暫停留的地方到處亂放絕招。
  「暴蠑螈!你在幹什麼?快打爆牠!」隨著暴蠑螈的憤怒,孩子似乎也開始急躁起來。「跑來跑去煩死了!他在腳邊!用龍爪!……啊不是啦!在那裡!破壞死光!不是啦是那邊那邊!」
  「你開始慌張了嗎?」看見孩子的變化,景天笑了出來。
  「快點打贏他!不然博士會幹掉我的!」憤怒的孩子踹了踹暴蠑螈環在旁邊的巨大尾巴。「打不到就打全場!用天龍流星!」
  被徹底惹怒的暴蠑螈大聲怒吼,低沉的吼聲震懾了全場觀眾,接著暴蠑螈展翅飛起,往上放了一發破壞死光,把巨蛋頂部打穿讓自己能夠出去,接著牠對天怒吼,天空凹陷出一個個的坑洞,出現了許多隕石。

  「不好!牠想破壞場地!」一眼看出暴蠑螈想幹嘛的亞修,拉著葛葉跟嘯月大喊。「葛葉!嘯月!去警告聯盟!我去阻止暴蠑螈!」說完在兩人來的及阻止他之前,亞修一個翻身便往場地裡面跳。
  「景天!」他很快的跑到戰鬥場地旁邊,跟景天和瑪爾斯會和。「你也離開!這裡我處理!」
  「怎麼可能丟下你這個小毛頭呢?」伸手揉揉亞修的頭,景天把瑪爾斯的寶貝球還給亞修,隨後掏出了另一顆寶貝球。「景嚴給你的背包,打開來,把裡面的寶貝球拿出來用。」
  亞修點點頭,很快的把背包裡面的兩顆寶貝球扔了出來,勇士鷹和大劍鬼出現在他們面前。
  「要上囉!亞修。」拋出自己剩餘的那一顆寶貝球叫出河馬王,景天走到勇士鷹的旁邊跟他打招呼,接著示意亞修跟著上去。「我們去把他打下來。」
  命令河馬王和大劍鬼使出祈雨,先在場地上呼叫厚重的積雨雲,隨後景天和亞修乘上勇士鷹飛到高空,發動各種小型攻擊擾亂暴蠑螈。接著瑪爾斯和大劍鬼配合,利用超人的跳躍力飛上高空,一個翻身降落在暴蠑螈的背上。然後瑪爾斯閉眼集氣,伴隨著他的一聲戰吼,蓄滿十成力量的火焰踢就往暴蠑螈的翅膀根部踢去。只聽見暴蠑螈大聲哀號,浮空到一半突然傾斜,感覺就像是快要掉下來的樣子。
  「成功了!」看見作戰成功的景天一陣欣喜,但是喜悅並沒有太長。翅膀被踢傷的暴蠑螈非常憤怒,他用力地拍動翅膀重振高度,接著一個空中翻身把瑪爾斯甩下,隨後一記厚重的龍尾打下,瑪爾斯當場倒地不起。
  「瑪爾斯!」駕著勇士鷹馬上衝回地面的亞修跑過去查看,只見瑪爾斯一臉不甘願的掙扎著想要爬起來。
  「瑪爾斯,夠了,可以了。」景天幫著勸阻瑪爾斯,但見瑪爾斯的手腕竄出火花,搖搖晃晃的站起來似乎還想再戰。四周圍的人們到處尖叫逃竄,觀眾席上早已人去樓空。操縱暴蠑螈的孩子倒在當場不省人事,而剛才暴蠑螈召喚的天龍流星已經開始降下。
  情況已經糟到不能再糟糕了。
  『不行。』咬著牙,瑪爾斯低聲。『我跟景嚴約定過,要把你保護好。』
  『瑪爾斯……』
  『所以我不能輸!不能在這裡放棄!我得戰鬥!』
  面對暴蠑螈,瑪爾斯再一次的戰吼。突然間,亞修手腕上的手環發出光芒,瑪爾斯手上的也是,就像是在呼應似的發出了一樣的彩色光芒。那瞬間,瑪爾斯的身體起了變化,牠的鬃毛改變了,角只剩下一根,手腕上的火焰燃燒不斷,渾身上下的色調也全都變了。
  「進…化…?」對瑪爾斯的變化感到錯愕,亞修和景天都傻眼了。只見瑪爾斯屈膝一蹬,身上燃起帶有電氣的火焰,就像一顆飛彈似的直朝著暴蠑螈飛去,然後直接重擊牠的咽喉處。
  遭到強烈攻擊的暴蠑螈吃痛哀號,似乎覺得再待在這裡很危險,拍拍翅膀甩著尾巴,艱苦萬分的往山脈方向逃走了。而跳躍上去突擊的瑪爾斯,在暴蠑螈撤退的一瞬間變化回原本的樣子,然後失速墜落。

   *   *   *

  戰鬥結束後,亞修騎上勇士鷹很快的救下失去意識的瑪爾斯,然後和景天一起把所有的傷兵全都送往神奇寶貝中心。聯盟方面也開始清場,由於暴蠑螈砸場的關係,再加上已經確認暴蠑螈的異常實力與破壞性,聯盟決定將這次的戰鬥洗牌。有和那隻暴蠑螈打過的訓練家們,可以等到神奇寶貝復原之後再一次挑戰本屆聯盟,而原先沒有遇到那隻暴蠑螈的訓練家們,給予他們挑戰四天王的權利。
  至於那位操控暴蠑螈的訓練家,聯盟方面已經帶走安置,但他本人什麼也不可說明,使得調查的進度嚴重落後。
  飛向山脈的暴蠑螈下落不明,保育家聯盟表示會再一次派人追查暴蠑螈的去向以及非法實驗的可能性。

  只是,這次的任務對亞修來說,受到的損傷是前所未有的巨大……

 

==========================================

◆總字數:5,454 (不含標點)



Created: 21/05/2014
Changed: 21/05/2014
Visits: 173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