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勤保育家 仁】與【拍檔 赫莉】參予 普通任務2

 

  「這是來自訓練家聯盟的委託。」

  「海外的聯盟賽可是打的正火熱呢,不過訓練家聯盟表示他們發現有一名參賽者很奇怪。」

  「他持有著高達三、四公尺的暴蠑螈,怎麼樣都說不上是正常尺寸。」

  「曾經有接收過關於巨大化神奇寶貝的不法實驗相關情報,所以訓練家聯盟就聯絡我們了。」

  「這聯盟賽執行的這段時間,就麻煩你去調查了。」

  上司的聲音傳進腦內,字句清晰的烙印在仁的腦海中。

  他接下上司遞過來的資料,稍加翻閱瀏覽並確認自己確切要前往的地區到底是何處。直到最後一頁的簽名處他頓了一下,可以見到上司已經簽好名字了,剩下主要負責保育家的簽名格還空著。

  「……不好意思,我其實沒有訓練家這方面的經驗,這個任務派遣給我真的好嗎?應該有其他保育家更合適吧?」

  在拿出筆簽名之前,仁這樣問了。

  「別這麼沒有自信呀。其實這個任務的主體也不在訓練神奇寶貝,主要還是要偵查出其背後的組織並進行處理,這跟對付盜獵團很像。」

  「這樣啊……」

  「不過畢竟是聯盟賽,還是會有和訓練家接觸的機會,所以訓練家聯盟那兒派遣了一名訓練家來與你合作,資料在這。」

  接著上司又遞出了一份文件,上頭可以瞧見屬於誰的大頭照和其他相關資訊。

  「你們倆都是因為聯盟相信你們有絕對保持冷靜的特質所以才選出來的,事關重大,記得盡量避開影響聯盟賽。」

  「是,我知道了。」

  語畢,仁拿著相關文件旋身離去。

  比起剛才上司講的一串偏於讚美的話,現在仁腦內更多的影像是要和他合作的訓練家的照片圖樣--紅髮紅眼,十五歲的少年。

  「梓望……嗎。」

  那雙眼,可不是一般十五歲的少年該有的眼神啊。

 

  ×

 

  「嗨你好,我叫梓望,是個平凡的火星人。後面那隻裸體妨礙風化全年無休的森林蜥蜴叫作若,請多指教。」

  以癱瘓的面容和毫無聲調起伏而就某種程度上來說實在是很欠揍的樣子說完這整句不知所云的話的少年,的確不一般,仁這麼想。

 

  現在仁已經來到執行任務的地點,也順利的和合作的對象碰面了,並且正在和對方進行自我介紹。

  ……這個時候的仁還不知道今次的任務將會刷新他的三觀。

  「我是仁,是保育家聯盟派遣來的外勤保育家,請多多指教。她是赫莉,雖然是右翼帶傷的波克基斯,但基本行動沒有問題。」

  名為梓望的紅髮少年聞言,只稍加端詳了會仁和赫莉,沒多做表示。他拉了拉垂於身後的白色圍巾,紅色眼珠轉啊轉,最後撇向一旁。

  「基本上--我也是聯盟的參賽者,這段時間會想辦法去跟那個詭異的傢伙接觸……大概,你可以用我朋友的名義一起來,總之有什麼新情報我會通知你。」

  仁不忍問難道你就沒有比較詭異嗎?還有大概是什麼意思?

  「你也是參賽者?這樣的話沒有疑慮嗎?我是指、公平性之類的……」

  「誰知道?既然聯盟要丟這種麻煩工作給我總要給我點好處?」

  這真的沒問題嗎?不管是將這等話語說的如此理直氣壯的少年還是派遣這名火星少年的訓練家聯盟……

  「那接下來……去會場見見任務目標吧。」

  梓望伸出拇指往後比,仁順著指尖望去--那高聳且壯闊的灰色建築物,即是訓練家聯盟賽比賽會場。

  「好的,麻煩你帶路了。」

 

  一進入那人聲鼎沸、像菜市場一樣熱鬧的會場,自會場傳來的歡呼聲、交際廳的談論聲、準備室的加油聲在同一時間炸開。

  可能是在清閒的微風群島待久了,這種混亂的聲響與景象仁一時適應不過來。

  梓望走在仁的前面,他微側過頭,很明顯是注意到仁的不適了,但他好像什麼都沒瞧見一樣,沒打算出聲關心,然後又將頭擺回去。

  他們的步伐在交際廳入口停下,梓望向裡頭瞧了瞧,接著用食指一比,只見坐在椅子上的一名戴著面具的可疑男子被其他人圍住,而且圍住他的人臉上全都掛著崇拜的表情。

  「哇根本邪教。」梓望毫不猶豫的嗆聲評論,「那個沒臉見人的就是任務目標。」

  「嗯……名字是麥斯克對嗎?那麼現在去向他搭話?」

  「莫慌。」

  「咦?」

  仁疑惑的看著梓望,後者神情冷淡的凝視目標,沒有行動的意思。仁認為梓望有他的考慮,便與他一同繼續沉默監視目標。

  不久,戴著面具的男子站了起來,並拿出一顆天王球。同時,梓望取出了一顆普通神奇寶貝球。

  仁還在想梓望該不會是要去跟對方開打,正要詢問,遠處的男子拋出天王球卻吸引走他的目光。

  自天王球裡豋場的是龐大的不像話的暴蠑螈,可聞盲信者們羨慕的尖叫聲四起。

  「邪教的祭品出現了,快協助他們幹掉吧。」

  又是一句問題發言,這次還搭配上問題動作。

  「等等、梓望,那個姿勢是--」

  「時速140公里伸卡球。」

  別這麼淡定的說出這麼詭異的話還絲毫不感奇怪的把寶貝球用如此恐怖的速度當做棒球來投而且還選這麼難的球種!

  ……以上的吐槽在仁心中以弱化一百倍的氣勢響起。

 

  如梓望自己所言,那顆紅白相間的圓形物體的確化成了標準的時速140公里伸卡寶貝球。

  那顆伸卡寶貝球隨著無比準確的瞄準正中暴蠑螈的頭部,成功、不如說令人無法置信的敲昏暴蠑螈。

  對於以往都以暗算或突襲為作戰方式的仁來說,這等莫名奇妙的開門見山打法已經超出了他的思考之外。

  「暴、暴蠑螈!等等寶貝球?是誰丟的!」

  「不好意思我手滑。」

  梓望乾乾脆脆的承認了,而面具男子蘊著怒氣向仁和梓望走過來。

  在仁及梓望身後的波克基斯赫莉與森林蜥蜴若面面相覷,赫莉有點不知該如何是好,若則完全司空見慣的擺爛、不,是要赫莉別擔心。

  「啊--不好意思,為了聯盟賽最近有點集訓過頭,寶貝球一到手上就很想投出去。傷到你的暴蠑螈實在對不起,不介意話我替你送去神奇寶貝中心治療吧。」

  梓望面不改色的說出他自認為誠摯的道歉,仁只能在心中無力的問要道歉的話能不能有誠意點……

  「我的暴蠑螈由我自己照顧!我自己送!」

  聞言,仁向前踏出一步,阻止面具男子準備自己離去的行動。

  「這、為了表示我們的誠意,請讓我們跟著吧,不親自看到暴蠑螈好起來有違我們的良心。」

  「哼……那好吧!」

 

  ×

 

  仁和梓望現在正默默跟在名為麥斯克的面具男子後方。

  「梓望……不是說只是去搭話嗎?」

  「是啊,如果他身邊沒有邪教徒在玩梅花梅花幾月開然後他也沒有要把天王球丟出來的意思的話大概會吧。」

  仁和梓望壓低聲量對話,而這時仁才理解到不久前梓望所說的大概到底是什麼意思……

  「……那麼、現在?」

  「涼拌炒雞蛋。」

 

  麥斯克走進神奇寶貝中心,將天王球交給喬伊小姐後也沒有和梓望或仁說半句話就甩頭走掉了。

  「治療方式和一般神奇寶貝無異嗎……」仁看著麥斯克的舉動稍微想了一下,「要不要提醒喬伊小姐一下?那隻暴蠑螈很大的?」

  「那沒品味的面具早就招搖撞騙全聯盟賽了沒人不知道他的神奇寶貝都水腫。」

  梓望說完,便跟上麥斯克離去的步伐。仁沒有漏掉梓望的腳步變輕的事實,他也放輕了自己的腳步。

  赫莉和若當然注意到夥伴們的改變,一同小心翼翼了起來。

 

  「啊啊,計畫稍微有點出入。」

  「出了一點意外,總之晚一點我要再回去一趟,得好好檢查有沒有別的問題。」

  仁與梓望跟隨麥斯克到了通訊器擺放處,只見麥斯克正在和什麼人談話。

  「知道了,你那邊呢?進展如何?」

  「哦?又有新的實驗品實驗成功啦?」

  一聽見關鍵字,仁與梓望不約而同瞇起雙眼。

  「好啦,那我晚上會過去那邊。」

  麥斯克切斷了通訊,接著往其他地方走去,看來是要去餐廳吧,總之不是朝仁和梓望的那個方向。

  「哇喔,」梓望一臉無辜的吐了吐舌,「釣到大魚了。」

  仁將視線擺到梓望身上,眼睛瞇的更細了。

  這名紅髮紅眼的少年,行為看似沒有準則,但實際上都預料到了?

  ……可畏。這是仁第一個想到的形容詞。

 

  之後在梓望唸著離晚間還很久去休息一會吧的建議下, 他們倆人一同去到神奇寶貝中心附設的餐廳。

  仁原本有問是不是去外頭的餐廳用餐會好一些,畢竟麥斯克可是一樣在神奇寶貝中心內的,而梓望颯爽回了一句:「反正他都沒臉見人了何必要避開他。」

  實在是歪的太有理導致仁一瞬間信服了。

  坐在餐桌的兩邊,兩人手中拿著餐具開始進食。仁點了很簡單的簡餐,只打算讓自己在晚間行動時不會感到飢餓,沒有要吃飽的意思;梓望點了水果蛋糕,似乎根本只是想要吃甜的。

  梓望一手撐著頭,一手把玩著被咬在嘴裡的叉子的握把。他側著臉對仁,雙盼注視著別的東西。

  一瞬,紅瞳往仁那頭轉去。

  「我說……仁,你沒有感情對吧?曾經。」

  突來的一句話讓仁停下了進食的動作。氣氛並沒有因此變的沉重,只是一直維持在從他們見面開始就瀰漫的微妙感。

  「……沒錯。」

  仁不感驚訝,也沒有反駁。他認為面前的少年可以信任,淡然的肯定了。

  「……」梓望繼續看著他,「心的影子、影子的心,該要稱你是什麼才對呢……」

  「我既沒有影子,也沒有心,就只是稍微取回了感情而已。如果就只是這樣也稱為心的話,對不起那些真心對待我神奇寶貝們的吧。」

  「所以也還是碎片啊。」聳聳肩,梓望就此結束了這個話題。

 

  而仁在又一次將食物送進嘴裡後,再開話匣子。

  「那麼梓望你呢?是經歷過什麼才能有那雙眼的?」

  這句話別有寓意,雖然只提到了「那雙眼」,卻同時引含著「那可不是十五歲的少年該有的眼神」以及「你如何能看透這麼多的事」的雙重意思。

  「旅行開始之前……十四歲前的記憶,基本上沒有。」

  把嘴裡咬著的點心叉取出,切下一小塊水果蛋糕,重複進食的動作,接著繼續咬,梓望的情緒毫無改變的回答,就像在說別人的事一樣。

  「原本只知道自己是從某個地方逃出來的,在第一趟旅行結束之後,才將那些事想起來。」

  「恩人、家人、原本的名字、殺了恩人的人、虛假的兇手、更那之前的事、這副軀體所承受的實驗、關於這個姓氏的意義、所被寄託的希望……虛實交錯的真相,即使到了現在也沒有徹底還原,只能死在世界的一隅。」

  「在這些交錯的無形之線中,我必須自己去看清現實。」

  隨即梓望補上一句,「我這次任務又沒有看透什麼?」

  仁無視了這句討打的話,並結束了自己的用餐動作。

  「你也是吧?記憶不完全。」

  「和你相較的話只是對於現在的生活不值一提的殘缺而已……五、六歲以前的記憶大致上想不起來。」

  「和什麼有關?」

  「親生父母。」

  聞言,梓望沉默了一會。

  「我們的眸都映不出任何東西。」

  裝著水果蛋糕的盤子淨空。

 

  ×

 

  結束用餐和閒聊過後,仁與梓望兩人一同尾隨麥斯克來到神奇寶貝中心外。

  已經將暴蠑螈取回的麥斯克左右巡視了下,發現原本找他麻煩的那兩個人已經不在,一邊嗤笑他們所說的有違良心一邊對於這件事感到滿意,殊不知那兩人正在不遠之處監視著他。

  麥斯克放出暴蠑螈並躍上他的背,升空。

  由過大的翅膀振起的旋風使少年們的黑髮與紅髮飛舞,但不足以遮擋住他們的視線。

  「赫莉,跟上去,如果他們的飛行方向有改變就來和我們說。小心不要被發現了。」

  仁向拍擋波克基斯說到,接著拍拍她的頭,給予信任的眼神。赫莉笑了一下,表示沒有問題後,振翅高飛。

  靜待暴蠑螈以及波克基斯的身影快要消失在天際時,梓望放出了沙漠蜻蜓。

  「上來吧,」梓望向仁道,接著對沙漠蜻蜓低語,「漠,勇者鬥惡龍要開始了,快去追惡龍。」

 

  赫莉沒有怠忽自己的任務,一直緊盯著面前的暴蠑螈和奇怪的訓練家。

  她裝做自己只是很普通在天空中翱翔著,一見暴蠑螈有轉彎便往後旋,並找到在更後方的沙漠蜻蜓,向自己的拍檔和紅髮少年傳達。

  行進了一段時間後,終於見到暴蠑螈降下了高度。不久後,他降落在一個看起來就很偏僻的山區中,那裡有一棟頗明顯的建築物,想來應該就是實驗設施了。

  赫莉折返,匯報這件事。

  接到這個消息後,梓望二話不說要沙漠蜻蜓--漠加速,接著向後頭的仁和若提醒要準備戰鬥了。

  仁打開通訊器向保育家聯盟報告建築物的所在地,希望派遣人員來幫忙調查。

  底下的建築物一映入眼簾,梓望就乾脆的要漠直接降落,也不做任何隱蔽的打算。

  見識過梓望流的正面攻城法後仁已經不會去阻止梓望做任何不合常理的事了。

 

  一落地,迎面而來是一發龍吸。仁及時反應,呼喚赫莉使出神祕守護。

  他們往攻擊發出的來源望去,只見麥斯克站在巨形暴蠑螈前。

  「哼,我早就發覺你們在跟蹤我了……什麼?是你們這兩個傢伙……」

  「虧你能擋掉暴蠑螈的攻擊,看我在這裡解決你們!」

  聞言,梓望拿出神奇寶貝球將沙漠蜻蜓收回。

  仁以為梓望會正面對決,還說他打算派身後的森林蜥蜴?

  不管如何,紅髮少年無畏的向前走去。

  「好啊,反正聯盟賽下一場我就要跟你打了嘛,在這先解決掉你我也樂的輕鬆。」

  梓望取出另外一顆神奇寶貝球。

  「哈!解決我?就憑你?看到沒,我的暴蠑螈有這麼大啊!會被解決的是你!」

  「大?說起來你的暴蠑螈不是被我一顆小小的伸卡寶貝球敲昏了嘛。」

  「什--這與那無關!這和對戰根本不一樣。」

  「行,我就讓你看看『小』的力量吧。」

  語畢,梓望拋出手上的寶貝球。自白光裡顯現的是無比嬌小的--天然雀。

  「然,預知未來。」

  梓望只下了這個指令。仁表面上沒有反應,心中卻感到驚訝。被釋放出來的天然雀眼神毫無波動,僅一直盯著暴蠑螈。

  對面的麥斯克爆笑出聲,嘲笑著梓望愚蠢的舉動。

  「哼哈哈,現在用預知未來有什麼用?暴蠑螈!再用一次龍吸!」

  「用處就是證明對付你連招數都不需要啊。」

  雙手一攤,梓望沒有動搖。

  仁雖然不知道梓望到底是要怎麼應對,但他接收到梓望的意思了。況且就算天然雀對付不了暴蠑螈,梓望的神奇寶貝球就夠打天下了。

  他隱去自己的氣息,帶著赫莉自外圈奔過,獨自襲進沒有任何守衛的實驗建築物。

  他是保育家,任務是調查實驗機構。對戰,那是訓練家的事。

 

  ×

 

  潛近一片黑暗的建築物裡後,仁做的第一件事是找到地下室的入口。
  根據以往潛進盜獵團的經驗,禁閉神奇寶貝的地方、或者該說牢獄通常都位在地下室中。

  仁和赫莉幸運的一下子就找到向下的階梯,踏著無聲的步伐往地底前進。

 

  還在外頭對戰的梓望和天然雀--然,所面對的是暴蠑螈的龍吸。在麥斯克眼中,梓望和天然雀已是手下敗將。

  此時,梓望往旁邊走了幾步,大概是要離開龍吸的攻擊範圍,但是然沒有動作。

  麥斯克本以為他勝券在握,但下一秒天然雀高高躍起。這對麥斯克沒有影響,不管怎樣天然雀都不可能跳到--等一下!也太高!他跳的未免太高了!

  那小小的綠色點就這樣直沖雲霄,而且沒有要落下來的意思,不管暴蠑螈如何改變龍吸的方向也打不中他。

  「……啊,忘記跟你說,然的技能值全都拿去點敏捷跟攻擊了,他的迴避率大概是百分之一百四十吧?」

  我聽你在唬爛!麥斯克根本是反射性的做出如此感想。
  「暴蠑螈!飛天!給我把那隻小綠鳥打下來!」

  「還有,然的特技是跌倒。就算在天空中也是。」

  像是在回應兩人的話,暴蠑螈飛向空中準備咬住然時,然一個後仰,像是跌倒一樣的掉了下來。

  「飛的高被雷劈中的機率也高喔。另外他的暴走值是MAX加一百四。」

  繼續吐出奇怪專業術語的梓望,似乎預料到了什麼而做出了宣告。

  「聽說我兩回合前叫他用了預知未來?」

  剎那間,天空染黑。白金色的電擊字雲的縫隙中刺出雷刃,貫穿了暴蠑螈。

  隨著響徹的雷聲,暴蠑螈重重的落到地面上。麥斯克傻眼的看著天然雀一連串只能用見鬼來形容的動作,愣在原地。

  梓望的右手拋丟著天然雀的神奇寶貝,走近麥斯克。

  「等、等等等一下!我錯了!原諒我吧!」

  「好啊。」

  麥斯克擺出求饒的姿態,梓望也輕易的答應了他的要求。正當麥斯克以為自己得逞的時候,面前的紅髮少年似乎化身成了惡魔。

  「……才怪,之後還要在聯盟賽上打你六隻神奇寶貝很累欸。」

  少年拉了拉圍巾。

  「これは戦争だ。(這是戰爭。)」

 

  仁的嘴半開,稍帶疑惑的看著面前的景象。

  這兒的確是他想找的牢獄,監牢裡雀空空如也。

  四周有些怵目驚心的血跡,但都已經乾枯,顏色由鮮紅轉成暗赤或黑褐。

  陳腐的氣味讓仁感到不舒服,同時這也代表著此處已經被放置許久。

  一旁的防盜機關早被破壞,仁他們應該是來錯地方了。

  「……赫莉,我們走吧。」

  仁對身旁的波克基斯道,接著往樓梯口走去。

  突然,仁發現腳步聲重疊了。自樓梯上方滲出的微光倒映出某個人的影子,這讓仁提起了戒心。

  仁對於自己的隱身技巧有自信,於是躲至暗處。

  陌生的人影踏下最後一階階梯,背光的姿態使仁看不清他是誰,不過在人影兩邊晃動的布條卻給仁很熟悉的感覺。

  「仁,看來這裡早被廢了啊,上頭沒人。」

  梓望的聲音在耳畔響起。仁放下了警戒,並從影子裡走出來,看見紅髮少年毫髮無傷的樣子後更鬆了口氣。

  「是呢……因為早就被發現跟蹤所以這是誤導吧。」

  「這倒不一定,這大概是先前的實驗機構,他或許只需要用這邊的器具就夠了……」

  「總之今天是沒有收穫呢,先回去休息吧。」

  「是嗎?我是覺得收穫良多?」

  仁聞言,對梓望投以奇異眼神,然後視線落到梓望手中揮著的東西上。

  「那是?」

  「實驗的文獻。雖然有點老舊但字跡還認的出來。解讀是還沒啦,但上頭應該有不少有用的資訊。」

  說完,梓望就往回走了,旁邊跟著森林蜥蜴。仁和赫莉跟上他們的腳步,默望少年垂著白色圍巾的背影。

  「梓望,你好像很清楚這種實驗機構的事?」

  「嘛,以前是從差不多的地方逃出來的。」

 

  ×

 

  待兩人回到星光沐浴的建柱物外頭後,麥斯克和暴蠑螈已不見蹤影。

  梓望扭扭脖子,表示就看下一回合那沒臉見人的還敢不敢跟他在聯盟賽上跟他打了。

  「先回神奇寶貝中心去吧,接下來還得解讀文獻,爾後或許有更多敵人要對付……」

  「啊啊,是啊,看來得奉陪延長戰呢。」

 

  不過,戰友可是值得信任的保育家、訓練家啊。

  比起他們的過去,這點小小的不安根本就不算什麼。

  黑與紅的交會,為他們想守護的存在開闢了道路。

 

  2014/04/27 5883



Created: 27/04/2014
Changed: 27/04/2014
Visits: 238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