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憂-2

時間點:官方突發事件前10天。

*注意:此次主線含有部分誓願的內容,可能要看過誓願才看得懂這篇。

 

  卡爾坐在營業區的座位上,緊皺著眉頭的表情讓他身旁周圍的空氣也跟著凝重起來。

 

  馬格很早就出門了,卻還沒回來,而現在時間已經接近中午。

 

  只是出去買點香料,照理來說不應該這麼久……這麼想著的同時,心中的不安也在擴大,但又無法出門去尋找,這讓他除了不安以外還多了些焦躁。

 

  告訴自己,可能只是路上遇到什麼事耽擱了,可能是又看到什麼新奇的藥草所以跟攤商聊起來忘了時間了,可能是……他為兄長的晚歸試想了各種理由,就只是想讓自己平靜些,但持續擴大的不安仍是壟罩著他。

 

  眼看已經越來越接近開店的時間了,他從座位上起身,開始在周圍踱步。

 

  不知道過了多久,敲門聲響起,他迅速的轉過頭看向門上的玻璃窗,卻看見意料之外的人。

 

  「藍叔?你怎麼來了?」他走上前打開門,克藍格恩隨即走了進來並要求他把門鎖起來,這動作讓他感到不對勁,「怎麼了?」

 

  高大的男人先是看了看窗外才放鬆下來,接著轉向卡爾,「我來告訴你馬格的事。」

 

  「他在哪?」看著眼前的紅髮少年馬上露出心急的表情他一把按住卡爾的肩膀,「先冷靜,我們去樓上說。」

 

    * * * * * * * * * *

 

  在大門上掛好『今日公休』的告示後,卡爾又轉身走回店裡,已經換回平時的外出服,但表情看起來卻沒有比剛剛放鬆,甚至是比克藍格恩到來前更加凝重、甚至多了些慌張,儘管看上去並不明顯。

 

  克藍格恩血色的雙眸看向他,接著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我有處理他的傷,也讓他好好休息,只是現在真的盡量別讓他移動,這幾天你們就先在我那邊過吧。」

 

  靜靜的點了點頭,卡爾最後一次檢查門窗的鎖後便跟著克藍格恩從後門離開。

 

     * * * * * * * * * *

 

  『馬格他被攻擊了。』克藍格恩坐在他對面的沙發上,手肘撐在膝蓋上,十指在胸前交錯。

 

  瞪大雙眼,他幾乎要站起身,但克藍格恩一句『你先給我坐下!』讓他坐了回去,不過還是一副隨時都準備往外衝的模樣。

 

  『放心,他現在很安全,受了點傷但起碼不算太嚴重。』看得出來他現在很著急,克藍格恩先向他說明了馬格的情況,『雖然我來不及在他受傷前找到他……』

 

  他搖了搖頭,藍紫色的雙眸不帶任何情緒的看向克藍格恩,『不,這沒什麼關係,起碼您救了馬格。』

 

  沉默一會,他接著問,『您有看見兇手嗎?』

 

  克藍格恩搖了搖頭,『我只看見背影,詳細可能還是要等馬格醒來後再問他。』停頓了一下,『你們要把這件事報給神殿嗎?』

 

  『……這讓馬格決定。』他不清楚事件的情況,自然無法決定,雖然這也是在逃避,他很清楚都已經受傷了怎麼可能算是小事情,但他也了解馬格的個性,若是呈報給神殿一定會讓那個友人知道,以那位友人的個性估計又會多一個人擔心,馬格肯定不想讓他知道,雖然馬格從不知道他的隱瞞才是真正讓所有人感到最擔憂的一點……

 

  但他心裡也清楚,馬格瞞不了多久的。

 

     * * * * * * * * *

 

  坐在床邊聽馬格描述著事件經過,卻得知這次攻擊馬格的人是跟當年那些殺害埃黎恩的人是同一批時,他一時間不知該做何反應。

 

  驚訝、悲傷、恐懼……還是——憤怒?他低下頭,看見自己的雙手顫抖著,想到當年那些人居然沒有全部被逮捕讓他有些混亂,原本他還認為應該幫著馬格隱瞞的,可現在他卻猶豫了……想著想著,他感覺到馬格伸出手輕輕拍了拍他的手臂,回過神來看見對方紫紅色的雙眸正擔憂的看著他,似乎欲言又止。

 

  這樣簡單的動作讓他冷靜下來,卡爾閉了閉眼讓那些隨著混亂而來的暈眩感散去,再張開眼時他已經漸漸平靜。

 

  一旁的席安遞過來一杯水給坐在床邊的他,「你先冷靜下來吧,等等我跟老師去跟上報給神殿,讓武裝祭司來處理這件事……」

 

  「不,不要給武裝祭司處理。」馬格很快速的否決了席安的建議,無視席安瞪大眼睛的表情以及克藍格恩變得有些憤怒的表情,紫紅色雙眸逃避似的緩緩閉上,就算這樣,他還是能感受到坐在旁邊的卡爾擔憂的視線,「也拜託你們別再管這件事……我不想讓其他人再被捲入這件事。」

 

  「你想獨自解決嗎?」克藍格恩帶著怒氣的嗓音響起,「這根本不是你能獨自解決的事情!」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但是比起這些,我更不想要……』掠過腦海的,是那日的情景,哭喊著的女孩以及那些高大男人的笑聲,『……更不想要看見你們的屍體。』

 

  馬格依舊閉著眼,不願再多說一句話,而卡爾對著克藍格恩搖了搖頭,但同時也在心中決定了某件事。

 

  「你不可能獨自解決這件事。」沉默許久,克藍格恩先是嘆了口氣,接著說:「但我答應你,不會去向神殿報備這件事。」

 

  阻止一旁有些驚訝而想要說什麼的席安,他看著馬格又再次睜開那雙紫紅色的雙眸帶著驚訝看向他,「僅限這次。若是你再次因為這件事受傷,我不會再徵求你的同意,我會直接向神殿以及武裝祭司報備。」那是他最大的讓步了。

 

  「……謝謝你,克藍格恩。」馬格鬆了口氣,很快的又在克藍格恩調配的藥草茶的藥效下沉沉睡去。

 

     * * * * * * * * * *

 

  三天後,克藍格恩陪著兩人回到家,並且再三囑咐著近期非必要千萬別出門。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藥效的關係,馬格一直感到昏昏欲睡,他靠著卡爾,努力睜著雙眼聽克藍格恩的交代,卡爾也感覺到兄長的異狀,他很快的跟克藍格恩保證兩人這幾天不會隨意出門後送走了對方。

 

  「馬格,還好嗎?」卡爾微微皺著眉頭將他扶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坐著,那雙紫藍色的眼中的擔憂在這幾天都沒有消散,反而越發深沉。

 

  他很想跟雙胞胎弟弟說沒事,讓他別擔心,不過那股倦意讓他聽不清對方在說什麼,只是模模糊糊的點了點頭。

 

  卡爾見狀更加擔心,緊盯著對方的臉龐幾秒後嘆了口氣,「馬格,你先去休息吧,今天不用開店也沒關係的,真要開店的話讓我來就好。」他讓馬格的手臂環過肩膀,扶著馬格站起來,「不用擔心,我一個人忙的過來的,要是真的不行我就不提早關店,你去休息吧。」

 

  「嗯……」應了一聲,他撐著模糊的意識說,「讓我在二樓的客房休息就好……要是真忙不過來就把我叫醒……」

 

  點了點頭,卡爾隨即扶著兄長去休息。

 

  馬格在上床後沒多久就沉沉睡去,卡爾站在床邊看著他好一會兒才下樓去處理店內事務,並沒有多去注意這感覺不太正常的睡眠,他只認為這是克藍格恩在出門前給兄長喝下的安眠藥。

 

  但其實克藍格恩並沒有調配安眠藥,他們出門前馬格喝下的水什麼都沒加,這件事一直等到馬格真正病發之後才讓卡爾得知——……



Created: 10/03/2014
Views: 29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