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千夜

 

 

台灣冬日的聖誕,有別於日本冬日的乾燥大雪,台灣的冬帶著濕冷的寒意,對於討厭12月的夜,那樣的濕冷助長著寂寞,讓她難以忍受,無法像在日本時那樣,將自己安靜的鎖在無人的和室,所以她逃開了彷彿要壓死人的寂寞,獨自在冬夜的街上遊蕩,由於是一時興起的逃離,所以身上的穿著顯得單薄,而剛好那日聖誕是台灣有史來最低溫。

 

夜抱緊著雙臂,與成雙成對的人潮擦肩而過,狼狽的雙眼總是時不時的注視著身旁經過的家庭,雖然對那樣的畫面感到寂寞,但卻又不自覺的覺得幸福,就像是將自己的樣貌投射在那一樣。

 

如果自己當時沒有任性的話就好了。

 

隨意的買了杯熱飲,她獨自坐在街頭的長椅休息,雖說沒有日本的大雪,但濕冷的氣候卻越發的刺骨,想起了那年的平安夜,雖然以時間來講,已經久遠的讓人想不起來,但對夜而言,那樣的日子就像惡夢一樣,緊緊的跟隨著,只要一到12月,獨自一人的寒冷夜晚,那樣的夢就會不斷出現,讓人暈眩,沾上血跡的熊布偶,冰冷太平間父親的遺體,以及母親疲憊不堪喊著的話...那場惡夢就像刺骨的寒風一樣,在吸入肺部的同時,凍結了體內的一切。

 

「台灣的冬天,比想像的要冷...。」雙手握緊僅僅是為了取暖用的熱飲,夜發呆似的望著前方,原先的笑容不自覺得垮下。

 

「小鬼?怎麼每次看到妳都是一個人?不會又再哭吧?」

 

熟悉的聲音自身後出現,但夜卻沒有像以往一般熱情的轉過身打招呼,只是深深的吸著氣,冰冷的氣息吸入肺部,身體反射性的打顫,身後的人安靜的看著,默默的把繞在頸上的圍巾拆下,細心的為她圍上...但與其說是細心,不如說只有舉動是細心,沒有幫別人繫過圍巾的千葉,壓根不知道該怎麼幫她圍上比較好,只是隨意的將有著溫度的圍巾,纏繞在夜纖細的頸上。

 

「...今天的溫度雖然不比日本低,但也是會感冒的,只穿這樣就跑出門,很笨。」邊說邊在夜的身邊坐下,跟著一起看來往的行人發呆。

 

感受著有著千葉氣息的溫暖,夜的表情柔和許多,她討厭聖誕節,非常的討厭,不過她很明白這不過是因為害怕而轉變而成的討厭,有些呆滯的望著前方,樣子並不像在看著某樣特定事物,反而像是無目的的看著,有些失神...

 

「!!」感覺到頭上有著重量,夜回過神轉向身旁,千葉甚麼也沒說,只是安靜的看著前方,並伸手輕拍夜的頭,「...圍巾給我了,你不會冷嗎?」

 

這是千葉坐下後,第一句聽到的話,比原先預計的還要沒精神,甚至不如以往,帶點沙啞,「妳是不是感冒了?」

 

難得的關心讓夜呆了一下,而千葉則是在她發呆的同時,將手背靠向她的額頭,有些冰冷的手背貼在額前,夜稍微縮了一下。

 

「千葉的手很冰。」伸手抓下千葉的手,想著要幫他取暖,卻沒想到自己的手溫低於對方,不自覺的又再次鬆開,但卻在下一秒被緊緊抓住。

 

「笨蛋,妳的手不是比我更冰嗎?」千葉小聲的斥責,雖然是被罵,但夜知道這是對方不擅表現的溫柔,「為什麼要穿成這樣就跑出來啊...要是又感冒怎麼辦?」

 

雖然夜明白這是千葉對朋友的關心,但心跳不免還是漏跳一拍,看著似乎在猶豫要不要脫外套給自己穿的千葉,夜被寂寞壓得喘不過氣的心,似乎減輕了點,但這樣的放鬆卻讓從剛剛開始,就被矜持緊緊拉住的淚腺,瞬間潰堤,眼淚不自覺得一直落下,接觸到冰冷的空氣,讓滑過臉頰的淚痕越發的冰冷。

 

又來了...明明不想在千葉面前哭的。

 

努力憋著哭聲,夜小聲的抽泣著,緊咬著下唇不想讓旁邊的人發現自己的異樣,自從小學的那次聖誕過後,她確實一直很努力的忍住哭泣,直到了現在,曾經她也在青梅竹馬的亮亮面前,極盡痛苦的哭過,但卻從來沒有向對方解釋過自己真正哭泣的原因,在那次之後夜開始討厭12月,開始討厭聖誕節,所以只要在聖誕夜前夕,她就會開始逃避,手機不會接任何人的電話,也不會主動找任何人,因為那段時間太過痛苦,連帶影響了對她而言重要的人。

 

所以她選擇在這樣的時間點,避開一切,獨自一人承受寂寞,雖然事後總是會自嘲自己顯得過於中二,但每年總是會重複一樣的事,為的只是不影響周遭的人過節的愉快氣氛,哪怕只是一點點也好,她也想為他們保有快樂的聖誕節。

 

「不舒服嗎?」看著夜低垂著頭,身體不斷的顫抖著,千葉彎身想要查看。

 

「我沒事。」充滿鼻音的回覆,並沒有太大的說服力,夜慌張的揉著雙眼,盡可能的想在被發現前,讓自己恢復原狀。

 

「...」難得的千葉並沒有直接的戳破,只是撇過頭不去看夜哭泣的樣子,比起有朝氣的笑臉,哭著的樣子實在太過陌生。

 

深深的將冷空氣吸入,再慢慢的吐氣,剛剛潰堤的情緒慢慢恢復,心裡想著還好不是亮亮陪在身旁,不然被緊緊抱著的話,一定會哭得更久,還好是最不希望讓他看到自己哭的人在身旁...夜將眼淚抹掉,抬起頭看著從剛剛就待在一旁的千葉,為了不讓他擔心,被揉紅的雙眼嶄露出笑容,用著有點鼻音的嗓音說著沒事。

 

「抱歉,沒有圍巾會很冷吧?」夜一邊將圍巾解下,一邊說著。

 

「把圍巾圍好啦!!妳的聲音聽起來都要感冒了!!!」看著要解下圍巾的夜,千葉想出手阻止。

 

「我可是繼北極熊跟企鵝之後,最耐寒的生物耶!!」夜笑笑的看著千葉,邊將圍將又替他圍上,「不要小看女孩子喔!」

 

低頭看著自己頸上的圍巾,上頭有著不屬於自己的氣息,不是刺鼻的香水味,而是讓人放鬆的味道...

 

「!!」意識到自己居然會這樣想的千葉,忽然覺得情況不妙...趕緊回神,卻發現眼前的人身上的衣著單薄的嚇人,看著都不禁會打起冷顫,「耐寒個鬼喔...妳這樣穿太冷了,如果一定要還我圍巾的話,就乖乖回家,在晚一點會更冷的。」

 

一把拉起夜的手,執意要確認她回家才行,走沒幾步,千葉又將圍巾解下,重新照著夜為自己圍的方式再幫她圍上,因為手上的溫度就像失溫一樣,讓人莫名的讓人驚慌。

 

就跟那時候一樣溫暖...。

 

被拉著的夜,緊緊跟在千葉的身後,感受到從手那端傳來的溫度,臉頰微微的發燙,但卻分不出來,究竟是因為太過寒冷還是因為被牽著而雙頰發燙。

 

「脖子受寒容易感冒,所以好好圍著,要還的話,洗完再還吧。」

 

千葉的話就旁人的角度來看稱不上體貼,但對夜而言卻已足夠。

 

「太過溫柔的話...我會得寸進尺的喔...。」夜小小聲的說著,但千葉並沒有察覺,「謝謝你...。」

 

重要的一句話卻還是卡在喉頭。

 

 

 

 

 

我喜歡你。



Created: 17/11/2013
Views: 144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