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來霜碎幾次都覺得好冷呢。」立夏忍不住縮了縮脖子,一邊把圍巾拉高了些。
  
  「霜碎市的平均溫度只有三度以下,所以居住在外地的人來一下子會很不適應吧。立夏你還是很冷的話,再塞個暖暖包吧?」

 

  「啊~沒關係,現在比較適應這裡的冷了,弄太暖的話要是又要抖到連講話都講不清楚那就困擾了……而且我也不想讓小藍莓再出來吹冷風了。」

 

  聽到立夏的話讓瑞亞想起稍早的情形,忍不住又笑了起來。
  
  收到九世先生的協助請求後,立夏跟瑞亞商量了一下就決定一起動身出發到霜碎市。雖然有參考之前去霜碎的經驗穿著多了些,立夏卻大大錯估了季節的影響。

 

  只有更冷,沒有最冷。

 

  所以一到霜碎市就看到明明禦寒衣物穿得差不多多的兩個人,一個像沒事人一樣、有點興奮的四處看著懷念的故鄉景色,另一個則是站在原地直發抖。

 

  「霜碎的景色真令人懷念,雪白一片好漂亮啊,立夏你說對吧?」瑞亞回頭一看這才發現他們才到霜碎沒多久,立夏的雙頰跟鼻子都已經被凍得紅通通的。他們為了行動方便也沒有多帶禦寒衣物,情急之下瑞亞連忙讓小藍莓用尾巴圍住立夏的脖子跟臉,這才讓情況好轉。

 

  「瑞、瑞亞謝謝……小藍莓也謝謝妳。」

 

  小藍莓開心的用臉蹭了蹭立夏,毛茸茸又溫暖的尾巴傳來的溫度很舒服。立夏也不逞強,任由小藍莓暖暖的尾巴卷著他。

 

  看到這難得的模樣,瑞亞忍不住笑了起來。

 

dkafemw.png

 

  「瑞亞別笑我嘛……」

 

  「抱歉抱歉,不過小藍莓很溫暖吧?」

 

  「嗯,摸起來也好舒服喔。」

 

  過了一會,被小藍莓溫暖得暖呼呼的立夏感覺好多了,他開始邊跟著瑞亞緩慢的往九世先生約定好的地方前進,瑞亞也沒有催促,只是跟著慢慢的走。也許是動起來讓身體暖和多了,可能也因為比較適應霜碎的氣溫了,立夏覺得好像沒這麼冷了。他怕小藍莓會凍著,所以還是讓瑞亞把小藍莓收進寶貝球裡。

 

  「真的沒關係嗎?」

 

  「沒事的,我好多了,而且九世先生約定的地點也快到了不是嗎?室內應該就不會那麼冷了。」

 

  原來為了增加效率,九世直接訂了一個時間集合了來幫忙的訓練家們以及一些家長們來說明事情的詳細及經過。立夏他們到時已經有很多訓練家先到了,大家都在等著要聽詳細說明。

 

  九世發出召集時因為時間急迫,只提到了重要的大略情報,所以趁這機會詳細的報告了一遍,也提到了那名還沒有回來的孩子目前的狀況跟強調冰鑽洞窟的危險性,要大家不要衝動行事,千萬不能落單要團體行動。

 

  前方九世仔細的講解著所有已知的情報,家長們則不時的幫忙補充內容,現在就輪到一位自願來幫忙的婦人正在講述孩子失蹤時的情形。

 

  講話中的婦人身邊跟著一個個頭不大的孩子,白胖的小手緊拉著婦人的裙擺,半個身子還躲在後面。立夏原本盯著前方貼著的放大冰鑽洞窟地圖在熟悉大概的路線,婦人發話後視線自然移過去,不經意的跟那個孩子對上了眼。

 

  看到那孩子的眼睛,立夏不禁愣住。冰冷深邃的眼睛寫滿了複雜的情緒,寂寞、空虛還帶有一絲渴求,怎麼看都不像是個孩子會流露出的眼神。異樣的眼神一閃而逝,那孩子隨即又變回了原先純真的眼神,而且低著頭看著地板不再抬頭。立夏急忙又盯著那孩子看,想釐清是看錯還是那孩子真有古怪。

 

  「立夏你怎麼了?」察覺了立夏不尋常的樣子,瑞亞靠了過來輕聲詢問。

 

  「啊、沒事,我看到冰鑽洞窟的地圖想說那洞窟又深又複雜,想說要是迷路就糟糕了……」

 

  瑞亞微笑著輕輕拍了拍立夏的手說:「別擔心,九世先生會讓大家一起行動互相照應的,而且我們一起走不會有事的。」
  
  「瑞亞都這麼保證了那一定沒問題啦。」立夏也笑了笑。

 

  剛才那實在發生的太突然,連立夏自己都無法確定是不是真的看到了還是眼花而已。也許是心理作用,他越看越覺得那孩子渾身散發出陰森森的氣息。

 

  如果剛才看到的異樣是真的,那可能孩子身上被附了什麼不尋常的東西。立夏無法確認加上知道瑞亞會害怕,所以他決定先靜觀其變,沒有必要讓瑞亞陷入恐慌。
  
  「以上就是這次事件的已知詳細資訊!」九世響亮的聲音傳了過來,「雖然很想立刻開始展開搜尋行動,但很不幸現在外面下起了大雪,在這種天氣下沒辦法搜救!所以請來幫忙的訓練家們做好隨時能行動的準備待機,千萬不要單獨行動!現在就請休息儲備體力吧,這次要借重各位的力量了,謝謝大家!」

 

  隨著九世的聲音停歇,接踵而來的是各訓練家討論現在該怎麼辦的大量交談聲。 
  立夏又忍不住盯著那怪異的孩子看,但這次孩子跟他的母親的身影都已經消失看不見了,他還是沒看到什麼異樣。該不會真的是看錯了吧?
  他決定先把那件事放一邊,跟瑞亞討論接下來的打算。由於不知道這場大雪什麼時候才停歇加上現在霜碎市夜晚的氣溫異常的低,不待在室內過夜非常的危險,於是在瑞亞熟門熟路的帶領下,他們確保了住宿的地方。
  一路上想到旅館內溫暖的暖氣、熱騰騰的食物跟舒適的休息地方讓他們一心只想著快點到旅館,所以沒有注意到有個小男孩一直距離他們一段距離跟在他們後方。直到看到他們進了旅館,小男孩才走進附近的小巷裡。大雪讓原本就不明亮的小巷更顯得昏暗,巷子深處突然浮現了個黑影,但是小男孩並沒有感到驚慌。
  『那孩子還好嗎?』
  『……是嗎……那動作要快了。』
  『那個藍紫色頭髮的大哥哥注意到我了。』
  『……不,另一個亞麻白色頭髮的哥哥。我會負責把他引出來。』
  『其他就拜託妳了。』

 

  「我去跟老闆娘拿些熱水回來泡茶喔。」
  瑞亞說完就拿著水壺往樓下櫃台走。房間裡的熱水壺似乎有些故障,倒出來的水只有微溫,沒辦法把茶葉泡開。
  快到櫃台前瑞亞感覺到自己的褲管被拉了下,低頭看一個個頭小小的男孩正張著他的大眼看著自己。
  「小弟弟怎麼了?」瑞亞蹲下身來,讓小孩不用抬著頭跟自己說話。
  「大哥哥~我幫媽媽跑腿送東西過來,但是東西太重了我抬不進來,也沒有看到旅館阿姨,大哥哥可以幫我拿進來嗎?」
  「嗯沒問題!你的東西放在哪裡呢?」
  「在外面!大哥哥跟我來~」說完就直拉著瑞亞要往外走。
  瑞亞心想手上有東西不好幫忙而且一下就回來了,就隨手把水壺放在一旁的桌上,不疑有他的跟著男孩出去了。
  「大哥哥東西在這裡喔。」
  被小男孩牽引著,瑞亞被帶進了小巷裡。
  「咦?怎麼把東西放在這裡……!!」
  忽然一片黑影壟罩在瑞亞的上方,瑞亞急忙轉身卻也來不及做出任何抵抗,隨即失去了意識。
if6m7sx.png
  男孩看著被催眠眼神空洞的瑞亞,點了點頭。
  『這樣應該暫時沒問題了,不過我們還是要動作快。』說完,從小男孩身體裡浮出個有些透明的靈體。
  『雪妖女,催眠這孩子讓他自己回家吧,要帶著這個大哥哥開始下個行動了。』
  原先一直躲在暗處的雪妖女緩緩靠近,催眠了那個個頭小的孩子,看到他開始慢慢往自己的家走去後就等著下個指示。
  『催眠這個大哥哥,讓他到那裡去吧,讓他把那個孩子帶出來,我們就沿路跟著他,小心別被人看見了。』
  雪妖女點點頭,立刻開始動作。

 

  一直沒看到瑞亞回來的立夏覺得有些奇怪,正打算去樓下看看,就看到窗外自己要找的人快步走著,離旅館越來越遠。
  「瑞亞……?」
  直覺不妙的立夏立刻衝出去追人,跑了一會就抓住了瑞亞。
  「瑞亞!」
  看到瑞亞的樣子立夏就知道剛剛一定發生了什麼事,平時都帶著笑容的瑞亞此時面無表情、眼神空洞的看著立夏。瑞亞用了根本不像他擁有的力氣甩開了立夏的手,頭也不回的快速往前跑去。
  瑞亞的速度快得嚇人,立夏盡全力跑也只能遠遠看到幾乎快消失在眼前的背影,加上大雪讓視野變得更狹隘,最後立夏只能依靠地上的腳印緊緊的跟著瑞亞。
  就這樣追逐了好段時間,立夏遠遠地看到了一條巨大的瀑布,他這才知道原來瑞亞的目的地是冰鑽洞窟。
  隻身闖進去太危險,也不能放著瑞亞不管,立夏想了一下立刻決定要想辦法搬救兵。
  「噴火龍!麻煩你去通知九世先生,說冰鑽洞窟這裡有狀況!」
  噴火龍吼了一聲作為回應後立刻飛身去求援了。
  停留了一下子,已經看不見瑞亞的身影了,立夏壓抑著焦急的心情強迫自己冷靜。
  地上腳印還在,可以追上沒問題的。他不知道在這風雪交加的氣候下,瑞亞那淺淺的腳印可以維持多久,所以只能儘快趕上。
  就在立夏慌忙的想要跟上瑞亞,眼前突然出現許多大雪塊擋住了去路,一旁還傳來冰鬼護竊笑的聲音。冰鬼護還想惡作劇丟雪球打立夏的時候,突然一道火炷從他身旁擦過,他立即防禦卻看到立夏已經跑遠的身影,剛剛精心堆出來的許多雪路障全被燒穿了個大洞。
  「可惡!就在危及時刻了來亂什麼!」立夏憤怒的罵著。
  「噗卡噗卡!」剛剛在路障堆中開路的大功臣暖暖豬妹妹也跟著叫著。
  一路上沒有遇到其他阻礙者只有風雪阻擋著他們前進,但他們終於還是追上了那抹身影。
  「瑞亞要進洞窟了,在裡面亂跑會迷路,這樣只有死路一條怎麼辦……」立夏慌張的說著,但還是緊追著瑞亞。
  看著身旁的暖暖豬妹妹立夏突然想起了什麼。
  「對了!」立夏摸了摸口袋,拿出了一包東西,裡面裝滿了小小顆的樹果。
  「噗卡!」暖暖豬妹妹看到樹果眼睛都亮了,立刻湊過來想吃。
  「啊~暖暖豬妹妹對不起,這個現在不能給妳吃,等事情結束後我再請妳吃很多烤樹果好嗎?」
  「噗卡……」暖暖豬妹妹雖然很失望的樣子但她還是乖乖聽了話忍住。
  一路上只看瑞亞快速的往洞窟深處深入,就算中途遇到許多三岔路也沒有猶豫不停前進,立夏就跟著沿路丟下樹果當標記,一邊緊跟著瑞亞深怕追丟。
  立夏不知道自己追了多久,只想著千萬不能追丟,洞窟裡沒有雪,一旦失去瑞亞的蹤影很可能再也見不到了。想到這點,即使體力已經快到極限了立夏還是不敢放鬆拼命的追著。突然,瑞亞在前方停住,隨即身體一軟就倒了下來,立夏連忙衝上去接住瑞亞。
  「瑞亞!」立夏查看了瑞亞的狀況,除了長時間在風雪裡跑所以體溫有些偏低之外似乎沒有大礙,立夏這才放下了心中的大石。
  確定了瑞亞沒事之後他才抬頭看了四周,這是一個碩大的空間,雪妖女跟那個半透明的男孩靈體待在中間,伸出手指著一旁。順著那個方向看,才注意到有個瘦小的男孩蜷縮在角落不停發抖,立夏見狀連忙放出火紅不倒翁讓他待在瘦小男孩的身旁。
  「這是那個失蹤的男孩嗎……」立夏把瑞亞跟男孩移到靠近的位置,試圖幫他們保暖。在手忙腳亂了一陣子,瑞亞跟瘦小男孩似乎體溫上升許多後,立夏才轉頭看著引他們過來的始作俑者。
  雪妖女跟男孩靈體從頭到尾都沒有動作,只是靜靜的看著。立夏有滿腹疑問想問,在開口前卻看到了令他感到驚訝的事情--有另一個小男孩躺在這個空間的深處,全身被冰塊凍結著。另立夏更驚訝的是那躺在地上的男孩長相跟眼前的靈體男孩一模一樣。
  「你……」
  「你們沒事吧!!!!!!」
  立夏還來不及問,就聽到一陣兵荒馬亂,九世帶著一大群訓練家一起衝了進來。立夏知道現在最重要的是把瘦小男孩還有瑞亞帶出去讓醫生治療,所以只簡單的跟九世說了下情況。
th2azb8.png
  「裡面還有一個小男孩!」有個訓練家大叫了起來,九世雖然驚訝但還是衝過去看。
  九世只看了一眼就搖了搖頭說:「不行……已經去世很久了。」
  「先把人都帶出去為優先!其他的事之後再說!」
  立夏看到男孩的靈體站在他的身體旁,靜靜的看著自己的身體,然後又看著眼前的一大群人,落寞的樣子全寫在臉上。其他人似乎都看不見他,所以只有自己看見了那個孩子是多麼的寂寞。
  「九世先生……可不可以把另外這個孩子也帶出去呢?」下定了決心,立夏向九世問。
  「現在把活著的人帶出去比較重要!你也看到那孩子被冰塊凍結著吧?之後再來帶他出去吧!」
  「九世先生拜託你!這次出去下次不知道還能不能找到這個地方,就把他一起帶出去吧!大家同心協力一定可以的!」
  九世看著立夏認真的樣子,頓了一下就朝其他人大喊:「來幫忙把另外這個孩子也帶出去!」
  九世說完立夏背後就傳來了聲音。轉身一看,那個靈體男孩抽抽噎噎的哭了起來,彷彿要把這無數年的寂寞孤獨全數哭盡。

 

  事後瑞亞跟瘦小男孩都被送去醫院,兩人都沒有大礙只是需要休息。
  瑞亞康復了之後,九世找他們去,告訴了他們另外多出的男孩,他搜索不出身份,只能調查出他已經在那個洞窟裡沉眠了非常非常的久。
  原先只在一旁聽著他被催眠時發生的事情的瑞亞突然開口:「我……可能知道一些關於那孩子的事。」
  原來在瑞亞被催眠的時候,雪妖女讓他看到了許多的幻象,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那似乎是那個靈體男孩的故事。所以瑞亞聽了九世敘述的男孩模樣後立刻就對上了。
  男孩似乎是從外地流浪到霜碎市的孤兒,因為是偷跑來的加上他行事低調所以根本沒有多少霜碎市民認得他。
  他為了找能餬口的東西,就跑到冰鑽洞窟裡去碰運氣。他不知道那洞窟連當地人也不常接近,就算去了也不會深入。他就在不知道那洞窟的恐怖的狀況下進到裡面去,結果再也出不來了。
fslgd1o.png
  他發現自己變成了靈體,雖然可以到處亂跑,還能回到霜碎市去,但他沒辦法把自己的身體帶出去。就在這時候,他某次偶然在大雪中遇見了雪妖女,雪妖女似乎很同情他的處境,把他的身體用冰塊保存,又順應他希望有人能帶他的身體回去的願望,在大雪紛飛的日子替他把全市的孩子都帶出來,為的就是引起人們注意進而搜索這個洞窟。他沒打算害這些孩子,所以讓他們失蹤個一天後就放他們回去了。畢竟洞窟裡很冷,讓孩子們待一晚已經是極限了。
  他就這樣年復一年,嘗試著要引起注意,沒想到今年孩子群裡有個孩子身體特別虛弱,在洞窟待了段時間後已經沒有體力被催眠自己走回去了,靈體男孩或是雪妖女也無法帶那孩子出去。
  ejjudlu.png
  他們只好想辦法帶人進來救那孩子,所以瑞亞才會被盯上,被催眠引到洞窟裡去。
  聽了瑞亞的解釋,在場的人們都忍不住嘆了口氣。這時,那個瘦小孩子的家長出現了,他向立夏及瑞亞道謝,還帶來了另一個消息。
  「你們在洞窟找到了另一個孩子……我們大家決定湊錢替他安葬。雖然我們連那可憐的孩子的名字都不知道,但那孩子也是霜碎市的一份子,希望他能在他的家安靜的沉眠。」
  「太好了!我們也會常來看看他的。」立夏跟瑞亞開心的說著。

 

  整件事總算落下了帷幕。


Created: 30/09/2013
Views: 210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