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前進到了瑪魯瑪魯山附近,四處風沙瀰漫,放眼盡是荒蕪的紅土沙塵,大大小小的黑紅大石堆疊成塔,一堆堆像是簇擁著遠方險峻火山似的以其為圓心坐落四處,不時可以看到一些熔岩蟲與熔岩蝸牛在遠處懶洋洋地爬行。正午的烈日毒辣如鄰近紫荊鎮的特種毒花,用手遮擋刺痛雙眼的陽光,我迅速找到成堆大石堆疊製造出來的一片陰影處休息和準備午餐。

 

  「洽莫!」默默放出火稚雞普羅讓他活動活動,瑪魯瑪魯山附近炎熱的天氣似乎影響普羅不多,甚至還頗有元氣地自己對著旁邊的小碎石練習火花,不時四處看看檢查有沒有不穩的土石之後雙爪一跳一蹦地回來通知我哪裡感覺會崩塌不要太靠近。

好細心,可以嫁了,普羅的桃花緣一定很好。

「謝謝。」摸摸普羅暖暖的腦袋以表謝意,根據圖鑑火稚雞體內燃燒著火燄,能噴出一千度的火球……如果等一下涅瓦想吃熱的烤樹果或許可以拜託一下普羅。

想到涅瓦,忽然想起應該讓她感受一下風沙的氣候,這或許跟她原本住的洞穴感覺很像,當時跑到沙灘上被撞見的時候總覺得哪裡很奇怪,圓陸鯊居然出現在海邊……果然是想跳海嗎?

「涅瓦、六,出來吧。」石丸子六一出寶貝球便立刻四處張望,我知道她是在找珍珠貝芳白,這樣才能以最快的速度縮到離對方最遠的角落以免被溼氣弄的一身是水,我拍拍六堅硬的石頭身體示意她芳白還在寶貝球裡,她才放心地四處小心翼翼觀察著環境,而涅瓦不知何時已經爬到了石堆最高處遠眺火山飄散出來的白煙,臉上是一如往常若有所思的表情。

將芳白和寶包繭絲絲安置在最陰涼的陽光死角處後放出PI讓他自由地在普羅旁邊滾來滾去,自從有次興奮自爆不小心炸到普羅之後PI很少再爆炸了,普羅似乎很高興……不過不能再看到漂亮的煙火有點可惜。

 

  「六。」將在陰影邊緣處遊走的六叫了過來,用手指指放在餐巾布上的樹果麻煩她將它們磨碎方便做飯糰餡,六似乎很開心地用岩石飛刀和頭槌做著這個新奇的工作,不久之後我便做好了大約三人份的飯糰,接著著手把神奇寶貝食物分成六等份裝好請普羅叫大家回來吃飯,在大家默默移動到離自己最近的碗時我將另外兩份飯糰裝進便當盒收到背包,就當作點心和應急用的緊急備料吧。

 

  「普羅,涅瓦呢?」久久不見涅瓦從石頭上跳下來,我轉頭問普羅,但只得到一連串的搖頭和洽莫洽莫示意我上去看看,我默默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塵土,拎著吃到一半五顏六色的飯糰和涅瓦那份食物爬上石塊。

 

  很快便看到尖牙陸鯊藍灰色的背影,我安靜地走過去坐下打算直接和涅瓦一起在石堆上吃飯眺望壯觀的火山,卻意外發現涅瓦身邊多了一隻小小的紫色神奇寶貝,而涅瓦正在用劈瓦試著把一塊小石頭加工成火山錐的樣子。

 

「紫天蠍,蠍子神奇寶貝,生活在乾燥的土地上,可以一年到頭什麼都不吃地伏擊獵物。」舉起圖鑑對準興致盎然看著涅瓦敲敲打打的神奇寶貝,原來叫紫天蠍嗎……不過為什麼會出現在涅瓦旁邊……

「喀!」盯著紫天蠍翹起來左搖右晃的尾巴覺得很有趣也趴在他旁邊跟著扭起身體,赫然發現這隻紫天蠍尾巴的尖端有點磨損,正想靠近點觀察卻聽到涅瓦手中石頭裂成兩半的聲音──看來是做失敗了,紫天蠍立刻洩氣地垂下長長的尾部整隻像泥巴魚似的攤平在地上。

  

  我維持趴著的姿勢抬頭向涅瓦投去詢問的眼神,涅瓦只是交替指著瑪魯瑪魯山與紫天蠍,用進化後開始帶有魄力的聲音吼了幾聲,又指指離我們休息地不遠的一個中型洞穴入口,我看完涅瓦演示的一連串動作後開口。

「紫天蠍想要一個像瑪魯瑪魯山的裝飾擺在自己的洞穴?」

涅瓦用一種可以說是讚賞的眼神拍拍我的背,開心地吼了一聲,我爬起來開始四處尋找大小適中的石頭,撿回一個大約是紫天蠍兩倍大的中型石塊後將它放在一旁,拍拍涅瓦請她使用劈瓦。

「弄成大概的三角形。」我一邊比手畫腳,涅瓦點點頭迅速把石頭切成約略三角錐的模樣,接著我握住涅瓦的前爪,她看起來有點不解,但在我輕輕拿她維持在劈瓦狀態發亮的爪子敲上石頭後便一臉明瞭地配合我的動作。

──失敗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力道控制不好,那只要我握著涅瓦的爪子幫她拿捏就可以了。

  不久後一塊酷似瑪魯瑪魯山的的岩石便加工完成──只差不會冒煙──紫天蠍似乎非常開心地在上面爬上爬下,之後像是忽然想起什麼對我和涅瓦晃了晃爪子表示要我們等一下,迅速爬回洞穴沒入黑暗之中。

大約三分鐘後那隻紫天蠍帶了另外八隻同伴折回石頭放置的地方,只見他們合力扛起大石頭,靈活地把它運回黑暗的洞穴中,在我感到新奇地看著他們消失在洞穴口時忽然感覺到有一股力量在扯著我的衣服往上爬,微微偏頭一看方才的紫天些已經爬到我的肩膀上,背上背著兩瓶小小玻璃罐就往我手裡倒,伴隨瓶子清脆的叮噹碰撞,兩罐長得像飲料的罐子落入我的掌心,紫天蠍輕巧地跳下我的肩膀對我和涅瓦叫了幾聲。

「謝禮?」我蹲下來看著紫天蠍上吊的細長藍色眼睛,他聽到之後很開心的瞇起眼晃動尖尖的尾巴表示正確,我想了一下,從手中的盒子裡拿出幾個紫色的飯糰遞給紫天蠍。

「收下謝禮的謝禮。」我認真地看著從開心到看見我的動作之後一臉茫然的紫天蠍,一旁的涅瓦把飯糰拿到愣愣的紫天蠍面前和他溝通替我解釋,紫天蠍過了一會兒才終於聽懂開心收下離去。

 

 

§

 

 

  「抱歉,道館因為道館訓練家其中一個人病倒了所以不對外開放喔。」過了幾天終於抵達紫荊鎮的神奇寶貝中心,向咎伊先生詢問道館戰的相關事項時得到了這樣的消息,他一臉煩惱的告訴我上個週末大批紫天蠍入侵倉庫偷走所有解毒劑,原以為只是普通的惡作劇而不以為意,補充解毒劑的動作也因此耽擱,沒想到最近幾天頻頻傳出居民食用當地名產「好吃到死溫泉饅頭」中毒倒下的消息,甚至連館主謝露都誤食有毒的饅頭。

 

「查證發現是紫天蠍對庫存的饅頭下了毒,在饅頭表面塗上自己的紫色毒液,因為色調一樣我們完全無法分辨,目前已經全面回收下架了。」咎伊先生苦笑著搔了搔臉頰,我忽然想起路上遇見的紫天蠍的確有給過我兩罐狀似飲料的液體,便趕緊放下背包翻找,咎伊先生看著我不發一語忽然拉開包包東翻西找的動作陷入困惑,但在我拿出那兩瓶晶瑩的玻璃罐子後便瞬間變了臉色。

 

「這是在哪裡找到的?!」咎伊先生語氣急迫,相當緊張地握住我的手問道,我平淡地簡述了一下如何遇見紫天蠍以及從他那裡得到這兩瓶罐子,原以為是普通訓練家在洞穴裡遺落的飲料,沒想到會是紫荊鎮產的解毒劑。

 

「紫天蠍人很nice的,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表情凜然語氣淡定地和咎伊先生這麼說,對方好像愣了一下,之後便尷尬地笑著說呵呵妳真有幽默感呢……嗯……其實我很認真的……為什麼呢?

 

  之後咎伊先生麻煩我在原地等他一下,他必須先趕緊將解毒劑送去給謝露和情況比較危急的居民,並且告訴我館主之一的謝路應該會想見我。

「他已經好幾天沒睡了,如果看起來很憔悴的話請不要見怪。」咎伊先生快步跑走前回頭這樣對我說。

 

過了半小時,我遠遠看到應該是館主謝路的身影和咎伊先生一起從神奇寶貝中心長廊的盡頭朝我走來,沒想到館主是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人,一身紫色裝扮的謝路走到我面前時脫下頭上俏皮的大帽子有點激動地向我說了謝謝。

「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拜託妳去和紫天蠍說說道理?拜託他們把解毒劑都還給我們……雖然我弟弟謝露已經脫離險境,但這裡的其他居民都還身在危險之中!」謝路難過地捏緊了手中柔軟的紫羅蘭色帽子,因力道產生的皺摺宛若即將凋萎的鳶尾花。

 

我靜靜點了點頭,簡單整裝後離開神奇寶貝中心,回頭折返瑪魯瑪魯山。

 

 

§

 

 

  走進紫天蠍的洞穴,裡面伸手不見五指,靠著小小手電筒的光芒只能勉強分辨面前兩、三公尺的情況,為了避免紫天蠍們以為我是入侵者而攻擊,我將涅瓦放了出來,相信那隻紫天蠍還記得涅瓦的樣子。

我小心翼翼地走在涅瓦前面,注意腳下路況避免跌倒或踩到路過或棲息於此的神奇寶貝,四周除了鐘乳石滴下水滴的滴答聲和我們腳步的回響外,就只剩偶爾一些超音蝠撲翅的聲音和螺釘地鼠從地底探頭好奇張望的撥土聲,洞穴裡安靜的驚人,有股幽深寧靜不願受人打擾的氛圍。

 

  在蜿蜒曲折的洞穴小路上不知道走了多久,身邊的空間忽然開闊起來,甚至有光源從上方透進洞穴,看來已經快要走到最深處,我示意涅瓦繼續前進,過了幾分鐘後來到一個更大的空間,我和涅瓦都不自覺放慢腳步為眼前的景象驚嘆--那是一個接近圓形的大空間,螢藍色的光線透過岩層的細縫自天井灑下,在岩石上留下細細透藍的光粉,我和涅瓦製作的小瑪魯瑪魯山就被放在光線最亮的岩塊旁邊,定睛一看我忽然發現有數隻病懨懨的紫天蠍以石塊為中心被安放在周圍,而那隻尾巴尖端有些磨損的紫天蠍正和同伴在合力照顧著他們。

 

  「紫天蠍!」我輕輕喊了一聲,那隻紫天蠍扭頭看見我和涅瓦後愣了一下,旋即快速爬向我們著急的揮動爪子,還不由分說地夾住我的靴子將我拖向一個陰涼的角落,我在看見那個角落堆放的一箱箱解毒劑後才恍然大悟地蹲下來看著緊張地左右小跳步的紫天蠍。

「放心,雖然你送了這個,但我們沒事……你們喝了這個?」他用力點點頭。

「為什麼?」紫天蠍迅速轉身爬到接近洞穴中心的一個制高點上揮揮爪子,我手腳並用爬上去後發現那是個頂部有個平坦凹陷的大岩塊,還有一些乾涸的水漬殘留在底部。

 

原來如此,是乾旱嗎。

 

我跳下小岩山,請涅瓦跟紫天蠍解釋他們從紫荊鎮搬來的並不是水源而是解毒劑,因此喝了才會讓毒系的紫天蠍失去活力,紫天蠍聽到之後嚇了一跳,著急地在原地轉圈圈,看起來相當懊惱難過,涅瓦無奈地在旁邊坐下看著紫天蠍又跳又跑又繞圈子,終於忍不住用左前爪切斷紫天蠍的路徑,低吼了幾聲,我一頭霧水又饒富興味地看著涅瓦和紫天蠍自顧自溝通起來,不久後居然一致看向我。

我靜靜地盯著他們,他們也默默回望我,就這樣僵持了幾十秒直到紫天蠍向我的背包爬來,並拿出空的便當盒給我看。

 

……啊,這樣啊。

整個世界運行的規則果然神秘美麗而無法掌握。

 

 

§

 

 

  「所以紫天蠍誤以為解毒劑是清水而搬走,為了表達謝意而將未加工的溫泉饅頭用毒液塗成紫色?」咎伊先生半氣半好笑地看著縮在我頭上有點發抖的紫天蠍,而紫天蠍只是死命的點頭,以至於差點把自己晃下去,我眼明手快地用左手扶住紫天蠍失去平衡的身體後開口。

「因為我給了他們紫色的飯糰,結果紫天蠍誤以為我們吃的東西都是這樣的顏色,而剛好他們的毒液是紫色的,因此很理所當然的以為我們都在吃塗有毒液的食物。」

謝路抬頭看著充滿愧疚而垂下尾巴、無精打采的紫天蠍,微微笑了一下向他伸出手,紫天蠍像是在思考呆了一下後才小心翼翼地跳到謝路懷裡。

「之後有什麼困難可以找咎伊先生或我和謝露,我們都會幫忙的,擅自搬走鎮裡的東西是不對的喔。」雙手舉起紫天蠍,謝路帶著些許責備無奈但溫柔地笑道,看來是原諒紫天蠍了,我淡淡抿嘴笑了,果然還有很多不同的驚喜和因緣巧合存在這個世界上,所謂的緣份線和真理到底是什麼呢……繼續旅行的話就能遇到更多更多形色不同的事件和夥伴吧。

 

  之後我向謝路詢問了為何紫天蠍想要一座像是瑪魯瑪魯山的石雕,謝路笑著向我解釋瑪魯瑪魯山對附近的神奇寶貝來說就像是守護者一樣,或許是為了祈禱他們能繼續平安的住在洞穴裡,而會將倒下的同伴排在那塊石雕旁邊也是希望他們的病能夠快點好起來。

 

  告別謝路和咎伊先生──謝路堅持給了我幾盒溫泉饅頭和十瓶解毒劑當作謝禮──後,我送紫天蠍回到他自己的洞穴,還特地把涅瓦叫出來向他道別。

「之後記得去神奇寶貝中心帶休養的同伴回家。」想到咎伊先生義不容辭地將所有喝了解毒劑的紫天蠍帶回中心治療,我拍拍紫天蠍光滑的頭提醒他這件事,他卻像是在想什麼,傻傻的過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我扶著膝蓋起身將涅瓦收回寶貝球、背起背包。

 

「再見了,要保重。」向紫天蠍揮揮手,我轉身繼續我追逐著世界定理的旅行。

 

 

§

 

 

因為樹果不夠而回到斐洛特森林,我讓大家從寶貝球出來透透氣,請普羅幫忙升起的螢火在寧靜的夜裡劈啪作響,溫暖的溫度和橙色光暈籠罩著我和夥伴們的身體,濃墨藍色的蒼穹點綴著如瑪力露麗花紋的閃耀星點,不知不覺我便靠著倒下的粗壯樹幹陷入半睡半醒的昏沉狀態,在夢境即將覆蓋現實時我感覺到一陣微弱的、拉著我肩膀衣料的力量,我勉強睜開眼轉頭──

 

 

整片天空化作一抹晶亮的紫。

 

 

 

 

--Fin.



Created: 22/01/2013
Views: 262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