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路線-藤森 月見(No.123 飛天螳螂(♂) )、犬飼 咲二(No.404 勒克貓(♀) )、
B路線-星野 朔夜(No.596 電蜘蛛(♂))、深雪 白戌(No.169 叉字蝠(♀))




以下B路線
訓練家_深雪 白戌 字數1611(藍字部分)

訓練家_星野 朔夜 字數1500(黒字部分)

 

 

===================

 

▶ 【CH-2 保護!遭到襲擊的飛空艇】

 

===================


本來以為會有趟美好的空航旅程,未料在機長廣播後,船身就發生劇烈的搖晃,是什麼呢? 身旁的旅客吵雜不安地揣測著,白戌感到掃興盯著高空窗外的景色,身旁空缺位子的主人-月見,稍早前也笑咪咪的要自己好好待著,一溜煙就跑走說是嗅到事件氣味,要去調查一番。

 

撐著頭看著窗外延綿的海洋,天氣晴朗好的無法挑剔,但船艙內卻不太安寧,白戌輕蹙起眉梢,船身又劇烈地晃動了幾下,其他旅客已經變得驚慌而開始走動起來,就連自己也不願意安份待在座艙內。

 

自己並不會乖乖聽話,尤其是那隻亂跑的獅子更沒有權利這樣要求,一個想念白戌就往走廊上去,迎面望去三三兩兩的機組工作人員來回奔波顯得有些緊張,部分空服人員也忙著安撫開始焦慮的旅客,看到這樣景象,白戌幾乎可以肯定這趟美好空旅準是泡湯了。

 

在心情平復下來之後,朔夜正跟夥伴們看著底下風景,就被突來的晃動跟轟鳴給嚇了一跳,好恐怖喔...不會墜機吧?把一些夥伴們先收進寶貝球,朔夜一邊發抖,一邊戰戰兢兢的往傳來騷動的引擎室移動,就算要墜機,總也要知道死因是什麼吧。

 

逆流穿過工作人員跟不安的人們,探頭往轟隆轟隆的引擎室觀察,一入目就是一隻巨大的黃毛蜘蛛正在鑽爬啃咬著電機版之類的東西,還到處沾黏絲網,吃咬咬的大蜘蛛好可愛!可是看起來好像很不妙,如果把飛船給吃光了,大家們就會掉下去了吧...?

 

站在外頭不敢進去,不安晃動著。要是亂來讓事態更糟就不好了,猶豫應該怎麼辦才好,朔夜緊張的看著電蜘蛛越吃越多,考慮是不是應該要叫個人來,可是誰呢?大家這麼忙碌的時刻,只能用文字交談的自己感覺就不會被人理會。

 

延著長廊走到盡頭,白戌在機組人員拜託之下前往引擎室察看,聽說有幾隻小毛球在這邊做亂,需要訓練家幫助排除,但還沒來得及弄清楚詳細情形,該人員又慌張跑去尋找能幫上忙的人手了。

雖說事出突然得讓人有些無奈,但自己也不想因此死於意外,試圖在搖晃的船身走到正確的位置,在盡頭轉角就注意到站在引擎室外頭張望的女孩。

「站在這裡挺危險的,還是說妳是來幫忙的?」白戌出聲詢問,迎上對方的眼睛,記得是之前有碰過面叫朔夜的女孩。

 

轉頭注視對方,這個人是之前跟月見老師一起的人,那時候老師叫自己不要涉入對方太多,不過現在老師不在--既然這樣應該沒關係吧。

 

得出這樣的結論,朔夜立刻摸索口袋裡面的紙張書寫字句,兩手舉起:"想幫忙,可是一個人,蜘蛛一直在咬咬機器,再咬會死人的。OL_O"亮晶晶的注視白戌,露出快跟我一起阻止的訊息。

 

白戌朝機室探看過去,裡頭不時閃爍著金黃色的雷光,巨大的電蜘蛛嘶咬著電線似乎在吸食電氣,啪滋啪滋的電流從電纜的裂口竄升,看起來相當具有危險性。姑且不論為何這隻神奇寶貝會闖入這裡,當務之急確實應該要先阻止。

「掩護我。」讓朔夜待在較安全的後側,白戌拿起小鋸鱷的寶貝球,徒步走進引擎室,立刻吸引了電蜘蛛的注意,對方馬上抬起頭緊戒著,身體四周不時發出啪唧啪唧的電流,讓冬黎應戰白戌多了幾分謹慎不敢大意。

 

在眼神交鋒瞬間,白戌跟冬黎跑起來衝進引擎室內側,「用瞪眼。」掠過電蜘蛛面前,企圖將牠從引擎機上的電纜支開。躲過小鋸鱷攻擊的電蜘蛛,雙眼閃爍著紅色如警示,因挑釁果真離開了機組,憤怒地追上來。

 

別跑太快--來不及說,白戌就展開了行動,算了,男人總是這樣自顧自的跑走,把訓練哨含在嘴裡,努力的跟上對方的腳步,火雉雞阿爾斯也緊隨觀察著,要是有個萬一可以立刻使用火焰燒蟲子或者黏網,減低受阻的機會。

 

不過這裡用火多少會有些危險,白戌的夥伴神奇寶貝是水系,感覺也不是很有利啊,要是小鱷魚在攻擊時候被導電電到就糟了。到處觀察著四周,一邊努力的追跑,朔夜把準備支援的夥伴的寶貝球握在手裡面,以備不時之需。

 

自己本來只是個開工藝品店的畫家,現在卻在這裡跟危害安全的神奇寶貝戰鬥,人生還真是各種奧妙,不過現在好像不是想這種事情的時候...雖然危及,腦海還是忍不住這樣想著,朔夜努力把思緒轉回專注在現場。

 

突然,自己的雙眼掃到天花板的黑影處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竄動,速度很快,朔夜緊盯著飛影,感覺是很大的...很大的...啥呢?實在看不清楚所以無法判斷,但確實是有東西接近過來了,朔夜立刻鳴起了笛音警告在前面跟電蜘蛛周旋的白戌。


注意到跟朔夜拉出一段距離,不過電蜘蛛窮追的速度實在有些快,白戌停下腳步回身,讓冬黎迎面使出鬼臉震懾,頓時讓電蜘蛛的速度降下不少,趁對方停頓下來的那刻,緊接下達用冰牙攻擊的指令,雖說有些冒險但值得一試。

慢下速度電蜘蛛冷不防被冬黎的冰牙凍結了前肢,雖然使出劈開反擊,不過冬黎更快一步跳開躲避,當白戌聽到警告的笛聲,注意到從天花板飛降撲朔而來的黑影,「冬黎!」雖然出聲警示,小鋸鱷還是被突然撲襲而下的黑影擦撞開來。

是叉字蝠,在剛剛飛下來瞬間捕捉到對方的樣貌,沒料到在暗處還躲藏著一隻,白戌衝前去撲接住小鋸鱷,一起摔在地上,事情變得麻煩了。

 

才一轉眼白戌就飛了出去,還是該說撲街了呢?還是飛出去比較好聽吧......受困的電蜘蛛掙扎的噴吐著帶有電擊的黏網,拋出圖圖犬繆薩革的寶貝球,鳴笛指揮他使用寫生模仿電網,俗話說的好,敵人就是你最好的朋友,在現在這種情況顯得更加的貼切。

 

短吹兩聲,繆薩革舉起熾燃著天青色的尾巴對天空飛竄的叉字福張開電網,由於叉字蝠移動速度太快,沒有完全命中飛行路徑,只是沾黏到其中一側的翅翼,猛然掉落的叉字蝠在掙扎之後鼓動著被干擾的翅膀狂躁的胡亂飛竄,想要把翅膀上的難受電網給清除。


看著慌張的叉字蝠開始躁動亂竄,連電蜘蛛也頻頻施展招式將要掙脫,白戌重新站起身抱著冬黎,雖然還能戰鬥但卻受傷了,即使叉字蝠看起來也挺疼痛的,但可不容他們繼續胡鬧。

「接下來可能會有點冷,保護好引擎。」白戌拿出海豹球的寶貝球,對朔夜跟他的夥伴說道,隨後放出雪詩在機室裡颳出了大片冷冽的凍風,「一起冷卻吧。」藍色眼眸散透露著一陣陰寒。

驟降的溫度霎那間就讓亂竄的叉字蝠翅膀因結上冰霜而失速垂降,原本掙扎的電蜘蛛也在受到寒氣波及後,凍僵縮澀起身體。

 

冰寒暴走在空間裡面,這麼說來好像還有另外一句話,叫做你的朋友隨時都可能成為你的敵人,感覺機器發出唧唧響聲,如果被凍壞卡死了,可是沒有任何轉圜的,要是自己顧不了引擎怎辦呢,可別害死我們啊.....感覺這個人跟老師一樣狂狂的,看不太出理智。

 

沒有噴火,吹哨笛讓阿爾斯使用大啨天,四周的溫度徐徐上升,冰也漸融成水,朔夜朝電蜘蛛丟出寶貝球後抱起火雉雞,水太多了很恐怖,要是蜘蛛恢復了,要被電可是比剛剛更輕易。

 

白戌隨後也朝體力耗盡的叉字蝠丟出寶貝球,一道紅光閃爍將牠收束其中,「到這裡來。」寶貝球搖晃幾下後安份地停下來,白戌撿起寶貝球,晚點再治療這小搗蛋。

一旁的朔夜也將電蜘蛛收服後,確定引擎還在正常運作,但船身不時晃動的情形仍持續著,大概哪裡還有什麼問題吧。「妳的老師也在另一邊努力著喔。」收起寶貝球白戌往機室外走,決定去看看,回望朔夜眼神示意對方去嗎。

 

「.....!?」月見老師也在?左右搖頭,那當然是不去啊,要是被發現就糟了,不管哪種意味。撿起電蜘蛛的寶貝球,似乎一臉想要馬上躲的遠遠的。

 

感覺情勢稍微平息,從引擎室另一頭有一名男人也揮汗飛快的趕了過來,是大家熟悉,也是剛剛放送廣播的氣旋市館主,看對方的模樣,想必方才其他的機室也有問題吧。

 

「大家都沒事吧?」邊向兩人說道,艾托斯眼神很快的查看四周機械的情況,「這裡受損的也不輕,先離開這邊吧!」

 

點點頭白戌看向引擎室,剩下的就交給機長處理了,跟朔夜往回走向長廊,從觀景窗注意到飛艇飛行的高度已經比稍早前降低了許多,跟海面距離縮短了,海線另一端隱約可見到陸地。

「先回坐艙吧,小心點。」兩人順著長廊的前方走去,不時有慌張的旅客跟機組人員奔走著,情況有些混亂,或許空艇馬上要降落了。

 

 

 

===================

 

▶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