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員】:多塔、格蕾塔、伊茲米、筊白筍

 

【組別】:圖文組

 

【獎勵分配】:

 

NO.201 未知圖騰→伊茲米。NO.622 泥偶小人→筊白筍。

NO.343 天秤偶→格蕾塔。NO.442 花岩怪(♀)→多塔。

 

 

 

=========================================================================

 

 

 

【伊茲米】

 

 

 

bjzbb.jpg

wfvmq.jpg

7mraa.jpg

 

 

 

=========================================================================

 

 

 

【筊白筍】

 

 

 

nq2tl.jpg

 

 

 

=========================================================================

 

 

 

【格蕾塔】

 

 

 

c2fl5.jpg

 

 


=========================================================================

 

 

 

【多塔】

 

 


「大家快看,天花板上的壁畫!」龍時高指著天花板。

朝著龍時所指的方向望了過去,結果發現原本只落於一角的奇怪圖畫,竟然如同有了生命般地移動、蠶

食掉了其他的壁畫,而形體也隨著吞食的行為越來越大。

轟隆、轟隆、轟隆……。筱地,劇烈的搖晃再度四起,十幾隻泥偶小人、天秤偶、念力土偶自腳下的砂

堆中竄出。牠們包圍住不知所措、因地震而有些站不穩的多塔等人,視他們如寇仇般目露兇光。

下一秒,一道如同鬼哭狼嚎的聲響傳遍整個房間。那些野生神奇寶貝在聽到這聲音後似乎興奮了起來,

與此一同發出了悽慘力竭的悲嗆。

「暴、暴動了?」看著這些野生神奇寶貝們興奮嗷叫的模樣,多塔感到一陣錯愕。因為這是她生平第一

次看到神奇寶貝們如此不受控制的樣子。「等等,那、那是什麼!?」同時間,她也注意到了天花板上

的異樣。

一個巨大的紫色形影自壁畫裡緩緩浮出,而原本牆壁裡該有的圖案也全數消失。隨著那道身影的顯現,

野生神奇寶貝們也越來越興奮。牠們逼近多塔等人,殺意毫無遺漏地流露出。

但就在這樣緊張的時刻,多塔的神奇寶貝圖鑑卻像煞風景般「嗶、嗶、嗶」地響個不停。

「真是的,這麼緊張的時刻還這樣亂叫,趕快打開來啦!」叫出水水獺,準備應戰的茭白筍不耐煩地說

著。她眼睛緊盯著前方逐漸靠近、來勢洶洶的野生神奇寶貝們,深怕一個沒注意就會瞬間吃上一記敗仗

,最後跟那些失蹤的探險家一樣,迷失在遺蹟中。

「啊、好!」聽到了筊白筍的話,多塔慌慌張張地打開神奇寶貝圖鑑。

───「花岩怪,封印型神奇寶貝。據說是聚集一百零八個靈魂所組成的神奇寶貝。五百年前左右,曾將

當時最繁榮的王國給一夕滅亡,其後真身被一種神秘的法術給封印在石壁中,但這些資料還有待事實考

證……。」

滅國、封印在石壁中……。一聽到這裡,多塔馬上就聯想到方才格蕾塔所翻譯的古代石壁文字。難不成

所有的事故,都與這隻神奇寶貝有關?

正當她還想查更多資料時,一隻念力土偶猛然地使用原始之力,數顆石塊因此飛衝而來。其中最大顆石

塊的著陸方向,是還來不及反應、毫無防備的多塔與皮丘。

就當石塊快要砸中多塔之時,格蕾塔的沼王突然地飛奔而出。牠使出水柱尾、將石塊反彈回去,石塊則

飛擊到了剛剛放出絕招的念力土偶身上。「多塔妳沒事吧!?」格蕾塔轉頭往後看多塔,眼裡滿滿的擔

憂。

「我沒事的,但我想請你們先暫時幫我擋住攻擊。」給格蕾塔一個安心的微笑,多塔繼續說道:「說不

定這起失蹤事件和這些神奇寶貝會暴走全是因花岩怪而起的,圖鑑上應該會有牠的弱點。」

「我知道了,大家……!」格蕾塔用眼神向龍時、伊茲米與筊白筍暗示,而他們也明瞭似地點了點頭。

───戰鬥正式開打。

人造的圖鑑機械音,在對戰的轟隆轟隆聲中,突兀地悠然帶過。為了保護打開神奇寶貝圖鑑在查資料的

多塔,龍時、伊茲米、筊白筍與格蕾塔有默契地各站一方,將多塔保護於其中。

將一隻天秤偶以水水獺的水槍打到失去戰鬥能力,筊白筍趁這個轉換攻擊目標的少許空檔,焦急地向背

後的多塔問道。「怎樣、有弱點嗎?屬性上的弱點?」雖然說在屬性上,對付那些附帶地面系的天秤偶

和泥偶小人等是有利的,但這樣一直輪番上陣,體力遲早會先吃不消的,還不如先一舉突破。

相較於筊白筍的焦急,多塔只是過份安靜地抖著口裡的話語,緩緩道出她查到的內容:「花岩怪,幽靈

系附帶邪惡系的神奇寶貝。屬性上的弱點……。」

───沒有……。

雖然說戰鬥的步調仍未停緩,但聽到多塔的敘述後,大家皆跟著多塔沉默了下來,氣氛死寂。而在多塔

他們上頭的花岩怪,似在嘲笑他們的失望,不斷地發出鬼異、如同人類崩潰時的淒笑聲,然後操弄更多

神奇寶貝進攻。

拜託,一個在五百年前滅國的神奇寶貝沒有弱點,我們是要怎麼跟牠打啊!?咬緊牙關,筊白筍對於這

樣非常不利───體力持續消耗、無法打破僵局的話,遲早就會被這些神奇寶貝們給擊敗的狀態感到憤怒

又無力。

這下不妙啊,大家的士氣漸漸降低了……。握緊拳頭,似乎是試圖想打破這沉寂的氣氛、鼓舞隊友們的

士氣,龍時大聲地對多塔她們呼喊著:「大家別灰心喪志啊!屬性沒有弱點就用蠻力突破吧!」語畢,

他的幕下力士也同時擊倒了一隻念力土偶。「不管怎樣都不要放棄!這就是我們脈流鎮的精神!」

「說的也是……。」筊白筍笑了笑。沒錯,就算敵人在多、對方沒有弱點,也不應該放棄啊。重新振作

精神,她充滿氣勢地下達命令:「水水獺,使用貝殼刀!」

「多塔!」也重新提起精神的伊茲米,眼神已不再有失望的迷茫。她一邊與她的夥伴───妙娃種子攜手

解決眼前先行攻過來的神奇寶貝,一邊對多塔說著:「我們被包圍、對方輪番上陣的攻擊也讓我跟筍子

他們自顧不暇……。能對花岩怪進行攻擊的只剩妳了,多塔───給牠狠狠地吃一記攻擊吧!」

只剩我能攻擊了是嗎?望著浮在空中、宛如在看好戲般都未插手攻擊的花岩怪,多塔思索著該用怎樣的

招式,讓牠得到有效傷害,且讓那些暴走的神奇寶貝停下來……。

……等等,牠都未插手攻擊?看來是想到了一些方法,多塔眼睛突然地為之一亮。她與皮丘四目相望,

似在彼此傳達自己的想法,但她與皮丘相望的眼眸,卻夾帶這大量的歉意與悲傷。而皮丘卻像是明瞭多

塔苦衷似地點了點頭、拍拍多塔的臉頰。

「……皮丘。」這是不得已的辦法,對不起。多塔抱起皮丘,對著龍時大喊:「龍時先生,當我數到三

的時候,請命令幕下力士將皮丘往花岩怪的方向拋!」

「好,我知道了!」背對著多塔,龍時點了點頭。

得到回應後,多塔做好預備姿勢,準備將皮丘往幕下力士的方向丟去,開始倒數。

 

「那就開始囉,一、二……!」

───三!

喊出數字的同時,皮丘從多塔手中、轉而丟到了幕下力士的手中,而龍時也在接到的下一秒,命令幕下

力士使出全力將皮丘拋出───皮丘就靠著這樣拋接的動作、飛往了花岩怪所在的天花板附近處,在空中

發出了極大的雷光。

「伏特攻擊!」

耀眼的黃色光芒與極大的雷電聲,充斥整個房間。所有的人皆因無法承受這道閃雷的激光,而緊閉起眼

睛;失去視覺後會變得較為靈敏的聽覺,也只剩下「嗡滋」作響的雷霆不斷地在耳中迴盪。

「……結、結束了嗎?」龍時小心翼翼地睜開一隻眼。待眼睛的模糊退去,第一眼進入眼簾的竟是───

完全停止動作、僵在原地的野生神奇寶貝們,以及緩緩自空中雙雙掉落的皮丘和體型變小隻的花岩怪。

「皮丘!」視線也回覆正常的多塔,奮力地往皮丘掉落的方向奔了過去。她抱起躺在砂子上、全身是傷

的皮丘,口裡不停地說著道歉的話。

伏特攻擊,是一招攻擊對手造成傷害時,自身也必須同時承受三分之一反彈傷害的招式。三分之一看似

沒什麼,但對於體力相當薄弱的皮丘來說,使出這招是必定會造成極大的傷害───為了讓沒有屬性弱點

的花岩怪受到一定的損傷,多塔才不得以使出來,因為這是多塔現存的所有神奇寶貝的招式中最具有破

壞力的絕招。

「那些神奇寶貝們都不動了呢……。」望瞭望四處皆倒地的神奇寶貝們和眼前的花岩怪,伊茲米卸除緊

繃、抱著妙娃種子坐倒在沙堆中。呼,終於能鬆口氣了。

「我想,這大概是因為花岩怪的控制解除了吧。」接續著伊茲米的話,龍時看了眼倒在一旁昏迷的花岩

怪,頓了頓,接著說:「多塔趁現在把花岩怪收服吧,不然等牠醒了可能又會繼續作亂。」

點了點頭,多塔將受傷的皮丘收回、丟出神奇寶貝球。

一下、兩下。收入花岩怪的神奇寶貝球不斷地搖晃著。所有人皆在旁專注地觀看,但也同時拿出神奇寶

貝球,做好當花岩怪收服失敗彈出時的戰鬥的準備。

「碰」地一聲,神奇寶貝球停止晃動。多塔走向那顆神奇寶貝球、準備撿起,但此時原本畫有壁畫的天

花板卻突然地倒塌了下來。

看到這景象,筊白筍、伊茲米與龍時皆紛紛跑到了天花板的崩落碎片波及不到的角落裡避難,唯獨才剛

撿起神奇寶貝球的多塔還來不及反應,只能僵在原地等待石塊落下來的一刻。

「多塔!」發現多塔還留在原地未去避難,跑到一半的格蕾塔便馬上調頭回去找她。她靠著沼王的水柱

尾掩護,牽著多塔奔馳到了安全的地方。「沒事吧?」跪坐在角落的石柱旁,格蕾塔抱住她、小心地護

住多塔的頭,深怕她被崩落的石塊波及到。

「啊,謝謝妳格蕾塔小姐……。」臉埋沒在格蕾塔的胸懷裡,多塔被格蕾塔給緊抱著。她面泛紅潮地由

下往上偷看了下格蕾塔,對於這樣與他人少有的親密接觸感到十分不好意思。

過了一會,崩塌停止。往上頭一看,天花板破了個大洞、上層的亮光向下照射,在遍地斷垣殘環的沙堆

上形成了個光圓。原本暴走的野生神奇寶貝們一個接著一個地鑽回土中,回到牠們原本生存的地底下。

「出口嗎?」望了眼頭頂上的破洞,格蕾塔有些困惑地說道,其後才想起自己懷裡還有人的事情。「多

、多塔,抱歉......。」她放開多塔、身子向後退了退,不好意思地搔搔臉頰。

「沒、沒關係的。」雙頰映著一抹淺淺的紅暈,多塔爬起身子,羞怯地將還坐倒在地的格蕾塔拉起。

從正對方角落走來的筊白筍,正好看到多塔拉起格蕾塔的這一幕。她抖了抖眉頭,故意地在多塔面前揉

揉眼睛、意示被她們的互動給閃到,害得多塔的臉頰瞬間爆紅了起來。

「總之,我們先上去看看吧。」走在筊白筍後面的龍時,望了眼上頭的破洞後,轉頭看向一旁的伊茲米

,問道:「能拜託你的妙娃種子嗎?伊茲米。」

「當然。」伊茲米對龍時比了個OK的手勢。「對吧,小種子?」她蹲下身子摸摸妙娃種子的背,而牠

也開心地磨蹭伊茲米的腳邊。

靠著妙娃種子的藤鞭,一行人終於爬出了遺蹟的第二層、回到了一層。爬出去破洞的瞬間,他們也同時

發現了昏厥在大石塊旁、身著探險裝備的人們。

「啊,是那些失蹤的探險家們!」叫出瑪沙那、力壯雞跟幕下力士牠們幫忙扛起那些那些探險家們,龍

時自己也背起了一個人。

「我想他們大概是誤觸陷阱,被花岩怪引誘去破壞石柱、助牠復活,利用完後被送上來這裡的。」幫忙

力壯雞扶起一位探險家,格蕾塔評估了下方才所看到的事物跟壁畫上的記載,說出自己的想法。

最後,一群人藉著筊白筍的土狼犬的嗅覺和三地鼠的勘查,終於走出了洞窟外。但不知是否因為花岩怪

的離去,而導致遺蹟內的某種因素失衡。在多塔等人出去的同時,大量的未知圖騰衝出遺蹟,地震也四

處再起。

當地震停止、多塔再次望向遺蹟的出入口時,也只剩下數個崩毀的泥磚,呈現在她的眼前。

看著那些散落的遺蹟殘骸,多塔沒來由的感到了一股失落流入心中。她拿出裝有花岩怪的神奇寶貝球、

察看,竟覺得那悲傷的失落感更強了一些。

───雖然是關著自己的地方,但待久了還是會有情感在吧。

 

多塔想著,而筊白筍的吆喝聲也在這時打斷了她的思緒。

「喂,笨蛋多塔!在不走就要丟下你囉!」幫忙幕下力士扶著探險家,已經走離原遺蹟地一段距離的筊

白筍大叫著,在旁的伊茲米也幫忙補充道:「筍子說,最後一個回到脈流鎮的要請吃飯喔!」她與筊白

筍相視而笑。

「啊,等等我啊!」多塔著急地想追上,卻跌了一跤。

從不遠處走了過來,格蕾塔笑笑地拉起跌倒在地的多塔,說道:「回去吧,多塔。」她將多塔扶起。

「啊、啊,嗯。」多塔含糊不清的回應著。結果沒想到她才剛倚著格蕾塔站起,又馬上因為踩到小石子

而沒摔了一跤,連同格蕾塔一起跌倒在地面上。

───當天,格蕾塔與多塔她們因為最後回到脈流鎮的關係,請了所有人吃了一頓大餐。

 


=========================================================================











Created: 02/01/2013
Views: 375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