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是自己提出要分開行動的,不過從分開到現在自己好像也只是漫無目的的在鎮內附近遊走罷了,開始覺得沒頭緒的有些困擾呢「呼...糖霜你覺得要去哪裡找線索呢?」雛亞噘著嘴看著腳邊的火球鼠詢問道。
在詢問的同時剛好經過了一個暗巷時好像看見了甚麼,雛亞停下來放輕了腳步往暗處一看,是人!還有一群…食夢夢?!總之…先別驚擾他們先觀察看看好了,打算如此做的少女蹲低了身子躲在牆邊,轉頭看像夥伴火球鼠,並且對他做了個噤聲的動作要求保持安靜。

雛亞看著食夢夢的動作覺得疑惑,四、五隻圍繞著躺在地上的人龐,輕輕緩慢的上下飄動著,不久後食夢夢們陸續吐出的粉紅色的煙霧就消失了,想起了解說的內容,應該是個好夢?看食夢夢消失後走像躺在地上的人,嗯…只是睡著了,撥通了通訊器打給九世先生請他來處理,放下緊張的心情但是也多了份戒心,重拾心情後,自己就往另個方向前進搜察。

一路上也不曉得會發生時麼事情,自己要小心不然哥哥會生氣呢,希望夏樹也平安無事,在恍神的同時夕陽也漸漸落下,像是蓋上一層薄紗般的傍晚,但是越晚越發現到路邊的人越來越多睡躺在地上,雛亞有些擔心的想著還是該先回去寶貝中心吧,夜幕微降火球鼠自動的燃起背上的火焰幫雛亞照明著腳邊,方便雛亞的行動,而突然之間火球鼠想是查覺了甚麼往前跑去。

「欸—糖霜!怎麼了嗎?」少女疑惑的追上自己夥伴,在未靠近時以微弱的火光似乎看見熟悉的帽子,應該,應該不是的吧…雛亞在內心想著。待火球鼠走到人身邊,雛亞也湊近了一看,不意外的一個驚呼「夏、夏樹!!?」沒想到真得是自己的同伴,手指有些顫抖的扶起倒在地上的人兒,雛亞顯的慌張「糖霜…怎麼辦…」見狀,火球鼠加強了背上火力,溫暖的火光包圍著兩人,無語的支持與幫助像是在說『我在你身邊陪著,別怕』雛亞趕受到火球鼠的心意也稍稍冷靜下來,確認對方也只是睡著了,也稍微安心了下,但是連夏樹也被波及,事情似乎變得很嚴重呢,得趕快了。

雛亞和PM合力把人抱回神奇寶貝中心後,有九世先生的幫忙,夏樹躺上了柔軟的床鋪。
『連夏樹也遭收到波及嘛…雛亞你有發現到甚麼嗎?』久世緊皺眉頭看著雛亞兩人在一旁討論著。
「只有發現食夢夢變得越來越多…」擔心夏樹的雛亞不時的轉頭看人是否清醒了,剛剛不管怎麼叫都沒有起來,該怎麼辦呢…。
久世發現眼前白髮少女根本沒在聽自己說話『雛亞?有在聽嗎?真是的…還是先想辦法叫醒她吧。』
「夏樹…你在不起來我要跟你絕交了噢!在不起來我以後都不要去找你玩了!在不起來我以後只要去找多塔玩!」九世有些無語的看著雛亞的行為,那樣叫最好是會清醒。
『好了好了,雛亞先去吃飯吧,要戰鬥也是要補充體力的阿』叼著菸的九世表示著。

吃——吃飯——?
「對!吃的!!廚房借我一下!」雛亞突然站起來大吼,一溜煙的衝進廚房,不一會就端出許多美味的佳餚「夏樹夏樹~起床吃飯了~」雛亞笑咪咪的看著睡眠中的人,眼睫微動,夏樹徵開了眼,似乎還嗅了下飯菜的香氣「恩…幾點了…好餓。」夏樹揉了揉眼睛坐起了身子「現在幾點…雛亞?!」突然被雛亞使勁的一抱,夏樹整個人都清醒了。

…醒了,竟然,醒了?!因為飯菜醒了,這…九世突然內心複雜的看著眼前兩位少女。

「夏樹…嗚哇哇哇…」夏樹醒了,雛亞也嚎啕大哭了起來。
「欸欸、雛、雛亞別哭阿…」換夏樹開始緊張的拍拍安慰著對方,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為甚麼我會在床上?一醒來整個一頭霧水的夏樹回想著,好像有人在背後,然後就…「啊!沙奈朵!跟食夢夢阿!他們讓我做夢,原因是這樣的…」夏樹開始解說著,在夢裡沙奈朵跟食夢夢所討論的話「所以他們只是肚子餓,不過也像嘴饞啦?想吃個零嘴之類的…不過造成很大的麻煩呢,他們,他們有說之後不會了」夏樹也有些無奈的說道。

『蛤?就因為肚子餓?所以雙方聯手?』九世扶著額頭,一臉頭痛,不過不久後也接聽到電話說大家陸續清醒的消息,九世也放心事情終於告一段落了了。

停止哭泣的雛亞也突然插上一句話「所以那隻食夢夢才一直跟著我啊?」指指窗外的火球鼠跟食夢夢玩在一起「所以其他食夢夢也是肚子餓囉?」抵著唇思考了下,走去了窗邊打開窗戶「食夢夢可以叫其他人來嗎?,還有沙奈朵唷~」雛亞揮揮手看食夢夢消失。

『等等…』看著雛亞的舉動,九世有不好的預感。

就在一瞬間神奇寶貝中心出充滿了食夢夢和幾位沙奈朵,拉魯拉絲等等…「那就讓大家在被催眠睡覺一次~之後就不可以這樣惡作劇了唷!」雛亞對著一群PM露出燦爛笑容後也睡倒在地上。「咦?雛亞,反了吧反了!不可以在睡著…阿…」夏樹又倒回了床上。

『給…』我等等!!!!是要讓大家清醒不是再度睡著阿,雛亞小妹妹!!可惜這番話,來不及講出自己也睡倒了。



Created: 17/02/2013
Views: 229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