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沙啞富有情慾的聲音,猶如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胡蝶拉開了門。

 

  依靠的門板驟然消失,富岡失去平衡地往後倒,落入了一個溫暖而柔軟的懷抱。

  胡蝶的信息素撲面而來,在花香之中藏著些許藥的苦味,富岡頹然地閉上眼,沒辦法了……事已至此,任他們兩個有多大的意志力都無力回天。

  「富岡先生……你現在的表情很好呢。」胡蝶手指輕輕撫摸富岡潮紅的臉,熱汗沾濕了他的額髮和眼角,嘴角滲出一點血絲,將他本應沒有血色的雙唇染得嫣紅。

  富岡被胡蝶緊緊摟在懷裡,對方飽滿的胸乳貼在自己的後背,身體敏感得不行,只是光憑胡蝶再平凡不過地呼吸,都能讓富岡隨之顫抖。

  「你想要嗎?富岡先生?」胡蝶撥開富岡的鬢髮,指尖搭在對方的衣領上:「請你放心,我不是蠻不講理的人,只要你沒有許可,我就不會有下一步動作的,富岡先生。」

  富岡蜷縮著身體,彷彿這麼做就能將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他能緊閉雙眼拒絕去看胡蝶,但卻沒辦法擋住胡蝶呼喚自己的聲音,更無法抵抗胡蝶的香氣。

  無一不是在摧毀他的思考,剝奪他的理智,將他捲入本能的深淵。

 

  他應該要吃抑制劑的……

  但他不想。

 

  為什麼不想?

  富岡迷迷糊糊地想,或許早在很久以前,早在容許胡蝶時不時打擾他的生活之前,他富岡義勇就已經迷上胡蝶忍了。

  他的手搭上了胡蝶的手腕:「……我想要。」

 

  「這話說出口,就不能反悔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