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Paste.it
01
 
 新的御主比一般的情況特殊了些。
  這說法似乎有違邏輯,但那份特殊正是源自於少女的平凡。對魔術一無所知、缺乏鍛鍊、成長於安穩、連野營時生起火來都做不到,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那都是應遠離著動亂生活的、眾多之中的普通人。
  然而諷刺地是少女手上確實烙著赤紅印咒,背負的甚至不是個人追求的勝利而是前所未聞的人理危機,羅賓漢在一旁看著自己的御主跌跌撞撞掙扎著向前爬的模樣,雖說想公事公辦卻總還是忍不住伸出手拉對方一把——不是溫柔什麼的,只是單純看著令人靜不下心罷了。
  如同此刻他身側的溫度,在冰冷堅硬的岩地上睡得不甚安穩的少女接受了他的提議,鑽進斗篷內尋求溫暖與柔軟些的依靠,卻仍保持著些許拘謹,想來是不習慣與異性有如此近距離的接觸。這麼說來的確還是那樣的年紀,他盯著篝火神情懶散,那Master也真不容易的旁觀感嘆卻比過往多了幾分遲疑,羅賓漢在心裡嘆氣,手臂將藤丸立香拉近,給了對方個更加舒適的位置。


02
  如果說沒有點期待,那當然是騙人的。
  雖然是任務、雖然是團體行動、雖然變成了強制參加從者慶典的奇怪情況——即使有著這麼多該讓人冷靜下來的客觀條件,但畢竟是夏天的南島,難免會有些所謂戀人的單獨時間的想像。
  嘛、到目前為止也只是想像而已。藤丸立香貼著網點,眼睛底下是睡眠不足的黑眼圈,覺得能如此心如止水的自己大概已經是進入了某種境界。
  當然也不是不享受的,天氣很好海很漂亮,大家一起吵吵鬧鬧觀光取材趕稿很開心,有時候不經意地近距離接觸也會稍微心跳一下。自然地餵食什麼的先不提,突然以她為對象展現的搭訕台詞功力果然還是狡猾了點,她想。那樣輕輕鬆鬆地就揭過去,她這有點複雜又有點開心的情緒倒不知道往哪擺了。
  大概就是所謂的經驗差吧,儘管弓兵相較平時也是情緒高昂不少,但約莫只是單純的夏威夷效應,和粉紅泡泡思考的她可差得遠了。藤丸立香拍拍不小心消沉下去的臉,要自己成熟些別在這上頭鑽牛角尖,眼角餘光瞄見了和原稿埋頭苦戰中的貞德Alter,勾起嘴角伸個懶腰重整了氣勢。
  總而言之,原稿優先!

03
  初吻是帶著檸檬味的。
  雖然是沒有那樣的憧憬——說來她還常被同儕嫌棄沒有戀愛神經,但至少想過緊張青澀之類的,也是足夠老套的形容。那仍然平穩安逸的日子裡,她的初戀始終沒能發芽,而這份想像便是一起停在了籠統曖昧的階段上。
  俗人如藤丸立香又怎能預測到,她的人生一夕間變得波瀾壯闊,她在這樣的生活中反而暗戀上人了。嘴上輕浮不在意,卻比誰都細心照顧人的弓兵,初心者如她也沒敢求什麼實質發展,待在一起的時間能稍微多一些、距離比起一般再近一些,就足以令她竊喜展顏,好滿足得令某些戀愛經驗豐富的女性英靈可說是恨鐵不成鋼。
  所以她認為這事真的是個意外,一個意圖的、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