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樓在加洛背後被火焰吞噬,背光的身影令古雷無法看清他的表情,嬌小的孩童像走投無路的幼獸盲目地飛撲到自己身上。
  古雷用僅剩的右手環抱住他。
  明明十分排斥和他人肢體接觸的古雷,在此時居然沒有任何反感,沸騰不止的思緒也一瞬間冷靜下來。
  「沒事了。」古雷聽見自己這麼說,他托住孩子的身體站起來讓對方攀住自己肩頭,他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了,就算現實往往不如預期,但古雷相信自己有能力將失序的狀況導回正軌。
  懷中的孩子正是一切的關鍵。  
  「別怕,你現在安全了。」
  在以往古雷對肢體接觸非常牴觸,年幼的時候只有在表現傑出的時候才能得到一個嘉獎的擁抱,成年之後更是只有公開表揚的時候才有握手的機會,能夠這樣極近距離地看著古雷幾乎是不可能的,更何況加洛現在鼻腔充滿了古雷的味道,早就嗅不到刺鼻的燒焦味,古雷溫暖的體溫甚至比身後的熊熊烈火來得更鮮明。
  他近乎貪婪地想要擁有這一切。
  「你的家人呢?」古雷帶著孩子緩緩離開火場,鳴笛聲由遠而近地傳來,來到他們的面前。
  加洛搖搖頭,他對原生家人的印象十分模糊,閉上眼回想這個詞彙,聯想而到的都是古雷,就算他們關係從未如家人一般親密。
  「那我當你的家人好嗎?」
  懷中的人輕輕點點頭,古雷隱隱勾起了個笑容,在看見消防隊員和鎂光燈後又收斂下來。
  「我叫古雷.佛塞特;孩子,你的名字是?」
  加洛閉上眼定了定心神,至少現在絕對不可以露出馬腳:「加洛,加洛.提莫斯。」
  「加洛。」

  現在,他成為了這個孩子的英雄。
  未來,他會成為這個世界的英雄。

  讓我們的命運從此刻開始糾纏不休吧。

 

 

  加洛眨眨眼,摸了摸自己的鎖骨,那是領子的位置。
  古雷再度哼笑了聲,點頭許可。

  接獲古雷的首肯,加洛終於可以伸手觸摸古雷的衣領,為他將制服一一解開。
  脆弱的喉結,精緻的鎖骨,帶有些許汗意的外衣被剝開,露出素色的裡衣,發達的肌肉在薄薄的衣服下畫出分明的線條,不知道是不是加洛的錯覺,他感覺室溫升高,體溫也熱得像發燒。
  幫古雷脫下外套,加洛抬頭又瞅了古雷一眼,對下一步猶疑不定。
  「不願意嗎?」
  古雷特別而低沉的嗓音在加洛頭頂落下,加洛嚥了口口水:「不是。」說完便掀開了古雷的衣襬。
  對方露出的腹肌遠比自己結實,加洛顫抖著手情不自禁地撫摸,炙熱的觸感有別於一般人的體溫。
  加洛知道古雷厭惡使用普羅米亞的能力,所以在普羅米亞失控的時候就打算絕不復原自己的左手,但同時古雷也明白自己與普羅米亞契合度相當高,因此就算身為普羅米亞的奴隸,他也會淋漓盡致地利用這份力量,無論是用在哪裡。
  「不繼續嗎?」
  加洛頓了頓,指尖停在腰帶上不敢再動彈,穿著整齊的白色的西裝褲下,被巨物頂出一個不自然的隆起。
  「還是不敢,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