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

  「你的同事們還喜歡草莓奶油蛋糕嗎?」
  工坊主人把這次委託的物品收在籃子裡遞給取貨的姜狼,姜狼面無表情地接過:「你的手藝是大家都認可的。」
  「哦──」工坊主人點點頭:「那你呢?你喜歡嗎?」
  姜狼的臉色不自然地回答:「既然大家都認可,那就不會不喜歡吧。」
  「嗯、嗯,是挑不出錯的答案呢。」工坊主人從懷裡拿出了一個小小的玻璃瓶:「這是羅賓剛剛轉交給我的香水,你要不要收下?」
  「香水?」
  「對呀,要不要先聞聞看呢?」工坊主人不等姜狼說話,就先壓了一下香水瓶,姜狼猝不及防地將香味全數吸了進去。
  濃郁的味道刺激鼻腔黏膜,大腦似乎接收到了某種暗號,所有細胞瞬間惶惶不安地發出訊息。
  可是要用詞語形容這種坐立難安的感受,姜狼辦不到。

  「怎麼樣?你感覺滿喜歡的,羅賓也說比較適合你,那就送你囉。」工坊主人把香水瓶放在姜狼的掌心中,那個小小的六角瓶也就他的一個掌心大而已。
  姜狼覺得腦袋沉重,思考變得有些混沌,沒說什麼地收下了香水瓶。

  工坊主人和自己揮手道別,姜狼心裡鬆了口氣。
  他隱隱覺得好像有什麼不對,可他說不上來。

 

PART2

  廣場中央的星星樹散發著淡淡的光芒,大片樹蔭下是個十分適合野餐的地點。
  喵喵蹦蹦跳跳地用腳掃開地上的殘雪和落葉,挑了塊乾淨又平坦的地方:「就這裡吧。」
  「嗯──不錯呢,就是冷了點。」
  「人多就不冷了吧。」
  「嗯……」美美摸了摸自己的兔耳朵,若有所思。
  姜狼驚恐地大幅度搖頭,鐵鍊撞擊嘴套發出鏘啷鏘啷的聲音。
  不過另外兩人對姜狼的反應視若無睹,喵喵見美美沒有反應又催促道:「美美──我肚子餓了,我們快點開始嘛。」
  「好,我們先吃東西。」

  美美在地上鋪好野餐墊後,喵喵就迫不急待坐上去,一一把籃子裡的食物拿出來,清一色都是工坊主人做的早餐楓糖鬆餅,足足有十多份。
  手腕上的布條被美美解開,改繫在姜狼腫脹的陰莖根部,柱身都是剛剛走過來的路上分泌的淫液。
  「光是赤裸走在路上就興奮成這樣了嗎?」美美緊緊綁住姜狼的性器,布條勒出了一圈陷進去的凹痕,色澤逐漸轉成青紫,姜狼痛得冷汗直流,可是陰莖卻絲毫沒有疲軟的跡象,反而更加硬挺。
  鐵鍊被扯了兩下,姜狼意會,默默地正要坐下,美美卻瞥了他一眼,他急忙調整雙腳的位置,最終端正地坐在美美腳邊。
  所謂的端正坐姿,就是蹲坐在地上,屁股著地,雙膝靠胸,肩膀內縮,雙手放在腿間,掌心碰地,就算對人類體型的姜狼來說,這個姿勢十分屈辱,但是對小狗來說,這是再正常不過的姿勢。
  「真乖。」美美獎勵似地撫摸姜狼的頭頂:「想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