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願*第六篇

 

上篇請走這

 

 

  安靜的夜裡,兩個小小身影走在陰暗的道路上,前面比較大的孩子緊抓著後面孩子的手,像是在尋找著什麼。

 

  而在兩人沒注意到的角落,還有另一個身影悄悄的跟在他們後面。

 

* * * * * 

 

  馬格瑞德看著孿生弟弟以及宛如親妹妹的莉安越走越偏僻,已經到了平時他們不會接近的、貧民窟的中心地帶,他壓下心裡的不安,放輕腳步,繼續跟在卡米特跟莉安後面。

 

  而在前面的卡米特跟莉安則是顯得有些擔憂,他們剛剛回到貧民窟的家裡時發現家裡的東西已經好一陣子沒動過了,連之前卡米特他們送來的麵包也已經發黴,埃黎恩也不在裡面。卡米特花了點時間從裡面找出一件他們從沒看過的衣服,被塞在角落,那件衣服很華麗,卻也異常的暴露,但無論是莉安還是埃黎恩都不曾穿過這種衣服,更不可能是男孩子的席安的,他們都為此感到疑惑,但這間屋子也不像是有被人入侵過的模樣。

 

  卡米特握緊了莉安的手,有些緊張的四處聽著周圍的動靜,說真的,他從來沒有在這種時間來到貧民窟,而夜晚的海國光源十分稀少,更何況是遠離宮殿的貧民窟,此時幾乎是一片漆黑。對年幼的孩子來說,這十分容易讓他們感到恐懼。

 

  「卡爾哥哥……我們回去啦……」莉安雖然是個很有精力的孩子,但仍是無法抵抗睡魔的侵襲,藍色的眼睛眨啊眨的,看起來像是隨時都會閉起來。「我們明天再來好不好……莉安想睡覺了……」

 

  卡米特看著昏昏欲睡的莉安,他也覺得有點累了,還是明天再來吧?

 

  正當卡米特這麼想的時候,前方卻出現了光源以及男人們胡言亂語的吵雜聲,卡米特注意到之後連忙帶著莉安躲到一旁的小巷裡。

 

  跟在後頭的馬格瑞德自然也跟著躲進某處街上看不見的死角。孩子們靜靜的等待著這群很明顯是喝醉酒的男人走過去。

 

  「啊—沒想到居然來了個這麼漂亮的小妞啊!」其中一個男人渾身酒臭、大笑著拍拍自己的朋友,「給你吃到年輕貨啊,真是撿了個便宜啊!」

 

  那個男人也喝醉了,肥胖的身軀搖搖晃晃的走著,然後有些嫌棄似的說:「想那金髮碧眼的小妞肯定賣過不少次了!哪來值錢?」

 

  「哎呀!不過也是個漂亮的妞嘛!總比那些劣質的老女人要好吧?」一旁另一個男人有些噁心的笑了起來,「不過他們可真厲害啊,找得到這種貨色,看那金髮多漂亮啊!」

 

  「哼!虧他們還知道要找年輕貨色、雖然她實在是沒什麼技巧可言。」肥胖男人又哼了一聲:「算了,既然都接受了這麼好的待遇了,在以後的交易上面就多優待他們一些好了。」

 

  後頭一名從頭到尾都沒出聲的男人低低的應了聲。

 

  那群男人慢悠悠的走過孩子們藏身的地點,完全沒注意到他們。

 

  莉安看著卡米特,他從剛剛開始聽到男人們的對話開始就有些慌張,那個小妞?金髮碧眼?為什麼他覺得聽起來好像有哪裡不對?

 

  馬格瑞德當然也聽到了男人們的對話,聽到那些話其實他心裡多少有底了,雖然他心裡也靜不下來,但目前、當務之急的是,卡米特跟莉安,絕不能讓他們倆去到危險的地方,埃黎恩的事雖然也很重要,但他更擔心卡米特聽到這些話的反應。

 

  而莉安已經開始不耐煩,她沒有去思考那些男人說的話,她只是很想睡覺,因此莉安開始拉卡米特的袖子,「卡爾哥哥,我們回去了啦!我好累好想睡覺喔!」

 

  「莉安,你等一下好嗎?」卡米特看著莉安,她累了,那還是不要帶她去好了,他決定自己一個人去那群男人來的方向看看。

 

  「唔?」莉安看著卡米特,「卡爾哥哥,你要去哪裡?」

 

  「去確認一件事,我很快就會回來!」卡米特把莉安往巷子的更裡面推去,接著抓起旁邊的東西充當屏障,「千萬不要出聲,也不要跑出來,要等到看到我來接你才可以出來!」

 

  「喔……」

 

  卡米特跑出來的時候,馬格瑞德也發現了,他馬上跟上前,卻發現莉安沒有跟著。他在卡米特他們藏身的巷子裡看了下,確定卡米特應該是有好好的把莉安安置好之後才跟著走向前去。

 

  卡米特還沒有發現兄長跟在自己的後面,他專注的聆聽著四周的動靜。

 

  前面某處有一點不太自然的聲響,有一群人在前方吵鬧著,卡米特聽見了之後放輕腳步往那邊走去。越是靠近,那群男人的吵雜聲就越是清楚,而卡米特也聽見了那群人在討論的人,那個他不太願意相信的事實。

 

  馬格瑞德看了看自己的孿生弟弟越靠越近,本想阻止卻還是放棄了,他已經錯過叫住卡米特的最好時機了,現在能做的,只有躲在這邊觀察那裡的動靜了,要是情況不對,起碼他可以掩護卡米特逃跑……

 

  卡米特停在一個轉角處,另一邊就是那群男人的聚集處,理智告訴他他這麼做很危險、他們說的不一定是他所擔心的那個人、要是發生什麼意外——但這些都比不過他想要立刻知道事實的想法,他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把頭伸出去觀察情況。

 

 

 

  一群男人圍著微弱的光源坐成一圈,喝著酒,像是絲毫不介意現在是夜晚一般的大聲喧嘩、爭執著。

 

  「就說那小妞是個賺錢的好工具!你看最近的交易多順利啊!」

 

  「哼!要不是我提出了這個提議,你說不定還不知道可以這樣做咧!」

 

  「那小妞是我發現的啊!」

 

  「通通都閉嘴啦!要不是我讓她爸欠我們那麼多錢你們以為你們會有這個機會嗎?」

 

  「在說什麼啊明明就是我的功勞……」

 

  男人們的爭執持續著。

 

  卡米特在確認過所有的男人都不會注意到他這個方向之後,便開始尋找四周是否有他擔憂的那位友人的身影。

 

  然後他注意到了,在一個黑暗的角落,他看見那名金髮的少女蜷縮在角落,身上破破爛爛,除了衣服還多少看得出來是新的以外身上充滿著瘀青以及傷痕,腳上甚至還有一條繩子。

 

  卡米特瞪大了眼。

 

  那是埃黎恩沒錯,她在一次又一次的被迫賣身之後已經越來越憔悴,雖然並沒有變的消瘦卻讓人感覺得到那個身軀已經破爛不堪。她無法離開這群男人的身邊,他們把她綁著,不論是白天還是晚上、就像是眷養家畜一樣的用條繩子綁著,屈辱不堪。

 

  卡米特渾身顫抖起來,他沒想到是如此殘酷、埃黎恩、埃黎恩究竟被這樣對待多久了?那個弱小卻堅強的少女、那個他們總是開朗堅強得讓他們憧憬的少女,怎麼會變成如今這副模樣?

 

  就在這時,一名男人說道:「喂!叫她過來到個酒吧?都是男人幫我倒酒有夠噁心的!」

 

  「嫌棄什麼啊你這混帳!」

 

  週遭的男人又開始吵雜起來,這時一個男人拉了下繩子,「喂!過來倒酒!」

 

  埃黎恩搖搖晃晃的站起來,雙眼無神的走向那群男人,伸出了發顫的手要接過那個酒瓶。

 

  「你在發什麼抖啊!」一個男人猛的站起來對著埃黎恩怒吼著,「你也是為了還該還的債才會在這邊的,要怪就去怪你的父親,不要在這邊裝可憐!」

 

  埃黎恩被吼的渾身顫抖,她克制著自己想哭的衝動硬是擠出一個笑臉,「不、不好意思……我只是有點累……」

 

  「哼!你父親可讓我們損失了不少啊!我們可常常在交易的途中被他破壞啊!你當然要好好的幫他償還我們的損失啊!」一個男人胡言亂語的說著,接著其他男人也笑了起來、那笑聲讓躲在旁邊看的卡米特感到不舒服,充滿了惡意、讓人感到噁心。

 

  「啊!」就在這時,埃黎恩一個不穩跌倒在地上,這不是她沒走好路,而是被旁邊一個男人用腳絆倒了,酒瓶碎了,酒水灑了一地、劣質的酒臭味瀰漫在空氣中——旁邊的男人開始叫囂起來,「叫你倒酒你還真的把酒倒掉了啊!看一瓶酒被你灑在地上多浪費!」

 

  「對不起、對不起……」埃黎恩跪在地上,拚命道歉,然後被一個男人踹了一腳,柔弱的少女被這麼一踹根本沒有防禦的能力,埃黎恩在地上蜷縮起身子然後被男人一腳踢開。

 

  「喂!別在她身上留下傷痕啊!我們還得靠她的身體進行交易啊!」一旁,一個喝著所剩不多的酒的男人緩慢的說著。

 

  「哼!反正最近都沒有什麼交易了,最近都看這娘們一副要死不活的臉也看得不爽,趁現在多打一點才不會影響到之後的交易!」那男人又多踹了幾腳,埃黎恩已經連出聲喊痛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單方面的被那男人毆打。

 

  卡米特摀住自己的嘴,他差一點就要喊叫出聲,埃黎恩!她究竟在這裡受了多久的苦?他們居然如此無知!居然就這麼讓埃黎恩在這裡受了這樣的屈辱……卡米特幾乎快被自己的自責感淹沒。而這時,那個男人已經停止了對埃黎恩的施暴,然後坐回一旁拿著另一瓶酒開始喝起來。

 

  埃黎恩只能緩緩的站起身,拖著腳上的繩子慢慢走回原本的角落,又回到原本縮成一團的姿勢。

 

  卡米特看見埃黎恩縮回角落,他顫抖著蹲下身隱藏好自己的身形、他被這樣的情況震懾到已經什麼都說不出來,他滿腦子只剩下埃黎恩受到傷害的情形……不行這樣……他必須要救埃黎恩出來——卡米特什麼後果都沒想到、他只想救出埃黎恩……

 

  馬格瑞德注意到前面的不對勁了,他按耐下自己心中的不安繼續躲在後面,但心裡卻希望自己的弟弟別做出傻事——不要衝動啊,卡爾。

 

  卡米特卻當然聽不見孿生哥哥的心聲,他現在滿腦子只剩下要救出埃黎恩這件事。已經不需要去考慮其他的事情了,現在埃黎恩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卡米特拾起一塊略顯銳利的石頭放進口袋。

 

  卡米特看著那群男人一個一個的醉倒、在地上歪七扭八的躺成一團,他再次確認每一個男人都睡熟之後他拿起另一塊小石子把他往埃黎恩的身邊丟過去。

 

  叩叩。小石子滾到埃黎恩身邊,在安靜的夜裡發出了不算大聲的聲響,但卻成功的吸引了埃黎恩的注意力,她抬起頭,看見卡米特站在角落的陰影中,臉上是擔憂的表情,她瞪大眼。

 

  卡米特看了看埃黎恩,做出了要對方保持安靜的手勢,接著再看一下那群男人們,確認他們短時間內不會這麼醒來之後,他便小心翼翼的走到埃黎恩身邊,不發一語的蹲下來就開始用剛剛放進口袋的石頭幫埃黎恩切割繩子。

 

  「卡爾,你怎麼會在這裡?」埃黎恩顫抖著問,她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看見卡米特,她意識到自己現在的狼狽模樣,把自己抱得更緊,「你不覺得我很噁心嗎?」

這樣的自己,好噁心。被一群男人們利用來做噁心的事情、被侵犯的自己,好噁心。

 

  卡米特看著埃黎恩,露出了一個有些顫抖的笑容,「不會,埃黎恩還是很乾淨的,莉安跟席安都很想你呢!」他用那塊尖銳的石頭持續不斷的割著繩子,繼續安撫著眼前的少女,「我們快點回去吧。」

 

  埃黎恩聽到後只是看著卡米特露出有些複雜的表情,但不再說話。

 

To be continued......

 下篇點此



Created: 24/08/2013
Visits: 134
Online: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