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捏造,已從夢之咲畢業並被事務所簽下出道的Trickstar

※前後兩段無連貫請注意

 

 

 

  離尚聽得見樹梢蟬聲的校園生活十分遙遠的仲夏,奔騰的暑氣隨著氣流迎面向他襲來,連間奏的換氣都染上一層屬於盛夏的灼熱,在彷彿能將人融化的高溫下,演唱會順勢來到了整場的氣氛最高點。

  「接下來是最符合這個季節的曲子──DIAMOND SUMMER!」他高高舉起握住麥克風的手,從臉側滑落的汗珠一瞬間折射出足以令視線模糊的耀眼光芒。

  明星記得第一次唱出這首歌曲時,也是全身暴露於夏季的高溫之下,但那沒有半點遮陽的露天舞台,卻是擁有最佳伸展度的場所,如同此刻他們所站立的這個地方。

  為了紀念集大成的專輯發售,從春季的四月起開始進行國內巡迴的Trickstar終於迎來了六月中的最後一場演出,考量前幾場門票皆迅速售罄的熱銷狀況,為了能夠容納更多的觀眾,特意在作為追加演出的最終場選擇了戶外舞台。與炎熱的長時抗戰不管對粉絲還是偶像而言,無疑都是艱鉅的挑戰。

  明快的節奏隨著倒數流入耳麥,籠罩於烈日之下複雜的舞步正以驚人的速度消磨著他的體力,但粉絲們聲嘶力竭的應援卻給予了足以抗衡疲憊的亢奮感,高漲的情緒與排山倒海而來的熱情逐漸融為一體。

  奮力自舞台一躍,今日的天空是與歌詞十分相襯的青色,純粹無暇的色彩令明星想起在與Eve共演時看見的那片晴空。

 

  Sunshine 青空に 届くように──

 

  這個小節是青組與紅組的站位交替,然而身體卻忽然不聽使喚……刺眼的陽光炫目了雙眼,連同意識覆蓋上朦朧的白光。

  「明星!」

  破壞預定和諧的噪音混雜著熟悉的聲調,一同將他捲入黑暗的喧囂之中。

 

  ※

 

  連同原先預定的生日粉絲見面會在內,經紀人一並取消了這週明星必須參與的所有工作,足足給了七日的強制放假,畢竟身體狀況是偶像被擺在優先順位的資產,本次安排事務所連半秒都沒猶豫便直接點頭答應。

  本來想抗議用不著休息那麼多天,但團員們不容反駁的眼神令他選擇乖乖閉上嘴巴,一反過往學生時代的任性,時間的歷練使他學會了對於現實的取捨。就當作是意外的假期吧,擔心他的人可不光只有身邊的人呢──明星如此說服自己。

  「嗯……我記得是公園正中央的櫻花樹來著,很久沒有回到這裡總覺得很陌生呢,啊!大吉不可以隨便挖洞──」連忙阻止愛犬進入挖土機模式,明星手忙腳亂地將柴犬直接抱離地面,畢竟是公園要是挖出太多坑洞可是會被人罵的。

  「大吉你是不是變胖了啊!上次回家時好像沒有那麼重啊。」心中做著麻煩母親控管大吉身材的打算,明星望著已和盛開二字擦身而過的櫻花樹,注意力逐漸渙散。

 

  盛夏的櫻花樹不會開花是理所當然的,但依然令人感到寂寞呢。

  「不行不行,差點就忘了特地過來這裡的目的了!」

 

  六月二十二日的今日,是明星スバル的生日。

  在這個充滿回憶的櫻花公園,他前來替多年以來的心結做一個了斷。

  過去曾有一段時間他十分厭惡自己的生日,因為那是父親再也回不了家,剝奪了誕生與祝福涵義,遭到歪曲並被賦予詛咒的日子。他的家庭因此產生了巨大的變故,色彩斑斕的童年轉眼間變了調,開始了躲躲藏藏、掩人耳目度日的生活。

  但在櫻花含苞待放的夜晚裡,他與命運的星星們相遇了。從那日起高掛天空的太陽成為了肉眼可見的昴宿星團,比起孤身一人照亮世界,和信賴的伙伴一同照亮整片漆黑的夜空才是他所追求的夢想。

  那是他最喜歡、最憧憬的父親沒能伸手觸及的可能性。

  所以明星決定把一年級時埋在樹根下的彈珠挖出,當年以最重要的寶物當作交換做了戒物許願,但即便不用相信屬於櫻花樹的傳說──他也早已得到比彈珠更加耀眼的東西了。

  「果然大吉くん也在啊,畢竟這裡是明星的遛狗路線啊。」

  「好懷念呢~是在我們參與金星杯前四人剛好聚集的櫻花公園呢。」

   「那個時候完全沒想到會在之後組成Trickstar,更沒想過畢業後還能以四人的名義一起活動呢。」

  轉過身子,最熟悉的三個人站在他的身後,「欸?你們不是應該一起上通告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那個綜藝節目啊,因為企劃更動的緣故非常巧合的延期了。」冰鷹解釋道,接著皺起眉頭一副說教的起手式,「話說回來我早上就把順延通知放在群組了,你該不會是那種閒下來就不看訊息的類型吧……」

  「人家好歹是壽星今日就別說教了吧冰鷹くん……」遊木不禁苦笑,雖然這個發展完全在預料之內。

  「北斗還是老樣子很不坦率哪……明明最先提想替スバル慶生的人是你呢。」擺擺手衣更直接出賣了自家隊長,接著得到了壽星本人極為誇張的反應,「哇──ホッケ~終於開竅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