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人任務】遊樂園的騷動

訓練家咢翎:A路線(文)

訓練家流卡:B路線(圖)

 

 

 

 

 

「咢翎,那邊拜託你了。」

 

你這麼說,隨後頭也不回的往發電設施的方向跑去。

我目送著你離去的背影,跟那一天一模一樣。

你總是這樣,比誰都果斷、比誰都強硬、比誰都堅強、比誰都──

 

而我,想守護的正是──那樣的你。

 

 

 

時間倒退到十小時前,咢翎一個人在流卡投宿的旅館樓上徘徊。

 

重新更正,應該是一個人加一隻神奇寶貝。索羅亞看著來回踱步的咢翎,不經想著,路人一定覺得這個人在幹嘛吧?再不阻止他,恐怕在他擬好稿之前已經被旅館內的人發現了。

 

「你要走到什麼時候啊?」忍不住開口提問。

「欸、……」被索羅亞這麼提醒,咢翎停下腳步。

 

──約他去遊樂園玩。

 

昨天是這麼討論的,但說實話,至今依然很迷網。

會不會很奇怪?會不會太突然?會不會流卡有事?會不會流卡其實不喜歡遊樂園?很奇怪吧、明明自己並不是會思考這麼多的人,但對象一旦是他就覺得全部都亂套了。

咢翎低下身著面對著索羅亞開口。

 

「會不會很奇怪?」

「啊?」索羅亞歪著頭表示不懂。

「我的樣子。」咢翎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裝扮。

「跟平常一樣啊!」萬年的圍巾加外套。

「你覺得他在嗎?」

「這時間他一定還在睡覺拉!」時間是早上八點。

「突然邀他不會太突然…嗎」

「你們不是青梅竹馬嗎!?」

「萬一他有事怎麼辦…」

「你先邀了再說啊!」

「他不喜歡遊樂園怎麼辦──」還沒說完已經被後者怒吼打斷。

「就說你先邀了再說啊!!!!」

 

開什麼玩笑啊。索羅亞忍不住這麼想。人類都是這模樣嗎?還是說談戀愛的人智商都會降低?雖然說自己的訓練家平常就這副模樣,還是讓人很不耐煩。說到底只不過是開口約人一起去玩,索羅亞完全不覺得這有什麼難開口的。

 

「你再磨蹭就我去幫你說了喔!」

回想昨天的慘狀,咢翎瞬間鐵青了臉。如果讓索羅亞變成的自己對流卡說那些話,估計他從此以後就沒臉見流卡了,於是咢翎立刻抱起索羅亞。

 

「說…我會說拉…」

咢翎低著頭。像是下了什麼重大決心似的進入旅館。恩對啊就只是約去遊樂園而已很平常的沒有任何意思所以不用太在意。但是他很清楚,即使這麼告訴自己,也只是為了要幫自己壯膽罷了。

來到流卡投宿的房間門口,咢翎深呼吸了一口氣,呼──吸──,恩、沒問題,如果是旁人看了這樣的自己,一定會覺得很奇怪吧,但如果不做好心理準備,手就會忍不住顫抖。這麼想的同時咢翎按下了門鈴。

 

叮咚──

 

第一次。

 

叮咚──

 

第二次。

 

叮咚──

 

按了第三次門鈴,依然鴉雀無聲,咢翎只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不、不在耶…」參雜失望跟鬆了一口氣的心情,咢翎這麼說。

「應該還在睡覺吧?」索羅亞篤定的說。

就在一人一PM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突然身後傳來耳熟的聲音。

 

「咦?咢翎?」

咢翎驚嚇的轉身看到流卡手拎著塑膠袋站在自己身後。

「……!…痾、…早安」一片空白的大腦勉強吐出了問候語。

「你今天還真早啊?」篤定流卡一定還在熟睡的索羅亞開口。

「嘿嘿、因為我去買伊布他們的早餐。」晃了晃手中的塑膠袋,流卡得意的笑了一笑。

「恩~?話說流卡你今天有空、嗎──」話說到一半索羅亞突然被咢翎壓低了頭。不是都叫你不要說了嗎──!咢翎在內心說。如果靠你的話要等幾百年啊!彷彿可以聽到索羅亞在內心回答。

「有空啊!怎麼了?要去哪裡玩嗎?」流卡歪著頭回答。

 

快說啊!現在是好機會!索羅亞用眼神對咢翎這麼說。

 

「流卡…」咢翎帶著些微顫抖的口氣說。

「可以陪我去、遊樂園嗎?」

 

 

**

 

 

「接下來去搭雲霄飛車吧!」一個少女拉著男孩的手興奮的說。

「不用那麼急拉,雲霄飛車又不會跑掉。」男孩失笑得說。

少女興奮不已的模樣在男孩眼中顯得十分可愛。

 

「快點、快點拉!」

是青梅竹馬嗎?亦或是剛交往的情侶呢,少女跟男孩的感覺似乎很好,應該也不是第一次來遊樂園玩了吧。咢翎看著朝雲霄飛車設施跑去的兩人默默的思考著。隨後拿著剛剛在販賣機買的礦泉水往旁邊的長椅走去。

 

「流卡你…還好吧?」

咢翎將礦泉水遞給流卡,流卡接過礦泉水喝了幾口。咢翎順手拍了拍流卡的背,想藉此幫他舒緩一些不舒服的感覺。流卡低著頭,表情似乎有些低落。

 

「對不起…咢翎…難得來遊樂園…」

流卡的道歉不是沒有來由的,早上約好要去遊樂園後便簡單收拾一下行李出發了,剛抵達遊樂園時流卡比誰都還要興奮,發氣球的圈圈熊先生、咖啡杯、旋轉小火馬,不管是什麼都讓他們感到開心。

接著因為流卡看到了章魚桶──那是個以章魚桶為造型,在吸盤底端接下乘客座位,章魚本身會原地旋轉,觸腳上下擺動,座位也會跟著旋轉的刺激遊樂設施──兩人便決定要搭乘這個設施。

沒想到過程中,因為極度高速的旋轉及上下擺動,流卡突然感到強烈的不適及噁心感。為了緩解噁心感只能坐在長椅上休息,而由咢翎負責去買水回來,也因為如此,從他們到遊樂園到現在他們只玩過一個遊樂設施。

似乎對此感到很愧疚的流卡皺著眉頭嘟著嘴,咢翎看著這樣的流卡微微的笑了,總是這樣,即使是對這樣的自己還是這麼認真的看待,並且為自己著想,對這一點一直非常感謝。

「沒關係。」重要的並不是來遊樂園這件事,而是跟流卡一起出門這件事本身的意義對咢翎來說就不一樣。不過眼下並沒有要告訴流卡的打算。

「這個遊樂園…營業到晚上…」

 

聽到咢翎這麼說後,流卡也跟著笑了。打起了精神。

「對啊、聽說晚上,還會有煙火。」

「一起、看吧…」

 

 

**

 

 

"咢翎,那邊拜託你了。"

 

咢翎看著流卡離去的背影一陣子後,轉身往反方向跑去。

事情發生得很突然,在流卡跟咢翎準備去搭乘摩天輪觀賞待會要進行的煙火表演時,遊樂園突然陷入一片漆黑。同時天空出現了大量的叉字蝠,讓眾人驚慌不已。

 

"咢翎!快看!"

順著流卡手指的方向看過去,摩天輪上方有一個小小的黃點,似乎正被叉字蝠攻擊中,那小小的黃點……是神奇寶貝嗎?距離太遠所以沒有辦法看清楚目標物。正當咢翎想瞇起眼嘗試看清楚時,流卡已經衝了出去。

 

"流卡!"

"我去救他!那些叉字蝠就交給你了!"

 

咢翎看著一群叉字蝠在空中高速飛行,有些在接近地面時險些就要攻擊到群眾,這樣下去很危險。咢翎拿出神奇寶貝球。

 

「必須要…阻止他們。」

咢翎丟出了索羅亞、鈴鐺響跟黑暗鴉的寶貝球。並且吩咐他們去阻止亂衝的叉字蝠們,自己則接著拿出熱帶龍的寶貝球叫出熱帶龍,隨後跨上熱帶龍的背上飛上了天。

 

"這麼多叉字蝠集體攻擊一隻神奇寶貝,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才對。"

嘗試在空中找尋一些線索,咢翎四處張望著。就在這時,突然瞥見遠處的樹叢裡閃過一陣紅光,因為是在一片漆黑的環境下所以看得格外清楚。

 

「熱帶龍,那邊。」

順著光源的方向飛過去,順利著陸的咢翎尋找著發出光源的物體。

「恩?你是──」

 

 

**

 

6tnop2n.jpg

 

**

 

 

咢翎看著抱著電擊怪的流卡朝這邊走來。

似乎很中意流卡的樣子在流卡的胸前開心的蹭著。
……恩?這心情是怎麼回事?

 

簡單來說就是不愉悅。

 

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事情的時候,要快點把發生什麼事告訴流卡。但從剛剛開始那隻電擊怪好像就在瞪著自己呢是自己的錯覺嗎不不是吧絕對是在做名為挑釁的舉動嘛雖然自己沒有過那樣的經驗但如果在這裡敗下陣來的話就太沒道理了,畢竟一直陪在流卡身邊的不是自己嗎?

 

「咢翎?」

流卡歪著頭看著沉默一陣子的咢翎,後者在聽到叫喚後像是做虧心事被抓到的小孩般慌忙的別開視線。

「你看,剛剛被攻擊的就是這孩子。」

 

流卡將電擊怪用兩手舉到咢翎眼前,一人一PM互看了幾秒彼此都沒有說話,咢翎還難得的皺起了眉頭。恩?是特別投緣嗎?流卡這麼想著。

 

「恩……已經知道、叉字蝠攻擊的原因了…」

咢翎向後示意,熱帶龍緩緩從樹叢中走了出來,背上載著一隻超音蝠,似乎是受傷的樣子看上去十分虛弱。咢翎回想起數小時前發現超音蝠的時候,還以為他已經沒有呼吸了,但他突然用高分貝的音量像在喊著什麼。

 

 

"──求求你!救救他!救救那個人"

 

像是拼盡全力的吶喊,透過鈴鐺響的心電感應傳達到了腦中。

 

"我、我跟他約好的,要在今天一起來遊樂園玩,還把家裡珍貴的禮物送給了他。但是出門前卻被爸爸他們發現了。"

是一個很常見卻沒有想到會真的在現實中被自己碰上的故事。超音蝠跟電擊怪愛上了彼此卻遭到家人反對。

 

"不管爸爸怎麼說!我都要跟那個人在一起!"

這麼強調立場的下場就是被痛打一頓,雖然被關在家裡,但因為家中大人都為了奪回自己送給電擊怪的東西全都出門了,逮到機會便拖著傷痕累累的身子勉強追到了遊樂園,但在途中卻體力不支而昏睡在草叢中。

說到超音蝠送給了電擊怪什麼,貌似是家中代代相傳的寶石之類的東西。不過擅自將那種東西拿來送給喜歡的人好嗎?估計就是因為這樣才會被痛打的吧。

 

 

「──好像就是這樣。這樣只要電擊怪願意把那個寶石還給叉字蝠他們的話,就可以解決了吧。」

咢翎看了看依然黏在流卡懷中的電擊怪。

實在看不出來他跟超音蝠相愛的感覺。真的沒有認錯嗎。確定是同一隻神奇寶貝嗎。不禁讓人抱持著這樣的懷疑,所有人將視線集中在電擊怪身上。

 

『恩?寶石?可以啊。我想應該掉在發電設施那邊吧。』

相較超音蝠要賭上自己性命般沉重的語氣,電擊怪表現的十分輕鬆。

 

「恩?」

所以真的沒認錯嗎?

 

『對不起,超音蝠姊姊。果然我們在一起還是不太可行的,我、我決定要跟這個人在一起了!』說完電擊怪再次抱緊流卡。

 

「哈?!」驚訝的人。

『啥?!』驚訝的超音蝠。

 

「話說你居然是大姐嗎?!」

不愧是流卡,比起電擊怪輕率的發言關注的地方就是跟一般人不一樣。

不過這麼一來也就完全可以理解家人強烈反對的理由了。

 

 

**

 

 

 

「結果還是來不及看煙火呢。」

在騷動結束後為了要處理被破壞的園區而緊急停止了營業,而且因為突然斷電的關係器材也不知道有沒有受到損壞,所以最快也要後天才能重新營業。

 

「恩…」

有點遺憾的低著頭。

「都是我的錯…」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在場的關係大概不會碰上這種事件吧。雖然大家都說運氣真不好但其實不是這樣的。

聽到咢翎這麼說的流卡立刻板起了臉狠狠的朝咢翎的頭敲過去。

 

「痛…!」

咢翎吃痛的摸著被流卡用手刀攻擊的地方。

 

「不是已經約好不可以再說那種話了嗎?會發生這種事跟咢翎一點關係也沒有!這種話、不准、再說!」

流卡嘟著嘴看著咢翎。作勢使出第二次手刀攻擊。

「煙火什麼的,想看隨時都可以看啊!下次再來看就好了!」

 

「──恩…」嘴角帶著微笑。

 

 

 

 

END.



Created: 08/08/2013
Views: 291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