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出現的鬼明星為自家paro「半夜不要吹口哨」的設定,但沒看過這個設定也沒關係

 

 

 

  「……雖然問起來很失禮,但是另一個我,你許的最後一個生日願望是什麼?」

  「我希望之後的生日都可以和以往、以及今天一樣有趣!」完全沒有顧慮所謂的「最後一個生日願望說出來就不靈了」這樣的說法,スバル擺出了思考的樣子,讓一旁那個和自己相仿……應該說是「一模一樣」的身影也做出相同的動作。

  「嗯,如果是十八歲的我也會許這樣的願望!但這樣還是沒辦法說明我為什麼會突然來到你們的世界。」

  大妖スバル說話的同時,還試圖在手上燃起鬼火——似乎自己的力量在這兒沒有辦法完全的展現,想要暴力破解這個奇怪的時空轉移可以說是難上加難。「我剛剛還在和小北一起處理那些又在學校惡作劇的鬼魂們,一個回神就掉到了這個……練習室嗎?我只有之前幫演劇部客串的時候來過而已,那時還要處理一堆奇怪的『原住民』——」

  「那個,妖怪的我!一時之間我接收不了那麼多資訊……」

  兩雙湛藍色的眼四目相對了整整三秒,而他們在意識過來後的動作也幾乎是相同的——他們伸出手捏住了彼此的臉頰,而從臉頰上傳上的痛楚告訴他們一個十分老梗的事實:

  對,這不是夢境,也不是什麼生日時會發生的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