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Paste.it Share text & images the easy way

《從吻以報 -  a kiss, and revenge, and you.》

 

 

 

  來人並沒有按下電鈴,更沒有拍擊門扉,因為亞瑟早在那之前就飛快的把門打開。他是個淺眠的人,從對方踏上台階的那一剎那就已驚醒。

 

  並未披上夜袍,也顧不得穿上拖鞋,他跑過長廊並站在門邊深呼吸時心中感到些許久違的忐忑,距離法國被占領已快三個多月,入秋的英格蘭深夜遠比想像中更為嚴酷。

  在這種情況下,除了那個人,亞瑟想不到還有誰會在這種時間來打擾自己。

 

  「Fuck!」他拉開門時雙手抱胸,只瞥了對方一眼就反射性的咒罵起來。

 

 

  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法蘭西斯傷痕累累的出現在門外──左臂仍被繃帶懸吊起來,原本英俊白皙的臉龐佈滿深淺不一的傷痕──擁有碎金短髮的暴躁紳士甚至懶得去數。

 

  「亞瑟,昨天路德才告訴我…這裡……」對方站在門邊,帶著某種恍惚與恐懼輕聲囈語,本就耐心不足的亞瑟見狀乾脆用力把人拉進屋內,粗暴的把法蘭西斯按進椅裡。

  「我知道。」他說,離開桌邊時又回頭補上:「你需要一點熱茶,待著別動。」

 

  負傷男人本來沒有太大反應,卻在聽見安撫之詞時表現激動,法蘭西斯倏的起身拉住亞瑟手腕。

  「不!你才不知道,這裡馬上就要……」他們聽見屋外傳出極大騷動,那是群眾的驚嘆歡呼和恐懼尖叫。

  「我知道!可惡!」亞瑟甩開對方毫無力道的抓握,接著揪緊自身胸口,將頭湊近法蘭西斯頰邊。

 

  窗外閃過一道火焰。那是如此燦爛明亮,足以劈開最深沉的黑夜。

  「在那些豬玀,」亞瑟冷哼一聲,「從你的領土把飛彈射進我的胸口以前,吻我。」

 

  這是他們唯一能做的復仇了。

 

 

 

--

 

 

 

關鍵字是...W W 2 的 倫/敦/大/轟/炸

 

一點小補充:

*當時因為戰略需要,所以英軍早就知道這起事件,因此亞瑟才會說「我知道」

*多數飛彈都是從當時被德軍占領的法國境內發射的

*豬玀就是...就是...嗚嗚不行我也喜歡路德,我說不出來那是誰QQQ(別吐我

 

 

 

繪圖:lawn   http://miouccellino.tumblr.com/

腳本:HANA   http://hanamass.weebly.com/

 

 

印量調查:http://0rz.tw/LSs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