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別】:文手組
【隊員】:

NO.247 厭留   NO.358 風鈴鈴(♂)

NO.296 拓海   NO.349 笨笨魚(♂)

NO.179穹雪‧狼  NO.441 聒噪鳥(♂)

 


【任務內容】

 

拓海--

 

  「就是這邊了吧?」拓海從噴火龍身上跳下,四處張望著,「真的很熱鬧呢,大家都在為夏日祭典準備。」

 

  「只是梅渡公園音樂季吧。」厭留借著伏低的噴火龍的大腿溜下落地,平常臉色冷靜吐槽。

 

  梅渡公園,位處於雷鼓市和七華鎮的中間,有著整理得漂漂亮亮的花圃、草叢迷宮等,公園內種植的植物種類相當多,幾乎四季都有花盛開著而聞名整個PMP世界。

 

  「好了,公園管理員在哪裡咧?」拓海靠著直覺打算往某個方向去。

 

  「這裡。」厭留一把抓住拓海的手,拉往反方向去。

  明明就有告示牌為什麼還會走錯路呢?厭留無法理解拓海近乎浪漫的迷路方式。

 

  沒多久之後,兩人走到了一棟小木屋前,這附近靠近雷鼓市,而有種詭異的吵雜聲不斷吵著。

 

  「那就是傳說中的…?」拓海摀住耳朵。

 

  「恩,大概就是那個傳說中的……」厭留看往大概是聲音來源的地方。

 

  「傳說中的什麼啊?」依然露肚子小背心的小狼,站在小木屋門外皺著眉看兩個遠目無視他的久違好友。

 

  「啊,小狼,不好意思我們有點晚到了。」厭留微微笑回應。

 

  「是小狼太早到吧?」拓海看了一下時間,他可是很準時的。

 

  「厭留大哥--」小狼無視拓海,撲向厭留。

 

  「喂妳住手!」拓海趕緊卡在兩人之間。

 

  「啊哈哈哈,小狼還是一樣活潑呢。」厭留微笑微笑,微笑就對了。

 

  「嗯咳咳咳。」有個咳嗽聲夾在嬉鬧聲中。

 

  「拓海你走開!我要抱厭留大哥,我才不要小屁孩!」小狼像是老鷹抓小雞裡的老鷹,繞著厭留轉圈。

 

  「才不給妳抱!就算妳很久沒看到他也不給妳抱!」拓海像是保護小雞的母雞,與小狼對峙著。

 

  「喔?您是…管理員?」厭留注意到咳嗽的擁有者。

 

  「信不信我把你打扁!」小狼怒極,抓住拓海的臉。

 

  「不給妳抱就是不給不給不給~」拓海不甘示弱抓住小狼的臉。

 

  「不好意思,請問你是接委託的訓練家嗎?」管理員看著拓海與小琅的鬥嘴,再看看厭留。

 

  「嗯,我們都是。」厭留點點頭,走近小木屋裡聽聽管理員說來龍去脈,留下拓海與小狼繼續忙。

 

 

 

穹雪˙狼--

  聽了管理員大致上的敘述,了解了吵雜聲的來源,厭留露出了溫和的笑容拉著仍舊拌嘴的兩人前往吵雜聲的來源。

  但是似乎難以聽懂呢,所有聲音都雜在一起,噪音讓三個人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去溝通看看吧...呃,請問一下...」厭留說著走向一隻風鈴鈴,試圖想詢問目前的狀況

 

  「鈴鈴~」但是風鈴鈴不太領情,頻頻的轉著圈,我行我素的排練著舞步。「呃...」溝通不良。

 

  「厭留大哥!問會說話的吧?」小狼看著不氣餒,一蹦一跳的伸出手讓一隻聒噪鳥停下,

 

  「聒噪鳥為什麼要吵呢?」「要吵、要吵!!」「欸、不是要吵!是要叫你不要吵啦!為什麼?」「為什麼、吵!嘎嘎!」....很快的小狼放棄了和拓海鬥嘴,轉移陣地向著聒噪鳥吵鬧,厭留看了有些頭疼,但也放任小狼和聒噪鳥,畢竟看來不構成威脅。轉動頭,想把目光轉移到拓海身上...稍稍皺了眉頭,拓海呢?

 

  「拓...海?」稍稍叫了一下,到底跑哪去了?

 

  「在這裡!!厭留,看我找到了什麼!」拓海手中抱著一隻笨笨魚

 

  「怎麼又亂撿東西...笨笨魚不會吵到別人,先放著...咦?」厭留的話說到一半打住,看到笨笨魚在拓海懷中急切的搧搧鰭,好像想表達什麼,但是風鈴鈴和聒噪鳥一看到他馬上就撇頭,或是飛走或是漂走,看的笨笨魚好傷心,讓其他人感到困惑...。

 

  「難道是愛恨情仇!?」拓海好笑的說著,「別瞎猜。」厭留制止。

 

  小狼也皺著眉頭,看著笨笨魚...「阿阿W讓MIMI出來,說不定聽得懂!」,說完把美納斯放了出來,兩隻PM在那邊哼哼唧唧了許久,美納斯才轉過頭來,面對著自己。「怎麼樣!?得出結論了嗎?」MIMI點點頭,得意的鳴了一聲,用出了水波動,利用波動的震動,很努力才震出一些形狀,打濕了地上形成斑紋。

 

  「呃、...好像是笨笨魚想作詩,結果其他PM不接受呢...讓他很難受。」看著地上的鬼畫符說著。

 

 

拓海--

  「才不是呢,你透過別人翻譯難怪意思有偏差。」拓海撇撇嘴,「笨笨魚是說,他想要寫歌寫曲讓聒噪鳥他們去唱,可是聒噪鳥他們覺得笨笨魚寫得很爛所以都不願意接受,笨笨魚每天都鍥而不捨得來找聒噪鳥他們,聒噪鳥他們就開始無視於笨笨魚了,所以笨笨魚才很難過,對吧?」

 

  拓海說完之後看向笨笨魚跟美納斯,兩者都愣愣得點頭,小狼覺得有些生氣,又開始跟拓海吵起來。

 

  「大致上我了解了。」厭留一左一右將兩人分開,「現在最重要得就是讓聒噪鳥他們停下來跟我們溝通,你們有甚麼好提議嗎?」

 

  「把他們打趴!」小狼舉起雙手,握拳、眼露兇光。

 

  「對!用音樂打趴他們!」拓海熱血沸騰的也握緊拳頭。

 

  「哎?」「咦?」小狼和厭留汗顏得看著拓海。

 

  「就跟尬舞一樣,比較強得那一方可以讓對手停下唷!」拓海擺出他的樂團夥伴的寶貝球們。

 

  「好像有道理!試試看吧?」小狼兩眼發光贊成。

 

  於是厭留接過拓海拋過來的笨笨魚,看著他放出自己的樂團,跟小狼互看一眼。
  胖丁與瓦斯彈為歌手、身兼吉他手、鍵盤手和音響的吼爆彈、貝斯手的猴怪和晃晃班、鼓手的可拉可拉,以及看起來就很奇怪的伴舞群:螢光魚、蔓藤怪一家、晃晃班2,這種組合……?

 

  當音樂響起,聒噪鳥、保母蟲、風鈴鈴火速衝回來,看到這龐大陣容時氣得不輕,兩團開始了這幾天下來最吵的一次尬歌。

 

  「通、通、停下來--!」最後還是厭留受不了,不知從何處冒出來的大量走路草灑了大量的痲痺粉,一時之間全部都痲痺動彈不得了。

 

 

穹雪˙狼--

 

  「看吧...這樣子會惹大哥生氣...」站在厭留大哥後面小聲的說,果然笑著臉做這種事情最可怕了......。

 

  「欸!你剛剛不是說有道理嗎...!」拓海氣得想揍人。

 

  「我是說比賽有道理...可是好吵呃...」馬上縮到厭留後面,厭留一整個無奈。

 

  「你們兩個,別吵了。」厭留一道,兩人馬上狂點頭,誰也不敢在剛發威的厭留前胡鬧。

 

  「應該要更有系統的,去處理這件事。...這樣吧,要練習一定會吵到居民,拓海,你去借錄音室...。小狼,你和MIMI去看笨笨魚的譜,剩下的我來。」

 

  「呃、是!」「交給我吧!」

 

  拓海馬上叮嚀自己的PM要聽厭留的指揮,然後一蹦一跳的跑去找錄音室了。

 

  而小狼則是有些困擾的帶著MIMI和笨笨魚去一旁鑽研,另一方面,厭留則想了想,揪了最具代表性的,且剛好是拿手草系的保母蟲來做指揮訓練...。

 

  「也不知道其他人那邊怎麼樣了...」小狼苦惱的看著沒什麼聲音的笨笨魚苦惱,這可難倒自己了,倒也硬抓了一隻聒噪鳥來幫忙,音樂什麼的還是要靠行家。

 

  笨笨魚對於自己被重視似乎很高興,跳進水裡領著小狼、MIMI和聒噪鳥到一乾裂的泥濘上,上面正有著歪歪斜斜的曲譜,似乎是笨笨魚攀到一旁的岩上,使力用蘆葦管寫出來的。

 

  「呃呃、」糟糕,看不懂......,自己可是音樂白癡呢...。MIMI則低頭看了一下,面有難色,聒噪鳥則直接撇頭不理。

 

  「欸、MIMI怎麼了嗎?唱給我聽聽看?」歪頭,MIMI臉色不太好的點點頭,清清喉嚨....開始唱。

 

  「!?」不對吧這不對吧!?感覺走錯了場合!「....!!這是以前的古代人唱的吧!?」

 

  小狼大叫,MIMI則無奈...怎麼說古代人...不過是女高音...笨笨魚聽了很難過,是很用心做出來的曲子....。

 

  「欸、欸!別難過!你這方面很有天分啊!」拍拍笨笨魚,「不然先寫詞好了...?」

 

  笨笨魚馬上振作,開始苦思......。

 

 

厭留──

 

  厭留派出了自家的蟲寶包跟保母蟲溝通,感覺似乎挺有效果的,不過專業裁縫的蟲寶包似乎很快的就將話題拉離了指揮上,兩隻蟲比手畫腳的談得好不熱絡。

 

  「這樣應該算是好現象吧……」總之能溝通就好了。

 

  「大哥!厭留大哥!」聽到有人在呼喊的聲音,轉頭一看,小狼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手上還揮著幾張紙。「厭留大哥你快看這個!」

 

  將紙張拿過來一看,上面歪歪扭扭的畫了一堆直線與疑似豆芽菜之類的東西,厭留看了好一會,才認出這似乎是樂譜。「這是……哪裡來的?」

 

  「是笨笨魚寫的曲。」小狼再另外拿出另一張紙,「不過我總覺得那曲子很奇怪,所以就讓笨笨魚寫詞試試看,厭留大哥你覺得如何?」

 

  「……」看著紙上的『詞』,厭留沉默了一下。「笨笨魚……還挺厲害的。」沒有手卻能寫得出歌詞真得很厲害。

 

  「啪搭啪搭!」在一旁水裡聽見對話的笨笨魚跳了起來,似乎對於被稱讚這點很開心。

 

  「欸?笨笨魚寫得很好嗎?」小狼搔搔頭,她實在是看不懂笨笨魚到底在寫什麼……

 

  「呃啊,算是很有自己獨特的風格吧?」厭留顧左右而言他,轉頭對著笨笨魚徵求意見。「不過太有特色了大家反而會接受不了,要不要我幫你做些修改?」

 

  笨笨魚點點頭,用力的點點頭,只要有人願意欣賞牠的作品牠就很開心了。這時拓海遠遠的跑了過來:「厭留──小狼──我借到錄音室了────」

 

  「太好了,那麼就開始了吧。」厭留微微一笑。

 

  於是厭留、小狼與拓海帶著PM們,一整群浩浩蕩蕩的進了拓海借到的錄音室,其陣仗之大讓錄音室的負責人都嚇傻了,神情呆滯的跟一臉溫和微笑的厭留解釋著使用方法。錄音室不大,滿滿的PM讓房間顯得相當擁擠。

 

  讓拓海的樂團與公園裡的PM們配合,所使用的詞就是(經過厭留大幅修改後)笨笨魚所譜的詞曲。本來聒噪鳥、風鈴鈴與保母蟲一聽是笨笨魚所寫的詞,都表現出相當反對的態度,但再聽過小狼的美納斯試唱之後,都對新詞感到相當驚訝。

 

  聽完之後,風鈴鈴主動出來表示要替新詞譜上適合的曲子──畢竟原曲的女高音式曲調實在是有些違和──看著風鈴鈴一邊搖著身體輕打節拍,一邊一小段一小段的與笨笨魚討論著,舞群忍不住配合音樂試著跳了起來,變成風鈴鈴一邊譜曲一邊編舞的神祕情況。

 

  「哇喔明明是同樣的曲調,但是感覺完全不同了呢……」小狼一臉呆滯。另一邊,拓海則是開始跟保母蟲討論起該怎麼配合,甚至還加入了蟲寶包研究表演時的服飾搭配,感覺相當熱絡。

 

  「應該會是一場很精彩的表演呢。」讓街頭沙鈴和美麗花加入舞群,風鈴鈴相當有架式的指揮著,已經沒有負責什麼工作的厭留在旁撐著頭,微笑看著。

 

  「一定會的!」抽了個空隙跑到厭留身邊的拓海附和著。「會很棒的!」似乎跟聒噪鳥混熟的小狼湊到另外一邊,兩人又開始隔著打打鬧鬧起來。

 

  「嗯,大家要加油喔。」厭留表情不變,默默把走路草放了出來。見狀,所有的人與PM們都乖乖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沒有任何異議。

 

  經過幾天的練習,梅渡公園的神奇寶貝、拓海的樂團加上舞群支援,成了一個相當浩大的團體,演出的結果受到大家熱烈歡迎,笨笨魚的詞也得到大家的認可,本來吵雜的梅渡公園被熱鬧輕快的音樂聲取代,替整個音樂祭劃下了美好的句點。

 

 

--



Created: 18/05/2013
Views: 281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