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ury國戰圖文任務-西大陸

 

角色名稱:拜猶 http://www.plurk.com/p/i7851l

種族:獸族Safiri

回報之圖文:此篇文章

 

【路線A】 

  你們隨著賽羅希長老一同潛入能源石礦脈,雖然身邊的礦石非常誘人,但你們的目標卻是最深處的遺址。賽羅希並沒有等你們,自己一個人穿透重重山壁,消失在黑暗之中,而就在這時候,入口處產生了大爆炸,把你們來的洞口給堵死了……你們有辦法在這礦脈之中通過重重的陷阱,找到古遺址嗎?或是想要打通一條道路,讓探險隊成員能夠逃出生天呢?

 

==================================

 

  「該死!居然把洞口炸了──!」在能源石礦脈的隧道裡,一支由獸族和魔族組成的小隊嘗試把被陷阱炸崩裂的洞口挖開。門口堆積的石塊不少,有些甚至不易搬動,大部分的鬼族和其他隊伍的人都已經深入去尋找古蹟與礦石,就一支小隊的人力顯得不足用挖開來解除問題。

 

  拜猶默默跟著大夥們動作和聆聽牠們討論情勢和解決方向,似乎還沒有有效與快速的解決辦法,拜猶想想後決定冒險提個意見…「我這裡有炸藥和黏黏蛋喔。」小隊的人全望向這蒼蠅,「炸藥和啥?」副隊長-長相怪異但看來聰敏的鼠獸人尖聲問,「但是怕用炸的會引發更大的崩裂呢…」旁邊的魔族冷淡說著。

 

 「趁炸開洞口時,用黏黏蛋固定洞口邊緣、附近會掉落的石塊和岩壁裂痕之類的…要不要試試看呢?我做的黏黏蛋真很黏喔,要黏住石頭沒問題的!」對著大家解釋,並且展示自己帶來各種能應用的工具。

 

  眾人交談著,而獸人隊長皺眉頭考慮著是否要這樣做,「喂喂我認為可以試試看!」鼠獸人突然戳戳隊長的身體,「只要想一下炸開哪裡和小心點,有可能行的!我可以計算在哪邊炸開!」鼠獸人咧著嘴笑嘻嘻。隊長挑眉來回看著鼠人和拜猶,「……那就麻煩你們了。」總比沒作為好。

 

  最後討論出用炸彈先炸掉部分石塊和用黏黏蛋固定好周遭環境,最後再一口氣炸開出口。鼠獸人在石堆間跳來跳去指點大家要炸哪邊,而拜猶則負責黏與固定石塊和環境。

 

  總算進行到最後步驟,拜猶拿著能射出炸彈和黏黏蛋的長槍,和一夥力氣大的獸人與能操控物體移動的魔族,將炸彈一起丟射向剩下的石堆。轟隆的爆炸巨響!石堆被炸開和粉碎,一道光束射進隧道內,重見天日!「啊啊那裡有石頭要崩落了!」鼠獸人大叫指著,拜猶反應過來舉起長槍射出好幾個黏黏蛋,橘色的黏黏蛋碰撞石頭後炸開成一大攤黏液,把石塊固定住不再掉落。

 

  將問題解決的隊伍發起一小陣歡呼,但情勢不容高興太久,畢竟還有更要緊的任務。隊長與副隊長拿著已知的隧道路線地圖指點大家分開尋找古蹟和去守住哪條通道。而在大夥討論之際,拜猶慢慢的退出人群,最後轉身飛跳進一條通道內。雖然內心知道跟小隊一起行動很重要(甚至不能違背的),但難得來到有神祕古蹟和礦石地方,抵不過好奇心和獨立行動的習慣,還是選擇單獨去找看看。

 

  拜猶快速在通道內移動,憑著路線地圖和直覺穿梭在地道中,想尋找礦石的亮光或古蹟身影,但找了一陣子還是沒找到,只好先停下來紀錄移動方向了(免的出不去)。拜猶停下休憩思考下一步,而因為靜下心的關係,感官對周遭環境的變動有著更細的感觸。蒼蠅感覺頭上的毛被細微的風吹動,牠抬頭仔細看著隧道頂端,發現有處洞口。

 

  跳上牆面再攀爬到頂端洞口附近,拜猶探頭入洞考量是否有辦法鑽過去…應該是沒問題,決定後便鑽進去一直線的爬著。還好通道沒有變的狹小難行,爬了好一陣子終於看到光芒,拜猶加快速度爬出通道洞口,身體探出俯視觀看,竟來到一個滿是巨石和礦石的大型空間。

 

  第一次看到閃爍藍光與虹色光芒的礦石,不自主被吸引盯著…牠躍下飛在巨石間,最後降落在一處空地檢視著礦石。拜猶撿起其中礦石的碎片,大眼盯著美麗的色澤變化。『帶一片回家?』腦袋浮現這樣的想法。『不行,這是要獻給女王和給大家用的。』晃晃腦消去私藏的念頭。回神繼續查看環境,放眼望去都是石頭與礦物,搜尋一下後注意到一處異狀──似乎是刻著花紋的牆面?但被磨損的太厲害又不像人工造型,無法辨認是不是古蹟的一部分。正當拜猶將發現的事物紀錄起來,牠聽到後方傳來腳步和談話的聲音,於是緊戒的飛到巨石後方躲藏在陰影中。

 

  兩個小個子和一個獸人來到拜猶的視線內,從外觀判斷那矮子是東大陸的原生族,獸人的相貌雖然跟我族相似,但看言行舉止和氣質可有著不小的差別呢。

拜猶注意敵人對談內容和動向,看著對方談到陷阱和走到一處隱密地方,拜猶這時才發現那有機關…真是大意不得啊,而且對於被搶一步發現這裡感到有絲不悅…拜猶偏頭思考計畫,而後撿了顆石子快速但安靜的朝陷阱那移動。

 

  敵人似乎只是來查看陷阱和巡視,看沒有異狀便準備要離開這。方才聽到敵人的對話,看樣子其中一個陷阱是會射出捕抓網的機關,只要獵物還停留在射程範圍內都會被抓到。拜猶在暗處盯著原生族和獸人在陷阱附近移動,悄悄從腰包挑了一個弓彈,瞄準陷阱後把石子和炸彈當做射擊物射了出去,擊中後觸動陷阱和引發爆炸!

 

  爆炸瞬間陷阱網子噴出抓到其中一個原生族,剩餘兩個才要回頭解救同伴,拜猶已經飛出來從上空丟下不少炸藥和黏黏蛋,好幾聲驚叫和爆炸迴響在空間內,炸著地面和觸動其他陷阱。拜猶待在頂端待爆炸煙霧散去後,小心的飛到附近巨石上查看狀況,突然好幾顆子彈劃過自己身邊,匆忙閃躲之際一個身影跳上巨石朝拜猶劈砍,蒼蠅一個翻身閃過就飛到空間的最頂端,這下敵人打不到自己了。

 

  「給我下來啊──!」敵人在底下叫囂著,拜猶不理會對方的言語刺激,攀在頂端顛倒看著地面情勢…原本被網子抓住的原生族被一大堆黏液牢牢困住,短時間內是逃不出來了;另一個矮人下半身正好被黏住,上半身仍可活動,看他還能手持槍亂揮開槍著(幸好子彈又射偏沒打到自己);獸人逃過黏液攻擊,但有明顯被炸傷,看牠手持大刀判斷是進戰系。

 

  決定先擊倒持槍的矮人,拜猶一蹬飛入空中拿出長槍直接朝對方射出炸彈和黏液蛋,原生族被炸到倒下黏在地板上,獸人見狀卻無法拯救,惱羞的咆嘯著。拜猶又停在頂端,盯著獸人想著還是得靠近他攻擊才行…而獸人站在未被潑到黏液的巨石上,憤怒瞪著蒼蠅。

 

  只好靠速度和技巧取勝了。拜猶騰空飛起高速直衝獸人,獸人手持大刀也猛衝過來,正以為要蒼蠅要跟自己硬幹時,拜猶突然在幾公尺前著地煞車槍口對著獸人周遭射擊黏液和擲出炸彈,因為距離很近獸人全閃躲掉了,拜猶趁機飛繞到敵人身後,獸人轉身要追擊卻沒注意到踩進一攤黏液中,等發現時已擾亂行動──原來剛沒射中自己的黏液是故意的嗎?!

 

  回過神幾顆炸彈和橘色黏蛋已射到自己眼前炸開,獸人全身濺滿黏液和又被炸倒撞地,牠掙扎想起身卻徒勞無功。拜猶飛降落到在牠身邊,看了幾秒後從包包內挑出一個顏色渾濁的蛋型物。蒼蠅伸手硬掐著獸人的下顎強逼牠張開嘴,而後把混濁蛋塞入牠嘴中。獸人感到蛋破裂的液體使喉嚨和身體灼熱,原來還有力氣的軀體漸漸無力疲勞了。

 

  混濁蛋有毒,雖然不會至死,但不解毒的話足夠壓制敵人一陣子了。拜猶另外飛到原生族旁邊也強迫餵食毒蛋…戰鬥取勝後,敵人正因中毒而禁聲昏迷著,拜猶站在巨石上看著戰鬥後滿目瘡痍的空間(都是爆炸痕跡和大量黏液)。『有不少礦石被濺到黏液啊…到時得幫忙清乾淨才行。』拜猶默默想著,髒掉的礦石就不美麗了。對敵人做最後檢查,確認對方無法行動後,蒼蠅人飛到原本進來高處洞口,牠回頭看一下礦石,而後鑽進洞內離開去找隊友通報。



Created: 16/05/2013
Changed: 16/05/2013
Visits: 151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