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P任務【莉莉的寶物】

           /NO.486 重

 

 

 

  掠過大半片森林,盔甲鳥輕巧的在峽谷崖壁間一塊突出的岩石平台上停下,揚起頭朝著空蕩的天空叫了一聲。重俐落的從盔甲鳥身上跳了下,然後抬起手,要幫助也坐在盔甲鳥背上的小女孩安穩落地。

 

  「根據這半張地圖,似乎只能找到這裡。」

  

  稍微審視了下四周環境,確認目前所在的位置,重如此說著。低下頭,紮著雙馬尾的小女孩手中緊緊抓著一張泛黃破舊的紙張,上頭以簡單的圖示與線條標示著各個方位、並在某些特定點周遭以細小的文字註釋著。抿著唇,小女孩點點頭,依舊專注的盯著那張破舊的地圖,不發一語。

 

  「那另外的半張……」

 

  「一定是被功夫鼬拿走了,一定是的。」語氣堅定的說著,小女孩抓著藏寶圖邊緣的手指頭用力得有些發白,皺起來的眉頭有點難分辨是因為什麼情緒,但眼眶仍微微的發紅著。「這是爺爺留下來的東西……牠為什麼要把它拿走呢?」

 

  「也還無法確定是不是真的是妳說的功夫鼬拿走的。」將盔甲鳥收回寶貝球中。猶疑了一下,重還是伸出手,安慰似的拍了拍女孩的頭,「……繼續找找看吧,那半張地圖,還有寶藏。」

 

 

 

 

  女孩的名字叫做莉莉,不過名字對重來說不太重要,因為他總是記不起來。

 

  莉莉的爺爺前陣子過世了,留下了許許多多琳瑯滿目的遺物,各種樣式各種種類的東西都有,可以充分的了解爺爺生前是怎麼樣的一個人。一直都很受爺爺疼愛的莉莉很傷心,看著爺爺的遺物總讓她想起她愛玩愛笑愛逗她的爺爺,令她思念不已。而那份只剩一半的破舊地圖,是莉莉從遺物堆中發現、裝在一個寫著「給我的寶貝孫女」的盒子裡的東西。

 

  「那是爺爺要給我的……寶物。」走在空盪而深遠的峽谷中,女孩的聲音因為回音而顯得空靈,「盒子上有細細的刮痕,像是被爪子抓到一樣,然後大人們也說曾經看到功夫鼬出現在附近,所以……」

 

  「啊啊,或許吧。」瞥了一眼跟在自己後方的女孩,重調整了一下腳步速度,再度將目光放回手中的PMP地區地圖與女孩的藏寶圖上。「根據地圖上的比例尺來判斷,就算地圖少了一半、剩下的路線應該也不會超出脈流郊區到遺跡峽谷間這段距離太多,這樣繼續走下去,應該……什麼聲音?」

 

  一直跟在重身邊的小磁怪跟兩只鐵啞鈴前後分別,主動的往更高的位置飄去,尋找訓練家所聽到的聲音來源,莉莉也停下了腳步,一面左右張望,一面將雙手擺在耳朵後面想聽得更清楚:「什麼聲音……啊。」

 

  「是水聲吧。」看著莉莉點了點頭,這時前去探路的鐵啞鈴也回來了,示意著前方有著水流的存在。「還有路吧?那就繼續前進,地圖所指示的路線似乎就是斷在這個位置。」

 

  隨著腳步的繼續,本來只是隱約的水聲越來越大,最終以湍急流水的形態出現在訓練家與女孩的面前。深深的流水像是切開了峽谷般的奔騰、寬度不寬,但是很急,光是站在旁邊就讓人感到一股冰涼的水氣不斷撲面而來,讓莉莉忍不住往訓練家後面縮。

 

  「好像沒有其他路了?」重再次比對了一下手中的地圖,這個位置有個註釋:『看不見路/彼岸那端。』不是完整的一句,想來是其他的部分都在另外一張紙上了。正皺起眉頭思索著,突然感覺衣角被用力扯了一下,重抬起頭,看見莉莉激動的指著河岸邊:「那裡!功夫鼬!」

 

  女孩細嫩的嗓音在崖壁間迴響,然後被水聲給吞噬。河岸的功夫鼬盯著河水瞧,神情專注,完全沒有發現另外一端的兩個人類。思索了幾秒,重立刻放出盔甲鳥,並拉著莉莉跳上鳥背,這樣的大動作引起了功夫鼬的注意,讓牠迅速的就往另外一端的峽谷內跑去,但同時盔甲鳥也已經拔翅飛起,追了上去。

 

  不如河道另一邊、這邊的峽谷似乎是接近山脈深處,寬度相對的狹窄了許多,一開始還能迅速拉近距離的盔甲鳥立刻因為道路太過狹窄而綁手綁腳,完全失去了速度性,甚至還差點撞上山壁。嘖了聲,訓練家指揮盔甲鳥落地後將牠收回寶貝球,改將路卡利歐放出。

 

  「路卡利歐,跟小磁怪一起先追過去,看能不能追上然後阻止功夫鼬,小磁怪會留下痕跡,我再跟上。」聽完指令,小磁怪立刻朝功夫鼬消失的方向追過去,而路卡利歐則是挑起了眉,一臉桀驁不馴。見狀,重沉下臉:「現在沒時間給你鬧少爺脾氣,快去!」

 

  看了眼似乎有些驚魂未定的莉莉,路卡利歐不再有什麼意見,隨著小磁怪跟了上去。重吐了口氣,轉頭看著莉莉:「還可以嗎?」

 

  「我沒事。」倔強的搖了搖頭,但遮掩不了隱約開始出現的疲態,鐵啞鈴飄到莉莉身旁輕輕撞了一下,像是在打氣。

 

  「跟不上的話,這只鐵啞鈴跟未知圖騰會陪妳,它們找得到我們,妳慢慢追上來就行。」對不知道何時冒出來的未知圖騰與一直跟著的鐵啞鈴點了點頭,重沉靜的對似乎有些慌亂的莉莉說著,「我不放心路卡利歐……如果妳追不上來,待在這等我回來,可以嗎?」

 

  「好。」女孩點點頭,堅定的。

 

  安置好莉莉,重立刻沿著小磁怪一路留下的記號追趕了上去,隨著路線的越來越深入、牆上所留下的電擊焦痕越來越誇張,似乎看得出小磁怪的焦躁。道路的寬度越來越小,幾乎到了不低下頭無法行走的地步,光線也開始都被擋在岩石之外,卻仍能感受到水的濕潤與隱約水聲。

 

  就在幾乎要陷入完全黑暗時,一個拐彎,眼前突然一片明亮,重有些止不住腳步的撞上了突然停下的鐵啞鈴,同時,一道閃電從前方不遠處炸過去,轟然作響。

 

  「追上了。」適應光線轉換後,可以清楚看見與功夫鼬纏鬥的路卡利歐、以及抓不到攻擊縫隙而顯得綁手綁腳的小磁怪。發現訓練家的出現,小磁怪跟路卡利歐都明顯的被轉移了注意力,而功夫鼬則趁機從路卡利歐的糾纏中逃出,卻也沒有跑遠。在這樣的近距離下,明顯可以看見功夫鼬確實帶著一張泛黃破舊的紙,不難猜想紙上的內容。

 

  「路卡利歐、小磁怪,住手!」喝止了還想再繼續攻擊的夥伴,重看向功夫鼬,揚起了手中的半張地圖,對方似乎對訓練家居然會真的追上來有些困惑。「還真的是你拿的?」

 

  功夫鼬點了點頭,雖然還是很不解的樣子,但看見訓練家手上的半張地圖,似乎是沒什麼緊戒心,甚至主動靠近上前,將另外半張遞了過去,讓訓練家也開始猶疑了起來。「……咦?呃,謝謝。」

 

  功夫鼬退開,緊緊盯著訓練家手中的兩張地圖瞧,像是在期待什麼。被盯得有點不自在的重將注意力都放在地圖紙上,功夫鼬所擁有的那一半,與女孩所擁有的那一半確實有著相同的粗糙紙質與泛黃顏色,手指輕輕摸過上頭的墨色線條,一樣的輕重緩急、落筆力道。翻看了一會,重才將兩張紙接了起來,雖然因為被分別拿著許久而造成一些磨損,不過確實是可以完美的接在一起。

 

 

  『看不見路的終點,也沒關係,繼續走便是。看不見路的延續,動動腦袋,一切都在彼岸那端。』

 

 

  原本因為紙被撕破而斷裂的句子重新接上,重喃喃的唸了幾遍,有些理解的揚起了嘴角:「無論如何,都往前走就是吧……那麼,寶藏的位置……」

 

  「……就在這裡?」

 

  再三確認地圖上的標示,然後抬起頭看著眼前這塊地方。是山谷間一個突出的平台,有些碎石、有些樹,還有就是讓自己得以到此的這一條通路,除此之外可以說是什麼都沒有。「這個是……」

 

  「大哥哥!」

 

  女孩的聲音喊著,在狹窄的通道中顯得格外明亮,重離開通道出口往裡面看,未知圖騰一馬當先的衝了出來,然後是紮著雙馬尾的女孩,留在女孩身邊的鐵啞鈴殿後。好不容易爬出來的女孩看上去有點喘,抹了抹額頭,露出笑容來:「追上了!」

 

  「妳沒……」

 

  「哇啊!好漂亮!」

 

  沒等重關心的話說完,莉莉像是發現了什麼似的眼前一亮,衝出了洞口還一路往前跑,跑到崖前才停下腳步,功夫鼬有些緊張的在一旁拉住女孩的衣角。而莉莉似乎也忘了自己一開始就是想找功夫鼬,拼命指著前方崖下,蹦蹦跳跳的。「大哥哥,快來看!」

 

  一人跟一群神奇寶貝看到莉莉充滿驚喜的表現,也好奇的不怕危險的湊上前去,白天的光線明亮讓視線一時模糊,但只消幾秒的適應時間,大家都明白了莉莉所看見的東西。

 

  「────是脈流鎮。」

 

  從這個方向看下去,被山谷與森林包圍的脈流鎮就像是被保護在中間,層層疊疊,看起來是那麼的小,卻又可以清楚見到每一個建築物的模樣。莉莉拉著重,興奮的指著那邊那棟是道館、那裡是神奇寶貝中心、那邊是鎮上長老們與館主開會的地方、還有商店街上的每一個店家……看著莉莉的表情,重突然懂了地圖上的標示。

 

  「寶藏,原來是這個。」喃喃說著,重低頭看著寫在寶藏標示旁的一行字:

 

 

  『──我所珍愛的一切,永遠傳承,世世代代。』

 

 

  這東西,應該叫做故鄉、還是家呢?

 

  捏著粗糙的紙質,從小就摸著這類東西長大的重一下就發現了紙的老舊、以及上面相對起來年輕很多的墨跡。是爺爺後來才寫上去的吧?一筆一畫的描繪著,這個可以將整個脈流鎮收納於眼中的地點。

 

  「真是,為什麼要搞得這麼複雜……」看著一旁似乎還是不太能理解的功夫鼬,重笑了笑。「你能理解這個寶藏嗎?」

 

  功夫鼬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只是盯著抓著路卡利歐直搖的莉莉。路卡利歐看起來感覺很想把莉莉直接甩開,卻又怕把人給摔到崖下,彆扭得很。而小磁怪則是跟兩只鐵啞鈴和未知圖騰會合,進行它們沉默的交流。

 

  「……反正,她懂就好了。」畢竟是爺爺要送給孫女的禮物。

 

  「……」功夫鼬沉默著,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



Created: 24/04/2013
Views: 283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