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岸邊的勾魂眼,看著海底貌似很認真的在想些什麼。

”──我是隻,快樂的小魚。”

這隻勾魂眼的心中深處有特別的想法。

”我想要,在海中生活。”

但是,不管怎麼說牠畢竟不是水系PM,是不能在水中生存的。

”雖然數次的被同伴們嘲笑,但說什麼我也不想放棄。”

但即使先天條件不利,小小的心仍有著遠大的志向,這樣的勾魂眼背影看起來是多麼堅強。

”等做完心理準備,我就要下海──”

此時,他的肩膀被某個人伸手摟住。

「你看起來很想下去的樣子,那我們就一起跳吧。」

─ ─ 幾分鐘前同一時間 ─ ─

赤璃從不遠處看到了岸邊的勾魂眼,因為是幽靈系PM於是很開心的跑過去,沒注意到自己脫隊了。

勾魂眼很認真的看著海底深處,牠一動也不動,赤璃不禁懷疑牠是不是站著睡著了。

這時對方小小的手握了起來,好像在下什麼重大的決心。

赤璃很確定他很清醒,接著在心中下了一個結論,一手抓住勾魂眼的肩膀。

─ ─ 現在 ─ ─

「嗯你看起來很想下去的樣子,那我們就一起跳吧。」

”慢著誰啊我還沒準備好啊啊啊啊──!”

於是一人一PM就這樣瀟灑的跳海了。

─ ─ 岸上的回合 ─ ─

「啊啊啊啊赤璃跳下去了啊啊!!!」

還來不及衝過來阻止的夏西姆立刻又陷入恐慌狀態,喃喃自語著「啊啊她一點準備都沒有就直接下去一定會溺水的可是說不定那隻勾魂眼會游泳什麼的啊可是牠不會怎麼辦呃啊啊(不斷重複)」諸如此類的話。

「夏西姆先生冷靜點!這樣慌張下去也無濟於事啊!」

「佛蘭絲......說的也是......」

由於佛蘭絲的激勵,夏西姆總算稍微振作了起來──

「萬一真的發生什麼事!赤璃在那個世界也不希望看到你傷心的!」

「不要啊啊啊啊!!!」

但馬上被佛蘭絲華麗的(?)擊倒了。

「說不定她只是被什麼神祕生物綁架了而已......」

雖然這想法有點荒唐,但夏西姆已經想不了這麼多了,假如以神祕生物覺得地盤被入侵了而把人抓走這種說法,感覺上有很大的可能性。

「這也沒好到哪去啊!赤璃!我馬上去救妳──」

「哇啊夏西姆先生你也跳下去只會讓情況更糟啊!!」

正當跳海人員差點增加一名之際,佛蘭絲收服成功的暴雪王突然從PM球裡跑了出來,接著
一副充滿戒心的樣子看著海岸。

「咦?怎、怎麼跑出來了?PM球明明有安定下來......」

其實暴雪王的確已經成功被收服了,但讓牠採取防備的對象並不是眼前的兩人,而是海裡的「那傢伙」。

像為了對應暴雪王的警戒般,海面開始動盪不安,某頭巨大生物衝出水面濺起了浪花。

海水短暫地以雨的形式落在岸邊,周遭瞬間充斥著水氣,但出現的那隻暴鯉龍身上的鮮紅鱗
片仍格外顯眼,其上頭發出了不符合氣氛的說話聲。

「嗯我好像看到西比羅在附近釣魚......」

「嘎、嘎......」

「好像還有跟我揮手呢。」

「嘎......」

被拉下海的勾魂眼貌似心理受到太大的刺激,像無尾熊一樣抓著赤璃,騎著暴鯉龍在討論些莫名其妙的話題(就算語言不通)。

「喔喔太好了赤璃沒有掛點......呃你們快點下來吧,情況有點不對勁!」

不小心把剛才夏西姆崩潰點說出來的佛蘭絲趕緊把話題轉開,兩人也趁著暴鯉龍莫名的僵住時爬下去。

「妳!!不要再亂跑了!我有多擔心妳知道嗎!」

夏西姆盡量想收起剛才的慌亂,斥責赤璃的行為。

「......對不起,不過你先把眼淚擦一擦吧。」

但臉上的表情早就破功了。

暴雪王用充滿敵意的眼神瞪著紅色暴鯉龍,至於暴鯉龍的眼神本來就很兇惡,看不出到底是用什麼樣的心情瞪回去,不過大概也沒有友善到哪裡去。

不久後牠們發出了非比尋常的低吼聲,這行動是為了嚇阻對方,不過沒有任何一邊有處於下風的趨勢。

這陣低吼聲震撼著四周,就像交響樂一樣的有魄力......講好聽點是這樣,事實上不論是誰聽都覺得這只是噪音,附近的PM也開始覺得害怕逃跑。

「喔看來這就是原因了!呃真的有夠大聲的......」

抱著對找到主因感到高興,但又不想近距離聽到這難聽的噪音的複雜心情,佛蘭絲只好無奈的摀住耳朵。

「......小子你再繼續抓著的話我只好帶你走了喔。」赤璃戳戳勾魂眼的頭,但對方好像沒什麼反應,鑽石眼看上去還有點呆滯,看來是還沒回魂。

「......太好了拐了一個PM。」

「唉......先把妳的PM球收好,還是先帶去PM中心再說吧。」

被夏西姆阻止的赤璃只好不太服氣的默默收起PM球。

「...不要再從我身邊跑走了,知道嗎?」

夏西姆拍拍赤璃的頭,比往常認真的叮囑,希望對方能好好聽進去。

「......嗯、好。」

 

結果回到了PM中心,勾魂眼還是死抓著赤璃不放,赤璃只好跟著住在PM中心陪牠療養一陣子。

夏西姆感到內心有些複雜。



Created: 16/04/2013
Views: 227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