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急通知,七華鎮附近海域出現異變,請能夠返回支援的訓練家即刻動身,我們需要你們的協助,重複一次、緊急通知……」

坐在神奇寶貝中心的餐廳,梵嘴裡咬著麵包,邊看著電視機上由七華鎮九世先生和畢瑪博士聯合發出的全體公告,身邊零星幾位訓練家也專注地看著螢幕上顯示出的情況──瑪幽海域不明的大霧、擱淺的乘龍群、混亂迷途的各種神奇寶貝,整個餐廳的氣氛頓時緊繃了起來。

 

「洽莫?」

剛解決完神奇寶貝食物抬起頭來的普羅看著忽然站起身的梵,歪頭叫了一聲表示疑問。

 

「……來了,真理的碎片。」

認真地把普羅抱起來盯著看,一人一雞沉默對望了一陣子,之後梵忽然間就快步走出神奇寶貝中心,不顧普羅不間斷的恰莫恰莫充滿疑問。

 

風風火火地跑到了港口,梵一下子就和其它明顯目的地相同的訓練家跳上了船。

隨著汽笛聲嗡嗡響起,滿載訓練家的大船起錨,緩緩駛離停泊的港口,幾支長翅鷗受到驚擾紛紛飛起,乘著風在船側滑翔,梵只是靠在欄杆上盯著遠方,邊在心裡模擬長翅鷗在氣流上的動作輕輕晃著腳。

 

「回七華鎮。」

最後梵只低頭對普羅說了這麼一句話。

 

§

 

七華鎮的神奇寶貝中心人滿為患。

 

  「真的很感謝各位願意回來幫助我們,現在的情況是這樣的,日前沿岸的居民向我們發出求救表示有大量神奇寶貝受傷,且最近瑪幽海域的海相非常不穩……」

梵剛踏進神奇寶貝中心便看見畢瑪博士在人群正中央解釋現下情況的擔憂面容,默默站在茫茫人牆外聽完大略情況後,梵盯著普羅頭上橘紅色的三撮毛思考該從哪裡著手,瑪幽海域方面自己的水系神奇寶貝似乎比較難幫上忙……芳白每次只要出神奇寶貝球到水中超過十分鐘就會睡著沉回海底,流光又不太適應強大的海流……果然還是去狂嘯石群比較能抓到宇宙定律的尾巴,在那裡涅瓦他們可以大展身手。

 

安靜準備轉身離開時忽然被拍了拍肩,梵仍舊頂著張面無表情的臉轉頭,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兩根捲翹的水藍色頭髮。

 

「梵──甲飽沒?好久不見──」

靴子帶點慵懶的節奏在地上踩踏著,右手掌懸在半空中表示打招呼,對方夾雜著標準台語說道。

 

「午安……幸。」

看著幸的兩根呆毛禮貌地打招呼,這也是很值得研究的對象呢……方圓十里內有酒就會有反應的毛……

幸瞇著眼睛戳戳梵的肩膀,示意對方看自己的臉:

「俺在這啦!那個是頭毛、頭毛。」

「……哦。」

不太在意其中的不同,覺得是同一種生物的梵帶點不解地點點頭。

 

似乎已經蠻習慣的幸跟著梵走出神奇寶貝中心後開口問了梵打算去哪裡協助調查,並表示自己要去狂嘯石群。

「俺的利歐路這次也要大顯神威哦!」

幸比出一根大拇指。

「我也是,狂嘯石群。一起買票?」

淡淡指著目前還不是很多人排隊的船票售票亭,梵眨著眼詢問對方的意願。

「哦、嚇啊!」

 

兩人肩並肩走到售票亭附近,或許是因為最近海域產生異變的關係,除了明顯看得出是訓練家的人之外少有民眾聚集,幾隻野生的圖圖犬在亭子的外壁上趁著人少偷偷塗鴉,當梵正被吸引著想過去的時候,忽然間聽到人的大叫聲而轉移了視線。

 

「你說什麼你說什麼──?!因為海相最近很不穩所以不開船?不是說專門載訓練家去狂嘯石群的嗎這是詐欺啦!」

「那附近有漩渦加上天氣不穩,很危險的啊……」

只見一個藍髮的女孩子不敢置信地對著售票亭裡的工作人員拍桌質問,肩上的電電蟲也滋滋地閃著電光跳上跳下,而工作人員很為難的樣子晃著雙手。

 

「不開船嗎?這樣俺也很困擾欸。」

幸搔搔頭走到女孩旁邊,兩手一攤看著售票人員。

「對嘛對嘛、大家都很困擾的喔!」

留著長長馬尾的藍髮女孩單手插腰指著亭子裡不停冒冷汗的人,在騷動中正盤算著要聯合所有訓練家不管用什麼手段都要買到票的時候忽然被輕輕戳了戳手臂。

「嗯?」

女孩快速轉過頭,看見一藍一灰的雙瞳淡定地盯著自己看,愣了一下之後才開口詢問怎麼了。

「那個伯伯說,他可以。」

梵指著遠方正跟珍珠貝芳白互動融洽的一位老先生說道,這下女孩才放棄了不擇手段買票的規劃。

 

「真的可以一起嗎?哇謝謝妳真是好人──妳好我叫雨絃唷!」

熱情地握住對方的雙手,雨絃大大地微笑著向梵自我介紹,而後者仍舊頂著一張無機質的臉淡淡打了個招呼:

「梵,請多多指教。」

在被握住手的情況下依照往常禮貌地鞠了一個躬。

「哩嚇、俺是幸,也要跟梵一起走的喔。」

看見交通問題解決,幸悠悠地蹬著長靴走向兩個女孩,這次舉起左手揮了揮示意自己也要同行。

 

梵向老先生詢問是否可以同時載三個人,得到對方非常肯定的同意後,老先生便領著三人上了自己的私人小船,熟練地操控起船舵駛離港口。

 

「老伯伯、可以問一下嗎?為什麼你願意載我們呢?」

雨絃湊到對方身邊好奇地看著正駕輕就熟開船的老先生,同時問出了一直想問的問題。

「喔──因為那個妹妹的珍珠貝勾起了我兒時的回憶呢,我小時候常跟某隻野生的珍珠貝玩,她已經現在已經進化成櫻花魚就住在瑪幽海域……想著著想著好擔心啊、就覺得該幫幫你們這些熱心來解決問題的年輕人呢。」

老先生瞇著眼懷念地說道,之後又充滿自信的接著說:

「這附近的漩渦群我很清楚,不過還是會有點晃,抓緊囉年輕人們!」

 

  遠方海面上微微閃著電光,灰黑的積雨雲宛如巨獸不祥地貼著水平線匍匐前進,升騰的霧氣越靠越近,不知不覺漩渦群已在眼前。

 

§

 

  在稍嫌劇烈的搖晃中總算平安航過漩渦的三人向老先生道過謝後便開始探索狂嘯石群,最後決定先前往樹林中一探究竟。

平時常能看見線球和尾立的林子如今處在一片死寂的詭譎中,沒有陽光的灰暗籠罩整個樹林區,能聽見的只有呼呼如哀鳴的風聲和三人鞋子踩踏在落葉上的沙沙聲,就連喜愛黑暗區域超音蝠和滾滾蝙蝠也不見蹤影,雨絃忍不住開口找幸聊天緩和死氣沉沉的氣氛,而梵只是很認真的一直往前走無視於周邊安靜得詭異的情況。

 

「然後啊,那個時候我就──哇啊!」

正努力和幸用兩人的聲音試圖讓靜悄悄的森林稍微熱鬧點的雨絃話才講到一半,就突然間撞上不知什麼時候自顧自停下的梵。

「梵不要突然停下來啊很危險的!」

「幸好俺沒有跟著撞上雨絃……」

雨絃揉著微紅的鼻子抗議,幸則是摸著臉慶幸沒造成連環車禍,像是沒聽見兩人的話似的,梵伸手拿出了寶貝球。

「前面。」

只簡短地說了兩個字,梵迅雷不及掩耳地甩出寶貝球,寶包繭絲絲和尖牙陸鯊涅瓦迅速站定戰鬥位置,而梵自己則是旁若無人地衝進了黑暗的灌木叢中。

「咦欸欸!梵妳在做什麼很危險啦!」

著急著正要追上去的雨絃卻被幸一把抓住攔下,就在下個瞬間一道暴戾的急凍光線在離雨絃只差一步的前方炸開,同時從左方樹叢裡滾出了梵和正好發完一招飛葉快刀的絲絲,來不及趕過去關心,雨絃和幸兩人正前方的灌木叢就在被冰凍成閃爍的冰塊後氣勢驚人地隨著涅瓦撞上的一聲巨響爆裂開來,銳利的冰屑往四方飛散,幸即刻掏出了寶貝球扔出。

「吼吼鯨,用衝浪掩護!」

迅速激出水之高牆的吼吼鯨順利將冰屑和兩人隔開來,兩人伸出手臂擋下暴風雪的強風好看清楚前方的情況。

 

只見涅瓦迅速站好擋在前面,而梵和絲絲也爬了起來跑向幸他們的方向,隨著風雪漸漸散去,一個巨大的黑影睜著晶紫色的兇狠雙目現形──

 

「是暴雪王!可是為什麼在這裡?!」

雨絃不敢相信地大聲驚呼,接著立刻放出了耿鬼和燭光靈:

「大鬼、小蠟燭,不要大意了對面是暴雪王、暴雪王啊!」

 

遠遠超出三人身高的暴雪王憤怒嘶吼了一聲,兩旁的樹林在顫抖中竟微微結了霜,一陣寒意從三人的腳底爬上髮稍,幾乎媲美風雪強度的陣風隨著他的怒吼向三人襲來,在在證明對方不是好惹的角色,而涅瓦艱困地站在寒風中,似乎相當不適。

 

「涅瓦、快回來。」

想起涅瓦是龍系的梵迅速叫回了對方,之後再收回有些疲憊的絲絲,丟出了普羅和輕飄飄──謝爾芙的寶貝球。

 

「他似乎沒有同伴,俺們的勝算比較大。」

幸再放出利歐路,提醒著另外兩人暴雪王身邊沒有任何其他神奇寶貝,而利歐路也摩拳擦掌做好戰鬥準備。

 

只見梵被普羅和謝爾芙護著,緩緩走向暴雪王。

 

「……不要哭。」

 

就連普羅他們都愣了一下,微微偏頭看自己的主人是不是在翻滾的時候撞得神智不清了,而幸和雨絃更是一頭霧水地看著眼下莫名的情況。

 

梵依舊面無表情,直勾勾地看著暴雪王,而對方一瞬間睜大了眼,似乎是動搖了站在原地。

「你有……夥伴。那個人,去了哪裡呢?」

時間彷彿靜止,只剩梵和暴雪王在對峙,藍灰兩色的異色瞳倒映著晶亮的紫,梵又往前跨出一步,就在她踩下地面的瞬間暴雪王像是醒了似地朝天大吼一聲,猝不及就是一發驚人的狠戾暴風雪毫不留情往三人襲來──

「謝爾芙,黑暗詛咒;普羅,使用火花,範圍越大越好。」

眼看來不及避開,梵用雙手手臂擋在臉的前方試著做點防護,同時下了戰鬥指令,謝爾芙舉起觸手毫不費力地凝聚出壓力強大的黑紫筆直如利箭穿破呼嘯的暴風雪,而普羅則使用細碎的火花擋下餘波。

暴雪王似乎更加生氣,但對上謝爾芙挑釁的目光後頓了一下,感受到暴雪王氣場變化的梵呆了一下,旋即像是稍懂了什麼指示謝爾芙繼續戰鬥。

「謝爾芙,交給你了,首先改變場上的天氣,使用祈雨。」

總之先將因暴雪王特性產生的暴風雪中止,已經開始覺得手指凍到不聽使喚的梵如此想著。

 

「大鬼快用影子球支援別讓暴雪王趁機用絕招!」

「俺這邊吼吼鯨也用漩渦!」

雨絃和幸見狀分別指示夥伴上前支援,暫時抑止了暴雪王的動作,天空因祈雨的效果開始下起毛毛細雨,接著雨勢越來越驚人,謝爾芙瞬間又多了幾分殺氣,懶洋洋地勾了勾觸角示意暴雪王有膽就來比劃比劃,挑釁意味濃厚。

 

在下個時刻梵又爆出了一句驚人的話。

 

「謝爾芙,接著隨你開心。」

 

謝爾芙幾乎是聽見這句話的瞬間便朝暴雪王衝了過去,閃著螢藍光芒的一發水波動狠狠正中暴雪王頭部,暴雪王也不甘示弱凝聚烏黑的球體,迅速一顆影子球往謝爾芙身上砸,仰仗柔軟的身體勉強躲過後瞬間使用自我復原,謝爾芙殺氣騰騰地連續用了兩次黑暗詛咒,第一次被躲過後第二次切過對方身側,兩方你來我往互不相讓,看得幸和雨絃傻在原地,而梵則是悄悄不知從哪摸來了一條項鍊和一個破舊的小包。

 

「……這個。」

趁暴雪王和謝爾芙打得難分難捨,梵遞出兩樣東西給另外兩人看。

「偷偷拿來的。」

 

「這個是……日記?嗚啊好舊好髒!感覺很有年代了耶……」

雨絃皺著眉頭翻看著小包包中裝的泛黃日記本,字體相當娟秀,似乎是一位母親紀錄日常生活用的本子,中間還零碎夾雜著一些帳目,翻到某一頁時雨絃倒抽了一口氣停下。

「怎麼了嗎?俺也想看看……」

幸從後面湊了過來,卻同時愣住。

 

梵幽幽開口──

「暴雪王的夥伴,現在是......天上的星星。」

 

十一月十六日/天氣雨

 

  今天亞拉也跟雪笠怪玩得很開心呢,將來應該能成為優秀的訓練家吧?雪笠怪似乎也很有野心……應該不久後就能進化,亞拉感覺也很期待。

  真希望那一刻快來呢,進化成暴雪王的話感覺更可靠了。

 

十一月十九日/天氣雨

 

  雪笠怪的力量真的很強,後院的樹又被弄倒了……雖然強是好事,不過這樣下去好像不太好呢……

  今天跟亞拉說了這件事,他說會跟雪笠怪溝通找出控制的方法,希望能夠成功,不然進化成暴雪王還不能控制的話就有點糟糕啊。

 

十一月二十三日/天氣晴

 

  雪笠怪進化了,亞拉現在在後院很開心的抓著他盪上盪下的……暴雪王的體格真的好大呢,第一次見到實體連我都有點興奮……不過力量方面真的有點危險啊,今天鍛鍊的時候居然毀了消防隊的其中一個屋子,真是、等一下一定要拖著亞拉去道歉。

  真是太對不起人家了。

 

十一月二十四日/天氣-

 

  家裡……失火了……。東西、燒的一點……一點都不剩……我早就跟亞拉說過的、明明就說過沒有大人在不能用壁爐……!怎麼會這樣……隔壁鎮的消防隊、太遠了……沒能趕到……亞拉……我要怎麼相信你就這樣……我最愛的兒子……

 

 

十一月二十四日是最後一則日記,上面用鋼筆寫下的字跡十分潦草,又被某種液體暈染得有些難以辨識,其餘後面全是泛黃破損的空白。

 

「……嗚。」

雨絃發出了小小的嗚咽,抬起頭看向開始區居於劣勢的暴雪王。

「俺從來沒想到會有這種事……」

幸愣愣地盯著筆記本,似乎很震驚。

 

「暴雪王一定覺得是自己的錯,無法控制的、力量……這也是、宇宙間自然定理的牽引……」

梵用如往常空靈的眼神盯著似乎已經耗盡力氣的暴雪王,謝爾芙用著一種意氣風發的勝利表情使勁砸下最後一發水波動,暴雪王終於軟下了腳側身一倒,濺起雨水橫倒在泥濘的地面。

 

梵輕巧拾起項鍊和小包,走向仍睜著眼的暴雪王,然後在他前方跪坐下來。

 

「對不起,擅自拿你的東西。」

靈巧地打開了項鍊的暗扣,裡面放著一個女人和小男孩、以及雪笠怪的老舊合照,暴雪王在看到的那刻別開了視線。

「不是你的錯,你很善良,躲到樹林裡。」

梵輕輕摸著暴雪王毛茸茸的頭顱,接著雙手抱住道:

「不希望、別人接近,對嗎?不想傷害人。」

 

「所以剛剛的急凍光線才沒有打過來嗎……!」

雨絃恍然大悟地看向了幸,原本以為是對方拉住自己才沒有被打到,原來只是暴雪王故意沒有瞄準罷了。

 

暴雪王默默坐了起來,紫色的雙眼沉寂而顯得寂寞,梵面無表情地放開了手,之後捧著項鍊和包包塞進暴雪王手裡。

 

「回憶、很珍貴。」

要好好珍惜,梵沒有說出口,因為她相信暴雪王知道,而謝爾芙則是收起好戰的臉色漂浮到暴雪王身邊用觸手輕拍以示安慰。

 

「安捏……算是解決了吧?俺們可以繼續前進囉?」

看著暴雪王沒有要繼續攻擊的意思,雖然有點不捨,但幸一想到海域異相仍未解決,就有點擔憂。

「也是啊……嗚嗚雖然很難過可是還是得走了嗚啊啊!」

雨絃掩住臉跟著幸一起緩緩向前走遠,耿鬼在一旁摸著她的頭。

 

梵默默站起身,把普羅和絲絲收回寶貝球,對著所有夥伴說聲辛苦了後看謝爾芙沒有要回球裡的意思便放著讓他在外面。

 

「回故鄉吧……尋找宇宙定律……必追本溯源……」

梵轉頭對著暴雪王的背影輕輕道,只見謝爾芙湊到暴雪王旁邊似乎是在道別,悄悄說了幾句話,暴雪王稍微動了一下轉頭偷瞄梵離去的背影,之後謝爾芙迅速飄回梵身邊,一行人離開雨勢漸緩的泥濘戰鬥場地,灰暗的天空似乎多了一點點亮光。

 

在一片狼藉中只剩暴雪王獨自坐在水坑中,視線沒離開過梵的背影,直到他們一行人消失在樹林深處。



Created: 16/04/2013
Views: 231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