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別】: 文手組
【隊員】:NO117.淺蒼♀,NO.138.六彌♂,NO.486重♂
【任務路線】:B路線


B路線獎勵:

    NO.461 瑪狃拉(♀)http://i.imgur.com/77eGX.jpg (分配給六彌)
    NO.460 暴雪王(♂)http://i.imgur.com/u6xMv.jpg (分配給重)
    NO.302 勾魂眼(♀)http://i.imgur.com/VCPVI.jpg (分配給淺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以下為 NO117.淺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接獲畢瑪博士的通知和委託,淺蒼跟六彌前往七華市的港邊找尋這次要一同前往狂嘯石群調查的訓練家。

天空有一種灰濛的陰霾,海面掀動著不安定的浪,遠處的風景沉浸在整片白茫之中朦朧且模糊,不知怎的讓人也一同感到微弱的不安。

淺蒼望著零散徘徊在港邊的鳥形神奇寶貝,似乎也不敢在這種天氣冒然飛往海的另一頭。

 

「神奇寶貝們感覺也很不安呢。」查覺淺蒼視線的六彌,也抬頭看向天空安撫式的說道,

贊同似的點頭,淺蒼收回眺望視線重新看向港邊,在約定好的地方有一個背對著兩人的黑髮男性雙手插在口袋,面無表情的看著海面,好像也在觀察著天象。

 

「看來就是他了。」淺蒼對身邊的六彌說,不知道是否讓他久候,兩人加快腳步走向對方。

感覺到有人接近的重轉過身來,確認了下大家都是受畢瑪博士之託,三人互相簡單的打了招呼。

 

「我是重,梅花重,請多多指教。」在重自我介紹的時候,原本在一邊盤旋的小磁怪飛近一直隱約覺得對方哪裡眼熟的淺蒼,讓重有些不解的看著小磁怪。

 

「啊,想起來了,在試膽大會的時候見過呢,也對戰過,是很厲害的小磁怪。」看著小磁怪總算想起來的淺蒼露出了笑容,跟上下飛動的小磁怪友好的打了招呼。

 

「是這樣啊…我不記得了,抱歉。」對於彼此見過面這件事似乎已經沒有印象,重微微不具意義的也笑了一下:「既然到齊了就出發吧。」

 

「沒關係。」似乎並不介意,淺蒼回以淡笑:「那就走吧。」

 

上了船,不平穩的大海讓船只能緩慢的行駛,鹹風跟晃動讓人不適暈眩,好不容易到了目的的島嶼,就連踩在陸地上也還是不住以為大地在搖動,除了小磁怪絲毫不受影響,三人稍微調適了下才往島上探索。

 

才剛踏上島嶼,放眼所望去便是忙碌移動的長翅鷗們,不知為何多到幾乎不可思議的群聚著,

看到了這副景象的六彌露出了些微驚訝的表情發出驚嘆,淺蒼跟重也環顧著四周觀察,感覺島上的長翅鷗大多疲倦不安,翅羽也凌亂不堪。

 

「看起來聚集在這裡似乎有某些目的。」重看著往同一個方向聚集的長翅鷗們如此說道。

 

「只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回應著重的話語,淺蒼注意到在飄浮白霧的岩石群上頭似乎有個小小的形體,隨著行走角度的改變,那形體發出閃爍的光輝,令她非常介意。

 

「跟著他們去看看吧?」六彌對重提議,發現看著遠處沒有跟上的淺蒼喚了一聲:「淺蒼?」

 

「啊…嗯。」濃重的白霧吞沒了岩石群,疑似形體的東西也一同重新隱匿起來,追上前頭的兩人,因為不知道是否是自己看錯,淺蒼沒有說出口,只是時不時的往那個方向確認。

 

跟隨著長翅鷗往島嶼高處前進,發現一隻瑪紐拉引導著長翅鷗們把他們嘴裏面的食物聚集在一個平台上,看起來正在進行著什麼活動。除此以外,一時之間也沒有更多的線索。

 

討論了一會,三人決定分開搜索,更進一步釐清這些長翅鷗聚集跟行動跟近來神奇寶貝的騷動和受傷事件是否有關聯。

帶著小磁怪,重隨意的閒晃調查,一直對霧中岩石上的形體在意的淺蒼則走到岩岸邊觀察。

 

對瑪紐拉感到好奇,六彌朝指揮著長翅鷗的瑪紐拉走去,發現有人類到來的瑪紐拉發出驚訝的叫聲,似乎對於六彌的到來有些意外。

迎向六彌,瑪紐拉揮舞雙手指了指他又指了指大海,似乎在詢問什麼。

因為瑪紐拉的動作而看向陰霾海面的六彌似乎無法掌握瑪紐拉想傳達的意思,露出了有些靦腆歉意的笑容。

 

感覺對方無法了解,瑪紐拉拉扯六彌的褲管想要帶他往另一處去,「啊,等等…我還有其他的夥伴。」

說完,六彌在瑪紐拉好奇的注視下發了短訊給各自行動的兩人,很快的三人又重新聚在一起:「牠好像想帶我們去哪裡呢,或許會有什麼線索也說不定?」

 

「要去看看嗎?」前往探查未果的淺蒼問道,看著重似乎在徵詢他的想法。

 

「我沒意見。」淡笑的聳了下肩,重表示自己都可以。大家都沒有意見,六彌示意瑪紐拉在前面領路,爬上陡坡前往另一頭,一座有些破敗陳舊的小型建築漸漸浮現,仔細一看,應該是座已經荒廢的神殿。

 

「這是在祭祀什麼呢,剛剛的長翅鷗們好像也在收集著食物。」淺蒼看著領頭的瑪紐拉問道,回應淺蒼的疑問,瑪紐拉指向大海又指著建築上的圖騰雕紋:「應該是以前在這裏生活的人們留下來的信仰痕跡。」摸著神奇寶貝的圖騰雕紋,重也低語說道。

 

打算帶他們進入神殿,瑪紐拉發出催促的鳴聲。

 

正當三人打算踏進殿內,暴雪王的身影從裏頭閃現,看到陌生的人類想要進入神殿,有點不悅的發出低沉的嚇阻聲,想把三人趕離神殿,看到這樣的暴雪王瑪紐拉發出急切的聲調,似乎在跟暴雪王說明。

 

並不認同瑪紐拉的話語,只見暴雪王雙手一揮,猛烈的暴風雪朝三人猛烈的襲來,神殿的門柱瞬間染上霜白,強力驅逐的行為讓瑪紐拉又驚又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以下為 NO.138.六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無法抵擋,三人只好退出神殿,然而暴雪王的攻勢卻未見停歇, 白色雪片狂襲著,將周遭四周樹林還有土地都冰凍結塊,暴雪王對著一行人攻勢越發越猛烈,急凍光線將岩塊都結成雪白,棲息在樹叢中的小型神奇寶貝紛紛慌張逃竄。

「為什麼看起來會這麼生氣呢?」一個閃身,六彌躲避著迎面砸來的冰岩說,不理解為什麼調查之中突然遭受功擊,暴雪王似乎不願意讓他們接近神殿。

一旁的瑪狃拉似乎有些焦慮,面對著眼前憤怒的暴雪王說了什麼,只見暴雪王的臉色越來越糾結凝重,憤怒地咆嘯開,不願傾聽瑪狃拉的聲音,一股勁再吹起暴雪。

「小心!」拉著瑪狃拉,六彌跟著淺蒼、重躲避了吹拂的暴雪,往後退開。

三人一路退避,躲避後方冰封雪花無情的侵襲,不知道是暴雪王召喚風雪導致天後惡劣,亦或有什麼其他的原因,六彌望向壟罩著島上的烏雲逐漸變得濃密而深沉,更加惡劣起來。

空氣之中凝聚的不安與騷動正逐漸擴大中,六彌直覺這樣覺得。

穿過神殿外側的樹林,崎嶇的岩波,三人離神殿越來越遠,在後方追擊的暴雪王依然沒有罷休停止驅趕。

「我來阻止他。」覺得一直逃跑不是辦法,重拿出寶貝球,試圖阻止後方狂爆攻擊的暴雪王。

六彌與淺蒼停下腳步,看著重前去應戰,決定適時情況需要而出手幫助,倏然,一陣震懾島群的巨大聲響劃破天際。

先前凝聚的不安與騷動,彷彿在這刻達到飽和,因未知的鳴叫聲而凍結了。

長翅歐群在天空焦躁群亂地吵雜起來,烏雲密布的底層開始閃過起雷光,島上的棲息的神奇寶貝開始在颳起的暴風中慌亂逃竄。

海上的暴雨驟降,捲起了數道連接海面與天際的水柱,在神殿的附近的高丘上望向海面,注意到龍捲水柱正侵襲著海面附近的漁船。

「那是什麼…?」六彌瞇起眼睛,仔細看著惡劣風雨天氣中,在浪花中翻滾的漁船,還有掙扎的生物身影。

「是乘龍…那是應該是獵捕的漁船,好過份…!」一旁淺蒼說,眼力良好的她,即使天候光線不佳,仍然可以清楚看到漁船用著刺網捕捉受困的乘龍群。

一道黑影穿梭在黑雲下的落雷之中,發出了威震的怒吼,六彌注意到連身旁的瑪狃拉身體都為之戰慄。

後方與重纏戰的暴雪王,在聽到怒吼聲後也開始焦慮狂躁,引發了雪崩的攻擊。

閃雷紛落著,很快的漁船就在風暴之中翻覆,空中盤旋的黑影的樣子被照耀的清晰起來,正是憤怒的海神-洛奇亞。

「快逃!」後方的重喊著,暴雪王掀起的白雪滾滾崩落襲捲而來,沖垮了樹幹,吞噬著陸地,慌亂的神奇寶貝蜂擁地逃竄開來,混亂不已。

一直在山崖凝視海面的勾魂眼,見到海神後,掠過山林在眾人面前顯露著笑意,然後一勁往神殿裡竄去。

「等等!」注意到勾魂眼的行動,在紛亂之中,淺蒼毅然追向那深紫色身影,躍過被暴雪覆蓋的土地,往神殿裡探去。

六彌隨之想要跟上,但眼前雪塊不斷崩滑阻擾了他的去路,焦急之際後方傳來瑪狃拉的叫聲,一個不留意似乎快要被雪堆給沖刷掩埋。

「抓緊!」六彌跳上岩塊,傾身即時拉住瑪狃拉的勾抓,雪勢推滑的力道之大,尖銳的爪子在臂上抓出傷痕。忍痛使勁地,一鼓作氣將瑪狃拉從雪堆中拉起。

「沒事吧?」注視眼前有點驚魂未定,一臉複雜的瑪狃拉,六彌碰觸安慰著。

抬頭望向淺蒼離去的方向,已不見蹤影,兩人走散了。紛亂中,重還在與神奇寶貝對抗著躁動的暴雪王,經過激戰與多次的絕招使用,暴雪王顯露出疲態,雪勢攻擊漸漸不如先前猛烈,雪堆的滑動也緩緩停下。

「先走吧!」重說,用眼神示意讓自己先前往神殿。

雖然有些糾結,不過也放心不下淺蒼,六彌應聲領著瑪狃拉,「要快點跟上喔!」他對著後方的重說著,然後筆直地往神殿奔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以下為NO.486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看著六彌的身影往神殿的方向而去,然後消失在黑暗之中,重這才拉回視線,放在被崩落的雪堆擋在另一邊的暴雪王。經過一番纏鬥,暴雪王看上去已經無力再次掀起方才那種等級的攻擊,所以只是隔著一段距離的緊戒著。

 

  另一方面,為了避開暴雪王一連串的攻擊,重與夥伴們也開始顯露疲態,小磁怪不斷在空中打轉,因屬性上的僵持感到焦躁。

 

  判斷不能再繼續這麼下去,重收回本來擋在自己前方防備著的夥伴們,乾脆的撤掉了所有攻擊與防禦的姿態,獨自往暴雪王的方向接近。被命令待在原地的小磁怪顯得相當焦急,而暴雪王看到這個情形,同樣也感到錯愕,不知道訓練家到底是想做些什麼。

 

  「我沒有敵意。」攤開雙手,重乾脆的表示著:「你要攻擊的對象也不該是我們。」

 

  重又往前踏了一步。暴雪王發出低沉的吼叫聲緊戒著,沒有擺出攻擊的姿態,似乎確實是有把訓練家的話給聽了進去,但仍無法真正放下心來。沒有急著催促,重朝神殿內的方向望了一眼,意味深長的。

 

 

 

  淺蒼追著勾魂眼進入了神殿,沒有注意到另外兩個同伴似乎並沒有立刻跟上來,專注的在黑暗的通道中追逐著那紫色的身影,卻無論如何也無法拉近與勾魂眼的距離,不知道勾魂眼是否注意到後方追上來的人,就著麼一前一後的進入了神殿的中心祭壇位置。

 

  和通道裡的黑暗不同,神殿中心不知道是以什麼方式開了無數的窗口,以鏡面折射的方式將外頭的光線一層一層的引進,照亮中心的祭壇高台。四周高聳的牆面畫滿了關於海之神的故事,展現出不知道多久以前的過往、居住在此的人們的信仰,他們所崇拜與尊敬的一切。

 

  「是洛奇亞……」屏息看著牆面上所繪、那破海而出的尊貴姿態,在光線的巧妙折射下,雖然只是壁畫中的洛奇亞卻也閃爍著白色的光芒。淺蒼回過神來,卻發現一直追逐著的勾魂眼不知何時已經來到自己身邊,歪了歪腦袋,然後指指神殿某處的一個黑暗角落。

 

  「那裡有什麼嗎?」隨著勾魂眼所指的方向探去,在古老的神殿一角,堆置著一堆與此處隔隔不入的廢棄物──破裂的魚網、老舊的魚槍,不知道裡面裝了些什麼的陳舊木箱,一堆的瓶罐垃圾,甚至還有殘忍的流刺網。淺蒼愣了下,將眼前所見與剛剛在外頭看見的捕捉乘龍行為做了連結,瞬間理解了海神憤怒的原因。

 

  「是人類吧?」語氣中感受得到悲哀。

 

  勾魂眼沒有點頭也沒搖頭,逕自往祭壇中央走去。淺蒼還想說些什麼,但聽見不遠處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隨即六彌從淺蒼方才追著勾魂眼而來的通道出現,身邊還跟著一臉慌張的瑪狃拉。

 

  「六彌!」

 

  和淺蒼一樣,六彌一進入神殿後先是被那奇特的折射光線方式而吸引,隨即聽見呼喊而發現不遠處的淺蒼,露出明顯鬆口氣的表情:「淺蒼,沒事吧?」

 

  「沒事。你們呢?你受傷了?」才問出口,淺蒼便發現應該是一起行動的夥伴人數少了一個,「重呢?沒有跟上來?發生什麼狀況了?」記得三人在分散前是由重牽制暴雪王的攻擊,雖然認定對方的實力應該是不會有問題,但仍是有些在意。

 

  「沒事,只是小傷。」六彌有些躊躇的說著,「他說讓我先走……」下意識的回頭看著通道另一端,卻先注意到身旁瑪狃拉的神情。

 

  只見瑪狃拉瞪著勾魂眼,有些不敢置信的樣子,激動的衝到勾魂眼前方大聲的吼著些什麼似的,還不斷往角落的方向指去,正是放置那些廢棄物的位置。勾魂眼一開始沒有做出什麼回應,只是帶著冷笑似的神情聽著,等到瑪狃拉停下喘口氣,才回應了一句。

 

  就這麼一句,讓瑪狃拉再也按耐不住,猛地出手攻擊,似乎早有心理準備的勾魂眼立即應對,兩隻神奇寶貝就這麼打在一起。六彌連忙把淺蒼往旁邊拉,退出勾魂眼與瑪狃拉的攻擊範圍,有些反應不過來:「怎麼一回事?」

 

  看著在攻擊下四散的廢棄物,淺蒼這才發現那些廢棄物的破損方式似乎並不是因為使用過度之類的,更像是有誰刻意去讓它們呈現破損的模樣。「難不成……這些其實是勾魂眼所做的嗎?與人類勾結……不,是想要嫁禍給人類嗎?……為什麼?」

 

  「為了報復嗎?」勾魂眼與瑪狃拉的戰鬥越來越激烈,逼得六彌與淺蒼不得不更往後退得更遠,六彌有些擔心的看著瑪狃拉,兩隻神奇寶貝互相攻擊所發出的巨大碰撞聲在整個神殿迴盪。「但是牠的能力不夠,所以希望能引出能力更強的誰來幫助牠達成目的……」

 

  「所以是為了激怒引出海神嗎?」緊緊抓住六彌沒受傷的手臂,淺蒼搖著頭。

 

  這樣不對,這樣不對啊……

 

  另一邊,瑪狃拉似乎一時露出了破綻,讓勾魂眼的攻擊直接擊中。瑪狃拉整個身體飛了出去,撞在神殿的牆上在滑落到地,一時半刻爬不起來的模樣。「等等!」發現勾魂眼似乎就要上前去給瑪狃拉最後一擊,六彌連忙叫出夥伴衝上前打算阻止,淺蒼也跟著追了上去。

 

  「讓開!」有誰在這樣大喊著。六彌與淺蒼立刻閃開,只見暴雪王龐大的身軀直接擋到勾魂眼的攻擊路線前,一個急凍拳就這麼直接的砸了下去,白色的細雪紛飛。

  

  從暴雪王後方出現的重看起來有些喘,似乎是一路跑著過來的。攻擊被暴雪王給擋下的勾魂眼往後踉蹌的退著,六彌立刻趁機上前去探看瑪狃拉的狀況,暴雪王凜然擋在方才打得不可開交的兩個神奇寶貝之間,看上去似乎相當憤怒。

 

  還記得在外面時遭到暴雪王的攻擊,六彌跟淺蒼戒備著,但重搖了搖頭:「不需要如此,牠不會攻擊我們了。」

 

  「發生什麼事了?」

 

  「牠們的目的最終方向是一致的,同伴間的爭鬥沒有任何的意義。而牠也明白我們是來幫助牠們的,和獵捕傷害他們的那些人並不相同。」說至此,重突然冷冷的笑了起來,「那些獵補乘龍的船隻,似乎已經都被憤怒的海神給擊沉了呢……」

 

  像是在配合這句話,從神殿外頭傳來一聲長嘯,綿延不絕。聽到這聲音,本來顯得憤怒而暴躁的暴雪王也冷靜了下來,而受傷的瑪狃拉則是掙扎著爬起來,往祭壇的方向走去,神殿入口傳來鼓譟的聲音,銜著食物的長翅鷗們飛了進來,陸陸續續的將食物堆在祭壇上方,然後落地收翅,等待著什麼。

 

  驀地,每個人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吸引似的向上望。

 

  海神──洛奇亞出現在祭壇的中央,是光線折射下的虛幻影子,祂拍著雙翼,銳利的眼神掃視過在場的神奇寶貝們,視線在勾魂眼與在場的三個人類身上停留了一陣,然後揚起首,發出如同剛才所聽見的長嘯,音拔至至高,旋即連同影子一起消失不見。

 

  「這樣……是表示被原諒了嗎?」重揉揉耳朵,如此問著。

 

  「或許是吧?」淺蒼苦笑。

 

  結束了任務的長翅鷗們陸續散去,瑪狃拉再也支撐不住的從祭壇上摔了下來,被六彌給接住:「得趕快送去給咎伊先生醫治才行。」

 

  走向同樣傷痕累累的勾魂眼,淺蒼溫柔摸了摸神奇寶貝的臉頰:「確實如此。」

 

  「也該向畢瑪博士還有九世先生報告我們所見得的狀況。」抬頭看了眼暴雪王,還有因為打鬥而四散的廢棄物殘骸,重沉默了一下,「……走吧。」

 

 

  「也該將這裡還給神奇寶貝們,回去吧。」

 

--



Created: 14/04/2013
Views: 395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