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場如同那年般,依舊未改變。

 

  他就像是那時候還小的自己,仰起頭看著印著牧場名字的招牌。

 

  小火馬FIRE牧場,以騎乘、餵食小火馬和烈焰馬聞名,自己小時候也曾來過——不過是自己一個人來的。

 

  說是自己一個也不太是,並不大記得是怎麼來的,從無盡市到羅莎鎮的路途,對當時只有9歲的他是相當有難度的、但怎麼想就是想不起來。

 

  到底是缺少了哪個部份,明明記得好像有甚麼一直陪伴在自己身邊。

 

 

  「嘶——」在自己恍神的時候,烈焰馬發出聲音並湊了過來,將雷巡手裡的飼料咬了起來慢慢咀嚼,在吃完時才抬起頭蹭了蹭雷巡的手。

 

  不免的勾起唇角、伸手撫摸烈焰馬的頭,在烈焰馬走後注意到在身側不遠的小火馬直盯著自己,看起來是想要過來的樣子,但在視線一同對上時卻又轉過頭。

 

  「哪——……」過去將手心裡的飼料遞到小火馬的嘴邊,小火馬並不大理會,逕自轉過頭去吃另位遊客手上的飼料。

 

  「……」默默看著自己手裡的飼料,到底是自己手上的飼料看起來不好吃、還是小火馬討厭他,但剛才明明是看著他的啊……似乎有點遭受打擊。(也許是對象是炎系的關係吧)

 

  「雷巡先生、還好嗎?」可奈偏頭看著神情有些落寞的雷巡,拍拍他的肩表示不用在意,「那孩子的個性就是這樣,雷巡先生不用太在意。」

 

  「啊、嗯——是感覺還好啦……」想想後並不放在心上,轉過頭才和可奈提起來牧場的目的。

 

  這幾年來遊客逐漸減少、收入銳減,如果再這樣下去牧場只能已倒閉來收場,剛好旅行到羅莎鎮的雷巡,在聽到傳聞後便趕了過來、直到現在。

 

  「我這裡是有些想法……不知道可不可行。」雷巡開口,將背包裡的記事本和筆拿了出來,在記事本一撇一劃、既是寫又是畫的寫了起來。

 

  可奈湊到雷巡身側,看著記事本上的塗鴉,看起來像是被打起結、裡面包著空氣的塑膠袋,但底下的卻是寫著,「這是……小火馬氣球?」

 

  「可以做成金屬氣球,小孩子應該會挺喜歡的。」

 

  「嗯、看起來……」還真像別種東西呀。

 

  接著又看到雷巡畫了詭異、有些歪扭的塗鴉,並在下頭寫上「烈焰馬餅乾」。

 

  「如果以重新開張、整修,放出消息到外頭也可以達到宣傳的目的。」繼續在記事本撇畫的雷巡說著,又畫下了一個歪斜的塗鴉。

 

 

  「就這樣了。」將佔滿塗鴉和文字的記事本遞給可奈,可奈攤著本子左看又是右看,雷巡那讓人自嘆不如的畫技,要不是底下有寫上名字、還真不知道是甚麼。

 

  在可奈還在研究本子的時候,雷巡轉過頭注意到在距離並不遠、凝視自己的小火馬。

 

  是剛才那隻小火馬嗎?

  雷巡挑了挑眉,沒有想起剛才被拒絕的事,抬起手朝小火馬招了招,小火馬先是停住、躊躇了一下才走了過來

 

  明明會理人的嘛。心想,正要伸手摸摸牠的頭時,卻冷不防被小火馬咬了一口。

 

  「、」伸回了手,低下眼看到指背上有些不淺的咬痕,雷巡倒是笑了,「還真兇啊。」

 

  小火馬哼了口氣,直接繞過雷巡到可奈身旁,沒有注意到這裡的可奈還是研究著記事本,直到小火馬過來、咬著她的衣服下襬,這才移開視線對到小火馬身上。

 

  小火馬還是咬著可奈的衣服,想要回去的樣子,「那、雷巡先生,我就先帶牠回去了……其他麻煩你了。」

 

  「嗯。」沒所謂的看著可奈身邊的小火馬,雷巡回答道。

 

  ↯

 

  在將小火馬送回去後,可奈又看了一次筆記本,「哎……」看著那扭曲的塗鴉,可奈不禁擔心起事情能不能順利進行。

 

  ↯

 

  在經過幾次討論後,事情照著計畫持續進行,將牧場整修、重新開張,在開張之前到鎮上發傳單吸引遊客前來。

 

  果不其然的,當天大批遊客前來,將牧場內外擠得水洩不通。

 

  「看起來很順利呢。」看著這情景的可奈,不禁感到開心。

 

  當年牧場熱鬧的樣子,回來了。

 

  「嗯……」漫不經心看著的雷巡,其實是很開心的。

 

  希望之後都能夠繼續下去。

  這樣想著的同時,雷巡感覺到手邊的濕潤。

 

  還是最初的那隻小火馬,牠舔舐他的手、並蹭了蹭。

 

  「牠看起來很喜歡雷巡先生呢。」

 

  「嗯、是嗎……」回應小火馬的動作般,他撫上牠的頭,細細撫摸。

 

  真奇怪啊,明明之前都會反抗的。

 

  「如果雷巡先生不介意的話、將這孩子帶回家吧?」

  「畢竟是因為雷巡先生,牧場才振作起來的呢。」

 

  雷巡沒有出聲,以唇邊揚起的笑作為回應。

 

  不過……也不壞。



Created: 31/03/2013
Views: 249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