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組隊任務:海域異象】

★B路線:調查狂嘯石群

 

 

《尤克雷斯的部分》 

 

 

 近日由於捕捉到的神奇寶貝又增加了一些,矢車向弟弟尤克雷斯提出了回去七華鎮一趟作觀察記錄的邀請,雖然以某種意義上而言也只是矢車自己沒有能長途飛行的神奇寶貝而已。將這個事實拋諸腦後,尤克雷斯叫出了兩位飛行系的夥伴,在一段不算太長的飛行之後很快便抵達了七華鎮。

 

  但今日鎮內的氣氛卻和平常造訪時那股平穩的感覺相差甚遠。好幾群訓練家像是作好了編隊,陸續從研究所大門走出──方向也幾乎一致。

  「那個方向……是瑪幽海域對吧?」

  「別忘了還有狂嘯石群。」矢車提醒了另一個七華鎮附近的地標,「以訓練家的數量來看,很可能不是太輕鬆的事……先進去向博士打聽情況會比較好。」

 

  『唉呀唉呀~真是讓人困擾呢……』維持著一貫的輕鬆語氣,畢瑪博士的神色卻和往常不同的表露出擔憂。

  在一旁忙著處理資料以及和不時出入的警方討論事項的助手浪部看來也是不太好過,兩兄弟只好在前頭某批訓練家們剛離開時上前搭話。

  「請問……..」

  『你們能來真是太好了,能幫忙調查的人手越多越──』

  話還沒說完,從瑪幽海域的方向就傳來了一陣詭異的聲響。矢車和尤克雷斯還沒能搞清狀況,七華鎮的九世先生便衝了進來。

 

  『博士!和上次一樣,這次是後山的神奇寶貝暴動!!』

  「知道了,這邊就麻煩你向他們解釋詳細情況……」說著博士便拿著裝有詛咒娃娃的寶貝球往後山方向前進。原本在一旁休息的火精靈見狀也一個箭步跟了上去。兩個人都對這突如其來的發展反應不過來;九世在發現兩個呆站的訓練家之後在他們眼前揮了揮手,開始解釋七華鎮發生的奇異現象。

 

  『就如你們剛才所聽到的一樣,是個很不可思議……不,應該說是怪異的聲音對吧。一開始大家也認為可能只是狂嘯石群附近產生的另一種聲音,只是每當那個聲音出現,各種無法解釋的現象、災情也隨之出現了。像是乘龍群受傷擱淺、長翅鷗集體失蹤之類的……』

  這已經不是光用啞口無言四個字便能形容的狀況了。考慮到神奇寶貝們的安全,會出動如此的警力想想也不會是特別奇怪的事情。先一步整理好事情經過的矢車只是問了句:

 

「我們可以幫忙什麼?」

 

  兩人手上都拿到了由浪部整理好的資料。聲音的來源至今還無法確定是由何處傳來,只能以大概方向推論出位於瑪幽海域、或是可能性極高的狂嘯石群。受到聲音的影響,不光是瑪幽海域的海相更加難以預測,就連原本被重重漩渦包圍的狂嘯石群也變得更加危險。

  「不過你們也只有兩個人啊?連九世先生也說最好要三個人一起出發,比較容易互相支援。」

  一走到門口,一旁便有個聲音如此說著,兩人轉頭一看才發現是熟識的面孔。有著稍深的紫髮和紅瞳,是同為黑鑽市人的瓦魯伊。不過……

  「嗯?伊奇魯怎麼不在這裡?」

  「他啊……」瓦魯伊維持一開始的笑容說道,「看他比較擔心水系神奇寶貝的安全,就先讓他和幾個熟人一起過去瑪幽海域了。不提這個,」瓦魯伊向兩兄弟伸出了手。「我想到另一個地方稍微調查一下,有興趣跟我一起來嗎?」

  兩兄弟互看了一眼便肯定的點了頭。答案自然是肯定的了。

 

  反覆翻了資料一陣子,矢車將紙張平貼在牆上,對著幾個點解說:「之前因為研究資料的關係也來過七華鎮幫忙,大概知道這裡『原本』的情況。對照一下現在的資料,想渡海直接去狂嘯石群是非常危險的行為……」

  「所以要用別的方法對吧?」

  「沒錯。」矢車向尤克雷斯點了點頭,再轉向瓦魯伊的方向詢問:「對你的神奇寶貝還不是特別熟悉……你有能飛行到一定高度的神奇寶貝嗎?」

  「這麼說來好像是有位淑女符合你所說的條件。」說著瓦魯伊便回頭走向研究所,「請稍等我一下。」

 

  等到瓦魯伊放出名為艾朵的熱帶龍時,尤克雷斯也早已放出了化石翼龍和比雕出來。

  「看來你們也是有所準備了呢?」

  「也沒有……原本我擅長的就是飛行系。在需要機動力的時候很有幫助倒是真的。」

  「玩笑話就不說了,走吧。」

 

 

《矢車的部分》

 

 

  瓦魯伊和矢車分別跨上了比雕和熱帶龍的背上,尤克雷斯則是等到化石翼龍騰空之後才抓住他的雙腳。

  「第一次看到這種方式,是習慣嗎?」

  「不是哦。」尤克雷斯對瓦魯伊搖了搖頭,「因為他的自尊心比較高一點,連我都沒辦法直接坐在他的背上呢。用這種方式讓他載著的話才能讓他服氣一些。」

  「這樣啊……」一邊點頭說著,旁邊的矢車倒是從口袋內拿出了小本子開始記錄。

  「……請不要太在意,哥哥他老是這種樣子……」

 

  就在他們邊聊著天邊前進的同時,由狂嘯石群為中心散出了一陣白霧。

  「是自然形成的嗎?還是……」

  當矢車還在對眼前的現象認真思考的同時,尤克雷斯已經指示化石翼龍飛到最前方了。「不管那麼多,強行突破!化石翼龍,用風把霧盡可能的吹散!!瓦魯伊先生和哥哥就跟在我的後面,別走散了!!」

  這樣的前進方式只要一拖長時間,對化石翼龍來說無疑是一種負擔,只是比起三人走散的結果也只能作出這樣的犧牲。持續了一段時間,當尤克雷斯確認地面的時候差點就帶著化石翼龍一起撞了上去,一直到三人都平安降落之後才開始散去。

 

  這顯示了這個地方對他們並不友善,也很有可能代表了另一件事情。

  「應該會有什麼值得調查的東西………」

  當霧完全散去,他們才意識到狂嘯石群不單是字面意義上的石塊而已。他們所在的『石』其實是一座座神奇寶貝們可以生活的島嶼。在他們面前站著的一隻暴雪王便是最好的證據。

 

  「是冰系神奇寶貝……這麼說來島嶼在冬季的溫度應該不會太高。」

  「等等、哥……這隻暴雪王的樣子好像不太對勁………」

  仔細一看,暴雪王紫色的眼睛帶著滿滿的怒意──不過他們卻忽略了某個更奇怪的地方:這隻暴雪王的雙手不知怎麼的各拿著紅白色的旗子……

  三人警戒著退後避免對方進一步攻擊的同時,幾隻瑪狃拉驚慌失措的從他們面前經過。落後的一隻不慎跌倒,只見這隻瑪狃拉並沒有立即起身和同伴們繼續逃竄,而是發現到了某個方向的"什麼"之後朝著那裡又跪又拜的哭著……

 

  這樣脫序的舉動自然是吸引了三人的目光。往瑪狃拉跪拜的方向看去,意外的並沒有看到什麼特別巨大或是兇惡的神奇寶貝,取而代之的是一隻坐在岸邊的勾魂眼。

  「奇怪,以屬性來說瑪狃拉不太可能會害怕勾魂眼啊……難道是還有什麼……」

  預感成真了。

  瑪狃拉和勾魂眼鎖注視的地方是一樣的,而那個地方的海水逐漸開始變黑,像是有什麼東西即將冒出來的樣子。線形的紅光點綴在寶藍色的身軀上,金色的瞳孔持續望著勾魂眼──那是只在傳說中曾經聽聞過的神奇寶貝,蓋歐卡。

 

  「沒想到能在這種地方遇到…!」一個是開始振筆疾書(註:素描)的矢車。

  「這麼說來,蓋歐卡會是美麗的淑女嗎?」一個是開始往其他方向思考的瓦魯伊。

  「咦?剛剛那個暴雪王………?」還有一個,是正想弄清事情真相的尤克雷斯。

 

  氣氛依舊十分緊張,但比起剛才的震撼又是不同的感覺。現在就像是在觀看某場世紀級的比賽一樣……勾魂眼和蓋歐卡從見面開始便互不退讓的死盯著對方,好像某一方一移開目光就會輸了一樣。暴雪王也戰戰兢兢的握著手中的旗子,深怕看漏了任何一幕。然後───

  蓋歐卡眨了眼睛往旁邊瞄了一下。暴雪王見機舉起了靠近勾魂眼那方的旗子,勾魂眼則是張開嘴取笑蓋歐卡。這種情況簡直就像是……

 

  「如果我沒弄錯的話,他們應該在玩瞪眼遊戲吧?」矢車像是恍然大悟一樣,敲了下手掌說著。

  「你是說,明明是傳說神奇寶貝還輸給一隻勾魂眼啊?」在冷靜下來後又恢復了笑容的瓦魯伊,那個笑容彷彿是和勾魂眼一樣的在嘲笑著蓋歐卡。

  等等,這樣的狀況可以說是非常不妙啊………某種程度來說。這麼想著的尤克雷斯偷偷往蓋歐卡的方向看了看……果然,擁有高度智慧的傳說神奇寶貝被這番話給徹底激怒了。蓋歐卡發出了怒吼,就像他們在七華鎮時所聽到的一樣。

 

 

 

  「原來……那只是蓋歐卡輸給勾魂眼時的怒吼嗎?」尤克雷斯在承受莫大壓力之餘還是脫口說出了這句話。

 

 

 

 

 

 

 

《瓦魯伊的部分》

 

 

wiazrxh.png

 

 

tw2xylw.png

 

 

 

 

※附錄:如果某一段用神奇寶貝語來翻譯的話

其一:

仔細一看,暴雪王紫色的眼睛帶著滿滿的怒意──

『你們這群人類別來干擾遊戲進行!!蓋歐卡大人才剛醒來還一直輸已經很挫折了不要再來影響他的情緒!!!!!!!』

其二:

只見這隻瑪狃拉並沒有立即起身和同伴們繼續逃竄,而是發現到了某個方向的"什麼"之後朝著那裡又跪又拜的哭著………

『蓋歐卡大大我拜託你放過我們一家老小啊啊啊啊你們再玩下去世界都要毀滅啦~~~』



Created: 19/03/2013
Views: 394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