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的友誼】 /訓練家NO.486,重。

 

 

 

  在從彩焰市移動到紫荊鎮的路途中,重與夥伴們先稍微在婓洛特森林做了停留。原因不是攜帶夥伴中有誰突然對樹果產生了興趣──重到現在都還沒研究出未知圖騰到底吃什麼──而是因為碰上了一點點爭執。

 

  看著躺倒在地上的三隻PM以及稍微燒焦凹陷的地面,分別確認過三隻PM──花椰猴、爆香猴跟冷水猴除了一時昏過去以外,應該都沒什麼大礙,重皺著眉頭,瞥了一臉沒事的小磁怪一眼。是否該慶信小磁怪的磁鐵爆彈一直都還抓不到訣竅……?

 

  「需要把牠們送去PM中心一下嗎?」一面自言自語著,重一面抬起手敲翻漂浮著的小磁怪,算是給一點警告。「……好像沒受傷只是震暈了,應該不用……」

 

  「……」在空中翻滾了兩圈的小磁怪穩住身體後飄了回來,意味不明的閃了兩下。

 

  雖說如此,但感覺還是要負起一點責任才是。重在三隻PM躺倒的位置不遠處就地坐下,打算確認牠們真的都沒問題才離開,順便當做休息。暫時被強制回到PM球中的小磁怪頗安分,倒是未知圖騰一如往常的不知道從哪裡自己冒了出來,感覺很好奇的繞著事故現場打轉著,然後又飄到訓練家身邊晃來晃去、似乎是想告知什麼。

 

  「怎麼了?」重一面整理著剛剛從彩焰市買來的一些旅行必需品,一邊困惑著。

 

  「……」想起了自家訓練家對於人類關係的快速健忘症,未知圖騰果斷放棄。

 

  就這樣沉默了下來。重整理完背包之後便閉上眼睛假寐,未知圖騰則就在周遭樹林到處晃來晃去,大概半個小時之後,昏迷倒地的三隻PM才有了動靜。

 

  最先醒來的是冷水猴,陡然驚醒的睜開眼睛跳了起來,險險撞上剛好飄到一旁的未知圖騰,被嚇了一大跳。退了幾步稍微清醒後看見身邊的另外兩個夥伴,愣了愣,有些反應不過來。

 

  「……沒事了?」

 

  「吱──────!」「嗚吱!」「嘎!」

  這是被突然出現的說話聲嚇到的冷水猴,以及被嚇到跳起來的冷水猴踩中的爆香猴、花椰猴之連環慘叫。

 

  重無言的看著三隻PM,似乎都非常有精神的樣子,除了身上沾了些泥巴跟樹葉外似乎也沒受什麼傷。「沒事就好。」聳了聳肩,招回亂飄亂繞的未知圖騰,背回背包就打算起身離開,不過似乎並沒有那麼簡單。

 

  回過頭,重看著緊緊抓著自己衣服下擺的爆香猴,這隻PM正一臉激動的對著訓練家吱吱唧唧的喊著什麼,怎麼樣都不肯放開手。冷水猴一臉慌張的在訓練家以及爆香猴之間看來看去,有點想阻止卻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樣子,而花椰猴則是雙手抱著胸連連點頭,同意著爆香猴的話。

 

  「唔吱吱吱吱吱!!」爆香猴很激動。

  

  「吱!嗚吱!」花椰猴幫腔。

 

  「嗚!」冷水猴弱弱的應了聲。

 

  「…………」

 

  重面無表情的再次放出小磁怪,在電光閃爍下、爆香猴閉了嘴還恭恭敬敬放開手往後退得老遠,地面上磁鐵爆彈炸過的痕跡還清晰可見。

 

  「那個,很抱歉剛剛攻擊了你們,小磁怪不是故意的,那是它的反射動作。」重面無表情的替小磁怪道歉著,雖然事主似乎並沒有任何愧疚的樣子。「不過下次請不要亂丟樹果,就算森林裡人不多但也是很危險的……」

 

  一提到樹果,三隻PM突然又激動了起來,嗚吱嗚吱你一句我一句的又吵了起來,頗像稍早前重剛遇上牠們時的狀況。重扶額,小磁怪蓄勢待發,未知圖騰在繞著晃著很努力要提醒訓練家什麼事情,甚至還從樹葉堆中翻出了一顆被咬了一口的樹果。

 

  「吱!」看到了樹果,冷水猴連忙上前搶過,然後又被花椰猴搶走。看著樹果上頭的咬痕,花椰猴將樹果遞給了爆香猴,三隻又開始吵了起來,唔吱嗚吱的好不熱鬧。

 

  自覺已經沒有其他方法──雖然小磁怪看起來很想,但重並不想再讓小磁怪炸一次──重默默望天,突然想起了一點模糊的影子。「啊……你們該不會就是彩焰市那位小姐所提的、三個感情很好的PM?」

 

  「──牠們從小一起長大、一起生活、感情非常要好。」回想起那時在彩焰市遇上的女孩,少女如此說著,表情卻是煩惱的:「不過最近牠們最近不知為何吵翻了,實在是很令人擔心……」

 

  聽到重的說法,三隻PM互看了彼此,然後又哼的各自往別的地方看去。總算是讓訓練家想起來的未知圖騰功成圓滿,默默在一旁飄著,有意無意的繞著那顆被咬過的樹果。看著自家未知圖騰的動作,重皺著眉頭思索,往四周仔細一看,似乎到處都有零碎的翻找痕跡……

 

  「你們吵架,跟樹果有關嗎?」有小磁怪在場,雖然三隻PM彼此賭氣著、但還是有志一同的點頭承認。「…………是有誰吃了你們的樹果嗎?」看著被咬過的樹果,重問。

 

  花椰猴跟爆香猴依然是點點頭,又彼此互瞪了眼,感覺隨時又會吵起來只是隱忍著不發做而已,但冷水猴雖然一樣的互瞪看似生氣著,卻有意無意視線飄移,心思好像常常不在此處。沒遺漏這點反應的重看著冷水猴,淡淡的笑了起來。

 

  「我來幫你們吧。」重如此建議著,「先了解狀況。我會分別詢問你們三個,再判斷結果。爆香猴先來吧?」

 

  放出青銅鐘做出障壁,將三隻PM一個一個帶開詢問,雖然無法理解PM的語言,但比手畫腳還是能猜得出來大概。問完爆香猴後換了花椰猴,最後是冷水猴。一進到青銅鐘所隔出的範圍中,問都還沒問,冷水猴就嗚嗚咽咽的感覺快要哭了出來。

 

  「……我什麼都還沒說啊。」重無言,摸了摸冷水猴的頭。「……果然是你吧。雖然不是你吃的,但是是你、或是你知道是誰讓樹果全數不見的?」

 

  嗚了聲,冷水猴點點頭,正襟危坐的。

 

  「其實一進到森林裡,我就發現附近有很多大型PM活動的痕跡。」重說,剛剛刻意板著的臉孔已經軟化許多,「大概是百足蜈蚣之類的……是嗎?」看著冷水猴的表情猜著,重繼續說下去。

 

  「你們分工尋找樹果,但回來後發現百足蜈蚣把你們收集好的樹果都吃掉了,你想阻止但是沒有成功……因為是你最先回來,所以覺得沒保護好樹果的你是錯的,因此不敢跟你的朋友說這件事情?」

 

  點點頭,冷水猴揪著自己的尾巴很努力的玩著。從剛剛的互動中就看得出來爆香猴的個性衝動直接、花椰猴冷靜但是有些糊塗,冷水猴則是比較畏縮膽小。在認定自己有錯、又看見自己的朋友們大發雷霆的狀況下,冷水猴可能就這麼樣把真相吞了下去,什麼都不敢表示,但也不會甘心被認定成小偷,於是就這麼吵了起來。

 

  「……說實話吧?」得出結論,重覺得有些好笑,但還是安撫著冷水猴。「是朋友,牠們就不會因此而生你氣,反倒是沉默才會造成更多的誤會。你現在也看到結果了吧?」

 

  「嗚吱。」冷水猴眼中噙著淚。

 

  「去道歉吧。」重說,一把拉起冷水猴,走出青銅鐘的隔絕範圍。「你也想和好吧。」

 

  「吱!」

 

  重新與爆香猴與花椰猴會合,看到冷水猴似乎哭過的臉,兩隻PM都露出一附想跟訓練家打架的臉。

 

  ──其實牠們多少已經猜到了一些吧……對著爆香猴與花椰猴聳聳肩,重把冷水猴推了出去,自己則是退出一個範圍,給牠們三個好朋友一些空間。

 

 

 

  「就是這麼簡單的事情而已。」將靠在一棵樹上,重看著三隻PM開始上演的溫馨和解戲碼,不知什麼情緒的微微笑了起來。「有些話……只要說出來就沒事了。因為尷尬與害怕而沉默,然後又因沉默而引來更多誤解,最後只會讓自己被給壓死而已。」

 

  小磁怪飄了過來閃爍了兩下,似乎很同意。

 

  「…………但什麼事都直接電擊招呼並不是好習慣,小磁怪,我說過很多次了。」

 

  未知圖騰左右飄晃著表示同意。

 

  看著立刻扭頭飄走的小磁怪,訓練家嘆了口氣。

 

--



Created: 22/02/2013
Views: 340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