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隊員】:男孩子 NO.554 謐朵爾 女孩子NO.090 沏碧

【組別】:文手組

 

【共通部分】

 

  接到任務資料的謐朵爾跟沏碧一起到了黑鑽市,街上比以往知道的安靜了許多,店家也只有稀落的幾家開著,老闆們不是閉目養神就是打著呵欠。失去人聲的喧鬧,只有看到小孩子們在喧鬧的時候才比較能感覺到黑鑽市還有些許的活力。似乎也是因為這樣,觀光客也少了,取而代之的是街上有許多訓練家奔走的身影,猜測應該也是接到了任務趕來幫忙尋找這次事件的線索。

 

  「九世先生、沒有問題嗎?」跟九世報到後,沏碧跟謐朵爾走在黑鑽的街道上,「好重的黑眼圈呢,再不睡覺的話……」

 

  雖然知道他不睡是為了什麼,還是非常的擔心。

 

  「妮蒂亞跟咎伊……那兩個傢伙,睡得挺香的啊。真是……」

 

  「九世先生感覺很寂寞呢。」環顧著市區內的景致。當初淡葉還是拉魯拉絲時戴著的小髮飾也是在此地的市集買的,沏碧到現在還記憶猶新。

 

  「的確。看來一定要盡快找出原因呢。」謐朵爾點點頭,思考了一下後做出決定,「沏碧,分頭行動吧!我負責這邊,你負責相反方向,到處去問問看!情報收集得差不多了的話,就先到市內公園入口進去第一眼可以看到的長板凳那邊集合。」

 

  「好的,謐朵爾哥哥記得小心一點!那我往這邊去囉。」

 

  「沏碧才是,我們等會見了。」

 

 

 

 

【訓練家沏碧部分】狀況A

 

 

  「到處都……」路上可以問的人剩下沒幾個,還不時有看到有人當場睡著,被路過的市民無奈又習以為常地扶到一旁安置的景象。

 

  「總覺得……有點像睡美人的故事呢。」沏碧喃喃自語著。

 

  被紡錘刺了一下暈眩過去,靠著魔法,跟全城的大家一起沉睡了百年,到整個城都被薔薇的荊棘重重包圍。

 

  「能夠拯救全城的『王子』會在哪裡呢?這次昏睡的是不是國王的小女兒,是黑鑽道館的妮蒂亞小姐--這次可不能讓大家昏睡百年啊!」

 

  知道是緊急事態,但想像力豐富的沏碧在這個時候還是停不下愛作夢的腦袋。

 

  「說起來真的到處都是食夢夢呢……」過了段時間,沏碧已經繞完自己負責的區域準備往公園移動了,路上不時還能看到躲在各個角落還有窗戶、門邊的食夢夢。

 

  「這麼大量的出現在市內真的很驚人啊……」心血來潮的對著食夢夢打開了圖鑑。「吃掉人的噩夢、……噩夢?」

 

  想起了達克萊伊降臨黑鑽市的那個夜晚。「那時候也做了夢……」想起來還是有一點驚魂未定的打了個冷顫,甩甩頭想要忘記,那個夢卻愈來愈清晰起來。糟糕,思緒也開始變得模糊……

 

  腳一軟就要暈眩過去的同時還是很努力想維持意識的沏碧,在眼皮闔上的時候看到了跟淡葉相似的一個身影快速的靠近,然後是一陣眩目的光跟粉紅色的霧氣。

 

  「沙奈……」她的話還來不及完就倒在約定好的長椅上失去了意識。

 

 

  很多話語快速的掠過耳邊。

 

  「好喜歡沏碧姐。」熟悉的聲音裡帶著孺慕。

 

 

  「小碧,跟哥哥一起去看星星吧?啊、歐奇也要?嗯……嗯!沏碧希望的話,那就三個人一起吧。」是小時候的謐朵爾哥哥的聲音。

 

  ……姐、怎麼了?」無助哭喊的聲音。

 

  「我會一直在沏兒身邊。」這個聲音很輕很溫柔。

 

  「一起旅行的!夥伴!真的嗎?」自己開心的笑著的聲音,那是剛開始旅行的時候。

 

  「捨棄妳的天真--成為我吧。」

 

  「我能讓現況改變喔。」紫色的她摸了自己的臉,「而妳,可以一起看著。」

 

  「妳要天真到什麼時--」

 

 

 

  「夠了!」沏碧一哭,卻發現耳邊的聲音都消停了。

 

  「恢復過來了嗎?」眼前優雅的身影,正是睡著前看見的沙奈朵,「還好來的及呢。」

 

  「妳是?」沏碧眼眶還泛著眼淚。

 

  「窺看見了這裡會發生的事情,來幫忙的。」

 

  「那些食夢夢究竟是?」雖然對方的聲音直接在腦海響起,沏碧卻沒有覺得非常奇怪,在發覺是對方的聲音後就接受了,畢竟一直以來淡葉也是這樣能夠互相感應的。

 

  「達克萊伊造成的噩夢被他們吃掉後的空白……這些食夢夢們讓大家看見了甜美的夢境,撫平他們被噩夢造成的創傷。但是、夢太過美。心靈比較脆弱的人、或是在夢中實現了夢的人,變得不想去正視現實--」

 

  「……這是食夢夢們的意志嗎?沙奈朵。」

 

  「不是的。」沙奈朵也凝望著沏碧,「妳聽說過吧?應該說,妳可能看到過吧?連達克萊伊造訪所帶來的噩夢的傷痛也都能撫平的她的身影--也在黑鑽市現過芳蹤。」

 

  「克雷色利亞!」沏碧驚呼出聲。

 

  沙奈朵緩慢的點了點頭。

 

  「極致的溫柔。某方面來說也是毒藥啊……克雷色利亞。」

 

  「沒有從夢境出去的方法嗎?」回過神,沏碧焦急地問沙奈朵。

 

  「暫時沒有呢。不過……」沙奈朵頓了頓,「我設法保住了你的意志不至於跟黑鑽市民一樣陷進深處,你可以努力試著用意志力操控身體,暗示還醒著的人。」

 

  「謝謝妳。」像是決定了什麼,沏碧閉上了眼精,專注起精神。

 

  拜託……!

 

 

 

【訓練家謐朵爾部分】狀況B

 

 

 

  謐朵爾也知道這個狀況非常不尋常。

 

  一路上走來發現的睡著的人附近都可以發現到食夢夢的蹤跡,就跟九世先生說的一樣。

 

  「數量未免也太多了……」謐朵爾一路上甚至是要小心看路,避免自己不慎踩到野生的食夢夢。

 

  謐朵爾在毫無斬獲的狀況下,造訪了神奇寶貝學校,聽九世先生說,黑鑽市的神奇寶貝學校聘有位教授,一邊進行PM研究,一方面致力於教授神奇寶貝相關的課程,或許她的知識可以幫到什麼。

 

  「以夢為食的食夢夢會聚集,當然是這裡有很多的夢做為糧食的緣故。」九世口中的教授幽蕾推了推紅色的粗框眼鏡。「推測是之前的稀客造成的。」

 

  「達克萊伊的事情嗎?」

 

  當時的謐朵爾還沒有成為訓練家,這些都只是電視上稍微有播報,還有偶爾聊天的時候從沏碧那裡所聽到的模糊口述,詳情他也並不是很清楚。

 

  「只對了一半呢,之後你沒有聽說嗎?」幽蕾奇怪的看向他。「追隨著達克萊伊來的,是克雷色利亞。她驅散惡夢,撫平人的傷痛,創造美好的夢境--」

 

  「美好的夢境……」

 

  「你也有這樣的經驗吧?做了有趣或想要繼續做下去的夢,卻在半醒之間發現了這是夢的現實,不選擇清醒再度闔上眼睛,就真的順利的繼續夢下去,還持續好幾次--」

 

  「大家現在,一定也是那個樣子啊。不想要起來,寧願做著美夢。」

 

  「你觀察過大家的睡臉嗎?」幽蕾瞇細了眼精,「居民也好,妮蒂亞館主也好……」

 

  「都是非常安詳,甚至帶著微笑的睡顏啊。」

 

  謐朵爾訝異的看著幽蕾。「您……」

 

  她知道的異常的多,而且非常有說服力。「那為什麼……」

 

  為什麼,不試著去幫助黑鑽市解開這次的問題呢?他疑惑的眼神把情緒表現得一清二楚。

 

  「別這樣看我,我什麼都不知道喔。」幽蕾輕描淡寫的卸責,「況且克雷色利亞與達克萊伊的資料原本就不多,這次得事件我也束手無策,頂多只能做這樣的分析。」

 

  語畢,她痛心的搥胸,「親愛的克雷色利亞,信者心目中美麗的睡魔啊!為什麼不把幽蕾也捲入您綺麗無邊的夢境中呢?明明知道能夠解答的鑰匙就在夢中,卻無法親自去追尋,這麼好的機會錯失了是多麼大的遺憾!克雷色利亞--」

 

  「……幽蕾小姐,您怎麼了?」

 

  幽蕾這才從陶醉中回神,瞪大了眼。「這樣還不夠白話聽不懂嗎?真相就在夢中!」

 

  說完,她毫不客氣的把謐朵爾推出了自己的辦公室。

 

  「溫柔美麗的女神--克雷色利亞--」隱約還聽的到門板後面可疑的聲音,謐朵爾決定先不管了,跟門口的守衛也道了聲謝,就走出了神奇寶貝學校。

 

 

 

  「也差不多了,到公園去……」因為被耽誤得有點久,謐朵爾小跑步往約定的地點過去,卻看到約好的長板凳附近瀰漫著粉紅色的霧,旁邊有數量驚人的食夢夢。

 

  即使食夢夢團團包圍著,謐朵爾仍然隱約看到了跟沏碧相似的衣飾,還有那一頭他不會錯認的藍色長髮。

 

  「沏碧?!」謐朵爾拉開食夢夢,把倒臥的沏碧抱了起來。只見沏碧身上有一股隱約的淺綠色光芒,像是守護似的。

 

  「真會惹麻煩呢,我也快擋不下來了……」碰觸到沏碧的同時,腦海中出現一個溫柔的女聲。

 

  「市裡面的食夢夢都往這聚集中,是這女孩用自己構築的夢誘來的。的確是很驚人的想像力啊……雖然太過冒險。」

 

  「為什麼?」謐朵爾的聲音很慌張。

 

  「知道影響他們意志的是誰了嗎?」聲音再次響起。「趁著有她微小的意念附著的食夢夢都聚集在這的時候,告訴她你們真正的願望!」

 

  「克雷……亞……醒……夢……」沏碧仍在夢中,喃唸的聲音斷續得讓謐朵爾聽不清楚,但是加上剛剛的聲音,他懂了。

 

  聚集來的食夢夢已經堆成了一顆巨大的球。

 

  「--就是現在。」

 

  「克雷色利亞,人們不能在妳給予的溫柔與美夢中沉淪!」

 

  「……你,為什麼……?」從遠方有個細柔的聲音,朦朦朧朧。「他、他很壞對吧?……但是我會治好你們。大家都會很幸福……為什麼阻止?」

 

  「人類脆弱,但是也很堅強。」謐朵爾的聲音緩和下來,「敬愛的克雷色利亞,我們感謝您的溫柔,但是請相信我們可以。達克萊伊的影響也會隨著時間淡去--即使他沒有出現,人們仍然必須學會面對自己該面對的黑暗,而不是盲目地依賴您。至於這些食夢夢……也請您讓他們回到原本棲息的處所吧。」

 

  「……你是說,我多管閒事了?」腦海中她的聲音有點困惑,有點恙怒。

 

  「不,」謐朵爾的聲音也很輕,很溫和,「您一直是,非常溫柔的存在,人們一直都是這麼覺得。--我也是這麼認為。」

 

  「……我做這些,不是想要你們誇的。」

 

  食夢夢漸漸的散去了,謐朵爾鬆了口氣,雖然很緊張,照這樣看應該是交涉成功了。

 

  「是的,我知道。」

 

  語畢,只見懷裡的沏碧也緩緩睜開了眼。

 

  「太冒險了。」謐朵爾責怪的用指節敲敲沏碧的頭,但是完全沒有造成什麼痛感,打得很輕。

 

  「欸嘿,哥哥很厲害呢!」沏碧微微笑,但是隨即又閉上眼睛。

 

  「咦咦咦咦咦?」謐朵爾慌張的想搖醒她,卻被那個女聲阻止了。

 

  「沒事的。」沙奈朵也在謐朵爾面前現身。「用腦過度的確需要休息一下。」

 

  「這、這樣嗎?」謐朵爾還是有點不放心,「對了,運用想像力……所以沏碧是想像了什麼呢?造出了怎麼樣的夢?」

 

  「妮蒂亞公主跟繼母咎伊陷入沉睡,最後被好爸爸九世解救的奇妙物語。」

 

  「……」

 

  無論如何,事情總算告一段落了啊。連謐朵爾也睏的揉揉眼睛。「我也有點想睡……」

 

 

 

【END】



Created: 19/02/2013
Views: 262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