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前面就是黑鑽市了吧?跟雷鼓市還真接近呢。」

 

 

  站在34號道路上,艾萊悠伸出手抵在額頭前,作勢一副遙望著不遠處黑鑽市的模樣,

 

而由小火焰猴進化成的猛火猴,正將兩手撐在身後,用著有些無趣的眼神也同樣望著黑鑽市。

 

 

  前幾日,他收到了黑鑽市九世先生的通知,告知他最近黑鑽市因為不明原因使得居民們都陷入深層的睡眠之中,並且未曾醒過來,而黑鑽市館主妮蒂亞和咎伊也都深陷在沉睡裡。

 

 

  朝著黑鑽市往前走了幾步,「雖然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不過,還是先過去一趟吧。況且,」

 

艾萊悠停下腳步,猛火猴跟著停下,並用著疑惑的表情望著艾萊悠,「和苗耶約好的時間也已經快到了,

 

嘿嘿,這一場久違的相逢,說不定我們可以一起來段美好的共舞嘉年華會啊!」

 

 

  想像著苗耶穿著那時候一身桃紅色的蓬裙洋裝,總是紮著辮子的頭髮放下後微捲的模樣,

 

又加上了自己一身帥氣的正義使者裝扮,肯定就是所謂的狼心……不對,是郎才女貌、才子佳人、

 

絕代雙驕什麼的非常之適合啊!

 

 

  正當艾萊悠這麼邊想像著的同時,身旁的猛火猴望著艾萊悠那一臉傻傻笑著的神情,

 

也同樣咧起嘴來笑著,一個轉身,將尾巴舉起湊近艾萊悠,並將上頭的火勢加大,朝著艾萊悠燒了過去。

 

 

 

  「唔哇啊啊啊啊!燙、燙、燙啦!會燙啊!猛火猴,我知道啦、我知道啦!

 

   開個玩笑嘛──咳,總之,是要先去看看,辦正事的,我知道啦!收回你的火焰啊猛火猴!」

 

 

  艾萊悠霎時眼眶泛著淚水,一邊哀叫著退離猛火猴幾步,

 

待猛火猴收回尾巴,歪過頭望著艾萊悠之時,才一臉無奈的靠近猛火猴。

 

 

  繼續朝著黑鑽市的方向走去,但是不到兩三步,艾萊悠便又停下了腳步,

 

而原先輕鬆的表情則變得有些正經,望著眼前的那逐漸靠近的黑鑽市,艾萊悠如是說道:

 

「是說猛火猴,你覺得假設我邀請苗耶一起和我共度浪漫的兩人甜蜜蜜下午茶約會,她會來赴約嗎?」

 

 

 

  一旁的猛火猴持續往前朝著黑鑽市的走著,連回頭都沒回頭。

 

 

 

 

  「咦、咦咦咦?欸、猛火猴,理我一下嘛~你怎麼先走呢?我說猛火猴啊──!

 

   你說說看嘛,你不覺得說不定在經過了這……」

 

 

  發現猛火猴完全無視自己的反應,艾萊悠只得一邊跟上猛火猴的步伐,一邊繼續對著猛火猴自言自語著。

 

 

 

 

- -

 

 

 

  「嗚、哇啊──這也太誇張了吧,這到底什麼狀況?」

 

  望著黑鑽市在街道上好些人躺在地上的情景,另外還有一隻、兩隻、不,三隻、是四隻、五、六……

 

好吧,總而言之非常多隻的食夢夢在空中飄浮著。

 

 

  艾萊悠站在黑鑽市街道上,原先那由於鑽石而聞名的關係,因此儘管這是座充滿惡意的城市,

 

仍舊吸引許多或許更加惡意的人前來,而讓黑鑽市感覺相當地熱鬧,但如今這樣的黑鑽市區裡,

 

即使人依舊很多,但是卻都閉著眼躺在地上沉睡,乍看之下就像是用屍體堆成的城市。

 

 

  「嗚嗚……猛火猴,你不覺得這種時候,好像顯得清醒的我們比較要讓人更加擔心嗎?

 

   總覺得,這樣的黑鑽市更恐怖了啊……」

 

 

  察覺到了這種古怪氣氛的艾萊悠,皺起眉地一邊笑著,

 

一邊忍不住眼角泛淚地握緊手上的寶貝球,並對一旁的猛火猴這麼說道。

 

  但是,轉過頭去,艾萊悠卻只見到猛火猴用一雙半月眼正望著自己,彼此互望了幾秒後,

 

猛火猴轉過頭,將雙手撐到了腦後,搖搖頭並嘆了口氣,接著又繼續向艾萊悠與苗耶約好的地點走去。

 

 

  「猛火猴,我覺得我充分從你的動作感受到你對我的鄙視啊慢著,

 

   你那個絕對是鄙視吧你?你不要不看我啊喂!」

 

 

  並未多想的艾萊悠一邊緊緊地跟在猛火猴的身後,一邊對著猛火猴嚷嚷道,

 

而猛火猴也只是在走到了黑鑽市區靠近郊外的某一角,這才停下了腳步。

 

 

 

  「唔、啊哦?我說你……咦,到啦?」

 

 

  以著與猛火猴同速在跟著的艾萊悠,直到猛火猴停下腳步後,差點煞車不及,

 

與猛火猴相撞而欲哀怨地碎念的同時,這才注意到此時早已來到了與苗耶相約的地點。

 

 

 

  目前位於黑鑽市區接近郊外邊的某一角,艾萊悠與猛火猴受黑鑽九世先生之託,而前來黑鑽市進行查看,

 

在與另一靠近黑鑽市的訓練家苗耶聯繫過後,他們相約於方便苗耶一進黑鑽市便可確認的地點,只是如今,

 

就在他們等待苗耶的地方旁邊,也同樣有幾位不確定是居民、抑或是訓練家正倒在地上,

 

同時,由於不明原因而大量出現的食夢夢,也有幾隻正飄浮在空中呢。

 

 

 

  「這個是……食夢夢啊,唔,你們對這些人應該不會怎麼樣吧?」

 

 

  艾萊悠以著半蹲下的姿勢,隨意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人們後,抬起頭望著飄浮在空中,

 

正睜著一副無辜大眼望著自己的粉紅色食夢夢,一邊喃喃自語著。

 

而一旁的猛火猴,也歪著腦袋,湊近到這些人的身前,並且露出有些疑惑的模樣。

 

 

  「什麼,猛火猴怎麼了嗎?」察覺到了猛火猴那古怪的疑惑模樣,

 

艾萊悠低下頭,再一次地仔仔細細、徹徹底底地檢視著那些倒在地上的人。

 

 

  「嗯?這是什麼?」

 

  艾萊悠眨了眨眼,似乎發現了什麼東西,正欲伸出手去觸碰那些倒在地上的人的時候,

 

一旁的樹叢邊,卻傳來了『碰!』的爆炸聲響。

 

 

  「糟糕,那個是……」

 

  爆炸聲響一傳出,艾萊悠立即回過頭,並將猛火猴往旁邊一擋,只見眼前似乎出現什麼東西爆了開來,

 

在尚未反應過來的同時,只覺得全身似乎被什麼東西噴灑上,就連眼睛似乎也有噴入的情形,

 

因此艾萊悠下意識地便將眼睛給閉上。

 

 

  隨後,艾萊悠只感受到畫面一白,在那一閃而逝的朦朧當中,他似乎看見了什麼白綠色的飄影,

 

再之後,便什麼也不記得了。

 

 

 

- -

 

 

 

  「唔……?」

 

  當睜開了眼之後,艾萊悠發現自己身處在一片白霧茫茫的世界,

 

除了環繞在自己身邊的白霧以外,什麼東西都沒有。

 

 

  「奇怪,這裡是什麼地方?」

 

  艾萊悠伸出手,搔了搔臉,他並沒有印象自己來過這樣的地方,

 

而後,他將手放了下來的同時,也回想起了方才自己正踏入黑鑽市,準備與苗耶約會的事情。

 

 

 

  「不對,不是約會……是關於黑鑽市食夢夢的問題,

   

   艾萊悠啊艾萊悠,看來這種時候不是考慮著約會的問題了。」

 

 

  一手又抬起,並扶著額,艾萊悠一臉無奈地自我吐槽著,隨後便放下手,並轉過頭,望向自己的身旁:

 

  「我說猛火猴啊,你……咦?」

 

 

  他的身旁並未有猛火猴的影子,除了他獨自一人,站在這麼樣一個朦朧的世界以外,

 

沒有其他的人、更遑論是平時的夥伴了。

 

 

 

  「……嗯,好吧,看來這裡真的沒有其他的人,那麼我剛才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呢?」

 

  察覺到這樣的狀況後,艾萊悠認命般地嘆了口氣,隨後將手比了個七,支在下巴上,歪著頭,

 

抱著某種『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他僅僅只是開始思考著自他踏入黑鑽市以後,

 

令他感到疑惑的幾件事情,當然也包括了他在進到這個地方前,

 

所看見的那幕爆開來的景象,以及他閉上了眼的情形。

 

 

 

  「啊啊,原來我睡著了嗎。」

 

 

  一手握拳,並敲上自己的另一手,艾萊悠霎時想通了自己的情形,

 

儘管這並沒有解決問題,但是至少能夠釐清現在的狀況。

 

 

 

  「這下糟糕了呢,不知道苗耶能不能找到我啊──

 

   不過,猛火猴沒有在身邊,是不是代表牠沒有被波及呢,啊哈哈、希望是這樣啊……」

 

 

  搔了搔自己的頭,艾萊悠有些困擾又無奈地笑著,回想起睡著前的情況,只得抱著期待安慰自己。

 

 

  『沙奈……沙朵~』

 

  那是一道白綠色身影,夾雜著相當輕柔的聲音,

 

與其說是艾萊悠聽見,不如說是直接透過什麼感應的方式傳遞到艾萊悠的腦海裡。

 

 

  「咦,什、什麼狀況?」

 

 

  突如其來的聲音,不由得讓艾萊悠渾身一凜,

 

稍微瑟縮起身子,保持著相當勉強的防禦姿勢,艾萊悠喃喃念道。

 

 

  由淺到深、從近到遠,白綠色的身影──沙奈朵在艾萊悠的面前逐漸清晰,

 

而在沙奈朵身後的場景,也逐漸清晰了起來,那是黑鑽市區。

 

  

 

  「妳、啊啊,沙奈朵嗎?那個是……黑鑽市?」

 

 

  兩眼眨了又眨,艾萊悠望著眼前這只比自己稍微再小了幾公分的沙奈朵,有些疑惑詢問,

 

並且又抬起頭,望著沙奈朵身後的黑鑽市區景象,隨即又低頭確認道,

 

但是沙奈朵卻只是睜著圓圓的眼睛望著艾萊悠,似乎沒有什麼反應。

 

 

 

  「啊哈哈,是說我睡著之前,看見的是妳吧?

 

   還以為這裡就只剩下我在而已了呢,幸好還有妳這樣的一個可愛的小美女陪著我啊。」

 

 

  毫不在意沙奈朵是否有回應,儘管身後那黑鑽市區的景象讓艾萊悠有些在意,

 

但他仍稍微壓低了自己的身子,試圖與沙奈朵平視,並且對著沙奈朵笑著說道。

 

 

  但是,沙奈朵卻自發出過第一次的那道聲音後,便不再發出、或是傳遞任何聲音給艾萊悠。

 

 

 

  「嗚哦,這不會是拒絕的意思吧?連可愛的小美女都拒絕我的話,這可真是傷腦筋了啊。」

 

 

  面對於沙奈朵沒有任何回應的狀況,艾萊悠也只是輕拍了拍頭,笑著自我解嘲後,便欲直起身,

 

退後幾步,準備再想其他的辦法。說時遲那時快,就在艾萊悠直起身、並將重心向後移的同時,

 

沙奈朵卻剛巧拉住了艾萊悠繫在脖子上的披風,這麼樣一個往前的拉力,

 

若是碰上了一般反應夠快的人,或許還沒什麼太大的問題,

 

但是,沙奈朵碰上的,卻是個稍微有些體力不足、反應較慢的艾萊悠。

 

 

  「唔哦!哦哦?唔哦哦──糟了!」

 

 

  艾萊悠的身體重心瞬時間無法取得平衡,正欲向沙奈朵撲倒之際,

 

沙奈朵帶著有些受到驚嚇般地眼神,將艾萊悠往後一推,

 

並使用了念力,艾萊悠就這樣地直接往後摔跌在地上。

 

 

 

  「痛、痛、痛啊──…不對,畢竟是夢境中的關係吧,沒有什麼痛感的問題啊……

 

   不過還真是無論在哪裡,被人拒絕的傷害,總是那麼樣地讓人大打擊呀──」

 

 

  摀著方才似乎敲到地面的腦袋,儘管並不會有痛楚,

 

但艾萊悠仍持續坐在被白霧遮蔽著的、或許仍舊也是地板上,一臉無奈地持續哀哀叫著:

 

 

  「雖然這樣的性格,我也並不討厭就是了。畢竟是個可愛的小美女嘛……

 

   嗚嗚,倒是說讓我比較在意的,大概還是現在可愛的女孩子,力量都是這麼大的嗎?」

 

 

  而面對艾萊悠摀著頭並且哀哀叫著的模樣,沙奈朵也只是靜靜地看著,

 

但是不到幾秒,卻又緩緩地靠近艾萊悠,並且用著那仿若戴著細長手套的手指拉住艾萊悠脖子上的披風。

 

 

  「妳啊,雖然說是被嚇到了,不過沙奈朵應該也是有瞬間移動的吧……

 

   啊啊……當然妳要用念力也是可以啦。」

 

 

  艾萊悠察覺到沙奈朵的動作,並未說出口,僅是對著沙奈朵笑了笑,並說道;

 

眨了眨兩顆圓圓的紅色大眼,沙奈朵仍舊只是直直地望著艾萊悠,拉住披風的手指並未放下。

 

 

 

  「那麼,特地找上了我來陪妳,現在有沒有心情好點呢?」

 

 

  伸出手,輕輕拍了拍沙奈朵那有著綠色捲曲髮型的頭,艾萊悠對沙奈朵輕聲詢問。

 

而沙奈朵望著艾萊悠,只是互相對望著,依然沒有其他的回應。

 

 

 

  「會睡著的原因,我是已經知道了啦……

 

   至於那些食夢夢,嘛──每個人都不會想放過能聚集美好食物的地方嘛。」

 

 

  艾萊悠抬起另外一隻手,向後搔了搔頭,即使沒有得到沙奈朵的回應,

 

艾萊悠依舊能夠相當自然而習慣地邊思考著、邊自言自語。

 

 

 

  「不過,會在夢裡面看見妳,這倒是就讓人驚訝了喔。」

 

 

  朝著沙奈朵眨了眨眼睛,似乎還未放棄展現自己帥氣魅力的艾萊悠,一邊如是說著。

 

沙奈朵望著艾萊悠,而後將頭稍微向右偏了偏。

 

 

  「放心吧,可愛的小美女。雖然不知道妳是哪一個人、還是哪一群的小美女,

 

   但是不管怎麼樣,妳所喜歡的黑鑽市都還是會醒過來的喔。」

 

 

  艾萊悠一邊對著直視著自己的沙奈朵這麼笑著說道,

 

而原先便放在沙奈朵頭上的手,則是緩緩地拍著,彷彿是在安撫沙奈朵那般,只是輕輕地拍著。

 

 

 

  「我知道的喔,畢竟我的身邊也有一個、唔,稍微有點喜歡格鬥派的大小姐嘛……」

 

 

  想起了自己身邊最近在對戰中相當活躍的小小身影,

 

艾萊悠有些無奈地笑著,而後看了看沙奈朵身後的黑鑽市區景象,又望向了沙奈朵。

 

 

 

  「所以,我知道的喔。」

 

 

  「妳只是擔心,大家都醒不過來了,自己會變成一個人對吧?

 

   因為妳很喜歡妳所住的城市嘛。所以,不要緊的喔,別擔心了。」

 

 

  艾萊悠對沙奈朵輕聲地這麼說道,以著有些安慰、也有些鼓勵地方式輕聲地哄著。

 

 

 

  沙奈朵望著艾萊悠,圓圓的紅色大眼眨了眨,儘管外表似乎看不出來,

 

但是不知道怎麼著,艾萊悠總感覺有些什麼溫和的氣息環繞著在四周,

 

相比起方才一睜開眼,霧茫茫的世界,也相對地變得有些清晰了,

 

而沙奈朵身後的黑鑽市區景象,卻開始逐漸地模糊了起來。

 

 

 

  「雖然說帥氣的艾萊悠我,人在這裡──

 

   不過,外面還是有我的好老、呃,好夥伴苗耶嘛。她總是會有辦法的!」

 

 

  察覺到了氣氛的轉變,艾萊悠放開了在沙奈朵頭上的手,轉而豎起拇指,並伸向了自己,

 

用著一臉自滿的模樣誇耀了幾句,就連提到苗耶的時候,都彷彿是在炫耀自己那般的得意。

 

 

 

  隨後,艾萊悠伸出手輕輕握住了沙奈朵拉著自己披風的手指,並對沙奈朵笑著:

 

  「或許是因為最近和大小姐比較常合作的關係,所以才會找上了感覺上可能會比較親近的我,對吧?

 

   雖然沒有因此做了什麼夢境,倒是說能碰見妳這樣可愛的小美女也很不錯呢。」

 

 

  「好啦,不管怎麼樣,都得要好好準備才行,

 

   說不一定隨時就能醒過來了呢──正義的使者可不能夠只是單純地被拯救啊!」

 

 

  艾萊悠的眼神綻放著閃耀的光芒,一邊對著沙奈朵說完這樣的話以後,

 

便準備站起身,看來是一副隨時要戰鬥的模樣,

 

儘管這樣的情景,看在熟識的朋友們眼裡,或許仍是有那麼樣地不可靠。

 

 

  沙奈朵望著艾萊悠站起身,也放開了原先拉住艾萊悠披風的手指,並往後退了幾步。

 

艾萊悠望著沙奈朵的行動,也跟著察覺到,他現在所見到的景象,都開始變得模糊了起來,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他有種身體被什麼東西黏覆住的感覺,就像剛淋過雨的那種感覺。

 

 

 

   ──或許,這也是一種即將清醒的徵兆吧。

 

 

  艾萊悠一邊這麼想著,然後又望著退離自己幾步後,不知道在看著什麼地方的沙奈朵,

 

  於是,艾萊悠笑了笑地,又壓低身子,湊到沙奈朵的眼前,並說:

 

 

 

  「不知道我家拉魯拉絲大小姐,再稍微長大點後,是不是也能像妳一定可愛呢?

  

   不過,我想能夠再見面的,是吧?可愛的小美女。」

 

 

 

 

  才差不多剛說完,艾萊悠眼前的景象便逐漸變暗,

 

在完全地黑暗降臨之前,隱隱約約地,他看見了沙奈朵兩邊的手指在一旁飄盪著,

 

一直都給艾萊悠沒什麼精神感覺的紅色圓眼,微微地、似乎向上彎了一些。

 

 

 

   ──身為可愛的小美女,果然總是得開心點吶。

 

 

  艾萊悠一邊這麼想著的同時,

 

  唇邊不減的笑容僅僅只是又加深了些,而後,眼前一黑便又再次地失去了意識。

 

 

 

 

                                     接續劇情:Part IIPart III

 

 

 

 

 

 

 

 Free Talk :

 

    .趕死線真的很恐怖……(陣亡

 

    .身為艾萊悠的媽媽,我也覺得艾萊悠怎麼可以這麼吵,真的從頭到尾都他講就好了(X

 

    .不過我還是很希望他在日常時候也可以……呃,稍微這麼正經與溫柔(痛哭流涕

 

    .是說這邊的字就不可以再顯示得小一點嗎(欸

 

    .然後感謝大家的收看,最後一定要真心真心真心真心感謝這麼能夠忍受艾萊悠的苗耶(ˊ//艸//ˋ)

 

 

 

 



Created: 18/02/2013
Changed: 19/02/2013
Visits: 396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