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停止的夢

 

 

  ── Part. A (文/ 琉予)

 

 

 

 

  「我應該…是在做夢吧。」琉予第三次這麼對自己說。

 

 

  據說有的時候人在夢中也能清楚意識到自己是在做夢,在這種狀態下,做夢的人擁有清醒時的思考與記憶能力,夢境內容可以是荒誕的也可以如同現實世界一樣真實,造夢者能夠直接控制夢的內容,隨心所欲打造一個你心目中最完美的世界。

  琉予自己就經常做這種夢,也非常喜歡這種感覺,就像是成了一個世界的主宰吧,這種事情可不是日常生活隨隨便便能做到的。

 

  ──可惜現在好像不是享受的時候。

 

  一路胡亂想著,琉予第四次回到同樣的大樹底下,他小小嘆了口氣,雖然知道自己正身處夢中,但這次好像有哪裡不太一樣…除了明顯的違和感之外,他有個直覺,或許這裡根本不是他自己的夢而是其他什麼人的。因為他已經在這附近晃了很久,始終走不出視線所及的這個範圍,從附近的地形看來,這邊毫無疑問是黑鑽市近郊,這條路一直走下去應該會接到黑鑽市才對,但無論怎麼走,最後總是會回到原來的地方,原本還賭著一口氣拼命往前走的琉予幾趟下來也忍不住氣惱起來,索性一屁股坐下不走了,企圖從頭再梳理一次思緒說不定可以想到些甚麼……又或者乾脆甚麼都不做不想,靜靜等待什麼事發生,隨便什麼都好。

 

 

「我記得…本來是跟莉律斯一起到黑鑽市來的……」琉予把玩著手中毫無動靜的寶貝球自言自語道。

 

  是說自從來到這邊之後,不只無法叫出PM,一路上也沒看見任何生物,就算是在夢境裡,這也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因此琉予更加確定了之前的猜想,自己或許真的不知道怎麼搞得就被困在別人的夢裡也說不定。

  說起來這也是出來旅行後第一次,身邊沒有PM們的陪伴,這讓他心裡不免有點沒底……

 

『不行!我不能總是依靠他們。』

 

  琉予猛地甩了甩頭,將寶貝球塞回背包,重新開始思考來到這邊之前的事情。印象中自己是在前往黑鑽市的路上遇到莉律斯的,自己和她則是在之前的脈流鎮遺跡事件認識,這次半路碰巧遇到又打算前往同個地方,自然是結伴一起前進…但琉予的記憶只到兩人進了黑鑽市,之後就變得一片模糊,回過神來後就發現自己在這個地方了。

 

  就在他苦惱於自己遺失的記憶環節的時候,他聽到了一陣笑聲,如同被轉開的收音機一樣在他耳邊突然響起,一開始還只是模糊的耳語,過了一會兒才慢慢變得清晰可聞。自從進到這奇怪的地方之後就一直沒遇到任何人或生物的琉予反應不小,幾乎是立刻竄了起來尋聲找去,最後找到道路旁的一小片草地。

 

  草地上,是一個坐在輪椅上的男孩子,年紀應該比琉予還要小上好幾歲,旁邊還跟著一隻沙奈朵,柔白的裙襬飄揚,圍繞在男孩身邊打轉,不時以念力或幻象術變出各種花樣,逗得男孩喀喀直笑,一人一神奇寶貝就在草地上玩得相當開心。但過沒多久,一名男子和少婦從遠方走了過來,看樣子應該是那孩子的父母,母親蹲下和男孩說了幾句話,他們的表情從琉予這個方向看得不是很清楚,感覺像是在安撫又或者是在勸說著什麼,說完就推著輪椅往回走去;奇怪的是剛才陪男孩玩耍的沙奈朵並沒有跟上,而是站在原地目送他們離開,直到三人消失在視線中才轉過身來,臉上哀傷的神情瞬間讓琉予凝住了呼吸,那表情…似乎在哪……不、絕對是在哪見過才對。

 

  還沒等琉予回想起來,他接著發現上一秒原本還站在草原中央的沙奈朵居然無聲無息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那個原本和父母離去的男孩,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出現在那裡,彷彿又回到一開始的地方重新上演一次。

 

  琉予有些呆愣地看著眼前的一切,看著那隻沙奈朵…突然間,琉予有種想通了什麼事情的感覺,原本凌亂的記憶也開始完整起來……

 

 

 

  如同琉予本來記得的一樣,他和莉律斯的確是一起到達黑鑽市的,但他們進入黑鑽市之後卻發現市內的氣氛不同於往常,本來充滿生氣的熱鬧街道一反常態顯得死氣沉沉,著名的採礦及加工場停止運作不說,就連一般的商家也幾乎拉下鐵門,路上也很少見到行人;稍微詢問後才得知全市大部分的居民居然都陸陸續續陷入不明原因的昏睡,明白事情嚴重性的兩人二話不說立刻趕到九世先生那邊看看是否有什麼是自己能幫上忙的;果不其然,警局那邊也正為了這事忙得焦頭爛額,正不停向外求援。

 

「事情就如同你們所看到的,越來越多人不明原因地一睡不醒,剛開始還僅限於某個特定的區域,現在範圍幾乎遍及全市,甚至還有向外擴散的跡象…」

  久世語氣沉重地說完,又灌下一杯特濃黑咖啡,眼睛底下厚厚的黑眼圈及疲憊的神情再再顯示他明顯已經好幾天沒闔過眼。

 

 

「大致的狀況我們都瞭解了,那有什麼是我們能幫上忙的呢?」

 

  路見不平總會習慣性拔刀相助的莉律斯見人有難自然是不會推辭,當下即表明自己的立場,琉予也在一旁不停點頭表示贊同。見到有人願意幫忙,久世原本有些黯然的眼神似乎恢復了些許神采,打起精神繼續說道:

「沉睡的人就交給我們來處理,想拜託你們的是調查關於這個事件…這整個現象的起因,畢竟原因都沒搞清楚的話實在不好制定相關的解決對策。」

 

  坐在久世對面的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

 

「能請問這個現象最先大概是從哪邊開始的呢?我想先去那邊調查看看,說不定會有什麼發現……」琉予試著提議道。

 

  莉律斯隨後接著說:「那麼我就負責那些大量出現的食夢夢囉!雖然不知道牠們是單純被沉睡的人吸引而來還是怎樣,但應該也是一條線索。」

 

  之後,久世告知了琉予事件一開始爆發的地點以及交代其他一些細節,兩人便分頭開始進行各自的調查。和莉律斯分開後琉予就趕到久世先生所說的沉睡現象首先出現的地點查看,接著就遇上了那隻沙奈朵的催眠術襲擊……想到這邊琉予忍不住苦笑起來。

 

「啊啊…我現在一定也成了陷入沉睡的一員了吧。」

 

  話才出口,琉予只覺得思緒中似乎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事件的全貌也漸漸變得清晰起來。悲傷的沙奈朵、催眠術、能自由控制的夢境……琉予定了定神,內心此時只有一個念頭,就是盡快脫離這個地方──脫離夢境回到現實世界,把自己的發現與猜想傳達給大家。

 

 

 

 

 

 

  ── Part. B (圖/ 莉律斯) + ENDING (文/琉予)

 

 

 

w2bsmvt.png

yhhni7x.png

ek86liz.png

xm0ckt5.png

c8lw2al.png

rsmcmye.png

staoits.png

73drkrw.png

 

 

 

 

 

 

 

 

 

  感覺像是作了一場很長的夢,琉予轉醒之後還愣愣地盯著天花板發了好一會兒的呆,直到莉律斯擔心的臉出現在視野中才稍稍回過神慢慢坐起來。

 

「琉予先生你還好吧?」

 

「咦?啊……我沒事。」剛醒過來的人好像有一半還在夢中,回答得有點遲鈍,「先生就不用了好嗎,我們好像才差一歲吧…」

 

  琉予環視四周,試圖把目前所得到的情報做一個整合,他回想起自己前往調查異象最先開始發生的地點卻一無所獲,正準備回來向大家回報狀況,現在看來可以報告的事情多了不只一點。

 

  莉律斯見琉予慢慢恢復過來也鬆了口氣,然後才以不太甘願的口氣啐道:「什麼嘛~原來這麼簡單,我還以為我得……」

 

「嗯?什麼?」琉予反問,但莉律斯只是黑著臉搖頭,什麼也不肯說。

 

「到底什麼嘛…話別說一半──」

  琉予不放棄繼續追問,糾纏到一半就突然想起比起那個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急忙改口:

「啊~算了,關於這次的沉睡現象,我想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是沙奈朵!引發這起事件的應該就是那隻沙奈朵沒錯!」

 

  察覺到自己劈頭這樣說未免太沒頭沒腦了,琉予正煩惱該怎麼解釋比較好,莉律斯卻像是明白了什麼一樣起身將剛才發現的相框及那封信通通拿了過來,琉予隨即發現照片中的人就是他在夢中所看到的那個與沙奈朵玩耍又被迫分離的男孩,兩人接著便將自己各自經歷說出來,交換了一下意見與猜測。

 

「你說…沙奈朵很可能是想藉由吸收大家的精神力,打造出一個能和那孩子永遠在一起的真實夢境嗎?」

 

「也難怪大家都醒不過來……」琉予點點頭,又頓了一下,「咦?等等,那我是怎麼醒來的?」

 

「呵呵…這就要多虧他啦!」

 

  莉律斯舉起一直抱在懷中的食夢夢笑著說:「小小吃了你一下豆腐……呃、我是說吃了你的夢。」

 

  說完,食夢夢像在回應莉律斯的話,飄到琉予懷裡蹭個不停。琉予也捧起食夢夢,看向他深紅色的眼睛。

 

「所以原來食夢夢只是單純被沉睡的人吸引來的嗎…還是說……你們是想來拯救大家的呢?」

 

 

 

「那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呢?」

 

  話題繞回來,莉律斯跟琉予都沉默不語,倒是食夢夢率先有了反應,細細鳴叫幾聲,房間一角就又竄出另一隻食夢夢,兩隻親暱地互相蹭了蹭,漸漸地,兩隻食夢夢、琉予以及莉律斯都被一團粉紅色的煙霧給圍住。

 

 

  粉色的煙霧中,他們看見了一連串的影像,其中主角依然是那個男孩跟沙奈朵。

 

 

  原來男孩因為生了重病不得不離開家到遠方接受治療,離開前跟沙奈朵約定好,等他康復回來一定會來找她、成為她的訓練家,一起去旅行,一起走遍各式各樣的地方……

 

  一切都如夢境般美好,畢竟這一切的確只是個夢,是那男孩遺留下來的──最後的夢。

 

 

 

「我們去找她吧……把那孩子想說的…」莉律斯抱緊了安靜待在她懷中的食夢夢。「把這個夢帶給她!」

 

  琉予也拾起相框前那封信。

 

「嗯!」

 

 

 

 

  好好地跟她說,相信沙奈朵她一定能夠理解的!

 

 

 

 

 

 

 

 

 

 

= THE END =



Created: 16/02/2013
Views: 259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