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停止的夢

【委託人】:黑鑽市九世

【任務內容】

黑鑽市因不明原因使得居民陷入深層的睡夢之中,只要一睡著就再也醒不過來,而黑鑽市館主妮蒂亞和咎伊也因此陷入沉睡。

 
擔心的九世為了調查清楚禍源,已將近一個禮拜沒有闔眼,身體早已負荷不了,於是只好向各位訓練家發出求救,拜託訓練家們幫幫忙調查原因。

 

據九世先生提供的情報,目前只知道黑鑽市異常出現了大量的食夢夢,會不會和他們有關聯呢?
於是你和夥伴兩人決定分開調查尋找線索。

===========================================================================

 ※一人一條狀況路線,整個劇情要有所關連。


 ❖ 狀況A:
    模糊的印象中只看見一隻沙奈朵,之後你便失去意識陷入了深沉的沉睡之中。
  在夢裡,你似乎得到了為何黑鑽市會陷入沉睡的線索,但卻怎樣都無法醒過來,只好等待隊友解救。

 

  ▽ 請繪/寫出夢境內容。

 

 ❖ 狀況B:
    保持清醒的你,在黑鑽市調查食夢夢爆增的原因,最後只發現了「真相就在夢中」的一條線索,

  此時的你趕緊把消息告訴隊友,但隊友卻陷入沉睡,你該怎麼讓隊友脫離沉睡的狀態呢?

  而這個事件的起源究竟是如何?該怎麼解決呢?

 

  ▽ 請繪/寫出:拯救隊友、找出事情原因並解決。

===========================================================================

 

 

【維內‧卡嘉 - 狀況A】

 

  涼風徐徐,偶聞鳥鳴。這個只有點雲絮的午後,在陽光的照耀下,將要收成的麥田蕩起黃金色的波浪。

  田畦的邊坡上,躺著一位男性。他披著一件紅黑相間的直紋披肩,上面繡著玫瑰與十字的標誌,頭頂微捲的紅褐色頭髮,正閉目享受這愜意的午後。

  「瓦尼爾,咱見到一位bella(美女)。」男子沒有張開眼睛,對著他的伙伴說道。「那似個頭髮翠綠的女子,世上沒有別的植物比她的頭髮美麗。她穿著就像蛋白霜一般、拖曳而出的長裙。瓦尼爾,你覺得呢?」

  維內‧卡嘉張開眼睛,沒有見到自己的伙伴:一隻壯碩的水系神奇寶貝。

  「這似咱的家鄉,而不似黑鑽市吶...」維內歪頭思考,「所以...咱睡著了?」

  沒有任何聲音回應。

  「本來似要來幫忙的,現在竟然成為需要幫助的人。」維內搔搔頭髮,把頭上的雜草撇去。「不知道紫色的先生會怎麼想。」

  「雖然才離開不久,家鄉的景象還似讓人懷念吶。」維內俯視眼前的黃金麥田,然而景象已經不是黃金色的麥浪,而是一大片爬滿藤蔓的藤架,遠方還有座漆上赭色土漆的宅邸。

  又是個離家更近的景點。

  不,景點就是自己的家。

  為什麼呢?原本預想的狀況,應該是個充滿惡意的夢境才對。

  「哈囉,挑戰者。」身後出現了女性的聲音。「聚集足夠的惡意來挑戰我了嗎?」

  出現了,黑鑽道館館主妮蒂亞。黑鑽市的惡意代表。

  然而她也不是壞人,只是擅長使用惡系神奇寶貝罷了。

  而且威力十足,維內心想,上次三回合被解決可不是夢境。

  然而黑鑽市道館館主出現在家鄉夢境的原因,究竟是?

  「這裡是你的家鄉嗎?真是漂亮,」妮蒂亞跟著坐下來,「可惜惡意不足。」

  「咱的家鄉盛產美食與讚美,」維內回道,「惡意的話,似乎讓館主失望了。」

  「不會喔。」

  「不會嗎?」維內顯得十分驚訝,幾乎忘記這個館主,也只是他夢裡的幻象。

  「惡意只是我們的生活方式,所以我們才會聚在黑鑽市裡。」妮蒂亞說道,嘴角還掛著招牌的惡意笑容。「稱讚也是種生活方式,這樣的人聚集在你的家鄉。」

  「所謂人各有志嗎?

  「你想那樣理解也不是不行,」妮蒂亞站起身來,決定回到路面,「但是充滿惡意慣了,也會懷念純真的景色。」

  維內突然想到什麼。

  「館主!」然而館主已經不見人影。

  看來答案只能自己收著了,不過也好。

  維內想起那位美麗的Bella,想到那並非人類,而是共感性強大的超能系神奇寶貝。她大概是感受到黑鑽市民那一點對純真的渴望,好讓他們重溫懷念的時光。

  不過,有人好像過度沉浸於夢境了。

  「再走走田野,就從夢裡醒來吧!」維內似乎不反對成為其中一員。

  雖然有股聲音,正不耐煩地要他醒來。


===========================================================================

 

【鬼霧 - 狀況B】

 

  「欸!快給我起來!不要再睡了啊混蛋!」抓著眼前紅髮的衣領,試圖利用強大的搖晃力把人叫醒,鬼霧眼下的黑眼圈看得出這幾天的疲勞,「這傢伙...一臉得不可靠還真得很不可靠!」想當初經由認識的人介紹才找上他的,老帶著一副笑臉又講著奇怪的話,早知道就不找他了。

 

  從接受任務開始調查到現在,花了不少時間與精神卻還是一無所獲,不過也是…「所有人都睡得香甜怎麼可能查到甚麼啦!」黑鑽市的所有人睡去了一半,醒著的人也都是硬撐,隨著時間的拖長,陷入睡眠的人也一天天增加,奇怪的是,每睡去一個人,食夢夢就會多出一隻。「醒著甚麼也查不到,那睡著之後呢?」似乎想通了甚麼,鬼霧停止了調查的動作,開始尋找起當初與自己分頭調查夥伴-維內‧卡嘉,那個講話奇怪的外國人。

 

  看著這睡著正香甜的人,幾天沒休息的的神經開始壓抑不住,他加重了手中搖晃得力道,「欸

不要再睡了!」似乎是招式奏效,總算是看見了一雙睡眼惺忪的金瞳,「阿…鬼霧先生,早安。」人醒了是很好,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太爽啊……。「我忍著不睡拼命調查事情原由結果你在這裡睡大頭覺!」手施力一拉,縮短了兩人之間的距離。「阿、別這麼生氣嘛,就算似在睡覺但咱可以很認真得在夢裡調查的喔。」聞言,鬼霧放開了手,兩人的距離恢復了正常,「查到甚麼了?」「先別說這個了,跟咱去瞧瞧一些東西吧!」似乎沒有打算直接告訴鬼霧真相,維內拉著鬼霧起身,跑向了第一次看到妮蒂亞所在地。「欸、等等!你要去哪!我真的一點都搞不懂你這個人啊──!」

 

  「你帶我來這裡是要幹嘛?」眼前是依舊停留在睡夢中的妮蒂亞,跟來的時候一樣阿…怎麼了嗎?鬼霧看了看妮蒂亞又看了看維內充滿自信的笑容,不解的皺了眉頭,「你仔細觀察她得表情,然後咱們再去看看其他人。」盯著妮蒂亞的臉又看了一會,又被維內強拉著在城裡陸續看了其它陷入夢鄉的市民。「嗯……」雖然精神上很想休息卻還是逼自己不放過每個細節,似乎看出了一些頭緒,「怎麼樣?有沒有發現甚麼?」嗯…一開始就告訴我不就好了嗎…「他們的表情都跟你剛剛睡著時一模一樣,一點痛苦都看不到。」維內笑了,正確答案?「似的!剛剛咱遇見了一位美麗的Bella之後便睡去了,在夢中見到了妮蒂亞館主,她對咱說:『惡意只是我們的生活方式,所以我們才會聚在黑鑽市裡。』所以咱猜想那位Bella或許似聽到了黑鑽市人們心中的渴望所以才讓全市的人都陷入沉睡之中。鬼霧先生怎麼想呢?」

 

  聽完了維內的話,再想了想剛剛那些人的面容,一個個面帶微笑得不像是在做惡夢,或許他說的是對的吧。「嗯…看來或許是這樣吧,看他們都睡得挺香的。這些日子以來我有注意到每當有人倒下睡去,食夢夢就會出現且不時吐出粉紅色的煙霧,那些食夢夢應該是被市民的市民的美夢給吸引來的。所以只要市民醒來,食夢夢就會離開了吧!」事情出現解答,鬼霧不禁笑了。「接下來就是如何讓市民醒來了。嗯……澀栗?」似乎是想到了些甚麼,鬼霧急忙在腰上的耿鬼包包裡亂翻起來,翻了好一陣才把手拿出來,嗯…糖果?「這是我特製的醒神糖,這幾天能死撐著不睡就是因為有這個,不過現在身上只剩一個…。」維內一臉新奇的拿著那顆糖果在眼前晃了晃,「嗯…既然只剩下這顆,要試試看嗎?」「是、可以啦,不知道效果好不好。」接到允許的通知,維內打開糖果包裝,將糖果塞入了身旁躺著得市民口中。在床邊等了好一會,似乎沒有動靜?失敗了?「嗯…嗯?你們…是誰?」希望之聲在絕望之時響起。「成、成功了!!!」

 

  在通知過九世並爭取同意後的兩人興高采烈得前往了靠近黑鑽市的鬼霧的家,這幾日鬼霧總是這樣來來回回的調查、調配醒神糖。忙碌了一天一夜算是備足了整個黑鑽市市民的數量,「接下來就是讓所有人都醒來並且找出那個讓大家都陷入沉睡的兇手了。」在鬼霧、維內與九世和其餘守衛齊心合力之下總算是讓所有人都醒過來了,雖然妮蒂亞醒來時不是那麼得開心,看來她是夢到達克萊伊了。「這陣子真是謝謝你們了,要不是有你們這件事說不定還沒辦法解決。」「這是咱們應該做的,別這麼說。」城市中的食夢夢都已消失殆盡,過程中遇到了兩隻頑強不肯離開的食夢夢,維內和鬼霧只好出奇招收服了牠們,嗯…算是意外的收穫吧。「好啦,再來就是找出這件事的兇……」「鬼霧先生!」接住話都還沒講完就昏睡過去的鬼霧,維內笑了一下「任務都還沒結束呢,居然就睡著了。」

 

  「阿、糟糕…為了盡快做出醒神糖來卻忘了自己也要吃…。嗯?」在沒有光的空間裡眼前出現了人影,「沙奈朵?」是超能力神奇寶貝沙奈朵,「聽維內那傢伙的描述,妳就是這件是得罪魁禍首嗎?」見沙奈朵點了點頭,『人類…』欸?沙奈朵講話了!?『我以前的訓練家來自於黑鑽市,他說那裡老充滿著惡意的味道所以他不喜歡,但他卻還是認為黑鑽市的每個人心中一定都保有從前的純真。有一天他跟我說他累了,想休息了,之後便毅然決然得離開了我,去了他常說的那個"純真的世界"。不希望黑鑽市其它人們也跟我的訓練家一樣失去了原有的純真,所以我讓他們都進入夢中,看看心中純真的樣子。』第一次聽到神奇寶貝說話鬼霧愣了一下,「所以妳讓他們都陷入沉睡嗎?嗯、雖然偶爾做夢沒甚麼不好啦,不過人如果在夢裡迷失了自己就糟了,我想妳的美意市民一定都收到了。」腦海中浮現了每個醒過來的人臉上的表情,那樣幸福洋洋的,『是嗎,如果是這樣就好了…』從沙奈朵眼中看到了安慰和喜悅,『可是你…』沙奈朵環顧了一下從鬼霧出現到現在依舊漆黑的空間。「嗯?不要緊啦!」鬼霧也跟著看了一看,似乎明白沙奈朵想問甚麼便笑了笑,「好啦,你差不多該送我回去了,我想我的夥伴應該很著急才是。」『嗯……』

 

  「鬼霧先生你真似把咱給嚇死了!!」「啊?難道就只有你可以在任務中睡覺,我就不行嗎?」告別了黑鑽市的各位之後,維內和鬼霧踏出了離開的腳步,一路上就這麼打著哈哈,為期一個月的調查總算是水落石出,看來可以暫時休息了!在前方的岔路分手,兩人又再次了走入了自己的訓練師之路。 



Created: 15/02/2013
Views: 300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