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向》庫勒尼西中心R5紀念本試閱01

 

*假設深淵是尼西心中某部分的映像的前提

 

一、
  你從暗房掉下來的瞬間,是布勞領你出來。
  那個時候你什麼都不記得,除了身上的衣著,只剩下跟在你身邊,同樣也想不起來自己是誰的幻獸,你們唯一知道的就是彼此是一起的,除此之外都是片片段段、殘缺不全的記憶,連你們是不是夥伴都無法確定。
  那時幻獸在你身邊出現又消失,你看著布勞毫無反應,淨是客套的微笑,心底沒來由的惶恐,你不知道那是不是你的幻覺,更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恐懼得近乎崩潰。
  「庫勒尼西先生。」
  早已跟你自我介紹完畢的布勞露出了些些超越客套的笑容:
  「沒事的,你的記憶會由聖女之子替你找回來,包括你所不知道的或許也可以,如你身旁的幻獸,或許她能給你解釋。」
  你花了點時間才想起那個稱呼是代表自己的字音,而此時布勞已大略向你簡介完畢須知,問你還需要些什麼,但你多問的問題卻被他仍然客套的微笑帶了過去:
  「這些事情我沒有辦法回答,請你出去後問問聖女之子吧,或許聖女大人的代行人會知道。」

 

 

二、
  艾伯記憶殘缺的部分並不比別人少,他一樣想不起具體的什麼,卻總之時不時的在把玩著軍服的同時露出遙遠的眼神,那樣的眼神讓你覺得艾伯那瞬間並不存在於此,他存在在他的記憶裡而不存在於這個時空,他跟你不一樣,你只是個時空裡的遊魂無所歸處,而他有著他必須回去的地方。他給你這樣的感覺,所以你相當的不想靠近那樣的艾伯,但你不能不靠近,因為一開始僅有你們,你們必須要合作,這由不得你選擇,這是聖女之子的意識。
  你曾詢問過艾伯本人,那時候他到底在想什麼,他甩開自己身後的披風,告訴你:
  「想你我都想不起來的過往。」
  「那有意義嗎?」你沒有掩飾住自己的心意,句子已然衝口而出。
  「或許有,或許沒有,但我總是忍不住去想,因為空缺的記憶似乎無法允許我忘了他們。」
  艾伯往前跨出大步,輕盈躍過了一叢小樹叢:
  「你會不會覺得我聽起來很愚蠢?」
  你的嘴角寫著即使你為此被嘲笑,你也會想盡辦法找回你的記憶,你知道嗎,艾伯李斯特?你在他身後不遠處緊跟著他,小小的聖女之子在你們身後不遠處,什麼都沒說,你在想她到底知道你們多少。
  你實在不喜歡艾伯那種即使與全世界為敵也要完成自己理想的樣子,你又想那說不定是嫉妒,因為過量的光芒無法照耀自己、因為非我族類而排斥這種存在--那一切都是與自己完全不同的存在,因此你無法喜愛艾伯。

 

  「交給你了。」
  你看著艾伯瀟灑的退下場,內心莫名的湧起了被聖女之子形容為幹意的情緒,並認命的抱著書走上場。
  你想或許你討厭艾伯的還有一部分,他的自傲與不容質疑的權威感,這讓他時常忤逆聖女之子的意思,為了捍衛你並不理解的自尊而讓毫無攻擊手段的你得想辦法用書角敲死眼前的所有怪物,為憂傷的聖女之子開出一條血路。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卻讓你想忘也難以忘記。

 

  總之,你討厭艾伯李斯特這個人是一件非常複雜的事,非常非常複雜,包含著早期隊伍的愛恨情仇與你感受到的距離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