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託人】:紫荊鎮謝路

===========================================================================

【任務內容】: 
  紫荊鎮忽然出現了神奇寶貝與居民集體中毒的情況發生,就連紫荊道館館主之一謝露也因吃了饅頭

  而中毒,讓愛護弟弟的謝路心急如焚。

  經九世調查過後發現原來是因為當地幾隻紫天蠍的惡作劇,將「好吃到死溫泉饅頭」噴上大量毒液

  導致。而神奇寶貝中心僅存的解毒劑也全數被入侵的紫天蠍偷走,目前毫無解毒的藥品可用讓紫荊

  鎮咎伊非常的困擾,如果兩天內沒有辦法解毒的話,居民和謝露都會有生命危險。

  

  訓練家們,拜託幫幫紫荊鎮的居民和謝露吧!

===========================================================================

 

  「真是的,那兩個孩子…」撥開一叢叢排列緊密的樹枝,鬼霧穿梭在森林裡,一邊注意著眼前的每一個動靜,喃喃道。原本只是單純想去幫忙解決紫荊鎮的毒饅頭事件,結果那兩個小貪吃鬼-燭光靈和線球卻把要用來分析的毒饅頭就這麼一口吃了下去,在沒有樣本的情況下,鬼霧只好動身前往討伐那群喜歡惡作劇卻不知道這種玩笑會要人命得紫天蠍們。啊啊…同為喜歡惡作劇的人,牠們大概不知道甚麼叫做嚴重性吧等等就讓我來好好教教牠們!

 

  雖然心裡面這樣抱怨,腳步沒有怠慢,「嗯……到底在哪裡呢~」不斷的左右張望、上下查看就是沒有紫天蠍的蹤影,跟在身旁的驚角鹿和落雷獸也靜靜的不吭聲,就像是甚麼都沒有發現。鬼霧就這麼在森林裡找了大半天了,依舊甚麼影子都沒有。「累死了!不會是九世先生記錯地方了吧?!」長時間奔騰的腳開始喊痛,只能先休息一下了,隨性的往旁邊的大石頭坐去,並取下掛在驚角鹿脖子上的背包,拿出了水和一個裝有能量方塊的袋子,將袋子上的結打開,平鋪在落雷獸和驚角鹿的面前,慰勞慰勞這兩個陪他走了半天路的孩子,「老是吃這些也不好,我去看看這附近有沒有甚麼樹果。」鬼霧喝了幾口水便把水瓶塞回驚角鹿的背包裡,這陣子都沒給家裡那些孩子吃點好吃的,趁這機會找找看能不能帶點好東西回去好了。這麼想著就邁開了步伐,一個人往更深的地方走去。

 

  「有甜甜的味道…」走著走著,鼻腔裡傳入微微的甜味,「是甜桃!」果然在前面不遠處,一顆顆結滿甜桃果實的樹杵立在面前,「嘿嘿,今天的我運氣還不錯!」走了一天沒找著做亂的紫天蠍,有了這些甜桃居民就有救了!「出來吧!象徵鳥、夢妖魔!象徵鳥,對那些甜桃使用破空斬!」收到命令的象徵鳥拍打著自己的翅膀,掛起了如利刃般的風,一個個被擊落的甜桃就這樣被鬼霧和一旁待命的夢妖魔來回接著,採集得差不多的時候,就看到落雷獸和驚角鹿慌慌張張得跑了過來。

 

  「今天晚上給你們加菜。」鬼霧興高采烈的分享著他剛剛辛苦來的收穫,話剛講完就看到追著兩個寶貝而來的紫天蠍群。「哼哼…我找半天找不到你們,現在你們自己送上門來啦!」才剛找到救命的甜桃,現在連犯人都自己出來自首,我的運氣果然不差!「落雷獸使用瞪眼!驚角鹿使用飛沙腳!象徵鳥,在驚角鹿使用飛沙角的瞬間使用烈暴風!」鬼霧一開口就說了一長串的話,三隻神奇寶貝們就像是有排練過一樣,招式連著招式,那群還來不及站住腳的紫天蠍被這麼一瞪之下愣住了,緊接而來的是被烈暴風襲來的沙子,弄得睜不開眼。「夢妖魔,給牠們來一記厄運臨頭!」在飛沙腳和瞪眼的雙重狀態之下,厄運臨頭的效果加倍了許多,在這樣沒有喘氣空間的攻擊下,紫天蠍一個個倒下了。

  「這群紫天蠍也沒有多強嘛……」嘴裡嘟囔著,順手拿起一個甜桃就這麼咬了下去,忙了一整天除了剛剛那口水以外就甚麼都沒吃了。「我說你們阿,知不知道在人類的食物裡參雜了你們的毒液是會要人命的。」大口大口的將甜桃往嘴裡塞,吃完了之後鬼霧實現了對自己的諾言『教訓這些不懂輕重的神奇寶貝。』

 

  「雖然說惡作劇沒甚麼大不了,但是你們這樣做太不應該了,開玩笑可以但是出了人命這就不行了,不能把自己的快樂架設在別人的痛苦上,知道了嗎!」鬼霧雖然一字一句講得頭頭是道,但他自己好像也時常把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不過不會要人命就是了。「這件事就到這裡為止了,你們搶走的解毒劑呢?全部給我交出來,我要連同這些甜桃一起帶回鎮上去」就像是在教訓自家小孩一樣,鬼霧一副大人模樣的說著,被訓得無法反駁的紫天蠍們拿出了自己搶走當作收藏品的解毒劑擺在鬼霧面前,「這數量也太多……」看著堆滿在自己紫天蠍中間的一瓶瓶解毒劑,鬼霧當真被打敗了。「你們闖出了這麼大的禍,跟我一起回去,然後跟被你們害慘的居民們道歉吧。」多一個幫手拿這些解毒劑也不錯…,鬼霧是這麼想的。

 

  就這樣,一個訓練家帶著自家的神奇寶貝和一群紫天蠍回到了鎮上,解決了紫荊鎮上的毒饅頭事件,紫天蠍們也答應九世先生和咎伊先生以後不會再做出這種危險的惡作劇之後回去了牠們的居所。唯有那一隻從頭到尾都沒有參與戰鬥的紫天蠍在牠的族群離開之後還留在原地,抬頭望著鬼霧。「怎麼不跟著回去?」紫天蠍搖了搖牠那個充滿劇毒的尾巴,沒有離開的意思,「你要留在這裡?」這次搖了搖頭,「不會是想跟我走吧?」聞言,那隻紫天蠍開心得繞著鬼霧轉,答案淺顯易懂。「是沒甚麼不行啦,不過跟著我也不會太好過喔…」多一個孩子應該不會吃垮自己吧?剛剛還摘了那麼多甜桃,鬼霧轉過身邁開了步伐,決定趕快回家給那兩個還在中毒中的燭光靈和線球餵上甜桃解毒,收到了同意的訊息,紫天蠍應了一聲,跟上了鬼霧得腳步。



Created: 14/01/2013
Views: 315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