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篇

 

 

※以Jack接受了Pitch的黑暗所以黑化為前提

 

※黑Jack我流Bitch設定(爆),OOC有請斟酌(?

 

※本篇CP是Jamie x Jack,後面可能有床上活動請斟酌(?

 

※PS整個架構還會出現Pitch x Jack(爆

 

※結尾沒有盡頭請不要拍打作者(好意思←

 

※其他想到補(X)

 

 

 

 

 

 

 

 

防爆

====================================

 

 

  「怎麼了?完全沒有剛才的氣勢喔。」

 

  Jamie回過神,才發現那躺在自己身下的人笑得一臉玩味,甚至伸出手、撫上自己的眼角。「還是……你後悔了?」

 

  「不、我沒有……」

 

  「喔?那就是嫌棄我囉--嫌棄這具不再如同冰雪般純淨、還染上了黑暗的身子?」

 

  「不!不是的!」

 

  傾下身,額抵在那人纖細的肩頭上,他細細地嘆了一口氣,「Jack、我只是、只是有點……緊張。」

 

  「喔--第一次?」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的確是事實。

 

  金色的眼角覷著那微微發紅的耳根,忍不住失笑出聲。

 

  「不是那種緊張……」聽到那無良的一串笑聲,Jamie忍不住出聲抗議。

 

  「所以是?」

 

  「……Jack,也許你不知道,但我是真的、喜歡了你很久。」

 

  沒有料到眼前的大孩子會突然告白,Jack Frost倏地瞪大了眼,還來不及說些什麼,對方那雙有力的手臂便攬過自己、翻了個身,讓自己趴在那溫暖寬闊的胸膛上,一手環抱住自己的腰際、一手揉著自己的白髮。

 

  想抬頭看看對方臉上的表情,但礙於角度和那大掌上的輕柔而無法動作,只得靜靜地聽著那強而有力的心跳聲,一下、一下地默默加快著。

 

  Jamie深呼吸了一口氣,「也許現在的你不記得以前那些事了,但我還是想講--也許因為你依然是Jack Frost吧,依然是那個帶給我童年無限希望的冰雪精靈。」

 

  他沒開口,只是聽著。

 

  「自從跟你見面那次之後,我就一直等著你,Jack,只要一到冬天、甚至是只要下著雪的日子,我就會不自覺地抬起頭,想尋找你的身影,只是你一直沒出現。嘿、也許你聽了會想打我,但我真的曾經想放棄心中那份『相信』--畢竟我再也不曾看過你們。」

 

  「我不知道你們是刻意的還是無心的,但我狂熱的程度連父母和朋友都覺得我太嚴重,隨著時間一久,他們也常常都覺得那晚只是一場夢--噢、只有Sophie,你知道的,她很喜歡Bunny--但是只要一想起你,我就覺得,再等個幾年也不錯,起碼要堅持到沒辦法做夢的那一刻。我是這麼想的。」

 

  「然後也不知道是什麼發現的,只知道當意識過來時,我發現自己對你的感情已經不同了--好像是去年聖誕舞會的時候吧,那個正開始交往的女孩問了我能不能陪她參加、並當她的舞伴,我卻下意識拒絕了,因為我不能錯過夜晚、說不定可以看見Santa的雪橇或是遇見你呢……當然,那女孩很不開心。那之後沒多久我們沒多久就分手了。」

 

  「……為什麼?」忍不住出聲,他可還沒解釋清楚呢。

 

  Jamie無奈地笑了笑。「有次她問我,『我和那些童話故事哪個比較重要』時,我們就吹了--因為我說,Jack Frost是無可取代的。」

 

  「我不明白,」Jack皺起眉,眼瞳中的金色有些動搖,「既然你說你從沒看見我第二次,你又怎能確定我是真的?說不定Jack Frost真的只是一場夢、真的只是童話故事罷了……而且,你又為什麼能夠那麼相信?」

 

  「我也不明白,」大孩子靦腆地笑了起來,手上的力道忍不住收了緊,「只是當我想起那場讓我撞斷牙的『意外』,想起那隻讓我脫離絕望的、在我房間下起雪的兔子,想起那些黑色的流沙在手中化為金色,想起你說過你願意成為守護者永遠守護者我們、因為孩子們的笑容就是你們的一切……我就願意繼續相信。」

 

  「……你真可笑。」

 

  「是啊,Jack、你說的對,我就是這麼地可笑、願意盲目地繼續相信著……但事實證明我沒錯,我的確等到你了……只是你變成了現在這種樣子……」

 

  「等等、你的意思是我們見過?」

 

  「……你大概也忘了吧,好像是在你還沒有完全的黑暗化之前。」

 

  「你怎麼知道?」好奇地回問,連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什麼時候丟掉那些多餘的東西的。

 

  「其實我也記不太清楚,只知道醒過來後已經在這個走不出去的迷宮中,想自己找出口結果就正好撞見了……」到嘴邊的話猛然打住,「才聽到那些對話。」然後轉了個很硬的彎。

 

  「撞見什麼?」但是對方可不會輕易放過那些被省略掉的部份。

 

  「撞見……呃,你和Pitch……」

 

  「我和Pitch?」

 

  Jack掙扎著抬起頭,在看清對方臉上帶著困窘的紅時便了然地彎起嘴角--「喔,你撞見我們在做愛?」

 

  聽到那人如此直白的接話,Jamie差點沒羞得暈死過去,別過頭,沒回答的默認卻讓那張對方那張稚氣的臉笑得更深。

 

  「噢,孩子。」伸出手,冰涼的指尖略帶煽情地撫過那緊抿著的唇,「我是不知道你看到的是哪次,畢竟我和Pitch大概每天都會做,才能讓我維持黑暗的力量……大概是因為守護者的身份,它們有點抗拒我。」

 

  「那何不乾脆放棄--」

 

  「噓--別那樣說,」掌心堵住了那溫熱的唇畔,Jack笑著,從那雙手臂中掙脫後起身,整個人跨坐在對方腰上,就這樣居高臨下地看著那雙褐色眼中淡淡的不滿和嫉妒。

 

  其實說實話,現在的Jack Frost並不明白,為什麼眼前這個還看的到自己的人會那麼固執的相信著自己,也不懂他為何不曾放棄,但是有一件事他感受得到--那就是眼前這個大孩子是真心地喜歡著自己。

 

  因為喜歡,所以相信。所以在乎、所以妒忌。

 

  而跟眼前這個人類做愛,他也不太明白會有什麼後果,只是知道、因為這個大孩子帶著的是乾淨的心靈,所以必定會和自己身體裡面好不容易才落好根的黑暗有所衝突--但他就是想試。

 

  想試著,去接受孩子的那份虔誠和純潔。

 

  即使可能會衝突他體內才方穩固的黑色氣息、破壞冰雪和夢魘的平衡,他也願意承擔這個風險。

 

  --想知道,這個孩子會怎樣來愛自己。

 

  「現在,你只需要回答我一件事。」

 

  「什麼事--唔!」

 

  Jack傾下身,冰冷的唇親上他的,然後在對方驚愕的目光下扯開了自己上衣的領口,露出白皙的肩頸和筆直的鎖骨,陰影下若隱若現的突起更是飽含著情色的邀請意味。

 

 

  「--你要跟我做嗎?Jamie。」

 

 

 

 

 

 

 

 

 

 

 

 

對不起沒有溜ㄏㄏㄏㄏㄏㄏㄏㄏㄏ(淦



Created: 10/01/2013
Views: 909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