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看過的都看過了防爆和警告好像沒什麼用不過還是打一下好惹(咦

 

 

※以Jack接受了Pitch的黑暗所以黑化為前提

 

※黑Jack我流Bitch設定(爆),OOC有請斟酌(?

 

※本篇CP是Jamie x Jack,後面可能有床上活動請斟酌(?

 

※PS整個架構還會出現Pitch x Jack(爆

 

※開頭很怪異只是因為沒補完(ry

 

※結尾沒有盡頭請不要拍打作者(好意思←

 

※其他想到補(X)

 

 

===========================================================

 

 

 

 

 

  

 

  他看見了那個人瞥了自己一眼,然後收回了視線,腳上的步伐沒停。

 

  「Jack……!」

 

  忍不住出聲喚住對方,成功地停下了那冰冷的腳步聲。

 

  「……嗯?」擦身而過的黑色身影先是停頓了下,才轉過身、金色的眼中帶著疑惑。「你剛剛……叫我嗎?」

 

  「咦?」

 

  雖然對於丟來的問題感到不解,但是Jamie還是上前了一步,「對,是我。」

 

  「噢,真是稀奇,明明是成年人了卻還看的到我啊?」露出驚訝的神情,但很快便聳了聳肩,將自己倚在長仗上,滿不在乎的態度可以感受到他毫不在意眼前的人。「好吧,那、你叫住我有什麼事嗎?」

 

  「Jack、等等、你不記得我?」但比起那輕蔑的語氣,大孩子更在意的是那些話語中透出的陌生--宛如他們不曾相識過般地生疏。

 

  Jamie突然害怕了起來,心中不禁涼了大半。

 

  「我應該認識你?」雙手扠在連帽衫的口袋中,因為對方理所當然的語氣而失笑。「嘿、兄弟,Jack Frost可沒有那麼好記性、去記住世界上的所有孩子--」

 

  「我是Jamie Bennett!那個第一個看見你的孩子!那個堅守到最後還相信著守護者的孩子!」

 

  忍不住截斷對方的話,Jamie激動地朝那微楞的人喊著,捂著自己胸口的手似乎能夠感覺到心中那份無法言喻的痛處蔓延著。「你忘了嗎,你讓我乘著雪橇滑過大街、還撞斷一顆牙;你在我決定放棄復活節時,在我的窗上畫上了蛋和兔子;你在我對你們的離去感到不安時,說了你會永遠存在我心裡守護著我們……」

 

  「你……都忘了嗎,Jack?」他聽見自己的聲音有些沙啞,眼中好像有些溼潤。

 

  面對眼前這個染上黑暗的人,他曾經想過很多種情形--被兵刃相向、被冷言嘲諷、被視而不見,就是沒想過會被「遺忘」。

 

  這點對Jamie來說無疑是打亂了他原本要把持的步調,畢竟那些所擁有的回憶是他重如生命的至寶,只要一到冬天,那些景象便如同跑馬燈一樣歷歷在目--他不敢忘,所以總是回想、然後等待,等待那雪地的精靈再次造訪自己的小鎮。

 

  他沒料到的是,等到的那位守護者卻已經染上了不屬於他的黑色。

 

  而現在,這位有著黑色氣息的守護者卻告訴他、他不記得了。

 

  「Jamie……印象中好像有過這個名字,但……不記得了。」歪著頭,無所謂地笑了笑。「很抱歉,大概是不小心丟掉了吧,我想。黑暗的一點副作用。」

 

  Jamie瞪大了眼。

 

  他剛剛是否聽見了Jack Frost說他捨棄了那些回憶?

 

  「不過既然是能夠被輕易忘掉的,想必也不是那麼重要吧--你說是嗎,Jamie?」

 

  Jamie默默收緊了雙手,低著頭,瀏海掩去了褐色的視線。

 

  但染上了夢魘的雪妖精也沒有催促他、或者轉身離去,他就那樣靜靜地佇立、等待著。

 

  甚至有那麼一瞬間,金瞳中閃過的一道湛藍流露出了心痛。但沒有人注意到,連Jack Frost自己也是。

 

  良久,Jamie才低聲地喃喃著開口。「--不,不會的……」

 

  「抱歉?」

 

  「Jack才不會輕易忘記那些事情……」像是對自己說,也像是對那人說,孩子深呼吸一口氣,抬起的眼中帶著從未變過的初衷--那份相信。「對,絕對不會。」

 

  「雖然你是這樣說啦,不過……」涼涼地開口回應,臉上的表情像是面對無理取鬧的孩子一般地無奈。「我可是真的一點都不記得了喔?」

 

  「沒關係,」一反剛才快要哭出來的樣子,Jamie直直地望進那詭譎卻美麗的金,「我會,幫你想起來。」

 

  「你要幫我想起來?」

 

  忍不住「嗤」地笑出聲,經過黑暗洗禮的Jack Frost無法理解那些所謂的情緒化,因而感到好笑。眼前的人類究竟抱持的怎麼樣的想法,畢竟他不記得了(或許潛意識中也不想記得,他想),無法去衡量那孩子說這些話的份量到底有多重、又或者帶著幾分認真。

 

  噢、不過,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那孩子因為自己的笑聲而微微紅了臉--生氣嗎?還是其他的?

 

  「笑什麼。」惱怒地打斷那笑得純真的臉龐,雖然有些不好意思是有,但大部分還是因為那張笑容實在是太過懷念、也太過美麗了。「我是認真的!」然後只好再次強調自己的決心。

 

  「好、好,我知道,」

 

  收起了方才嘲弄的態度,Jack轉了轉藏在身後的冰杖,隨意在牆上敲出美麗的冰紋--那是染著黑色的冰霜。

 

  「不過……」收起手上的動作,那張好看的臉湊近了他的,金色的眼半瞇起,像是野貓一樣高傲地仰著頭、不可一世,「你要怎麼做呢,Jamie?」

 

  「我不知道,」沒有退縮,Jamie棕色的眼中有著堅定,如同當初執著著那份信念一般。「但我一定會讓你想起Jack Frost的一切--」

 

  「噢、孩子,這可能有點難,除非你將我身上的黑暗退去、不然是不可能的……不過目前我所知道、能夠讓我退去黑暗的,只有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Jamie著急地追問著,臉上也不自覺地帶上笑容。

 

  雖然對方還是那樣傲慢且毫不掛懷的語氣,但是卻透露出他知道如何脫離黑暗、而他也不排斥告訴自己--這兩點讓Jamie又驚又喜,起碼他省去了最費工夫的一件事。

 

  「想知道嗎?」牽起的嘴角有著曖昧的勾引,邪魅的金眼中轉著美麗的流光。

 

  連忙點點頭,但對方下一秒的舉動卻讓他所有的興奮和開心一瞬間全僵在臉上--Jack Frost的手臂環繞上自己的頸,瞬間拉近的距離讓那體溫偏低的纖細身子貼上了自己的,嚅動的唇也在開口時有意無意地擦過他的。

 

  而那句充滿情色和調戲意味的話語也瞬間讓他的大腦當機。

 

  「--上我。」

 

 

 

吐比康提牛☆←



Created: 08/01/2013
Views: 1251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