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那麼多人一起進入到悶熱的地下,我開始感到有些不適和怪異。

原先以為是因為我出身於天氣比較涼的羅莎鎮,但走不了多久,才察覺這是來自於遺跡本身傳來的氣氛--不安、邪惡又緊迫。

 

進入遺跡後老實說也沒有任何人在交談,四周都是安靜又緊張的呼吸聲,可以感覺的出這群人八成都很緊張…

 

這群人當中我比較熟識的也只有身邊那個剛剛和我吵個不停的朝日和他妹妹天晴,喔…還有後面不遠處帶著火暴獸的少女,四月。

 

『喀答。』清脆又不協調的聲音在人群四周圍響起

 

「是陷阱!」不知道是誰先說出這句話的,就在無法反應的同時,我腳底下的石板陷落下去,連帶著天晴也一齊掉了下來。

 

只能顧著伸手護住小女孩,四周一片混亂還有掉落的感覺,我暫時閉上了眼睛。

 
===============================================================================================

 

冰涼的水滴在臉上,猛然從地上彈坐起來。

 

「捷德先生??還好嗎?」少女的臉在眼前突然放大,我稍微楞了下之後才認出原來是四月在觀察著我。

左右檢查了一下自己,「很好…似乎哪裡都沒怎麼在痛。」看來落在一片柔軟的苔類上替我緩了衝擊。

 

「捷德哥哥…….沒事?」天晴也坐在一旁,大眼流露出擔心的巴望著。

「一點事情也沒有,別擔心。」

 

輕輕撫摸小女孩的頭安撫她後,我看看四周…龍時館主、四月、天晴還有角落那位叫做瑪莉希雅的少女…沒了。

 

「只有我們五個人?」被分開了?

 

「踩到陷阱,掉下來。」龍時館主依然簡短字句的述說,「這裡沒路,上面太高,封起來了。」

 

「剛剛藉著帕可的火光繞了四周一圈…雖然有很多泥偶小人、天枰偶和未知圖騰居住在這裡,但就是找不到出路。」四月看了眼身旁的火暴獸,似乎對於剛剛搜索的結果感到有點無奈和不安。

 

「…」天晴輕輕拉了拉我的衣袖,指指更遠一點的黑暗深處一面巨大的石壁。

「怎麼了?」我問。

天晴:「花的畫。」

 

聽見天晴這麼說,一旁拿著樂器輕輕演奏看似在安撫情緒的瑪莉希雅停下動作,「那裡有一個很奇怪的壁畫,好像是神奇寶貝…之類的。」

 

被勾起了好奇心,我叫喚出魯比,希望藉由猛火猴本身的火焰照亮壁面。

 

明亮抹去了石壁上的陰影,一幅詭異、看來頗有歷史的壁畫顯現在眼前,

「這是…….」似乎在哪看過,但一時之間無法從為數眾多的神奇寶貝種類中叫出正確的名字。

 

「…」天晴蹲坐在離我不遠的地方看著不知打哪冒出來的未知圖騰,詭異的爆炸與晃動聲還是不斷傳來…是不是比一開始進入遺跡還要更加清晰?

 

就在我這麼想的同時….四周成群的野生神奇寶貝突然一哄而散,像是畏懼什麼那樣退縮。

 

「來了。」龍時館主就像察覺到了什麼,趕緊帶著我們遠離那面石壁。

 

爆炸和晃動也軋然而止,牆面上那幅壁畫突然活動,不,是活生生的冒出一隻一模一樣的神奇寶貝。牠詭異的眼中充斥著笑容和憎恨,負面的情緒強烈的襲擊我的腦部。

 

『花岩怪,聚集了108個邪惡的靈魂後,因為總是作怪而被封印到了楔石中。』在詭異的氣氛中,四月的圖鑑發出清晰地解說聲

 

「看來所有的地震還有爆炸都是這傢伙想掙脫封印導致的啊?」我按了一下隱隱作痛的右眼,為找到事件的元兇而笑。

 

果然翁也突然從天晴腰上的寶貝球竄出,似乎在保護主人,又像是在為了一觸即發的戰鬥做準備。

 

面對來者不善的敵人,大家似乎反應很快,四月的火暴獸身上的烈燄猛烈地灼燒、瑪莉希雅的小磁怪放射著明亮的雷電,而館主…已經伴著力壯雞衝上前去施展攻擊。

 

見到這群外人們在對抗眼前的邪惡神奇寶貝,四周野生的住民似乎也鼓起了勇氣,紛紛衝上前去擾亂花岩怪。

 

最終牠就在眾人合力下被擊倒,癱軟的伏地動彈不得。

 

「這次就用這個代替封印吧。」我朝牠拋出了寶貝球,將邪惡之靈牢牢禁錮在內。

「可是帶著那個,可能危險。」館主淡淡的開口

 

「不要緊。」我如此回話,如果從最後牠身上傳來的悲哀情緒不是虛假的話…就不會有事的。

 

「啊!是出口!」四月指向剛才畫有壁畫的石壁,那裏不知何時竟然曾中左右分開,陽光遠遠地透了進來。

 

穿越過石壁後,感覺裡頭是古舊的封印場所,中央有座石梯往上延伸…透著外頭新鮮的空氣。

 

「出去吧。」龍時館主轉頭如此說到。

 

「嗯。」點點頭,我們踏離了最後一絲黑暗…然後祈禱其他人也脫離這個遺跡。



Created: 08/01/2013
Views: 259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