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務劇情/探查神秘遺跡 B路線】

 

 文手組(字數11005

 

 PM分配:

 讀霜-花岩怪

 重-未知圖騰

 燎-泥偶小人

 雛亞-天秤偶

 

 

 

 

--

 

 

 《前置》

 

 

 

 

訓練家 讀霜】(http://www.plurk.com/p/hudicl)

 

 

  讀霜看著電視上的新聞,說著脈流鎮的狀況。

 

  似乎是因為地震而發現了新的遺蹟,讀霜邊吃著剛剛採買的甜桃,思索著是不是該前往脈流鎮看看。

 

  「小初,想去看看嗎?」他轉頭看向總跟在自己身邊的夥伴,「說不定可以認識更多的PM呢。」

 

  而小火龍小初只是默默的看了自己一眼,又發起呆了,無法判斷是想去還是不想去。

 

  「沒有表示意見的話,就是要去了喔。」讀霜輕輕的撫摸著小初的頭,說著。

 

  脈流鎮,讀霜記得很久以前曾經去過,在那時候認識了十,而現在叫做厭留了。

 

  還有,也遇見了另一個人。

 

  讀霜翻動著通訊器裡面的名字,因為登錄的人不多,很快的就看到那個人,卻不知道為什麼,有種很難形容的心情。

 

  「小初,我們走吧。」讀霜收起通訊器,稍稍將背包裡的東西整理了一下。

 

  

 

  讀霜走到40號道路,刻意繞開了遺跡山谷,卻也站在山谷之外的地方眺望著。

 

  想著,這裡已經和記憶裡的,不太一樣了呢。

 

  或許是有著更多的人來到這個地方,也有更多的人離去所造成的。

 

  而讀霜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員不是嗎?

 

  為了某件事情而來,又會為了某些事而離開,而這個城鎮或多或少都會因此而有一點點的改變,或許改變很微小很微小,但確實產生變化。

 

  『就和人心一樣,是吧,霜。』讀霜如此的問著自己。

 

  他抱持著這樣的心情,走上了40號道路的末端,走進了許久不見的脈流鎮。

 

  脈流鎮的居民比其他的城市純樸的多,不需要用太多的心思去解讀他們的一舉一動是不是含有其它的意思。

 

  『或許,自己很適合這個城市。』讀霜這麼想著,單純,不需要多做猜想。

 

  「小初,先找住下的地方吧。」他帶著小初找上記憶裡的旅館,安頓下來後帶著寶貝球們到了PM中心,想請咎先先生檢查夥伴們的狀態。

 

  『大家都很健康喔。』咎伊先生這麼說著。

 

  每一次離開一個城市,又到另外一個地方時,讀霜最想聽到的大概就是這句話了,夥伴們的狀態都是最好的,能讓自己安心的多。

  

  開始理解依賴這種感覺。

 

  和PM們相互依賴。

 

  他走在街道上,聽著人們議論紛紛的講著這次鎮上發生的事,這時候正好遇上了一個不大的餘震,似乎沒有地震經歷的小初嚇了一跳,有些不安的拉著讀霜的衣角。

 

  「要先回寶貝球裡嗎?」讀霜偏頭問著小初,他卻是搖搖頭,只是走在自己身邊。

 

  街上的人只是露出一瞬間的驚慌,但很快的又冷靜下來,就如同新聞上所說著,這些日子以來,脈流鎮與遺跡山谷不斷的產生地震,彷彿有什麼傳說的PM要出現的樣子。

 

  或許,真的有吧。

 

  讀霜有點帶著玩笑的想著,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機會遇到傳說中的PM呢。

 

  看了看時間,讀霜才打算走回旅館,通訊器便響了起來,他看了一眼打來的人,意外的是脈流道館的館主,龍時。

 

  『......那個,在脈流鎮上嗎?』

 

  通訊器那頭傳來有些生硬的詢問,大概是不擅長這麼做吧。

 

  讀霜給予了肯定的回應後,那端繼續說著,『能麻煩你來道館一趟嗎?有些事情想拜託你......』

 

  拿著通訊器愣了好一會兒,讀霜才告訴對方答覆。

 

  『好的,那先謝謝你了,再見。』

 

  關掉通訊器候,往著道館的方向看去,有什麼事情,早上再說吧。

 

 

 

 

 

訓練家 燎】(http://www.plurk.com/p/hwtngy)

 

 

  在無盡市的PM中心待了一陣子的燎,今天在踏出房門之後,收到拓海傳來的一封簡訊,『去脈流市,有好玩的。』

 

  他微微笑著,心中一面想著那個很像是自己弟弟的小男孩,一面回傳,表示自己收到消息了。

 

  收起通訊器前往大廳的燎,坐在餐廳裡點了濃湯當早餐,順便幫夥伴們點食物,滿意得看著大家和樂融融吃著早點

 

  電視新聞正在播報著脈流市的館主發出的公告,然後燎就知道為何拓海會要到脈流市了。

 

  之前一次大規模的大地震雖然沒有造成重大的危害,不過在附近的遺跡山谷卻因為地震,露出了新的遺跡,使得考古瘋狂的人陸續組隊進入探勘,卻也就……失蹤了。

 

  公告內容即是徵求訓練家能一同探查遺跡、搜救那些失蹤的人們。

 

  「……九人。」燎默默念出報導裡列出的失蹤的人數,所幸名單與照片都沒有自己認識的。

 

  燎一面喝著早餐的濃湯,一面觀看著新聞的後續報導,以及對館主龍時的特別採訪。

 

  但不知不覺,心思就飄遠了。

 

  如果……如果跟自己失散的弟弟聽到這個消息的話,想到小時後的弟弟會冒著各式各樣的危險,就為了摸摸那些野生PM。

 

  長大後的他,聽到這個消息應該也是興致勃勃的想要去一探究竟吧?

 

  無論是參加搜救隊也好,還是自行組一隊去探險也好…弟弟,會不會也到了脈流市呢?

 

  就像拓海一樣。

 

  想到這邊,燎將夥伴們一一收起,只剩下抱在懷中的火球鼠嵐獸、趴在背上的木守宮森兒,以及最近為了脈流市飛行盃,從拓海那邊獲得的盔兒。

 

  想去!

 

  一想到或許可以找到弟弟,燎就按耐不住了,這個強烈的動力驅使燎盡快做準備,反正還要參加飛行盃,先到脈流市準沒錯的!

 

  「盔兒,脈流。」簡短的下了命令,燎背起他的背包,確定森兒跟嵐獸都坐穩了,才拍拍盔兒,告訴他可以走了。

 

  盔甲鳥發出長嘯,振翅飛翔。

 

  風的呼號從耳邊刮過,手指泛紫,不過燎不覺得冷,飛行的滋味比想像中的還要恐怖、刺激,而且有趣,而且從高空看出去的風景,非常特別。

 

  「比賽順利就好了呢。」燎自言自語著,將衣服拉緊,免得好玩的嵐獸飛出去。

 

  很快的到了脈流市,從滿遠的地方就可以看得到脈流市的地標──巨大瀑布,漸起來的水花在太陽照射下,似乎彩虹一直都會存在著,但是在四周都是維持著深山特有的風貌,街道也呈現新舊交雜的樣子,像是城市的時間正在緩緩流動著。

 

  燎有這種鮮明的感受。

 

  盔甲鳥繞了幾圈之後,終於找到PM中心,緩緩降落在地。有點凍麻手腳的燎在爬下盔甲鳥的時候一陣踉蹌,差點摔倒在地,還好盔兒用嘴頂住燎。

 

  「謝了。」燎摸摸盔兒,然後收起,「道館館主……道館的方向在那裏吧?」

 

  燎看著道館的方向,朝著那個方位前進。希望這次可以……





訓練家 重】(http://www.plurk.com/p/hwgh54)


  「知道了,我會回去看看……會小心的,謝謝叔父。」

 

  掛掉了通訊器,重看著PM中心外頭公告欄上貼著的告示,輕輕吐了口氣。仲冬的氣溫讓氣息化為白色的煙霧,小磁怪滴溜溜的飄了過來,大眼睛和訓練家一同注視著告示的內容。

 

  「地震嗎。」不久前從其他訓練家之間聽聞脈流鎮的消息,本來以為只是單純的地球能量釋放,畢竟近幾年來大小地震不斷,早就習以為常,也沒特別去關心。

 

  沒想到幾天之後確又傳出了更多的消息,「遺跡峽谷本來就還有很多未開發的神祕地帶,會在地震造成的地層改變中出現新的入口也不奇怪,但……」

 

  故鄉位於脈流鎮,對於就環繞在脈流鎮外圍的遺跡峽谷,重自然是不陌生,甚至還有著跟隨著探訪團隊進入探查的經驗,自然是了解遺跡群的狀況。

 

  但這次在遺跡峽谷發生的事件,卻似跟過去幾年都不太一樣,居然讓現在的脈流館主龍時都發出全PMP地區的公告請求支援,可見狀況實在是非同小可。

 

  想起了那年紀輕輕就接下道館館主責任的孩子,雖然並不是相當熟稔,但畢竟也是在同一個鎮長大、有過幾面之緣的人。記憶中的龍時老實又認真,而且相當的負責任。如非必要,通常很少對其他人提出求助。「也難怪,畢竟都出現失蹤者了。」

 

  將通訊器收進口袋裡,重揮了揮手提醒依然兀自盯著公告瞧的小磁怪,走進PM中心,將身上攜帶的PM球交給咎伊先生恢復體力。

 

  「雖然叔父是說已經有訓練家前往協助了,但還是想回去看看……。」畢竟是自己從小成長的地方。

 

  小磁怪輕輕發出一聲叫聲,繞著訓練家轉了一圈,不知道是不是在回應。從咎伊先生手上接過自己的夥伴並道了謝,重對著小磁怪淡淡一笑:「走吧,小磁怪。」

 

  走出PM中心,將完全恢復體力的盔甲鳥從PM球中放出,轉頭打算讓小磁怪回到球中,卻見小磁快迅速的繞道盔甲鳥另一邊去,似乎不想回去。

 

  重沉默的放下手,被擋在中間的盔甲鳥困惑的看看訓練家又看看小磁怪,歪頭不懂。

 

  「……不要等下被風吹走喔。」

 

  「……」小磁怪用力點點頭。

 

 *

 

  靠著盔甲鳥的飛行,迅速從彩焰市移動到脈流鎮。準確的在脈流鎮的PM中心前落地,才剛從盔甲鳥的身上下來,就感受到腳底下的地面傳來明顯的震動,加上附近其他路人的驚叫、很明顯的可以知道又是地震。重一把拉住似乎被驚嚇到的盔甲鳥,輕輕拍著身體安撫著,靜待搖晃結束。

 

  「大概是餘震吧。」數秒過後,大地再度恢復平靜,行人、居民或是其他訓練家們或是互相討論、或是繼續進行著動作絲毫不受影響。往附近建築看去,似乎都沒有什麼災害產生,除了一旁的樹林裡突然一群波波拔翅飛起,振翅聲讓驚魂未定的盔甲鳥又嚇了一跳。

 

  「沒事的。」拍拍盔甲鳥,讓牠回到PM球中。「大家似乎都很習慣了……」

 

  可是這樣的地震頻率並不正常。重知道。

 

  重朝著遠處的城郊方向看去,那是家的方向。因為窩在訓練家懷裡所以沒有在飛行中被吹走的小磁怪也跟著看過去,不太明白的飄在空中轉了轉。「……不用回去沒關係。」將漸漸飄遠的小磁怪撈了回來,重轉過身,「直接去找道館龍時吧。」

 

  雖然叔父說不用特意回來也沒關係,不過……拉了拉背包背帶,喚上小磁怪,重快步往不遠處的脈流道館前去。

 

 

 

 

訓練家 雛亞】(http://www.plurk.com/p/huessq)

 

 

  雛亞走進鬧區街道上,有些人神情緊張似的看著報紙雜誌甚至小聲討論著,聽到些許談話的內容。

 

  「脈流鎮……?」她咬著糖偏頭想了下。

 

  「唔嗯……是不是那個遺跡阿?」低頭看著火球鼠小炎跟熊寶寶月實,「去買份報章好嚕!走囉!」

 

  雛亞加快腳步前去找商人買份報紙,從報紙裡找到了關於遺跡的消息,接著便拿著報紙走到路旁的長椅上坐下。

  

  她從背包拿出麵包和甜桃給了炎和月實,並對他們說著。「剛剛道館賽辛苦囉。」

  

  接著雛亞把夥伴們從球裡放了出來,同樣的給也出樹果,「大家出來玩吧,你們先吃,我來看看有什麼有趣的事情喔。」

 

  這才翻閱著報紙,雛亞卻難得皺起了眉頭,關於脈流鎮的事情也多了一份了解。

 

  看著看著,雛亞從背包裡拿出了地圖,這邊……是35號道路,再多走一段就到彩焰了呢。

 

  途中不知道還會不會遇到其他PM呢?

 

  雛亞看著一旁的電電蟲,臉上帶著微笑,『堤堤,我們是在無盡市相遇的呢。』

 

  不知不覺,雛亞注意力已經從脈流鎮的事件上轉移開來,她將地圖報紙放在一旁,翻出了通訊器。

 

  接著回想在路上也認識不少人呢,點到讀霜這停了下來。

  

  讀霜,跟他對戰後覺得他是很特別的人呢。

 

  也記得他家的探探鼠白尾好強呢。

  

  『所以,我們也要更加的努力唷!』雛亞看著自己的夥伴們,這麼想著。

 

  她想起霜讀之前好像有提到過脈流鎮?他會不會也是要去那邊看遺跡呢?

 

  再度拿起地圖的雛亞沉思著,想著自己一路上也什麼目標,只是沒有目的的走著,那麼去脈流鎮看看好像也不錯。

 

  「好,就這麼決定了。」雛亞回想著,自己很少做出決擇,以前都是兩個人的商議與決定,不過現在,自己也該好好努力。

 

  『我現在有大家陪著呢。』雛亞再一次的看著夥伴們,嘴角掛起大大的笑容。

 

  和夥伴們說明了目的地,接著把包包整理好,「那,我們準備出發囉,最終目標脈流鎮!」

 

 

  走了幾天的路程,到達了彩焰市,雖然最後的目標是脈流鎮,但是雛亞還是想要自己慢慢的前進,不想因為遺跡的事情改變自己旅行的步伐。

 

  「彩焰市果然很溫暖呢,對吧?」她看著身邊的夥伴們,打算先去找咎伊先生,走了一段路,大家也都累了,先託付給咎伊先生恢復夥伴們的體力。

 

  『大家身體狀況都很好,不用擔心的』咎伊先生帶著笑容說道。

 

  雛亞接過寶貝球小心的裝進包包裡,「咎伊先生謝謝您!」

 

  雛亞找到了旅館,到房間後便讓大家出來,自己還是喜歡多一點人的感覺呢。

  

  「很晚了,大家快睡吧」

 

  炎和月實跑到自己身邊一起擠著睡覺,其他都窩在熊寶寶泡芙身旁,形成一個可愛又溫馨的畫面。

 

  一早醒來,雛亞看見大家都陪在自己身邊,微微勾起嘴角,「現在是我現在最幸福的時光了。」

 

  她悄悄的離開床上,打開電視,一看到新聞裡撥的緊急事件,便把原本的好心情都打壞了。

 

  『脈流鎮最近發生一次規模很大的大地震,位於脈流鎮附近的遺跡山谷冒出了新的遺跡入口。

  『目前陸續有九人進去探險勘查,但過了三、四天卻音訊全無,探險者的家屬非常擔心。』

 

  看到報導的內容,雛亞忍不住皺起眉頭。

 

  「……糟糕,他們不知道有沒有事情?讀霜應該也沒事吧?」

 

  想到這,雛亞開始緊張了起來,「我也加快去脈流鎮吧,不知道能不能幫上甚麼就是……」

 

  「藍羽,帶我到脈流鎮,可以嗎?」雛亞對著鴨寶寶藍羽說著,而藍羽晃了晃翅膀,顯得有些興奮,自從上次飛行賽過後鴨寶寶似乎就很期待載人呢。

 

  讓大家都回到球裡面,「拜託你了。」

  

  藍羽拍拍翅膀,起飛,由於藍羽還小,分了三次才到脈流鎮。

  

  「藍羽辛苦了噢,好好休息吧。」拍拍頭,讓藍羽回到球裡面休息。

 

  「要、要先找誰呢?新聞上說是脈流道館的龍時館主他們請人探險勘查,所以……先去找道館吧?」

 

  像是徵求著夥伴的意見,卻已經先邁開步伐朝著道館走去。

 

 

 

 


 【任務劇情/探查神秘遺跡 B路線】主線

 以下內容由眾人接力撰寫(http://www.plurk.com/p/hy69rd)

 

 

  走到了脈流鎮道館,大門深鎖著,貼了張表示館主有事而暫時休館的公告。重皺了皺眉頭,往旁邊繞,找著位於後方的小門,打算直接進去問問龍時館主現在的狀況。

 

  熟絡門路的敲了敲門後直接推開,裡頭是脈流館主平時休息與處理對戰以外事務的辦公房。「館主……」沒看到龍時的身影,出聲詢問的同時看到旁邊似乎等著其他人,大概也是來了解狀況的訓練家?重對對方點了點頭,便也走到一旁靠著牆壁等著。

 

  看著突然出現的人,讀霜先是一愣,然後猶豫著要不要出聲叫他,看他的模樣,似乎並不記得自己……

  

  另一邊,燎則是靜靜的靠著牆邊發呆。

 

  輕抿了一下唇,讀霜將目光放在另外一個訓練家,然後開口問著,「大家,都是因為遺蹟的事嗎?」

 

  燎看著說話的人,並且不發一語的點了頭。

 

  「兩位到多久了呢?」重也開口詢問,朝著後方館主的房間看去,「龍時館主在嗎?」

 

  想不起來所以沒有回應對方,燎陷入思考中,皺了眉。

 

  「沒等很久,但館主似乎還在辦公室裡。」讀霜回答。聽道館裡的其他人說,館主似乎沒有外出……「或許在跟其他的訓練家聯絡吧。」

 

  「大概就這樣,麻煩你們了。」這時,不遠處傳來少年的聲音,聲音的主人也一併朝著訓練家們走了過來。「你們好……謝謝你們願意來協助,需要解釋狀況嗎?」龍時輪流看過在場的每一個訓練家,微微低著頭,表情相當嚴肅。

 

  「麻煩你了。」讀霜對著許久不見了館主說著。燎點個頭表示自己也需要。

 

  在場的人安靜的聽完龍時的解說,每個人不知是因為事情的嚴重性、還是感染了龍時的情緒,各個表情都嚴肅凝重了起來。

 

  「大概就是這樣……」解說完畢,龍時審視著眾人。「那麼……就出發吧?」

 

  「嗯?館主聯繫了幾個訓練家?」突然提到出發的字眼,讀霜愣了一下後提問,然而只得到了還有一個訓練家會來,只是在遺跡入口等待的回答。

 

  「所以加上我們總共五個人嗎?」得到龍時表示肯定的確認,重再度看向另外兩個訓練家,「似乎該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重,梅花重。接下來還請多多指教了。」

 

  「燎,坂本燎,請、請多指教。」燎也接著回應。覺得自己必須好好的跟大家相處,但燎似乎有點緊張。

 

  「讀霜。」微微一笑,說完自己的名字後不自覺的往重的方向看去,不知道他對自己的名字,有沒有印象呢。

 

  重感覺到讀霜的目光,轉過頭去回以一個禮貌的微笑。

 

  「我是龍時……嗯,你們應該都認識我。」龍時也開口說了自己的名字,撓了撓臉,嚴肅的表情稍微退去了一點,顯得有點不自在的樣子。「我已經連絡過咎伊先生和九世先生,他們會在我們通知之後立刻給以協助。」

 

  短暫的接觸了重的目光後,重新看向館主,「那我們,出發?」

 

  龍時點點頭,帶著大家離開道館。

 

 

 

 

  在遺跡入口停下腳步,龍時左右環顧了一下,發現了一個正按著通訊器的白髮女孩。

 

  「……雛亞?」沒想到龍時找上的另外一個訓練家是自己曾遇過的人,跟著龍時將雛亞帶到隊伍中,接著再一次的介紹了彼此。

 

  「很高興可以跟大家一起喔。」雛亞很興奮的說著,團隊裡有個女孩子似乎也讓偏向肅穆的氣氛有了些許的改變。

 

  「那就、走吧?大家要小心點。」龍時說完,率先走進遺跡入口,大家跟在後頭陸陸續續進入。入口之後是一長串向下的樓梯,綿延著不知道通往哪裡,讓人有種永遠走不到盡頭的感覺。

 

  燎對不熟的地點非常有興趣的東看看西瞄的,肩上的電電蟲會不時提醒自己不要和隊伍脫隊。

走了一段路,眼看樓梯就快走完,隊伍中唯一的女孩似乎太過開心,加快了自己的腳步。讀霜還來不及提醒雛亞小心,只見她腳一滑,摔下去前只來得及伸手抓住她的手,然而讀霜卻也被連帶著一起摔下。

 

  看到了讀霜快要被雛亞連著往下跳,於是燎很快的出手拉住了兩位,但似乎不夠力氣的失去了重心──

 

  「小心!」在一旁的重迅速往前一抓,堪堪抓住了燎的手腕。而原本往另外一個方向查探的龍時這才聽見大家的聲音跑了回來,一面喊著:「小心別碰到了、遺跡裡有很多機關────」

 

  在龍時抓住重的瞬間,似乎踩上了什麼,腳步稍稍下陷,意識到是引動了機關卻來不及出聲提醒,下一瞬,樓梯像是斷了似的崩塌,而大家也跟著墜下。

 

  「哇啊!」眾人原本腳步所踩的位置瞬間踩空,被地心引力直直往下扯,一個抓著一個連成一排的墜落。

 

  「!」因為慣性的保護別人,所以燎一把抓住了讀霜護著,就算掉下去也不想讓讀霜受傷。 「呃……」因為被壓在底下所以發出了非常微小的悶哼聲,但還是馬上查看讀霜有沒有受傷。

 

  「……咦?」自己還有些錯愕,但聽到燎的聲音和他緊張的神情,讀霜立刻對燎說著,「我沒事,謝謝你。」同時也反問著對方的狀況。

 

  另一方,重在混亂中抓到了雛亞並護著,落在燎與讀霜的另外一邊,地面因為都是崩落的泥沙所以意外的柔軟,落地那一瞬間的疼痛比想像中還要想了很多,但還是因為衝擊而悶哼了聲。在另一邊又有一個重物墜落的聲音,判斷應該是龍時館主吧。

 

  「呼……沒事。」聽到對方沒事,自己才鬆了一口氣。燎起身檢查了一下自己的狀況,才去看大夥們。

 

  「大家都沒事吧?」龍時的聲音有點慌張。

 

  「沒、沒事。」雛亞爬起身,稍微揉了揉頭看其他人。

 

  「應該……沒事…………」重回答,雖然一時半刻還沒辦法從地上爬起來的感覺。

 

  由於看不太清楚大家的動向和狀態,於是燎搔了搔電電蟲小雛的下巴,以示後者使用閃光,頓時漆黑的遺跡內部有了明亮的光源。「大家沒事吧?」再問了一次,再度看了看大伙們。

 

  望向了光源,雛亞發現是電電蟲,也讓自己的電電蟲提提跟滾滾蝙蝠藍莓跟著使用閃光,讓漆黑的洞窟裡光明許多。「沒事的。」眨眨眼看著其他四人。

 

  「幸好高度並沒有很高。」稍微抬起手阻擋了突然出現的光亮,龍時拍拍衣服上的沙土,瞇起了眼睛。「應該沒有人受傷吧?」

 

  「燎?」讀霜問著剛才保護著自己的人,見他搖搖頭後回說沒什麼狀況後,接著提問,「下一步,該怎麼辦呢。」

 

  「那邊好像有甚麼?」雛亞有些緊張指著洞窟深處的晃動黑影,滾滾蝙蝠好奇的晃了過去。

 

  「等等,還是別隨意靠近比較好。」有著剛剛慘痛的經驗,重扶著額頭,往雛亞所指的方向看了過去。「那個是……圖騰嗎?」看著在PM們閃光術造成的影子後頭閃動的黑影,有點無法肯定。

 

  黑影的中間好像還有白色的部分,仔細一看發現是未知圖騰!但他們似乎不安分的不斷交錯位置。

 

  「?」他們好像在訴說著甚麼,但不太懂。燎轉頭看向了龍時求助。

 

  「牠們看起來……似乎很緊張?」也無法確定,龍時歪著頭,不是很肯定的猜測著。

 

  「因為我們的闖入而緊張嗎?」讀霜回應著龍時,並朝著未知圖騰們前進,燎擔心野生的PM會攻擊所以伸手拉住了讀霜。

 

  「應該不會有事的。」讀霜輕輕的說。如果未知圖騰對自己有敵意的話,在一開始受到驚嚇時就會發動攻擊,而他們只是在旁邊,像是孩子,有些好奇卻又有些膽怯。

 

  未知圖騰?以防他們攻擊趕緊喚回滾滾蝙蝠。「藍莓別離太遠噢。」對於沒看過的PM,雛亞也顯得好奇,想往前一探究進。

 

  看著未知圖騰們忽上忽下的在眾人身邊繞著,對於那樣的姿態感到有些困惑。「他們是不是……想告訴我們什麼?」重看著那疑似在排列些什麼的感覺,問了出口。

 

  「如果有特定的意思......大概跟這個遺跡有所關係吧。」看著未知圖騰們,讀霜說著。

 

  「往前走吧?」龍時提議,指著前方不遠處一條通道,未知圖騰們似乎有意無意的想領著大家往那邊去。

 

  「嗯,大家小心點,別再觸動什麼機關了。」

 

  「嗯!我們走吧?」少女轉身對著大家露出笑容,他們應該想告訴我們甚麼的,所以,去看看也無妨吧。

 

  跟著未知圖騰的牽引,大家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然而突然從遠處,或說是遺跡深處傳來爆炸的聲音。

 

  「又怎麼了?」力壯雞立刻跳到最前方警戒著,龍時左右張望,想知道聲音的來源。

 

  「……好像是前面?」看著遠處的黑暗,重瞇起了眼,隱約可以聽見又好幾陣的碰撞爆炸聲,「……聽起來有點像是……有PM在戰鬥?」

 

  前面有甚麼呢?基於好奇心,少女一直走在隊伍的最前頭,衝第一的雛亞在聽見其他人的聲音時,不知道跟甚麼東西直接面對面的撞在一起:「好、好痛……」

 

  「──小心點、」說出口的同時就來不及了。龍時急忙向前把少女扶起,同時往前看:「…………

是天秤偶!」

 

  「…………」雛亞看著眼前的天秤偶愣了愣,所以現在該怎麼辦呢?

 

  天秤偶跟雛亞大眼瞪小眼,互撞的聲音引起了一旁的泥偶小人注意,火球鼠查覺到,跳到雛亞身邊保護著。 未知圖騰們也跟了過來,其中一隻飄上前去在似乎非常緊張的天秤偶與泥偶小人前晃了晃,像是在解釋著什麼的樣子。只見天秤偶與泥偶小人漸漸平靜了下來,卻也沒離開,就是靜靜的跟在一旁。

 

  見泥偶小人和天秤偶沒有敵意後,讀霜才繼續往前走,下意識的輕摸著牆,試探著有沒有什麼機關按鈕,卻發現了牆面的凹凸像是人為刻畫的,稍稍退後一點看著牆,「……是記錄著什麼嗎?」

 

  「?」燎順著讀霜的視線瞧過去,這幅畫...有甚麼意義嗎?

 

  讀霜提起,重這才注意到牆面上的浮刻,將注意力都放在上頭的圖案上。未知圖騰們依舊在附近徘徊著,有時甚至會排成壁畫上頭的字。「似乎是一個故事……」重推論著。

 

  「有辦法判讀嗎?」同時讀霜自己也開始回憶著,看能不能找到相關的訊息。

 

  「一百零八個惡意的靈魂,與一個困鎖住他們的封印。」重手指輕輕觸著壁畫,然後依照著圖畫的故事進行順序一路往前走,「埋藏在深深的地底,用迷宮似的道路去困住……」

 

  聽著故事。燎因為很感興趣所以看著重,並且思考著遺跡和這幅畫的關聯。

 

  而雛亞在意身後天秤偶和泥偶小人、有些不專心的聽著重說著,這...是故事?終於安靜下來的望著牆面上的文字,到底在訴說著甚麼呢……?

 

  「是花岩怪。」手的移動停了下來,重指著一個雖然粗糙簡略、但還是看得出來熟悉模樣的圖案,「這樣就說得通了。這個遺跡封印住了花岩怪,泥偶小人是封印的守衛,而天秤偶與未知圖騰記錄著那些惡意靈魂的故事……」

 

  「所以地震是因為花岩怪嗎?」龍時問,「還是是因為地震、而讓花岩怪的封印減弱?」

 

  整理了一下思緒,讀霜說著,「應該是這樣沒錯,而接著發生的地震和我們聽到的爆炸聲,因該都是想逃出遺跡的花岩怪引起的。」

 

  「那麼、花岩怪會在哪呢?」雛亞偏著頭問。

 

  似乎是聽到了問題,剛剛與天秤偶解釋的未知圖騰又飄了過來,在眾人身邊繞著。默默抬頭,燎望著未知圖騰發呆。雛亞把剛剛害怕的心情忘的一乾二淨,對著繞在身邊的未知圖騰,問道:「你們知道在哪裡嗎?」

 

  未知圖騰晃了晃,似乎要說些甚麼的往前移動。

 

  「跟上去看看?」看著那未知圖騰上下漂動著然後直接沿著通道往前去,重如此提議著。原本聚集在一旁的天秤偶也隨著未知圖騰一同前進,頓時讓本來就不寬敞的通道有點擁擠的感覺。 滾滾蝙蝠跟在未知圖騰後面幫後方人馬打著閃光,想當然雛亞又是衝第一。

 

  隨著步伐的接近,原本一直都是隱隱約約的爆炸聲與震動越來越明顯,天秤偶們似乎又開始噪動了起來。最末、大家隨著未知圖騰到了一個巨大的洞穴,洞穴內空空蕩蕩,就只有一面高大的石壁,上面畫著與外頭壁畫類似風格的圖案。

 

  「?」燎困惑,這邊應該是花岩怪要待著的地方?

 

  雖然地面震動的厲害,第一個衝出仍是隊中唯一的女孩。抬頭看著巨大石壁上的畫「...這是?」雖然有點失禮,不過...這是甚麼?滿臉的疑惑全寫在臉上,雛亞不停的上下打量著,轉過頭問道「難不成是……」

 

  在大家的面前,石壁沿著裂痕徹底破碎,泥偶小人與天秤偶們紛紛發出叫聲。看到了遺跡的震動與崩壞,於是燎喚出了圓陸鯊和木守宮。讀霜下意識的將小火龍小初、石丸子團子和波波關關放出,隨時戒備著。重也拿出寶貝球放出盔甲鳥。

 

 

  下一刻,爆炸聲從非常靠近的地方傳來!

 

 

  「!」站在前面的龍時立刻拉著雛亞往後退,等到沙塵漸散,才看見一群泥偶小人一邊叫著一邊往後退,壁畫上出現了一道巨大的裂縫,從裂縫中漸漸浮現的模樣:「──花岩怪!」

 

  「看破。」因為不知道對方怎麼出招,燎所以採取防禦姿態,隨機應變。

 

  花岩怪在石壁破碎後出現,對著圍住它的PM們使出催眠術,接著又對自己使出奇異之風,似乎準備突圍,一鼓作氣的逃離遺跡。

 

  「……」雛亞看傻了眼,還好滾滾蝙蝠自動的對對方使出氣味偵測。同時龍時見燎讓木守宮使出看破,立刻讓力壯雞向著花岩怪以連環腿攻擊!

 

  「……盔甲鳥,用高速星星!」見龍時直接出手,不等花岩怪有後續動作,直接指示盔甲鳥攻擊。

 

  原本正在跟花岩怪戰鬥的泥偶小人們一愣,先是退開,才發現訓練家一行人似乎與它們是有著同樣的目標,也迅速的配合著一併攻擊。 讀霜讓小火龍小初他們用技能影響著花岩怪,方便同伴們以較高的命中與攻擊力將花岩怪擊敗。

 

  一時之間有太多攻擊一同襲來,讓花岩怪有些支撐不住,而強烈的攻擊力道也讓整個遺跡內部再度開始震動,未知圖騰焦躁緊張的在後方團團繞著。

 

  「藍莓,用幻象術!」雛亞喊著,讓比較接近的滾滾蝙蝠進行攻擊。

 

  火花與石壁撞在一起,造成巨大的爆炸聲響,讓眾人都禁不住退了一步。再次的煙霧瀰漫著,訓練家與PM們都不敢鬆懈,專注的等待煙霧散去那刻。一陣讓人不知道多久時間的等待過去……

 

  「……?」重放下手,看著兀自空蕩的裂縫,「花岩怪呢?」

 

  「在這。」龍時舉起手中的寶貝球,有點滿意的笑開來。「被我抓到了。」

 

  鬆了口氣。半晌,讀霜想起新聞裡曾提到失蹤者的事,便向龍時提問。「那麼,現在要去找之前遇難的人嗎?」

 

  「嗯,我們走吧。」龍時說著,正準備邁開步伐的時候通訊器卻響了起來,接聽之後,原來是咎伊先生打來的,內容是說失蹤者已經連繫上了,順便問著大家的狀況。

 

  「真的太好了呢。」聽到龍時的解釋,讀霜似乎是放心的笑了笑,猜測著能聯繫上的原因大概是因為花岩怪被收服。那些探查的人可能是受到了花岩怪的惡作劇才會走不出遺跡,就像壁畫上所記錄的一樣。而現在當花岩怪被收服,惡作劇也結束了,那些探查者自然就找得到路走出去了。

 

  「這樣看來是沒事了。」放下通訊器,龍時吁了一口氣。「太好了、這樣的話,任務就結束了呢。」

 

  「大家都沒事真是太好了!」雛亞笑著。

 

  「回去吧。」燎說。感覺大家都累壞了,該是回去好好休息的時候了

 

  「沿原路回去嗎?」重收回盔甲鳥。一說完,那隻未知圖騰又跟了上來,「……要帶路?」看著看起來很開心的未知圖騰,重忍不住笑了出來。

 

  泥偶小人也跟在未知圖騰的後面晃呀晃走,見狀,雛亞也笑嘻嘻的跟在後頭,身後也跟著火球鼠跟滾滾蝙蝠。

 

  於是由未知圖騰與天秤偶、泥偶小人們帶路,訓練家一行人平安的避開所有機關或是死路,回到地面。一踏出遺跡出口,就看到咎伊、九世先生帶著失蹤者的家人們等在那邊。

 

  「能圓滿解決真是太好了。」跟咎伊先生確認完先一步歸來的失蹤者們的狀況之後,龍時回過頭,看著還沒解散的訓練家們。「至於獎勵……」搔了搔臉,把手上裝著花岩怪的寶貝球塞到了最靠近的讀霜手裡。「抱歉,只有這樣了……還有,後面有幾隻PM跟來了的樣子?」

 

  「欸?」傻愣的看著手中的寶貝球,想還給龍時,卻讓他用著屬性的理由拒絕,接著龍時看了一下跟上來的PM,認定他們沒有想退回遺跡的樣子,便也投出寶貝球將他們收服。

 

  「給。」龍時將未知圖騰給了一路上最親近的重,另外的天秤偶給了撞到他的雛亞,而給了燎在對付花岩怪時燎救下的泥偶小人。

 

  「謝謝。」讀霜對著龍時說著,也是對著這個遺跡說著。

 

  看著大家手中的寶貝球,想著這些PM沒有離開,或許也是懷著一份感激,收服了花岩怪,他們的任務也得以結束,想跟著與自己有所緣分的訓練家離開,以另一種方式取得自由。

 

 

  總之,任務是平安落幕了。

 

 

──

 

                                   (任務結束)



Created: 07/01/2013
Views: 328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