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妳們看那邊,是那些探險者們!!」

走在最前方的龍時看見了前方的人影後便跑了過去

在夏樹的土狼犬的幫忙下,找到了那九名失蹤的探險者

「嗚哇...看起來很不妙呢」

被眼前或是躺著貨是趴著哀嚎的傷者嚇到的澄不禁喊到

「........毒...啊啊!!像小鳥一樣的石頭」

「小衣...跑掉了呢」

説著兩人便跑去一旁開始研究起了一個奇形怪狀著小石頭

「呃...不是該先想想該怎麼辦嗎...」

龍時看起來有些困擾的看著圍著小石頭兩個少女

「看來青鳥剛剛想說的應該是他們中毒了吧...你沒事吧」

透蹲在其中一個看起來意識比較清醒的探險者旁邊並且稍微推了推那人

「嗚呃....啊...水...水...」

「蛤?你說什麼?」

看到了探險者的嘴微微的一開一闔,卻沒有聽清楚他說什麼

「應該是說...」

「應該是想說口渴想要喝水吧」

「對...所以...」

「恩,水源嗎...在這種遺跡裡哪裡會有水呢」

「其實水...」

「不是有水系神奇寶貝嗎」

「不...怎麼說那都太...」

「那有點髒啊...」

「水,我有....」

「鯛魚燒」

「!!!!!聽我說話啊!!!!!!因為早就料到了,水的話,我有帶啊!!!」

一再被忽視的龍時終於耐不住性子吼了出來

「......」

「......」
「......」

「....吶,我想抱小鳥」

一片沉默,大家只是無言的對望著除了有些狀況外的青鳥

「總、總之,有水的話,剩下的問題就是毒怎麼辦了」

投出當前比較要緊的問題給呆站著的三個人

「呃....嗯...總不能拿神奇寶貝用的給他們吧」

─ 不自覺的避開跟龍時的眼神接觸

「啊啊,透醬,不是有隻大奶罐嗎」

── 努力的避開龍時的視線

「對...對呢,牛奶可以解毒對吧」

─── 已經,沒辦法直視龍時了

「龍時真可憐。」

「啊啊啊!!!!總之拜託妳了!!奶子!!」

透奮力的用最大音量試圖把語出驚人到令人受傷的青鳥聲音給蓋了過去

*   *    *    *    *    *

 

多虧了龍時特別準備的水,以及大奶罐那營養豐富且有解毒性的牛奶的服

幾個探險者總算稍稍回復了氣色

「謝....謝謝你們」

「多休息吧,要感謝我們等安全的出去了也不遲」

龍時輕扶著還是很虛弱的探險者並讓他喝下水

「那麼...接下來的問題就是要怎麼離開這裡了」

看著那些受傷且都還很虛弱的探險者們

「啊,是可以把他們抬出去啦」

夏樹邊說邊輕拍著掛在腰際的豪力的神奇寶貝球

「那個...其實我們已經稍微休息了,自行走動的話還是可以的」

看起來像是領隊的探險者開口說了話,其他的人也紛紛跟著點頭

「是嗎...真可惜」

「總之,我們趕緊離開這裡吧」

邊說著龍時邊兩手各撐起一個探險者往前走去

這時其中一個女性探險員突然叫道

「對...對不起,我的腳沒力了...所以...」

「啊啊,放心吧,小姐。我來背....」

瞬間,透感受到身後傳來了一陣劇痛

而澄則是笑的令人發毛

「奶...奶子!!!奶子請妳幫忙背她可以嗎!?」

透迅速的轉話

「真的很不好意思...」

「透醬,那兩位大叔就拜託妳了」

澄指著坐臥在後方的另外兩人,而透只能乾乾的笑了笑並且走向前去扶起兩人

「謝謝你,小哥」

『小哥!!!!!????我哪裡看起來像小哥了!?』

透在心中憤怒的大喊著,雖然不爽,但也只能認了,畢竟最要緊的是趕快離開

「不要玩了,我們快點離開這個地方吧」

走在最前頭的龍時回過頭來,念著嘻鬧的大家

「透是變態呢」

青鳥悠悠的扶著另一位女性嘲笑的從透旁邊走過

一行人就這樣緩緩的準備動身離開這個地方



Created: 07/01/2013
Views: 138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