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查神秘遺跡任務B路線回報]

隊員與PM分配(同創作順序):(文)納克托(泥偶小人)、(圖)(未知圖騰)、(圖)千雨(天秤偶)、(文)麻耶(花岩怪)

 

※※※

 

在得知脈流道館館主龍時在招募訓練師一同調查遺跡失蹤的旅行者後,納克托立刻和龍時取得了聯繫,並得知將與其他三名訓練師一同合作。在和庫洛伊道別後,前往遺跡山谷的路上,他不斷的思考著失蹤事件背後可能的原因。

 

「……地震造成的新遺跡入口啊…以往也有人進入遺跡山谷冒險,但是並沒有傳出有人失蹤的消息…這次卻有九人陸續失蹤…難道這個新的入口所通往的地方和一般的入口不同嗎……不,也有可能是因為內部通道坍塌或是因為遺跡的陷阱而受困…再來也有可能是居住在遺跡裡的神奇寶貝…或是未知的力量…」

 

「是納克托先生嗎?」

 

沉穩的嗓音傳進了納克托耳中,他將自己從思緒中拉回了現實,才發覺已不知不覺抵達了遺跡山谷會面的約定地,而眼前穿著樸素訓練服的少年正是脈流道館的館主─龍時。

 

「啊……正是,您就是龍時館主吧,久仰大名了。」語畢,納克托才注意到其他三名訓練師也早已到達約定地。

 

「許久不見呢,納克托先生,又要請你多多指教了。」懷中抱著金黃色咩利羊的白髮少女對著納克托點了點頭。

 

「納克托哥哥!太好了,隊友是納克托哥哥呢!」有著一頭海藍色長髮,戴著白色髮箍,披著有些像是沼王造型披肩的少女開心地對納克托揮了揮手。

 

「麻耶小姐、千雨,沒想到能夠在這裡見面呢。」納克托微笑道。

 

「耶?原來你們三個都認識嗎?」第三名粉色短髮的少女看見三人彼此寒暄,忍不住出聲詢問。

 

「嗯,剛好之前都有些緣分呢。我的名字是納克托,白色頭髮的這位是麻耶,而藍色頭髮的這位是千雨。」納克托向陌生的第三名訓練師介紹了三人的姓名,麻耶輕輕點了點頭,千雨則開心說道:「請多指教!你叫甚麼名字呢?」

 

「我的名字是徘!請多指教!」少女也開心的笑了。

 

龍時似乎因為剛剛的久仰大名四個字而顯得有些不自在,待眾人互相熟悉之後,將話題拉回了委託任務上:「地震造成的新入口就在那。」

 

龍時指向了山壁上一個似乎是因為岩石崩落才露出的洞口,洞口附近還能夠看到先前進入探險的人們所遺留下來的繩梯和營火痕跡。

 

「洞口在山壁上…」納克托再度陷入了沉思,龍時則續道:「我們這次的任務是要查清楚遺跡裡面到底藏著甚麼東西,究竟是甚麼讓那些探險者失蹤的。」

 

「我們沒有要搜尋失蹤的人嗎?」徘歪著頭出聲問道。

 

「…嗯…九世警官已經另外派人去執行搜救任務了,因此我們的目標是遺跡的根源。如果不把它徹底剷除,未來只會有更多的人迷失在遺跡裡。」龍時沉默了一會,似乎是有甚麼是在困擾著他,隨後領著眾人,一邊爬上了繩梯,一邊開口解釋道。

 

「館主心裡面有甚麼想法了嗎?」讓咩利羊趴在背後爬上繩梯之後,麻耶問道。

 

「神奇寶貝。這是我認為的根源。」龍時淡淡地說道。

 

「這個遺跡,會有神奇寶貝在裡面嗎?」千雨有些望了望黑漆漆的入口,有些膽怯地問道。

 

「有的。只不過應該會是很少見的神奇寶貝。」跟著上來的納克托打開了筆電,將攝影鏡頭朝著入口,看著筆電螢幕上的數據答道。

 

龍時將排在最後的徘從繩梯拉上山壁,隨後看了看山壁周圍的地上,撿起了一根手臂粗細,似乎是從山上掉落的樹枝,接著擲出了一顆神奇寶貝球:「力壯雞,使出火花!」

 

橙紅色的力壯雞精準地朝著被龍時綁著油布的樹枝尖端發射了火花,樹枝尖端不久便冒出了火焰。

 

「辛苦了,力壯雞。」龍時將力壯雞收回了寶貝球,拿著那根剛做出來的火炬,領著眾人走進了黑漆漆的遺跡入口。

 

然而進入遺跡沒過多久,眾人便聽到遺跡內部傳來一陣陣不安的震動,牆壁的四周紛紛響起土石滑落、撞擊的聲響。

 

「地震!這…這裡要塌了嗎!」千雨不安地抱住了徘,龍時舉起手要大家停下來,隨後將耳朵靠在牆面上靜靜地聽著,震動漸漸平息,土石的聲響也慢慢停了下來。

 

「……」龍時離開牆面,面色凝重,回頭往眾人來時的方向走了回去,大家不敢多問,連忙跟上。

 

「果然啊……」龍時帶著眾人往回走了一段路,不久便見到前方來時的通道已被崩落的土石所阻擋住。

 

「剛剛的地震…難道是甚麼陷阱嗎…」納克托仔細地檢查著通道的崩落的石塊,麻耶則露出了擔心的神情:「館主,現在我們該…」

 

龍時上前摸了摸崩落的土石,思索了一下,接著搖了搖頭:「如果用格鬥系的神奇寶貝的話,應該是能夠打出一條路來,但是我也不能保證遺跡會不會因為這樣而整個坍塌……」

 

「也就是說…我們被困在這裡面了?」一想到可能無法走出這個黑漆漆的遺跡,千雨露出了驚慌的神情。

 

「……遺跡裡面應該還有其他路可以通到外面,我們往裡面走走看吧。」雖然聽起來是個理想的對策,然而納克托的語氣中卻也透著一絲絲的不確定。

 

「轟隆隆隆!!!!!」

 

「又是地震!」徘抱著千雨叫道。

 

這次土石崩落發生的地點很明顯地比第一次還要接近龍時等人,因為往裡頭的前方通道在地震結束之後飄出了陣陣地土石煙塵。

 

「…難道……」納克托看了看龍時,後者面色凝重地點了點頭:「應該不是自然的地震,是遺跡裡面的神奇寶貝所引起的,似乎是想把我們堵在這裡。」

 

「這裡面的神奇寶貝…知道我們進入了遺跡?」麻耶問道。

 

「嗯…似乎在剛踏入的時候就知道了…」龍時淡淡地回答道。

 

「前面跟後面的路都被堵住了,現在該怎麼辦呢?我們該不會…真的出不去了吧?」千雨開始擔心這第一次的任務將同時成為她最後一次的任務。

 

「…實況接收器在這裡也收不到訊號…看來我們反而成了九世警官名單上的另一批搜救目標了…」納克托查看筆電的信號接收狀況,淡淡地嘆了一口氣,但隨後卻不經意的瞄到了牆上一塊不顯眼磚塊突起,上頭似乎淡淡地銘刻著一列細小的文字,他慢慢起身走到了突起前面。

 

…未知圖騰所排列成的文字?可是這種突起…為什麼牆上只有這塊突起上有文字呢……難道…?

 

納克托回頭看了看隊友們,龍時還在檢查堵住通道的石塊是否能用蠻力移開;麻耶、千雨和徘各坐在牆邊的石塊上,思考著其他辦法。

 

納克托將眼神轉回那塊突起上,腦中思考著這麼做可能會帶來的後果。

 

…雖然基本上已經可以確認是某種開關或是陷阱…但是也許…也許這是通向遺跡內部或外部的唯一方法…我到底…

 

戴著灰色手套的右手在半空中停滯了一段時間,接著,似乎是下了相當大的決心,那隻手用力將牆面那塊突起的磚塊抽了出來。

 

有一段時間,納克托以為他的判斷完全錯了,這根本不是甚麼陷阱觸發的機關;然而在下一秒鐘他便感到腳下一空,耳邊傳來其他隊員們好像來自遠方的尖叫和自己迅速向下墜落的風聲。

 

「嗚!」這個突然在腳下打開的洞口實際上是像一道窄小的溜滑梯一般,納克托的屁股始終有東西在支撐著,然後大概過了一分多鐘,納克托無預警地從遺跡內部某個岔道摔了出來。

 

「嗚……大家…沒事吧?」然而他在開口沒多久之後就知道自己這麼問其實是很愚蠢的,早在跌落洞口後約十五秒他就沒能再聽到其他隊友們的聲音,那怕是尖叫聲也好。

 

「…看來是不同的開口啊…不愧是遠古的神祕遺跡…」他張開眼睛,卻發現和閉起眼睛的情況完全一樣,這個地方根本是伸手不見五指。

 

「伏特!閃光!」納克托朝黑暗中丟出了一顆寶貝球,在寶貝球打開的白色閃光之後,一道有如探照燈的光芒從小磁怪毫無表情的大眼睛中射了出來:「嘰───」。

 

「嗯?怎麼了嗎,伏特?」小磁怪緩緩往前飄動,將光線掃了過去,而納克托也在同時,似乎看到了在黑暗中潛伏的某個身影。螺旋型和像是眼睛一般的|」狀的光紋漸漸從黑暗中亮起,踏著意外沉重的步伐緩緩走到了小磁怪的光照範圍裡。

 

「!?…泥偶小人?」

 

「逼多!」泥偶小人擺了大力士的姿勢作為回應,接著又慢慢走到了納克托腳邊,拉了拉他的黑色風衣,力道之大差點沒把納克托拉倒在地。

 

「…你要帶我去哪裡嗎?」

 

「逼多,逼多,逼多,逼──多!」泥偶小人的雙眼光紋隨著叫聲忽明忽暗,先用手臂指向了上方,接著指著納克托,最後用力將手臂往地上一擊。

 

「!?」隨著泥偶小人這一擊,整個遺跡再次震動起來,土石和煙塵的滑落聲此起彼落。

 

「…地震是你造成的?是為了將我們引來這?」

 

「逼…逼多。」泥偶小人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接著用手臂指著飄浮在空中的小磁怪,又指了納克托,接著又要用手臂往地上一擊。

 

「等…等一下!我了解了,你如果再這麼做的話遺跡會塌掉的!」納克托趕緊抓住了泥偶小人的手,後者則歪了歪頭,雙眼光紋閃了一下,似乎是有些不解。

 

「…你是想說你還有其他同伴吧…他們…現在和其他人再一起嗎?」

 

「逼多逼多………逼多!」泥偶小人點了點頭,但突然間卻又想到甚麼似的,身上的光紋大亮,用力將納克托抓起來舉在頭上,快步往前方奔走,小磁怪在後方亦步亦趨地跟上。

 

「嗚啊!!!怎…怎麼了?等一下,我能自己走的啊!!」

 

泥偶小人矮小的身軀舉著納克托在錯綜複雜的通道內迅速穿梭,然而在奔跑的同時,前方卻也漸漸傳來一股寒意。最終泥偶小人將納克托帶到了一扇滿是未知圖騰文字的大門前。

 

泥偶小人將納克托移到左手上,接著右手用力往大門一擊。

 

「碰!!!!!」大門被強大的力道瞬間轟了開來。

 

這…這是!?

 

※※※

rjvs.png

 

原寸連結:

http://justpaste.it/files/justpaste/rjvs.png

 

※※※

 

wuv9y.jpg

je7l8.jpg

mxigj.jpg

 

原寸連結

http://justpaste.it/files/justpaste/wuv9y.jpg

http://justpaste.it/files/justpaste/je7l8.jpg

http://justpaste.it/files/justpaste/mxigj.jpg

 

※※※

 

咻呼呼呼──。

咚、沙沙──。

啪!

 

「唉呀呀……?」

 

缺乏色素的淡金色捲髮被風壓刮得亂七八糟。

維持坐姿──慢條斯理地把頭髮撫順。

留下左眼的空間,右眼再度被厚重的劉海蓋住。

 

「嗯嗯……。」

 

回想模式。

雖然搞不懂為什麼、總之自己剛才歷經了一小段時間的自由落體──著地。

扭動了一下關節,通通都還維持著良好運作──沒有摔傷,真幸運。

四處環顧、但暗的什麼都看不到,只好出聲。

 

「那個,有、有人嗎……?」

 

毫無回應,看來這裡沒有其他的人類夥伴。

決定採取有點醜但最有效率的手腳並用從厚不觸底的枯葉堆中爬起來。

沒心思考慮這到底合不合理、沒有摔得四分五裂真是太好了──拍掉沾在身上的枯枝殘葉,轉頭看了方才為了起身所以放下的夥伴咩利羊。

「有沒有受傷呢咩利……?不過、妳全身上下都毛茸茸的……感覺是很優秀的防撞緩衝呢!」「咩……。」

把夥伴抱回胸前──沒有任何額外的光源輔助,幾乎什麼都看不到。

只能勉強感覺得到附近有牆壁而已,至於上面有沒有任何圖樣或是文字,倒是一點都看不出來──

 

「太暗了……就算抬頭往上面看,也是什麼都看不到、呢……。」

 

不知道是不是全體被分散到不同的地方或是只有自己被孤立起來。

覺得現在的自己應該像個普通人一樣老實地緊張發抖比較好──啊、不過這麼做好像一點都無濟於事呢?

不想留在原地,決定貼著牆壁開始慢慢前進──每前進三五步就會聽到前頭傳來悶悶的爆炸聲,伴隨著一定幅度的搖晃。

比起緊張、現在更為了地震引起的灰塵飄進眼睛感到苦惱。

 

「看不到路的話……啊、其實也沒什麼關係……反正本來就什麼都看不清楚了。」

乾脆爽快地瞇起僅剩一邊的眼睛保護珍貴的視力──越發前進越是聽到除了爆炸聲以外的音效、還有微弱的閃光──

 

「感覺像是,嗯、這是神奇寶貝的叫聲……咦?」

 

花岩怪。

大吵大鬧著的花岩怪。

看起來十分亢奮、不停吵鬧著的花岩怪。

 

「咦咦……?」

「咩?」

「這個、總覺得有點奇怪……正常的神奇寶貝會有這樣的行為嗎?」

 

「不、這個……絕對很奇怪的啊!

轉頭。

「龍時先生……!啊、沒想到可以在這邊會合……太好了。」

 

帶著尺寸明顯縮減,作為光源的小火把現身的是脈流鎮道館的館主龍時。

表情十分擔憂的樣子──究竟是該先把人找回來還是想辦法讓地震停止好維持安全──左右為難。

「剛才的陷阱把大家給沖散了,情況實在有點糟糕……麻耶呢?有沒有受傷?」

「沒有唷、很安全的著地了,不過從掉下來的地方一路走過來都沒有看到其他人……。」

「一個人都沒碰見嗎?唔、這下麻煩了呢……剛才觀察了一會兒,地震的源頭似乎就是這裡,應該是和那個行為十分詭異的花岩怪脫不了關係。不過我也很擔心剩下的訓練師們……到底該怎麼找──唔哇、快趴下!」

 

──!

 

「……咦?」

「從來沒聽說這個地穴裡有會自爆的神奇寶貝!呃、等等……?」

伴隨著強烈的閃光衝出厚重的塵埃。

小磁怪。

 

「啊、這個孩子、是納克托先生的……!」

「……麻耶?」

「啊,聽到納克托先生的聲音了呢,還好嗎?剛剛的爆炸究竟……?」

在灰塵海中狼狽登場的納克托,腳邊突然竄出的是──

泥偶小人……掉下去之後就遇到了這孩子呢,剛才也是他徒手打穿門的。話說回來,兩位還好嗎?這一路過來我沒有再遇到其他人了,徘和千雨──」

 

「來、了、唷──果然朝著有光的地方走就沒有問題呢!」「太好了、還以為會一直迷路出不去、放心了呢!」

 

從地穴另一側出現的兩位少女訓練師──看起來沒什麼大礙,很有精神的朝另外三人走過來。

「是未知圖騰、還有天秤偶……都是剛才在洞穴中遇到的嗎?」

「很厲害呢,還會帶路!」「沒有其他辦法,就跟著他走過來了呢!」

「大家都沒事真是太好了、鬆了一口氣啊……現在只要考慮怎麼讓,嗯、花岩怪,該怎麼讓她冷靜下來……。」

 

五道視線全部集中在吵鬧個不停的花岩怪上。

 

「這、這個……」「會不會是吃壞肚子了?」「臉看起來特別耶……?」「不知道能不能分析出什麼數據……」「等等、不先想辦法讓她停止製造混亂嗎!?」「「沒辦法的吧?!」」「不想靠太近呢……而且好像有聞到奇怪的味道……」「嗯、如果龍時館主有需要的話我是十分樂意幫忙。」「啊、慢著,那個在花岩怪旁邊的瓶子……?」「……在這裡看到,真是出乎意料啊。」「酒精的味道……」「咦?」「喝下這種東西沒問題嗎?」

 

「問題大的很呢……以後可能得禁止探險者攜帶有酒精成分的提神飲料進來了。」

嘆了口氣,從口袋裡掏出甜柿

「會乖乖吃下去嗎?」「希望是如此……要不然就得靠蠻力壓制了呢。」

館主龍時,朝著發著酒瘋的花岩怪扔出可以解除混亂狀態的樹果──

 

※※※

 

「我以為妳不喜歡這孩子呢」

「不喜歡的是、酒臭……。」

「不可以偷喝酒唷!」「對身體很不好呢。」

 

「在洞穴裡面點燃探險者帶來求生用信號彈的花岩怪……這個,就是地震的真相吧?」

 

Fin.



Created: 07/01/2013
Views: 356
Online: 0